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三十六章:鼓角连声锋芒现(8)(书号:13651

第七百三十六章:鼓角连声锋芒现(8)

作者:枪手1号
    “易彬,这名字有点熟悉啊,我在哪里听过他么?”梅一坡看着梅华,“咦,儿子,你怎么啦,脸色怎么有点发白?”

    “易副院长,监察院的易副院长!”梅华喃喃地道。

    “监察院?副院长?”梅一坡凳时两腿发软,他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是从罗田县令那里。上一次那个王小二不是已经来核查过自己与龚得志的关系了么?不是说没事儿了么?怎么监察院的副院长还亲自上门了。

    “来了,来了多少人?”梅一坡抓住吴老头,颤声问道。

    吴老头看着一老一少两位主人的脸色都是极不好看,奇怪地道:“老爷,您怎么啦,那位易先生轻车简从,只带了两个随从,不过看起来有气势,像是一位大人物呢!”

    “当然是大人物!”梅一坡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一听易彬只带了两个人过来,心里顿时停当了大半,拔腿就向外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儿子,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随我去迎接?这可是大人物。”

    梅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怎么也不可能避过去的。

    两人到了大门口,易彬正负手而立,打量着梅家大宅。

    “贵客临门,蓬荜生辉,小老儿迎接来迟,恕罪,恕罪!”梅一坡满脸笑容,看到易彬身后跟着的那个曾经见过的王小二,心中更是大定。

    “梅华见过易副院长!”拄着拐杖,梅花走到父亲身边,向易彬鞠了一个躬,两人都没有穿军服,倒也不必行军礼了。

    “伤还没有好就急着结婚了?”易彬看着梅华,笑道:“你倒是着急得很!”

    “易副院长说得是啊,可我这个儿子犟得紧,怎么也不听我的啊!”梅一坡顿时有遇到知音的感觉,在一边帮腔道。

    “他的确犟的紧!”易彬点点头,“有性格,不过我喜欢。想来杨大傻也是极喜欢你的。”

    “连长他还好吗?”听到易彬提起杨大傻,梅华不由关心地问道。

    “很不好!”易彬笑道:“因为你的事情吃了挂落,被都督将师长都撸了。”

    “啊!”梅华顿时大吃一惊,“这是我做的事情,与大傻连长有什么关系?怎么连师长的职位也被撤了,不行,我得回积石城去,我去投案自首,这与大傻连长没有任何关系。我好汉做事好汉当,绝不连累他人。”

    易彬嘿嘿一笑,“你回积石城?你回去了能干什么?求见都督,都督会见你么?都督已经做出的决定,能因为你一个小小的营将而做出改变?”

    一连串的反问,让梅华顿时蔫了,垂着头,“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这样呢?”

    “看来你对那杨大傻倒还很有感情。”易彬笑道:“以后做事过过脑子,征东府,征东军行事,都是有律法的,你是征东军的军人,不是江湖上的好汉,想一出是一出,不然的话,你以后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对你好的人。”

    “我明白了,多谢易副院长的教诲!”

    “教诲吗?谈不上,不过就我个人感情而言,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好了,杨大傻虽然被撤了师长职位,但现在仍然代管着第一师,以后立下功劳,自然就将丢掉的职位拿回来了,你要是想帮忙的话,就赶紧将交给你的营头练好,将来在战场之上替你的大傻连长挣功劳吧!”

    “是!”梅华砰的一声一个立正,“我一定不会让大傻连长失望的,我会帮他将师长的职位拿回来。”

    “有心就好。好了,梅华,不知道你竟然要结婚了,所以也没有准备礼物,倒是不好意思了。不过这一次我倒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来找你的父亲的。”易彬道。

    “找我?”梅一坡一听又有些蔫了,“易副院长,我与那龚得志除了一些生意上的往来,绝对没有任何瓜葛啊,这位王长官已经来核查过了。“

    “当然,当然,如果有瓜葛,我反而不会过来了,那一定是行动队过来抓他,正因为您没有牵涉到这件事情中去,所以我才会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与您谈谈。”

    一听不是牵涉到龚得志一案之中,梅一坡立时便精神抖擞起来,“好,好,易副院长,里头请,里头请。”

    易彬点点头,迈步便行,边走边道:“梅先生,我们找个避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如何?”

    “当然好,当然好,易副院长,书房请。”梅一坡赶紧道。

    到了书房门口,易彬与梅一坡一前一后跨进房门,梅华也想跟进去,一直跟在易彬身后的王小二却是伸手一拦,“梅营长,副院长与梅先生有重要的事情商谈,你,就别进去了吧!”

    梅华一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张了张嘴,看着王小二坚定的眼神,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有些狐疑地看着已经紧闭的书房门,易副院长找自己的父亲干什么呢?

    书房之中,梅一坡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易彬,毕竟以前,他见过的最大的官儿就是罗田县令,而这位县令还是他的朋友,而这位易副院长那可是征东府的高官,便是河间郡的郡守,听说对他那也是恭恭敬敬敬的,这监察院在征东府中,可是人人都惧怕的部门。

    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尼?不但是梅华在想这个问题,梅一坡也在想这个问题。

    “你生了一个好儿子!”易彬笑看着梅一坡。

    “大人过奖了,犬子以前是个不成器的,说起来,我还得感谢贵军让他脱胎换骨呢!”梅一坡道。

    “不到两年,梅华从一个普通的士兵,升到营将,虽说这里头有些因缘机巧,但毕竟是他自己的努力,梅先生应当知道我们征东军的河套战役吧,梅华可是跟着都督参加了那里的每一战,最惨的一役,都督的亲卫营损失泰半,梅华能活着回来,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听到儿子参加过如此惨烈的战役,梅一坡不禁脸上变色,这个混蛋,回来之后,根本就没有提起过这些事情,总是笑呵呵地说过得很好。

    “龚得志的事情,梅先生应当知道得很清楚了吧?”易彬突然话题一转,将话头牵到了梅一坡最怕的事情之上。

    “是,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真该千刀万剐。”梅一坡一脸的义愤,“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以往见他的时候,就应该啐他一脸,咬他几口肉下来。”

    易彬听着这话,不由笑了起来,“他自有律法来处置他,不过龚得志以前是四海商贸在河间郡的召集人,他这一倒下,四海商贸在河间郡可就没了领头人,而我们在这内里,又找出了不少与黑冰台,燕翎卫有牵涉的人,现在四海商贸在河间郡的体制,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可以说已经影响了正常的运转。”

    梅一坡是极聪慧的人,听到易彬这话,心中蓦地想起一种可能,不由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霍地站起身子,“您是说,您是说?”

    “梅先生想得不错,四海商贸需要一个新的领头人来重组在河间郡的业务,我们经过反复考查,认为梅先生您是最合适的。”易彬单刀直入。

    “可是,可是我在河间郡的影响力并不大,实力也弱。”梅一坡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喜讯冲昏头脑,而是直接指出了自己的不足。

    “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人,梅先生是个很冷静的人。”易彬赞赏地点点头,“这个时候还能考虑到这些,本身就说明您完全能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影响力是什么,实力又是什么?只要您的身后站着征东府,就是不名一文,也能坐到这个位置之上,而这个位子,自然又会给您带来这些东西。”

    易彬站了起来,“我们经过反复的考查之后,认为您是可信的,更重要的是,您有一个好儿子,梅华是征东军的军官,他还这样年轻便已经当了营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说是吧?而且他现在统带的军队,便驻扎在河间,如果说征东府在积石城的话,那梅华,岂不就是您现成的靠山,有他在,河间郡的那些商人,谁敢对你无礼?”

    “如果高都督能信任小人,小人自然有信心做好这些事情。不过四海商贸总社那边?”梅一坡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个你不需要考虑,自然由我们去协调。”易彬笑道,“梅先生,那你是答应了罗?”

    “当然,这样的好事,谁不答应,谁就是傻瓜啊!”梅一坡兴奋地道。

    “好,那我们接下来便可以商讨一些细节了!”易彬点点头,微笑道,他已经接到了来自监察院总部的命令,监察院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将全面介入四海商贸,安插人手进入这个龙蛇混杂的体系之中,将其彻底变成征东府的爪牙。自己完成河间郡的事务,而辽西,积石郡以及河套那边,将全部交由自河套归来的宁馨完成,这件事情一做完,监察院的影响力将会进一步上升,作为监察院的高官之一,这是他乐意看见的。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