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四十一章:鼓角连声锋芒现(13)(书号:13651

第七百四十一章:鼓角连声锋芒现(13)

作者:枪手1号
    曹天赐坐在周渊的对面,仔细观察着这位曾经权倾天下的燕国前太尉,不过两年时间,这位退下来的太尉比之当初自己见他之时,已经憔悴了太多,满头的白发,层层堆叠在脸上的皱纹,让人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起他,他的日子不太好过。

    周氏家族虽然因为周玉得到了保存,但周渊这一支人,却是受到了无情的打压,从曾经最辉煌的,需要所有周氏族人仰望的一个支系,沦落到现在人人嫌弃,生怕沾上一点腥臭的周渊的嫡系子孙们,自然有许多的不满之人,这给了曹天赐以可趁之机,监察院第一批进入汾州的人,就招募了好几个这样的周氏族人,虽然还只是外围,但却也能给监察院在汾州的行动提供不少方便。

    毕竟,汾州是周渊的大本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着一些影响力的。

    曹天赐在打量着周渊的同时,周渊也在观察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曹天赐实在太年轻了,年轻的让周渊感到无比的嫉妒,那张朝气蓬勃的脸庞,透露出来的却是绝对的自信,曾几何时,别说是眼前这个人,便是他的主人高远,在自己面前,也不过是一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自己一言便可定生死,但现在,他就这样泰然自若地坐在自己面前。

    当年在渔阳,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自己放了高远一马,没有将他害死在战场之上,或许在回蓟城之后,为了拉叶相下马,自己拿高远当了枪使,是自己这一辈子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如果自己一直保持着与高远的良好关系,是不是自己的结局,与现在相比,会绝然不同呢?

    周渊的思绪在这一瞬间,竟然飞到了很远很远。

    人老了,总是**回忆过去。听到曹天赐轻微的咳嗽之声,周渊猛然从回忆之中惊醒过来。

    “高远,一向还可好?他在河套全歼了东胡五万大军,老夫听闻之后,可是痛饮了三杯酒,要知道,自己从回到汾州之后,我已经很少这么喝酒了。”周渊笑看曹天赐。

    “都督安好!”曹天赐颔首道:“多谢太尉关心了。年前都督刚得了一位公子,现在都已经半岁了。”

    “一晃眼啊,便又是几年时间过去了!”周渊苦笑着摇摇头。

    “都督说,如果太尉在汾州过得不开心,不妨去积石城小住,仰或是河套那边也是可以的。”曹天赐微笑着道。

    “去河套?”周渊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转念却是笑道:“想来你家都督,一定是希望我还在汾州一直住着才好吧?”

    曹天赐不动声色,“只要太尉有意,我家都督便会在河套平原大雁湖畔为太尉修一住宅,那里天高日远,景色宜人,的确是一个宜居的好所在。”

    “那就修一座吧,或许有一天,我真会去哪里住一住。”周渊呵呵一笑,“高远,当真是一个豁达之人,心胸宽阔,世所难及,曹院长,我就想问一句,当年我与你家都督结的梁子可不谓不深,他几次都险些死在我的手中,他就当真不记恨我?”

    “我也曾就这个问题问过我家都督,我家都督只有一句话,此一时也彼一时。”曹天赐道:“我不明白,请都督明示,都督说,当年那时,太尉还是太尉,处在那个位置之上,便要做在那个位置上的事情,彼此地场不同,自然便会南辕北辙,你死我活,也是应当应份之事,这与私情无关。现在太尉既然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而我们彼此之间,反而又找到了共同的利益着点,那么,重新做朋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太尉自从回到汾州之后,也帮了我们不少了。”

    周渊点点头,“这些年过去了,高远已经从一介武夫,慢慢地成长为一个成熟的,了不起的政客了。他是想取大燕而代之吗?”

    “都督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曹天赐摇头道。

    周渊一笑,“好吧,他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你一定是这么想的,是吗?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是大燕眼中的叛逆,而我现在的处境你也是知道的,容我活着,也是他们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所以,你也不用防着我。”

    “如果太尉问得是我个人的想法的话,我想说的是,我们不但想取大燕而代之,我们更有着马踏中原,逐鹿天下的野心,太尉会不会觉得很可笑?”曹天赐盯着周渊。

    周渊身躯微微一震,愣怔了片刻,才道:“这有什么可笑的?人生来就有野心,有的人只是为了眼前的微末小利,有的人却心怀天下,只有大小之分,并无本质区别。穷人想变富,富人想更有钱,更有钱了便想有权势,而如高远,拥有了一片土地,一片基业,进而展望天下,亦不过如是而已,如今天下最强的秦国,在当年,亦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诸候而已。那时候,谁觉得他们会有席卷天下之势,但现在再看呢?”

    “太尉说得好。”曹天赐道:“我家都督,一向便将秦人做为最强劲的对手。”

    “以强秦为最终对手,这么看来,高远的确是有问鼎天下的野心了。”周渊叹道。“说吧,高远让你来我这儿,究竟是为了何事?”

    曹天赐微微一笑,“太尉,如今已不比往时,我来汾州已经有些日子了,之所以决意亲自来见太尉一面,是看到太尉的确过得很不如意,实话实说,如此下去,您这一支周氏族人,只怕是朝不保夕,说得严重一些,或许周氏祠堂都要易主,真有了那一天,只怕您百年之后,在周氏祠堂之中,得一灵位也属奢求吧?”

    “你想说些什么?”

    “太尉是经过大风浪,见过世事沧桑的人,或者不会在意这人世浮沉,但总不能不为您的子孙们想一想,据我所知,您在去年可刚刚又得了一小孙女,长得甚人惹人怜**啊!”曹天赐笑道。

    周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倒打听得清楚。说正事吧!”

    “好,我们在不久前得到情报,东胡人与蓟城已经达成协议,熊本将在东胡境内,重组那三万仍是战俘的燕国常备军,准备以他们为主力,再次入侵我河套地区。”

    周渊的眼睛蓦地睁大,“开什么玩笑,那三万人在东胡可不是白白地被养着的,他们在做苦力,在吃苦受累,这种状况之下,还有多少战斗力?他们就心甘情愿为东胡人效力?”

    “据我们探得的情报,这是事实,说实话,熊本将军是有能力的,这三万人,即便战力大不如前,但挑挑捡捡,一两万人还是能凑出来的。再好好地养上几个月,恢复以前的战斗力也不是空话,想要挑起这些人的战斗精神,对于熊本将军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些人,早就想回家了。”曹天赐道:“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或许造不成多少障碍,我们在河套地区,驻扎的可是征东军最为精锐的部队,是都督的老底子,但当真打起来,杀来杀去,死得可都是大燕人,都督于心不忍。”

    “难怪高远要在河套为我修一宅子,愿来是希望我去哪里替他解决这件事情!”周渊叹道。

    “也不仅仅是如此。”曹天赐笑道:“其实在汾州,太尉已经替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了,至少,利用汾州周太尉您所拥有的船厂和那些优秀的船工,我们已经拥有了好几条海船,我家都督说,这些海船以及以后会源源不断造出来的海船,将会成为征东府的一支重要力量。所以即便您不答应这一件事,河套的宅子,仍然会给您造起来的。”

    “造海船,是想对付齐人了?高远还嫌他的敌人不够多么?”

    “敢为天下先,就自然要有与全天下人作对手的觉悟。”曹天赐呵呵一笑,将话题重新拉了回去,“熊本是太尉的心腹**将,于周玉他们是一向不买帐的,不然他也不会在最后时刻,拒绝随您一起回国而情愿呆在东胡当战俘,都督想请太尉您重新出山,可不仅仅是为了将他们这一支人马重新拉回来,而是想借此契机,让东胡人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周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有些明白高远的想法了。

    “东胡人病急乱投医,对于我们在河套的坚城固垒无法可施,竟然想出了这样一个法子,这便好比将一柄双刃剑横在我们二者之间,有可能伤了我们,但也很可能割伤他们自己。如果太尉肯出马,这柄双刃剑可就成了割断他们喉管的利器。”

    听着曹天赐的话,周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心中却在反复思虑着对方的提议。

    “如果我这样做了,就等于完全背叛了燕国,你明白吗?”

    “如今的燕国朝堂,难道还值得您留恋么?”曹天赐微笑反问。

    “你刚刚说在年前得了一个惹人怜儿的小孙女是吗?”周渊忽然睁开了双眼,逼视着曹天赐。“高远也有一个半岁大的儿子。”

    曹天赐一怔,看着周渊,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情。

    “如果高远的儿子与我的这个小孙女定下婚约,这件事情我便答应了,拼着这把老骨头不要,我也去河套走一遭,你将我的这个意思传给高远,由他决定吧!”周渊站了起来,“曹大人,我年纪大了,不能久坐,就不多留你了。”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