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二十五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8)(书号:13651

第七百二十五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8)

作者:枪手1号
    监察院从本部派员到河间已经有近两个月了,起因就是因为四海商贸扩股的建议在河间郡受到了极大的抵制,当这个决议在辽西,积石郡都开始实施之后,河间迟迟打不开局面,而这个龚得志便是河间商人抵制这个决议的领头人。曹天赐派人到河间,目的本来是抓到龚得志的小辫子而后杀猴骇鸡,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查之上,竟然查出了他们意想不到的问题,这个龚得志的背后,竟然若隐若现地出现了秦国黑冰台的影子,本来是一桩小案子,立时便成了大案子,在曹天赐的授意之下,监察院决定放长线钓大鱼,要慢慢地摸出龚得志背后潜藏着的黑冰台大鱼。

    因为高远一向将秦人视为自己最大的对手,这也连带着监察院中的高官们,凡是与黑冰台牵连上的事情,都格外上心,为此,曹天赐还专门从本部派来了得力干将易彬。

    但突然杀出来的梅华与吴涯显然打乱了易彬在河间的布置。最好是堵住这两个冲动的家伙,易彬现在感到十分恼火,作为监察院的高官,他对于红衣卫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本身就是负责内勤的副院长,每一个进入红衣卫的家伙,都曾受到过他所属部门的考核,这些人,都是一些狂热的亡命之徒,特别是杨大傻的第一连,更是这群人之中的疯子,这个梅华与吴涯都出自第一连,就算再年轻,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现在只希望能堵住这个冲动的家伙,免得坏了监察院的这一般大棋。

    但梅华的出场方式,不仅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也让易彬的一番布置化为了泡影。

    所有人都以为梅华将在月黑夜风高的晚上。蒙上面孔,飞桅走壁潜入龚家去行刺龚得志,但万万没有想到。梅华是正大光明地出现在龚家的门外。

    王小二化妆成了一个食客,坐在龚府对面的一家酒楼上。正端着杯子,一边小口地抿着酒,一边观察着四周,而此时,在龚府的周围,至少有十几个分妆成各色人等的监察院人员,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出梅华可能进入的方式,然后在他动手之前堵住他。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小二听到了阵阵马蹄声,他转过头来,然后整个人就僵住了,街道的尽头,一匹骏马正急驰而来,马上骑士虽然穿着便服,但他一眼就认出,这便是那两个之中留下的那个梅华。

    此时梅华一手提着刀,一手拖着一根绳索,绳索的尽头。尽是捡着一个石头碾子。

    他这是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破门而入吗?王小二这一刻,完全是痴了。

    梅华摧动着马匹。石碾子在地上滚动着,发出刺耳的磨擦声,街道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梅华进前的步伐而转动着。几个龚府门口的家丁,也看出了来者不善,似乎是冲着龚府来的,两人已经匆匆地迎了上来,也就在这一刻,梅华突然暴喝一声。战马陡地加速,梅华手臂上肌肉猛地崩紧。用力一拉,地上正在滚动着。跳动着的石碾子猛地飞了起来,随着梅华手臂前振,那只怕有一两百斤的石碾子腾空而起,飞向了龚府的大门。

    轰隆一声,朱红色的大门再厚实,也顶不住这一击,巨响声中,两扇大门被击成了一堆碎柴禾,战马加速,一刻不停,就这样从碎掉的大门内冲进了龚府。

    真是猛啊!王小二咽了一口唾沫,呆呆地看着从大门口消失的梅华,果然不愧是杨大傻那个疯子带出来的兵,出场方式都这么轰轰烈烈。

    酒楼里的惊呼声,也惊醒了王小二,他这才醒悟起自己的任务,易副院长的第一套计划失败了,现在只能动用第二套计划了,他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冲着下面比划了几个手势,然后便匆匆下楼,直冲县衙而去,易副院长现在正在县衙里,梅华以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动手,他们根本无法阻挡,,也只能动用大方县的人手,正式拘拿龚得志,但愿自己这边的人手抢在梅华之前拿下龚得志,可别让这个生猛的家伙一刀将龚得志杀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易副院长非得气疯不可。

    梅华纵马直入龚家大院提,提着手中锃亮的佩刀,看着院子内呆滞的人群,厉声喝道:“龚得志在哪里?”

    “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杀了他!”片刻之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厉声喊道,随着他的喊声,数十个护院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吼声中,手挺着棍棒长枪,冲着梅华便扑了过来,那个管家模样的人,竟然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面大锣来,拼命地敲击着,一边敲,一边大声喊道:“抢劫啦,抢劫啦!”

    看着那些冲上来的护院,梅华哈哈大笑,“来得好!”双腿一夹战马便迎了上去,手中佩刀寒光连闪,院子之中顷刻之间,便响起一片惨叫之声,断头残肢满院飞舞。

    就在梅华破门而入的时候,十几个身着平常服饰的人也聚在了一起,这些人也不知从哪里摸出来各色武器,一声不吭地也随着梅华冲进了龚家大宅,一进门,看到在院子里狭窄的环境之中,那个骑马的家伙,居然还腾挪自如,杀得几十个护院死伤狼藉,他们都是骇然色变,虽然他们也是杀人的好手,但他们更精擅的个人搏击,暗中刺杀,像这样大开大磕的拼杀,他们却万万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走,去后院,找到龚得志先控制起来,可千万不能给他杀了。”为首一人瞄了一眼院子里,强忍丰胃里的不适,马上这个家伙杀人,每一招不是削掉脑壳,就是开膛破肚,看得也太瘆人了一些。

    一群人立时分成数路,向着后院窜去,其中一个经过回廊,看到那个管家提着大锣,神情呆滞,手上竟然还在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咣当咣当地甚是烦人,不由恼将起来,一刀击出,便将那锣刺了一个大洞,那个管家却浑然不觉,还有一下一下地敲击,不过敲击的声音已是暗哑而不可闻了。

    大方县衙,县令黄贤,此刻看着面前的易彬,汗如雨下。

    “易副院长,龚得志就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商人,怎么会与黑冰台有关系,贵院有没有搞错?”他擦着头上的冷汗,问道。

    易彬倒负着双手,冷笑道:“本本分分的商人?哼,那我问你,尚家一家人是怎么回事?尚家小娘子是怎么死的?还有无数的恶事,要我一桩一桩的数给你听么?黄县令,我也知道他给你送了不少钱财,但这只是小节,他勾结黑冰台,坏我征东府大计,这可是叛国大罪,如果此时你还不省悟,到时候陪他上断头台的,便有你一个。我监察院行事,向来是证据确凿才会动手,你想看看证据么?”

    黄贤又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顷刻之间心中便有了决断,“易副院长,下官马上点齐县兵和衙役,包围龚府,一个也不能放过,下官,下官的确受了他的钱财,但从来没有出卖过征东府的任何情报,也完全不知情。”

    “要是你知情,此刻我还会站在你的面前吗?哪来的可就是监察院的行动队了!”易彬哼了一声。

    “易大人,易大人,不好了!”王小二此时连跑带窜地跑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数个衙役,显然王小二是强闯进来的。

    “出了什么事?”看到王小二,易彬不由一惊,直觉地便感到大事不好。

    “那梅华,竟然骑着战马,拖了一个石碾子,直接轰碎了龚府的大门,大摇大摆地杀进去了。”王小二抹着头上的冷汗,道。

    “我操他娘!”易彬大骂一声,转身便跑,一边跑一边道:“黄县令,马上带上你的县兵和衙役,包围龚府,这是你将功折罪的最后机会,干得好,以后的报告之上,有些东西我不会写上去。要是走脱了一个,好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风一样跑出去的易彬,黄贤怔了片刻,也如同中了箭的兔子一般的跳了起来,“来人啊,招集所有的衙役,马上通知县兵,包围龚得志这个逆贼的府弟。”

    刚刚因为阻拦王小二而被当面一拳打得鼻青脸肿的县衙班头目瞪口呆,怎么一向与县令大人称兄道弟的龚大人,转眼之间便成了逆贼了?

    看着他发呆,黄贤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可是争分夺妙的时刻,走脱了一个,只怕自己前程不保,性命堪虞,而办好了这差事,易副院长可说了,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对了,自己是与对方虚以委蛇,探出了这龚得志的本来面目。这报告嘛,无非就是易副院长手下一支笔而已。

    啪的扇了班头一巴掌,“老子的话你没有听到吗?包围龚府,走脱龚府之中一个人,老子就扒了你的皮。”

    丢下这句话,黄贤一撩长袍,飞快地向外跑去,眼下可正是表现的时候啊。(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