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二十六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9)(书号:13651

第七百二十六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9)

作者:枪手1号
    龚家后院,所有的布置都在战马的马蹄之下被践踏得粉碎,那些看家护院或者打架斗殴是好手,但这样刀刀见血,式式夺命的真阵仗面前,一下子都怂了,在外院血流成河的时候,内院瞅见这一幕的护院们早就一哄而散了,丢下了龚得志与两个心腹战战兢兢。

    龚得志万万想不到情况是这个样子的,饶是他平日里脑袋瓜子灵活,此时在血淋淋的刀子面前,也是毫无办法可想,只剩下身子筛糠一般地抖动着。

    他没有等到那个骑着战马的凶神恶煞进来,反而选迎来了另一群人,看着那些人,龚得志还以为是在外院低抗的护院。

    “救我,带我逃出去,我重重有赏!”看着冲进来的这些人,龚得志又惊又喜。

    “救你妈的蛋!”为处的一个人目露凶光,看着龚得志,大步走了过去。两个贴身的保镖一看事情不对头,抽刀迎了上去。

    对面的一群人中有两人抬起了手腕,啉啉的声音响起,两个冲上来的保镖齐齐扑倒,直到此时,龚得志才看清动手的两人手里拿着的是征东军所独有的那种骑弩。

    “龚老板,监察院请你去喝茶!”为首一人冷冷地笑着,走到了龚得志面前。“你他娘的运气真好,外头有人来要你的命,老子们还得护着你,你知道你惹了谁吗?外头那人是红衣卫第一连的,红衣卫知道吗?都督的贴身卫兵营,你连他们的人都敢弄,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将这个王八蛋绑了,第一组马上去搜查这家伙的书房,密室,卧房。其余的人先在这里护着这个王八蛋,外头那个疯子马上就要冲进来了,可不能让那家伙将他宰了。”

    那的话音还没有在空中消散,身后便传来了巨大的声响,隔断前后院子的围墙被砸塌,几个人倒伏在残砖土垣之中,也不知是死是活,烟尘之中,梅华仍然骑坐在马上,只不过此时,他一手提着刀,另一只手里却提着一柄长枪,也不知是从那个倒霉鬼手里抢过来的。

    “护着龚得志!”领头的人一挥手,身后的数名监察院探子立时后退数步,两人在前,另外几人形成一个斜形的侧翼,最后一人将龚得志按倒在地,几个人都紧张地注视着梅华。

    “如何这家伙不管不顾地冲过来,就先射死他的马。”为首一人低声道。

    梅华眯起了眼睛,战场上形成的对危险的直觉,让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面前这些人与先前那些护院的不同,身上肌肤微凉,手上不由将武器握得更紧了一些。那些人手中握着的是骑弩,看到对方垂在身侧的手,梅华在心里评估了一下自己冲过去的幸存的可能性,胯下战马跟了自己许多了,对于它的加速能力,梅华很自信,对方不是庸手,但自己还是有八成的把握能够击杀龚得志。

    心中计较一定,脸上便是显出了决然之色,正想不顾一切出击,对面却是走出来一人,手中高举着一面腰牌,“梅华,住手,征东府监察院在此办案。”

    红衣卫是高远的贴身护卫,不作战时,便在都督府轮班当卫士,监察院的高官来来往往,他们自然是认得这腰牌的,那人举着牌子,慢慢向着梅华靠近,果然是监察院的腰牌。

    “**母亲的龚得志,果然是手眼通天,竟然连监察院也请得动来当你的狗腿子。”梅华却不相信,他娘的那有这么巧,自己来杀人,监察院就恰好在此办案。

    他此时已经杀红了眼,瞪着眼前那个逐步向自己接近的人,手中的长枪却已平平举起,那名监察院的探子已经报明了身份,居然还是看到梅华做出了出击的姿态,不由大惊,这个距离上,梅华策马冲过来,非得将自己撞成纸鹞不可。

    “弩!”他大声喝道,身后,数柄骑弩立时抬起,对准了梅华胯下的战马。

    梅华的身躯缓缓伏低,下一刻,他就将发起攻击。院子里的时间,在这一刻,恍然凝固了一般。

    “住手,统统住手!”梅华身后,传来了怒吼之声。易彬飞一般地冲了进来,挡在了梅华的面前,“住手,杨大傻的徒子徒孙,认得老子是谁吗?”

    看着面前这人,梅华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监察院副院长易彬,经常出入都督府的征东府高官,他怎么会不认得?

    “易副院长?”

    “滚下来!”易彬怒喝道,“你还杀上了瘾了是吧?连自己的袍泽也想动手?”

    “他们……”梅华手指着对面的监察院探子。

    “他们正在办案,龚得志涉嫌叛国案,老子们正在查他,全被你搅黄了,给我滚下来,老子会找杨大傻说话。”

    看到易彬,梅华彻底信了,龚得志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勾结到易彬身上,他乖乖地从马上跃了下来。

    “王小二,给我将这个混蛋的武器下了,先捆起来,扔到县衙里关起来。”易彬丢下一句话,没有再看梅华一眼,径直走到了龚得志面前,阴笑道:“龚老板,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王小二走到了梅华面前,笑容可掬,冲着梅华竖起了大拇指,“梅营长,就一个字,猛,佩服。”

    梅华嘿嘿一笑,对眼前这个笑mimi的监察院探子顿时心生好感,“这个龚得志还涉嫌叛国,老子果然没有来错。”

    王小二脸上仍然带着笑,却冲着梅华伸出手:“梅营长,交出来吧!”

    “交什么?”

    “武器,你身上所有的武器,刚刚易副院长的命令您也听到了,别让兄弟我为难好不好?”王小二道。

    梅华楞了半晌,瞅了一眼身前的易彬,双方的身份貌似差距太大了一些,他咬咬牙,将手里的佩刀,腰里的匕首,还有骑弩等一系列的杀人玩意儿全都交给了王小二,看得王小二啧啧称奇,“果然是红衣卫,这些玩意儿比咱们的还齐整。来人啊,将梅营长先捆起来。”

    站在梅华身后的两个探子立即上前,将梅华按住,梅华一面挣扎,一边叫道:“捆什么,我也不会跑!”

    王小二凑了过来,低声道:“梅营长,从私人角度来说,我挺佩服你,也挺喜欢你,有你这样的朋友,够味,尚敬死得值,但从公事的角度上来说,你呀,这一次祸闯大了。”

    “他这次的事儿大发了!我要将他带回积石城,交给军法司!”三天后,大方县衙里,易彬仍然在怒吼,而在他面前,站着陪着笑的却是河间方面军事最高负责人,叶真。

    叶真是在得到吴涯的报告之后,星夜出发赶到这里来的。

    “我们监察院在这里查了二个月,刚刚摸出了一点脉络,找到了黑冰台在河间的一些网络,正想挖出他们背后的大鱼来,这下倒好,竹篮打水一场空,除了一些小鱼小虾,什么也没有捞到,对手脱线了,全部脱线了。”

    易彬将桌子敲得梆梆作响,怒形于色。

    “这小子是混帐了一点,不过也不完全没有功劳嘛,至少也替咱们征东府清除了内奸嘛,哈哈哈,不是嘛,易院长,您也是军人嘛,看到自己战死袍泽的家人这样被人欺负,谁能忍?是不是?于法虽不容,但于情可是可恕的嘛,我们中央集团军这边也有军法司,不若就交给我来处理?”叶真打着哈哈,他是军人,梅华也是军人,而且梅华这一番的作为,倒是颇对他的胃口,匹夫一怒,血溅三尺,是条汉子,这样的人,交给了监察院里的军法司,死罪是没有的,那活罪可饶不了,搞不好连前程也没了。

    易彬斜着眼睛,看着叶真,“叶司令官,好像梅华隶属于青年近卫军,不是你的属下吧?”

    “话不是这样说,我现在替青年近卫军招了两个营的新兵,他与吴涯正要去我哪接管这两个营头,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们暂时还是要受我节制的,当然,等杨大傻来了,他们就归队了,是不是?”

    易彬嘿嘿一笑,“倒也说得有道理,不过叶司令官,您准备怎么处理他呀?”

    “这小子身为军人,擅自行动,当街杀人,论军法,当斩。不过嘛,他这一次虽然莽撞了一些,但总算也有少许功劳,所以将功折罪,打一百军棍,足够了吧?”叶真笑嘻嘻地道。

    “一百军棍,好呀!”易彬突然笑了起来,“交给叶司令官也行,那就在这里执行军法吧,我要亲自监刑。”

    叶真瞪着易彬,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一次梅华是将易彬得罪狠了,本来如果是将梅华带回到河间郡城,这一百棍子可重可轻,可有可无,随随便便也就蒙混过去了,但易彬要亲自监刑,这可就糊弄不过去了。

    当下咬咬牙,“好,好,当堂执行。”

    县衙后堂,梅华正与几个看管他的监察院探子吹得口沫横飞,满脸得意之时,外间猛地闯进来向名士兵,不由分说,拖了梅华就向外走。到了大堂之上,不容梅华说话,当场便按在了板凳之上,三两下便扒了裤子。

    “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梅华挣扎着,但按着他的人,是叶真的亲兵,身手不比他差,几个人伺候他一个,哪里有他挣扎的份儿。

    叶真笑着蹲到了梅华的面前,“梅华啊,你威风呢,也威风够了,但你犯了军法,你知道吗?本司令官罚你一百军棍,你可服气?”

    “一百军棍?”梅华登时傻了眼,大声嚎了起来,“司令官饶命啊,一百棍子会打出人命的,我还没有结婚呢!”

    “打!”叶真没好气地站了起来。

    一名亲兵站起身子之际,在梅华耳边叫道:“板子落在身上,就惨叫,叫得越惨越好!”

    梅华一怔,但他本是极聪明之人,脑袋一转,立时便明白了叶真要放他一马。

    啪的一声,板子落在屁股之上,却没有想象之中的剧痛,但梅华仍然是昂着头撕心裂肺地惨叫了一声。

    看着叶真的亲兵一板一板的打得认真,易彬却不由撇了撇了嘴,在他面前玩这种花招,当真是鲁班门在搬大斧,让人笑掉大牙,监察院里动刑的手段,这些大头兵只怕连想都想不到。不过他也不想真打死了梅华,一百军棍,真打的话,那是要人命的。杨大傻那个疯子,还是不要得罪死了的好。这小子,惩诫一番也就是了,看着他的屁股挨板子,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