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二十九章 鼓角连声锋芒现(1)(书号:13651

第七百二十九章 鼓角连声锋芒现(1)

作者:枪手1号
    高远率领的征东军在河套大败东胡,全歼东胡大将颜乞所率领的五万东胡铁骑以及两万步卒,消息传出,整个大陆都为之震动,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在征东府辖下区域欢天喜地地庆祝的时候,蓟城的政坛却是阴云密布。

    征东军的胜利,就是燕国的丧钟。这是蓟城所有掌权者的共识。现在的东胡已经成了折断了翅膀的老鹰,对燕国的威胁已几近于无,但征东府却成了腹心之患,正在让本来虚弱的燕国,迅速走向衰弱,不将征东军扑灭,可以想见未来的日子里,燕国必然会直面强大的征东军。

    “我不想去见那个霍天良。”周玉板着面孔,看着檀锋,强硬地道,“看到他的面孔,我就会恶心。”

    檀锋微笑道:“因为霍天良脸上的伤疤?”

    周玉没好气地道:“你知道不是这个。他身为燕人,现在却成了东胡的外史,实在是让人恶心。高远虽然可恶,但他在东胡境内大肆刺杀诛除那些奸贼,却仍是让我快意之极。吕诗仁,王廷式,一个个死有余辜。”

    檀锋点着头道:“这一点,我倒是与你有同感,不过此时此地,此情此景,霍天良此人,倒成了我们与东胡沟通的最好人选,他深悉我国内情,又熟悉东胡,更得到了索普的信任,现在在东胡,可谓是一朝重臣,他不远万里,绕道齐国而来,你这个太尉,必然是要见上一见的,因为这一次,最重要的就是军事上的问题。”

    看着周玉还想拒绝,檀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周兄。你是燕国的太尉,不能意气用事。霍天良此次绕道齐国,从海上开始。一路上遭遇发数次刺杀,便可见高远对此人也是颇为重视的。不愿意他抵达蓟城,敌人不喜欢的,我们就一定要喜欢。”

    听到檀锋如是说,周玉叹了一口气,“好罢,有朝一日,当我们踏足和林的时候,我一定会将这个霍天良抽筋扒皮。”

    “到了那个时候。自然是随周兄的意,不过现在,我们却必须与他合作。”檀锋的眼光看向东方,哪里,有一个曾经是他的朋友,但现在却是他最大敌人的家伙。

    王宫之内,燕王姬陵高居上位,一左一右,盘膝坐着周玉和檀锋,在他们三人的中间。霍天良面带微笑,却极其自信的坐在哪里,脸上的刀疤因为他的笑而上下抖动。这让上头的姬陵感到心里极不舒服。

    此人,曾经是燕国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与高远一般无二,都起自寒末,但现在,一个成了死对头东胡的重臣,另一个,却成了替燕国挖崛坟墓的人。

    “王上,周太尉。檀大夫,不用讳言。我东胡在河套的这一败,的确已经伤筋动骨。短期之内,根本不可能再发动对征东府的战争,对于这一点,我相信王上与诸位大臣也有着很清楚的认识。”霍天良冲着三人微微颔首,道。

    “索普的意思是什么?”周玉有些不耐,直接问道。

    “我家大王的意思,是想请大燕出兵。”

    周玉嘿嘿笑了起来,“高远是征东将军,亦是我大燕之臣,你们败于他手,凭什么要我们出兵?这岂不是自掘坟墓么?”

    “是么?”霍天良笑道:“太尉,你这可算是自欺欺人吗?如果太尉当真认为高远是大燕的征东将军,就不会有当年的大雁湖之败,也不会有积石城之败吧?大雁湖畔,一万燕国常备军,能活着逃回来的不过三四千人而已,往事不堪回首,或许历历在目吧!”

    “你!”周玉大怒,霍地站了起来,手按上了刀柄。

    “太尉!”姬陵叫了一声,“稍安勿燥。”

    周玉哼了一声,那一战,因为郝连族,布依族的临阵倒戈,让他大败亏输,这样的惨痛损失,那里能让他忘怀,每每思及,都是痛心疾首,此时被霍天良揭了伤疤,心中当真有拔刀杀人的冲动。

    “所以,大燕对高远动手,不是自掘坟墓,反而如果是不动手,那才是自掘坟墓呢!我东胡已经无力在短期内发动大规模的作战,如果大燕也不动手的话,那么,高远将获得对他而言,最为宝贵的时间,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辽西,河间,大草原,以及河套平原广大的地盘,财富,人丁,军队,每一天都在增多。据我所知,燕国境内,每天都有逃亡的百姓,向着他那里集中吧,每到哪里一人,他的力量便壮大一分,而大燕的力量便弱上一分,拖得越久,对高远便越有利。“霍天良款款而谈,“所以王上,现在便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了,高远虽然在河套赢了我们,但他自身损失也不小,正是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不要忘了,东胡才是高远的第一目标,即便高远回过气来,第一个要对付的仍然是东胡,据我所知,此人的父母,便是死在东胡人手中的。”檀锋突然道。“我们有必要为东胡火中取栗么?”

    “不错,我们的确是高远的第一目标,但我们到时候真的抵挡不住的话,我们还有退路,了不起便退回到黑山白水之间,再次蜇伏上数十上百年,仍然有东山再起的时候,敢问王上,您的退路在哪里?”霍天良反问道。

    姬陵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燕人皆可降,唯有大王您,不可降,也降不了。”霍天良淡淡地道:“宗庙祭祀,岂能相让?”

    “征东军于东胡也好,与我大燕也罢,都是心腹之患,如芒在背,我大燕对他动手,东胡人岂能独善其身?”姬陵反问道:“难道索普让你来,就是想凭你的三寸不乱之舌来说动我们白白出兵吗?”

    “当然不!”霍天良看到姬陵松了口,不由精神一振,“我军虽然在河套大败,但高远为什么不敢趁胜进军,自然是因为我东胡实力犹存,所以在河套,在盘山,他仍然大量驻军,其实我们已经牵制了他的主力,而据我所知,在燕军的对面,征东军虽然有号称两个集团军的部队,其实都是空架子,实力薄弱,正是王上您趁虚而入的时候。王上,先前河套大战其实是最好的时机,只可惜,那时候我们的大王自信心太足,而大王您则是想着坐山观虎斗,想来一个渔翁得利,我们两方都各怀心机,这才给了高远机会,大王,如果您再想坐山观虎斗,只怕恶虎就要掉转头过来了。”

    “我们向高远动手,难道就不担心东胡坐山观虎斗?”檀锋摇头道:“光是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已经吃过亏了,当然不会这样做。”霍天良道:“你们这边动手的时候,我们也会作出相应的配合。”

    “你刚刚还说,东胡已经没有实力发动战争了。”周玉反驳道。

    “我们的确没有实力发动战争了,这其中的原因,主要就是在河套,征东府已经建起了数坐坚城,而攻城拔寨,向来不是我东胡铁骑的长项,所以,我王有一个提议,在东胡,其实我们还有另外一支力量的。”霍天良微笑地看着三人。

    三人都是愕然,相互看了一眼,都在思索着霍天良所说的这另外一股力量是什么?

    半晌,檀锋突然身子一振,盯着霍天良,沉声道:“你说得是熊本!”

    “檀大夫大才!”霍天良有些惊讶檀锋的以映竟然如此之快,有些佩服地看了一眼檀锋,“不错,正是征燕的征西将军熊本。熊将军当年不肯回国,而要与那些燕军战俘一起呆在东胡,直到最后一个战俘回国,他才肯走。五万燕军战俘,现在被征东军抢走了近两万,但还有三万余人在东胡。如果王上您给熊本大将军下一道王命,由他任主将,我们将这三万燕军重新武装起来,自河套进军,与我东胡铁骑配合,则河套指日可下。”

    听到霍天良的这个提议,殿内三人,都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三万人,曾经是燕国最强大的常备军,如果他们能重新武装起来,绝对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熊本将军有气节,人虽在东胡,但心却仍系大燕,所以,只要王上有命,他绝对会重新披挂上阵,而以熊本大将军的威望,这三万人,也不虞没有战力。而且,现在征东军在河套的主要将领之中,有两个颇受高远重用的人,一个叫罗尉然,一个叫陈斌,却都是熊本大将军的麾下将领,如果熊本大将军能出面,就算这两人不肯倒戈,征东府也必然会疑神疑鬼,不再放心他们。”

    檀锋与周玉对视了一眼,都是大为意动。

    “你们东胡人愿意重武装他们?你们就不担心他们反咬一口?”檀锋突然问道。

    “现在我们是唇亡齿寒,在没有将高远彻底覆灭之前,我王并不担心大燕会翻脸。”霍天良笑道:“我王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索普的确是有魄力,能想出这个办法的他,不愧是当世雄才,非大智慧绝对不敢为之。看来高远也是将索普打得真疼了。(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