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二十章 :雏凤清鸣震天下(23)(书号:13651

第七百二十章 :雏凤清鸣震天下(23)

作者:枪手1号
    类似于白杨村的故事,在积石郡各地都在上演着,积石城的周围,聚集着大量由退役伤残军人以及随着积石城一起成长起来的移民的村落,他们一点一点地垒起积石城,一点一点的筑起自己的家园,将一块块荒地,变成如今的良田,将污水沟变成一个个渔溏,曾经荒芜人烟的地界,变成了如今的繁华家乡,世外桃园,如今的他们,居有明堂,家有余粮,夹袋里有余钱,这种生活,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象的,而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自然便是征东府,征东军。

    白杨村,只不过是他们之中最大的一个而已。

    保卫征东府,支持征东军,便是保卫自己的家园,保卫自己数年来艰苦奋斗所得来的幸福生活,一时之间,父母千叮咛万嘱托地送别儿子,新婚妻子虽然泪眼婆娑,但却仍然骄傲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穿上那一身耀眼的红色战袄。

    一队队红色,从积石郡的周边,开向积石城。

    红衣卫第一连的驻地,杨大傻坐在连部之中,手里抚摸着一杆大旗,那是第一连的旗帜,这面旗帜,曾经伴随着第一连走遍了征东府的所有地域,从开始组建到现在,第一连一共拥有战士二百五十二人,数年征战下来,现在他的麾下还剩下五十八人,特别是在河套与颜乞统率的宫卫军最后一战,第一连战殃大半,再加上伤重退役的,现在第一连便只剩下了五十八条汉子。

    四个排长,现在只剩下了孟松海一个人,那些跟在他身后,一往无前的向前冲锋的兄弟们,如今在天堂过得还好吗?抚摸着这面染上无数鲜血的大旗,杨大傻一条铁铮铮的汉子,竟然掉下泪来。

    门猛地被推开,孟松海大步跨了进来,正要开口,却看见满脸泪光的杨大傻,不由张大了嘴巴呆在了哪里,在他心中,大傻连长从来都是一个神经粗壮的铁铮铮的汉子,便是身上被砍得血肉模糊,军医担心他感染而将烈酒泼水一样倒在他身上的时候,身上肌肉突突乱跳,他们在一边都看得胆战心惊,大傻连长却哼也没哼,怎么现在却哭了。

    “连长,外面的宴席已经摆好了,大家伙都在等你呢!”他呐呐地道。

    杨大傻点点头,站了起来,举起这面鲜红的大旗,抬手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走吧!”

    连部的院子里,排上了三排长条桌,五十六条汉子穿着簇新的战袍,一个个正襟危坐,他们的中间,有着很多的空位,但每一个空位之上,也都摆着碗筷。如果有心人仔细地数上一数的话,便会数出所有这些加起来,刚好是二百五十二人的份儿。

    看到杨大傻从连部之内大步走出,五十六人哗拉一声,全都站了起来。杨大傻冲着众人点点头,径直走到一边的旗杆之前,伸手将连旗挂好,亲自一下一下地将连旗升上了杆顶。大旗在空中迎风飘扬,杨大傻后退了一步,大声吼道:“敬礼!”

    所有人的右手同时抚上自己的左胸,五十八双眼睛,凝视着那面在空中招展的大旗。

    “征东军!”杨大傻大吼。

    “万胜!”士兵们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杨大傻的目光缓缓地转动,从每一个士兵脸上扫过,从每一个空空如也的座位之上扫过,“弟兄们,从三年前,都督开始组建亲卫营,我就在第一连,从一个小兵开始,一步一步,干到了连长,到现在为止,我们第一连一共有二百五十二名兄弟,但今天还能坐在这里的,一共只有五十八兄弟了,其它的,都先我们一步而去了。”

    所有士兵们听到这里,眼睛都有一些模糊了,这些离去的人当中,曾经都是他们熟悉的伙伴,但现在,却已是天人永隔。

    “大家也都知道了,都督撤销亲卫营的编制,以亲卫营为基础,扩编为青年近卫军,你们,都将是青年近卫军的军官,喝了这顿酒,大家就要散去了,青年近卫军有四个师,我也不知道你们将会被调到那一支部队去,但我请你们所有人都要记住,不论你们到了哪里,不论你们以后当了多大的官儿,带了多少兵,请记住亲卫营第一连,请记住这面染上了你们的兄弟的血,你们的敌人的血,还有你们自己的血的旗帜,请记住与你们一起战斗过的这些离去的弟兄。”

    “永世不忘。”雷鸣般的吼声响起。

    杨大傻听着这山呼海啸般的回答,眼眶不由又红了,几颗老泪不挣气地又掉了下来,但肃立在他周围的五十七条汉子,却没有一个人笑话他,因为此时,他们也和杨大傻一样,特别是两个老鸟眼中的新兵梅华与吴涯,眼泪更是如断线珠子一般啪啪往下掉。

    但是没有人伸手去擦。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杨大傻大声吼道,“没有什么可耻的,孟松海,倒酒,给每一个兄弟们都斟满酒,梅华,吴涯,你们两只傻鸟,还不出来帮忙。”

    “是。”两个哭得泪人一般的家伙跑了出来,从一边提起两坛酒,随着孟松海一起,将所有的酒碗都斟满。

    “端起酒碗来!”杨大傻大声吼道。“第一碗酒,我们敬都督,要不是都督带着我们走出来,打来赫赫威风,只怕如今我们还像一条狗一样地活着,红衣卫们,跟着都督,去打出一个朗郎乾韩,打出一个盛世天下,来,干了!”

    “敬都督!”五十八人一齐转向积石城中都督府的方向,高举酒碗,一揖而起,举起酒碗到唇边,一饮而尽。

    “第二碗,敬我们已经离去的弟兄!”杨大傻道:“一百九十四个兄弟,我们只找到了八十三个弟兄的家人,其余的,不是孤儿,就是亲人皆亡,今天,我们当着所有弟兄的面,承诺,哪怕我们第一连不在存在了,但是,我们仍然将奉养这八十三位弟兄的家人,你们,答应吗?”

    “这是我们的义务!”又是齐整的雷鸣般的吼声。

    “好,喝了这碗。”

    又是一饮而尽。

    “第三碗,是我敬你们的。这几年来,第一连的弟兄,只怕没有人没挨过我的打,没受过我的骂,但是你们仍然把我当作最好的兄长,最好的战友,我谢谢你们。没有你们,就没有第一连的赫赫声威,杨大傻先干为敬。”

    “连长,你是最好的连长,你是我们最好的兄长。”孟松海大声道,举起酒碗,环视四周,“兄弟们,是不是?”

    “是。”

    “不管我们以后走到哪里,连长都是我们的连长,永世不变。”

    “永世不变。”

    “好,好!”杨大傻又忍不住掉下泪来,“兔崽子们,又弄得我掉眼泪了。来,喝,今天大家可以喝醉,不用管值不值勤的事情了,因为,从今天起,我们第一连已经解散了,我们担负的职责,已经由积石郡卫戍接管了。大家,一醉方休。”

    第的连部之内,立时便热闹了起来,无数的老兵端上酒碗,径自向着杨大傻走去。

    看着被老兵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连长,梅华与吴涯两人苦笑着对视一眼,军队之中,可是最讲究资历的地方,即便是向连长敬酒,他们只怕要等到最后.

    吴涯端着酒,走向已经与大傻连长喝完之后,被老兵们挤出来的排长孟松海,梅华却是坐了下来,端起酒碗,冲着他旁边的一个空位,举了起来,那个座位之上,除了酒碗之外,还有一个木牌子,上面刻着尚敬的名字.

    “尚胖子,”

    他哗哗地哭着,一边哭一边将酒一饮而尽,然后端起面前的酒,泼洒在了地上.”胖子,喝好罗,在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酒喝,可别洒了.”

    提起酒坛子,重新倒了两碗,”胖子,你留在连部的遗书我也看到了,原来你也是河间人,是我的老乡呢,我给连长说了,你留在家乡的亲人,便由我养了,但我现在也不知道会被分到哪里去,等一切都落停了,我便去你的家里,你在哪边一切都放心吧,这事儿,我跟吴崖也说了,如果哪一天,我也追着你去了,便由他来接手,反正他现在家里也分了田地,日子好过多了,他的军晌拿一半出来替你养着家人,也不会饿着,是吧?”

    连着两碗酒下肚,梅华脸也红了,眼睛也有些模糊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到大傻连长哪一头的人似乎少了一些,他立时便提着坛子,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