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零八章 雏凤清鸣震天下(11)(书号:13651

第七百零八章 雏凤清鸣震天下(11)

作者:枪手1号
    踏过血污的地面,穿过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以及那些抱着头瑟瑟发抖蹲在地上的流民,牛腾提着尚在流血的刀,站在木骨闾的面前,对方的脸上,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巴代尔是这附近上百里最大的一股流民团体,现在巴代尔死了,他的核心人员也在这一战中几乎死了一个干净,现在跪在地上剩下的几百流民,毫无疑问,已经成了他的财产,也就是说,他将成为这方圆百里最强的一股势力,他在恢复柔然荣光的道路之上已经踏出了第一步。-

    “小姐让我问候你!”牛腾看着眼睛焦距明显有些散‘乱’的木骨闾,淡淡地道。

    木骨闾身子一抖,牛腾的话,将他从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之中拉回到血淋淋的现实里,他这才想起,在他的头上,悬着的不仅是饥饿等一系列生存危机这把锋利的利刃,还有先锋城中那个云淡风轻的美丽如同仙‘女’下凡的‘女’子。

    他的眼中突地闪过一丝杀机,恶念不可遏制地跃上心头,杀了这些人,自己或者可以摆脱那个美如天仙却毒辣无比的‘女’子,这里不是先锋城,这里是白山黑水,这里是流民,暴匪的天堂,他们不可能找到自己。

    牛腾的瞳光微微收缩,木骨闾眼中那一闪即过的杀意,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冷笑了一声,道:“木骨闾,你回来的这几个月,干得还不错,第一批物资已经起运,当然,我们要躲过东胡人的辑查,所需要的时间恐怕要长一些,但最多一到两个月吧,这批物资就会送到你的手中,到时候,你的手下,就不会再是这个样子,至少,他们看起来,有一些军人的模样。”

    听到牛腾的话,木骨闾一惊:“他们到了,到时候怎么找到我们?”

    “自然能找到!”牛腾嘿嘿一笑,“我们既然能找到你们,他们便自然也能找到,我们有我们的联系方法。”眼光扫过营地之中那一个个低矮的窝棚,摇摇头,“真没想到这里如此穷困,木骨闾,没有我们的支持,你想从这里走出去,可是太难了一些,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被其它的暴民给攻克了,据我们所知,这片大山之中,可有好几股势力强大,他们与宁古驻扎的宫卫军也有关系呢。”

    听完牛腾带着暗示的话,木骨闾突然之间便泄了气,在这短短的几句话中,他醒悟过来,牛腾在暗示他,他并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

    “当然,当然。”换上了满脸的笑意,木骨闾连连点头,“不过我有贵上的支持,一定会在这里生存下去,壮大起来。”

    “木骨闾族长,这是双赢的事情,你有你的追求,我们有我们的目的,好好合作,那咱们就是双赢的一个结局,或许我们不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牛腾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木骨闾,脑子总算还没有坏死。

    “请,牛将军,这些收尾的事情,便‘交’给儿郎们去做吧,宁小姐让你们过来,肯定还有许多事情要‘交’待,我们内里去谈。”木崩闾摆手相请。

    一走进地窝子,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木崩闾纵然是这些人的首领,但这个地窝子里仍然别无长物,地上一角‘乱’糟糟地堆着一些破烂棉絮和干粮,看来便是木崩闾睡觉的地方,地窝子的中间,摆着一张矮桌,是用一些木头胡‘乱’钉在一起的,矮桌之上,放着一个铜壶和几个残破不全的瓷碗。

    两个在矮桌之前相对坐下,屁股下面虽然垫着兽皮,但寒意仍然透过兽皮侵袭上来,木骨闾提起铜壶,给牛腾倒了一碗水,“山居艰苦,还请牛将军不要见怪。”

    牛腾笑着摇摇头,“这算不了什么。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平常如有一个这样的地窝子睡觉,有一碗干净的水喝,那就算是在过年了。对了,我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木骨闾族长。先前忙‘乱’,竟是没有想起来。”

    木骨闾自己也倒了一碗,骨嘟骨嘟地一口气喝干,“喜事?我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喜事?当然,牛将军过来,也算是一桩喜事。”

    “不是这个!”牛腾微笑着道:“族长既然已经决意弃暗投明,与我征东府共做一番事业,我们自然也不能亏待了朋友,所以宁小姐命令我们的人一直在寻找族长幸存下来的亲人,虽然你的长辈们都在那一场劫难之中不幸故去了,但总还有一些人幸存下来不是。”

    木骨闾看着对方,一下子‘激’动起来,“你们,你们找到他们了,都有谁,他们还好吗?”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不在了,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你也知道,像你这样运气好的,必竟是少数,不过,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个小‘女’孩。”

    “阿卓,肯定是阿卓,你告诉,是不是阿卓?”木骨闾一下子跳了起来,隔着桌子,死死地抓着牛腾的手。

    “族长果然一猜就中,这个小‘女’孩的确叫阿卓,是你现在唯一剩下的亲人了,当我们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也就剩下一口气了,这两年来,她被转卖了四五次,可怜儿见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瘦得都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好在我们及时找到了她,再晚一点的话,只怕也是活不下来了。”

    “她现在还好吗?”木骨闾急切地问道。阿卓,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当年的那一场劫杀,亲人几乎都死光了,剩下的,也都被发落为奴隶,不知去向了。

    “我们及时地找到了她,总算是救了她一条命回来,现在,一切安好,毕竟还年少,好好地将养一段时间,也就会恢复的。”牛腾道。

    “多谢,多谢,牛将军,能不能麻烦你们将她送到我这里来?”他热切地看着牛腾,眼中满是乞求的光芒。

    “木崩闾族长,你觉得你现在这里是安全的吗?你能保护她吗?说句老实话,你现在虽然度过了危机,但接下来,仍然是如履薄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灭掉,哪怕有我们相助,也是如此,这片黑山白水,可不是那么好呆的,再说了,你那阿卓妹子,身体虚弱之极,如果得不到好的照料,留下什么病根儿,那可是害了她一辈子。”

    “那,那她现在在哪里?”木骨闾热切的眼光慢慢黯淡下来,看着牛腾,问道。

    “我们已经将她送到了小姐那里,在小姐身边,阿卓不但可以得到最好的照料,而且可以受到最好的教育,在哪里,没有人能够再威胁她的安全,也许过几年,你再看到她的时候,都不敢相信她是你的妹妹了。”牛腾微笑着,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挂件,“对了,这是阿卓托我带给你的,她说,你只要看到这个东西,就一定会知道是她本人。”

    颤抖着接过这个小小的用骨头打磨的小挂件,木骨闾的眼眶有些发涩,这个小小的骨制挂件,是他亲手替妹子打磨的。看到这个小挂件,他可以肯定,阿卓已经落到了征东府手中,但他们绝对不会将阿卓还给自己。

    小心地将这个挂件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木骨闾看着牛腾,“好吧,这样也好,我这里,的确不适合她这样一个‘女’孩子过来,在宁小姐身边,安全至少是有保证的,牛将军,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牛腾的脸上‘露’出微笑,他清楚,至少在现阶段,木骨闾是服软了,不会再有其它的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小姐的意思是,你现在实力还太薄弱,所以这一次我过来后,暂时就不离开了,我带来的人,将协助你在这片区域先站住脚跟,后续还有一些人跟进,物资也将通过隐秘的渠道源源不绝地运进山来。第一步,我们要将咱们的人都武装起来,使他们能够有战斗的力量,接下来,我们便要一步一步地蚕食这片区域内的暴民,流民,匪徒,壮大自己的力量。当我们从这片区域走出去的时候,应当是一支能够让索普战栗的力量。”

    “是的,当我们从这里走出去的时候,便会让索普感到战栗!”木骨闾站了起来,向着牛腾伸出了手,“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当然愉快!”牛腾笑着站起来,伸出手,两人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用力地摇晃着。

    当牛腾从这个较大的地窝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黄善,四眼狗等队员这才松了一口气,手中紧紧握着的武器终于放了下来,这一段时间,他们也是极其紧张的,因为他们现在的这个盟友,明显是不那么可靠的。

    在这个简陋的营地之中,来自征东军勤队的队员们也分得了几个地窝子,聚集在牛腾的地窝子里,众人开始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木骨闾必须成为这支力量的旗帜,这是勿需争议的。”牛腾道:“但是,我们也不能仅仅成为他的帮手,这片区域中,人员复杂,各‘色’人等,应有尽有,各部各族,流民,奴隶,罪犯,不一而足,在帮助木骨闾这面大旗的时候,我们需要尽量地掌握这支力量,而木骨闾显然也会与我们争夺控制权,他能依靠的是接下来源源不断来投靠他的柔然族人,而我们,可依靠的便是我们的武力,财力等。”

    “一言而概之,木骨闾是旗帜,但实力必须握在我们手中。”p--47262+dsuaahhh+24912790-->(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