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鼓角连天锋芒现(17)(书号:13651

第七百四十五章 鼓角连天锋芒现(17)

作者:枪手1号
    进入五月间的时候,辽西城之中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一队队分驻各地的军队开始络驿不绝地从各地开始向郡城集结,汇集成一支支大军之后,然后又带着无数的辎重开拔,看着他们前进的方向,所有的辽西人都明白,一直传说中的征东军攻取琅琊的战事,看来是要开始了。

    自从叶重来到辽西郡城,开始编练军队的时候,这个传言便不胫而走,琅琊是什么地方?那是叶氏的封地,叶氏如今的人在哪?一个是征东府都督高远的夫人,另一个是小舅子,而这个叶重,便是当初叶氏麾下第一号大将,他来到辽西,其本身代表的意义,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辽西人觉得琅琊就该是属于征东府的。

    随着积石城这几年的强势崛起,辽西城的地位在逐年下降,但这丝毫不妨碍辽西人的自豪感,因为高远是辽西人,随着征东府政策在辽西的全面推行,当初张守约治下,连养几万兵都很费劲的辽西,富今已经是富得流油了,特别是辽西城,成了勾通征东府与燕国其它城市的一个重要通道。

    人多了,自然什么鸟儿都有,哪怕曹天赐统率下的监察院隔不了多长时间,便会来清洗一番,但总是有漏网之鱼幸存下来。

    许言茂便是这其中的一个。他来辽西城中,已经整整两年了,两年的担惊受怕,两年的战战兢兢,让这位昔日亦曾意气风发的燕翎卫年轻官员,看起来比起自己的实际年龄要大上不少,他还不到四十,看起来却像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儿。

    他曾经前途如锦,但因为押送叶天南夫妇自琅琊入蓟城的任务之中。出了大漏子,不但让当初年纪尚幼的叶枫逃之夭夭,整个负责押送的由他率领的燕翎卫全都给人放翻了。这在从事密谍工作的人来说,是完全不可饶恕的。更何况,最后叶天南夫妇双双毙命在马车之中,死在王宫之前。

    许言茂的前程自然就从此一片黑暗。先是被直接从前途无量的总部官员赶到了琅琊任一个区区的校领,然后又被琅琊郡的指挥扔到了辽西城当坐探。

    辽西城几乎便是所有谍探人员的地狱,因为这里是高远起家的老窝,现在又是高远控制下的最为重要的城市之一,征东府监察院隔三岔五都会来梳洗一遍,经常能看到各国的坐探被生擒活捉。五花大绑地提溜回去。

    许言茂终究还是一个有能力的家伙,来辽西两年了,每一次的清洗,他都安然躲了过去,因为他的身份,实在是让人无从查起,他扮演的是一个流民,到了辽西城之后,从事的亦是苦力角色,在最初的两三个月的胆战心惊之后。他成功地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苦力,每天都会提着扁担,肩上搭着一条汗巾。与众多无家可归的苦力一样聚集在城门口,等着生意上门。

    辽西城中商家众多,货物进出量十分之大,这也让他们这些苦力有了庞大的市场,住的是五文钱一夜的大通铺,吃的是咸菜馒头豆腐汤,偶尔吃上一顿肉,便算是改善了生活。当年英俊潇洒的许统领如今已是一个腰大膀圆,脸上毛发从生。身上一搓便能搓出一根根黑条的苦力汉一个。

    没有谁再能认得出他来了。到了辽西之后,他切断了上司指定的与他联系的上下家。完全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他应当是燕翎卫在辽西城的负责人,但他的下属完全找不到他。而他在琅琊的上司也再也联系不上他了,他将自己完全地淹没了。

    这种略显极端的掩护策略在后来的事实之中证明是完全证确的,他亲眼看见了那些应当是自己下属的人,一个个被监察院逮走了。

    他们知道有自己这样一个人,但他们却无从知道自己在哪里,监察院查无可查。

    许言茂与另一个苦力,将一个沉重的箱子抬到了马车之上,然后倚靠在箱子上,扯下肩上的汗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迹。这些天,他们的生意十分的好,因为大量的军辎被从城内运出来,转运到驻扎在城外的军队之中,然后这些军队便带着这些物资,开始一队队的开拔,十几天来,许言茂已经亲眼看到有十数支队伍从郡城之外开走。

    大约两万人的军队,这是整个辽西郡中征东军几乎所有的兵力了。也就是说,叶重几乎派出了他统辖下的整个南方集团军。

    在辽西两年,许言茂将征东军的军制摸了一个一清二楚,也亲眼见到了征东军的训练,编组,数年时间,叶重之所以只招了两万人,不是因为他招不到人,而是征东军募兵如伍的规矩越来越严了,近两年来,他们招募的士兵,居然必须是在辽西城定居数年以上的良家子,而且要有保人,换而言之,像他这样来历不明的流民,不在辽西置家立业的话,根本就没有资格被招进队伍之中。

    近距离地观察征东军的训练,也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感到心惊不已,征东军的训练说起来不是什么秘密,包括现在的燕国常备军,也在采用高远的练兵方法,但就许言茂看来,只怕是形似而神不似。

    征东军,似乎有一种燕军难以具备的向心力,同样的训练方法,同样残酷的训练,练出来的征东军的战斗力,似乎就要强上许多。

    许言茂曾悄悄地窥探过南方集团军的一次对抗演习,他很难想象,一次对抗演习之中,居然伤亡多达数十人,这才燕军之中,肯定是要追究领兵将领的责任的,但在征东军中,似乎习已为常,伤者治疗之后,或者返回军队,或者就此退役,而在训练之中亡故的,竟然也被他们送入到了英烈堂,与战死在战场上的士兵。享受着同样的待遇。

    两万征东军,起码要一倍以上的燕军,方才能与他们在战场之上较量。这是许言茂对双方整体的一个评价。

    两万南方集团军倾巢而出,而无数的辎重。粮草,也源源不断地跟进,战争,肯定是要开始了,这些天来,许言茂觉得这两年来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他完完全全地掌握了对方军队的数量,开拔的线路。以及后勤的准备状况,整个辽西郡的动员情况,现在他也了然于心。

    是时候离开了,战事已经要开始了,带着这些情报回去,也足以向上司交待了。

    许言茂恨叶天南,恨叶氏,便也连带着恨上了高远,恨上了征东府,征东军。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想着还在京城苦捱时日的家人。他就全身恨得发抖,两年与家人没有任何的联系,也没有与上司有任何的联系,只怕他们都以为自己死了吧?

    带着这些情报回到琅琊郡去,胡彦超将军是大燕有名的将领,麾下数万大军,更有当初从东胡撤出来的上万精锐,那可是在辽西城中,与数万东胡兵真刀真枪干过的好汉。有了这些准确的情报,胡将军便能有的发矢。将这些叛逆一一击败。只有彻底击败了这些混蛋,自己才能一舒心头之恨。

    “老许。想什么呢?领钱,喏,这是你的份儿。”苦力头儿走了过来,将几钱散碎的银子丢给许言茂,“要说啊,还是给这些大兵干活有赚头,给的多,不讲价,比起那些狡诈的商户要强多了。”

    许言茂一个激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是啊是啊,可惜这样的好事不多啊!”

    “谁说的,刚刚我去领钱的时候,负责这里的兵头还说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物资运来呢,我们啊,今年都不愁活儿干了!”苦力头儿压低声音,道。

    “还会有更多的物资运到这里来?”许言茂一怔。

    苦力头儿压低了声音,“是啊,我听了也是欢喜啊,本想还多问几句,但那个兵头不耐烦了,将我赶了出来,我多留了一个心眼,在外头悄悄地听了一鼻子,听里头他们在议论,说是什么还要从盘山调人过来,还是骑兵,需要的物资粮草更多,本来还想多听一会儿,可外头来了一个兵,我就赶紧溜了,这要是惹恼了他们,说不定这活儿就不给我们干了。”

    许言茂心中一紧,盘山,哪里是征东军东方集团军的控制范围,难道他们是想调盘山贺兰雄麾下的骑兵过来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说明这一次征东军的进攻重点当真是放在了琅琊方向。

    很有可能啊,琅琊之富,便是在整个大燕,也是仅次于天河的好地方,而且琅琊因为与高远之间的特殊关系,高远将攻击的矛头指向这个方向,也是很正常的。

    “老许,走吧,今天咱们这伙人,每人凑一点份子,好好地去喝一顿,如何?”苦力头拍着他的肩,大笑道。

    “好啊!”许言茂连连点头。

    “走吧走吧,眼看着天便要黑了,晚了,可就进不得城了。”苦力头儿招呼着众人走向远处辽西城的大门。

    许言茂默默地跟在队伍的最后。

    辽西城本来是不宵禁的,城门也是如同积石城一般,昼夜不关的,但从这个月初开始,便开始了宵禁,城门也在天黑之后,便关闭了,非有重大军情而不得开启。

    “哎约,肚子痛!”眼看着距离城门越来越近,许言茂突然一捂肚子,叫了一声,“头儿,我要拉屎,你们先进去,我马上就来。”

    苦力头儿回头看了他一眼,“快点儿去,等会儿城门关了,你小子可就得在城门洞子里蜷一夜了。”

    “好的好的,头儿你们先去,给我留个坐儿,我马上就来。”许言茂提着裤子,一溜烟地奔向远处的灌木丛中。(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