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二十三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6)(书号:13651

第七百二十三章:雏凤清鸣震天下(26)

作者:枪手1号
    “龚得志,河间大方县人,原本是一个高利贷商人,原本在河间也算不得什么大商人,但他是第一批加入四海商贸的河间商人,这让他在四海商贸之中有着很高的地位,是四海商贸在河间的最高负责人,他的身家也在这数年之间,翻了数番。原来那个人所说的龚得志来头很大,后台很硬,说得居然是我们征东府的四海商贸。”梅华站在吴涯面前,说着今天一下午打探出来的消息。

    “原来也是征东府的人?”吴涯惊叹地道:“那,尚家的事儿打听出来没有?”

    梅华摇摇头,“乌衣巷的人缄口不言,而乌衣巷外的人,并不清楚。”

    “尚家是不是搬离这里了?”

    “不可能,如果尚家是搬离这里,那些尚家的街坊有什么道理这么惧怕,闪烁其辞,吴涯,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总觉得出了什么事。”

    “现在怎么办?我们可不能在这里耽搁很长时间的,你也清楚,咱们可是有报到期限的。”吴涯道。

    “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们再去乌衣巷。”梅华咬了咬牙,“不把这事搞清楚了,我心里不舒畅,尚胖子在天上看着我呢。”

    “晚上?”

    “你还记得那个告诉我们尚胖子家在哪里的那个中年人吗?今天晚上我们去找他。”

    “你是想?”吴涯惊道。

    “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梅华冷冷地道。

    “梅华,要真这样干,让兵部知道了,非剥了咱们两人的军藉不可。”吴涯惴惴不安地道。

    “你要是害怕,就在这里呆着,我一个人去干。”

    “说什么屁话,一块出来的,当然一块去干,尚胖子对我还是不错的。”吴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才是好兄弟。”梅华喜笑颜开,“早点睡吧,睡好了,咱们就行动,妈的,这什么客栈,还说是大方县最好的,被褥闻着都一股溲味。”

    夜半,月朗星稀,乌衣巷中,两个人影交错闪现,数息之间,便已经到了白天他们曾经敲开过的那扇房门之前,选择这一家,是因为这一家距离尚胖子的家极近,而且看那人的神色,明显便是个知道内情的。

    薄薄的匕首探进大门的缝隙之中,轻轻一拨,门栓滑开,大门被推开一条缝隙,两个人一闪而入。

    小院之只一正两偏三间房,另一侧则是厨房与柴房等杂物,梅华躬着身子,迅速接近了一间偏房,将耳朵贴在门板之上,听到内里两个人均匀的呼吸之声,看到另一间偏房前吴涯作出了一个手势,表示那边的房屋之中也有两个人的呼吸,不过应当是两个孩子时,他将手里的匕首再一次插进了门缝。他的身后,吴涯也跟了上来。

    两人闪身进屋,房门被轻轻地掩上。

    葛福今天晚上睡得极不安稳,白天里那两个看起来极其强壮的年青人来打听尚敬的事情,让他有些担惊受怕,他们自称是尚敬的朋友,尚敬以前是征东军的士兵,莫非这两人也来自征东军么?

    睡不安稳,便极容易惊醒,朦胧之中,突然感到屋中有亮光,他睁开双眼,瞬息之间,瞳孔放大,屋内的确有亮光,因为放在桌上的油灯被点燃了,灯光之下,一个人影竟然坐在桌子旁,他恐惧地张开大嘴,正要大呼,但喉咙边的声音,却被一把冰冷的匕首给顶了回去,瞬息之间,他汗出如浆,牙齿格格作响。

    睡在他身旁的老婆也被惊喜,睁眼看到这一场面,亦是张嘴便要放出尖叫,但葛福却是反应极快,一伸手,便捂住了老婆的嘴巴,使得那一声尖叫,变成了喉咙之中的闷音。

    梅华收回了匕首,看着两人,淡淡地道:“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劫匪,也不是歹人,我们只想来问你们一些事情”

    听着这些话,葛福顿时反应过来,“你们就是白天来的那两个人,你们是尚敬的朋友?”

    “尚敬他们家出了什么事?”梅华不想废话,单刀直入地问道:“他的爹娘,还有娘子,儿子都到哪里去了?”

    “他们搬走了,我不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了!”葛福脱口而出。

    梅华眼神一变,先前的和煦不翼而飞,渐渐地变得狰狞起来,“你在说谎。先前我说我们不是歹人,但你应当知道,好人在被欺骗之后,变成坏人,也许只是手一伸的时间。”他提起了匕首,重新顶在了葛福的脑门之上。

    “我再问一次,他们去哪里了,或者,他们怎么了?”

    葛福的身体不停地发着抖,他的老婆突然叫了起来,“我说,我说,你们别伤害我们,这不关我们的事,尚老爹们两口子都死了,尚家娘子也死了。他们都死了。”

    听到这一句话,梅华手一抖,险些握不住匕首,而后头的吴涯也霍地站了起来。

    “死了?好好的,怎么就死了?”梅华的声音在颤抖。

    “当年尚敬杀人之后就跑了,苦主找上了尚家老爹,他们为了赔偿苦主,好好的家便败落了,尚老爹也一病不起,一年多前,突然有了尚敬的消息,有人给他们带回来了钱,说是尚敬现在在征东军中当兵,他们的家里才又慢慢地好了起来,但今年年初,尚敬战死的消息传来,尚家老爹老病复发,就此一病不起。”

    “老爷子病了,其它人呢?”

    “为了给尚老爹治病,尚家花光了所有的钱,最后还不得不去借高利贷,但仍然没有救回尚老爹的面,后来,尚大娘也倒下了,便只剩下了尚家娘子一个人。”

    “说重点。”

    “是,是!”葛福的身体抖得更回厉害起来,半晌,突然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梅华盯着他,手微微一紧,匕首划破了肌肤,一滴殷红的鲜血渗了出来,葛福翻了一个白眼,竟然直挺挺地昏倒在床上,他的老婆恐惧地看着两人,紧紧地搂着葛福,“我知道,我知道,我说。尚敬当年捅的人,就是龚家老爷,因为尚娘子长得好看,当年龚家老爷便调戏尚家娘子,被尚敬一刀捅了,尚敬以为龚老爷死了,便逃走了,但龚老爷其实没有死。后来,后来尚敬在征东军当了兵,听说地位还不低,龚老爷便不敢报复了。”

    “后来尚敬战死的消息传来,这位龚老爷便又来报复了,是不是?”

    “是,是!”女人一迭声地道:“他先是找了医馆的大夫,弄光了尚家的钱,然后又派了人借高利贷给尚家,让尚家的钱越欠越多,后来,后来尚家还不出钱,他便将尚家娘子骗进了尚府,里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尚家娘子回来后就一根绳子上吊死了,尚大娘一口气上不来,也死了。”

    梅华手里的匕首无声地跌落在床上,半晌,他才直起了身子,“那个勾着尚家借高利贷的人,就是你男人是不是?”

    女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梅华。

    吴涯看到梅华眼中渐渐地露出杀气,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了梅华的手,“算了,他们也是可怜人。”

    梅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刚刚你说尚家老俩口,尚娘子都死了,那尚敬还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呢?”

    “那个娃娃很可怜的,没有了家,在大方县,也没有人敢收留他,现在成了一个乞儿,有时候还会回来,大家看他可怜,都会给他一点吃食。”女人赶紧道:“我也经常给他吃的,只要他回到乌衣巷,我就给他吃的,前几天,我还给了他一件旧衣裳呢。我们不敢得罪龚老爷。我男人就是给他做事的,全家都指着这点工钱活着呢。”

    梅华听到这里,转身便走。吴涯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人,冷声道:“想要活着的话,就闭紧你们的嘴巴,泄出半个字去,你们全家一个也活不了。”

    “不敢说,不敢说。”女人小鸡啄米一般地点着头.

    两人走出葛家,心里都是沉甸甸的如同压上了一颗大石头,”梅华,是不是先去找到尚胖子的儿子,他应当还活着.可是去哪里找呢?”

    梅华垂着头,也不言声,只是向着前面尚家老屋走去,看着梅华的背影,吴涯突地反应过来,一个六岁多不到七岁的孩子,白天去外头乞讨,而晚上,最大的可能就是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

    两人在尚家老屋外慢慢地走着,梅华突然站定了脚步,尚家的屋角处,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是一块案板,那应当是以前尚义卖猪肉的地方,那个架子下面,传来了均匀的呼吸之声.

    梅华抢上去几步,蹲在了架子之前,那案板的下面,一个瘦小的身影蜷缩在哪里,睡得正香,脸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梅华鼻子一酸,眼眶发热,险些便掉下泪来.

    伸手将孩子抱了出来,孩子陡然惊醒,用力地挣扎起来.

    “别怕,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我们是专程过来找你的.”梅华低声道.”好孩子,你以后都不用再过这种苦日子了.”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