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零五章:雏凤清鸣震天下(8)(书号:13651

第七百零五章:雏凤清鸣震天下(8)

作者:枪手1号
    吕诗仁是必杀的人物,但凡知悉内情的燕人,对于此人无不是痛恨入骨,正是此人的背叛,导致了燕国太尉周渊屡次做出错误的判断,最终断送了无数人的性命,将燕人费尽苦心,意欲就此征服东胡的一场国战,变成了让燕人刻骨铭心的一场失败。而宁馨更是不杀此人而不甘心,吕诗仁属于燕翎卫,也就是宁则诚的直系属下,最后宁则诚获罪而死,吕诗仁之事,也成了其中的一条罪状。

    而征东军欲杀吕诗仁,除了上述原因之外,便是因为吕诗仁在背叛之后,帮助东胡开始建立完善的情报机构,而这,本来是东胡人比较薄弱的地方,东胡也有谍探,但不像中原国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善的整体体系,如果让吕诗仁成功,必然会对监察院造成极大的困挠。

    从牛奔牛腾进入东胡开始,杀死吕诗仁便成了他们的首要的任务。而吕诗仁可不是那么好杀的,燕翎卫的所有手段,此人都非常清楚,而叛徒最害怕的就是旧东家的清算,吕诗仁一向将自己藏得很好。

    前来和林联系牛奔的联络员被捕,就是这个诱饵的开始。那个联络员浑然不知当他踏进和林之时,他的形踪便已经被出卖给了吕诗仁,这个计划最难和最不可掌控的就是这个联络员会不会熬过对手的刑讯而吐露洪仁这个联络点。如果这个联络员誓死不吐露实情,那这个计划最终便会夭折。吕诗仁不会相信他很轻易就能得到的情报,而只有在在残酷的非人的刑讯之中,在联络员处于半清醒的状态之下,或者是无意识吐露出来的情报,才有可能被采信。

    为了杀死吕诗仁,牛奔牛腾煞费苦心布出的这个局,最终取得了他们想要的结果。而为了杀死吕诗仁,他们亦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值得的。

    吕诗仁一死,东胡好不容易构建起来的情报体系,将造受最沉重的打击。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吕诗仁一死,和林的情报系统立即便运行滞涩,这给了潜入进来的牛奔牛腾两人的行动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短短的时间之内。刺杀连二接三的发生,而这些刺杀的目标,毫无例外,全部集中在了投降东胡人的燕人身上,最让索普愤怒的就是吕诗仁与王廷式的死。

    王廷式成为东胡高官,主理东胡财政的时间,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便被刺杀,他的死与吕诗仁的死一样。也给东胡带来了难以预料的损失,他正在筹措执行的抚恤战死士兵的计划,也被迫停顿下来,尚不知什么时候能重新启动。

    和林开始了大搜捕。开始了户藉重新登记,特别是最后一条,终于迫使牛奔牛腾不得不退出了和林,散向东胡控制下的广大区域。接下来,他们将成为征东军洒向东胡境内的一粒粒火种,在适当的时候。这些火种,便将成为燎原的大火,将东胡人彻底送地地狱的深渊。

    和林开始平静下来,焦头烂额的图鲁终于腾出手来,开始准备与征东军的谈判以及与燕国朝堂的交涉。

    他第一个拜访的便是一直留在和林的熊本。

    熊本是燕国的大贵族,官拜征西将军,是燕国朝廷的实权人物,征东失败之后,熊本不降,不走,成了一个在和林的独特存在,而因为他的身份,索普却也是将他好好地养在和林。

    熊本算得上是一个出类拔粹的将领,在征伐东胡之中,他一直是担任前锋一职,而他的前锋军也的确战力出众,这场战争,第一仗是他带着部下打的,而最后一仗也在他的指挥之下,他的前锋军损失惨重,十不存一,而幸存下来的,无一不是佼佼者,像罗尉然,陈斌两人,全都是此人的手下牙将,由此可见,此人在军事之上,的确是一把好手。

    而索普下一步的计划之中,熊本将成为关键人物,所以图鲁在临出发之前,先来拜会这位即便是在东胡将领之中,也颇受敬重的燕国将领。

    熊本这些天很高兴,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东胡在河套地区的那一场大败。五万东胡铁骑在河套全军覆灭,这个消息传到熊本耳中的时候,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认为这是假的,但随着后续的消息终于得到确认,特别是当颜乞等人的棺木被一些东胡俘虏运送回和林的时候,熊本手舞足蹈,当夜便大醉一场。

    这种兴奋一直到现在仍然还在持续,因为持续不断在和林上演的刺杀,死得都是那些彻底投降了东胡,在为东胡做事的燕国前官员,他们之中,本来是熊本的直系下属的也不少,像熊本自己的副手,便直接投奔了东胡,这些人能力极强,但能力越强,将来有可能造成的破坏便越大。当这些人中,亦有被刺杀的时候,熊本没有任何的伤感,反而是阵阵的快意。

    他又大醉了数场。

    所以当图鲁找到他的时候,熊本刚刚从宿醉之中醒来,脑袋瓜子还在一阵阵的发疼,本来脸色甚是不好,但看到图鲁的憔悴模样,他仍是喜笑颜开,阵阵快意。

    “图鲁大人,看来这一段时间,你的日子太好过啊?”他笑吟吟地冲着图鲁道。

    “熊本将军倒是气色不错,听说这一段时间,你可是日日笙歌,夜夜大醉啊!”图鲁冷哼了一声。

    “当然,当然,在这和林也住了快两年了,就数这一段时间心头畅快,难得有高兴的日子,当然得好好的乐呵乐呵!”熊本笑道:“图鲁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到我这里来看我这个囚居之人,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熊将军,你在和林,来去自如,从来没有人限制过你的行动,何来囚居一说,你是我东胡的贵客,又何曾受到过任何刁难?虽然你是我们的战俘。但纵观史上,像你这样自由自在的战俘,只怕是亘古未有吧!”图鲁讥刺道。

    “这正是我骄傲的地方啊!”熊本大笑,“当俘虏能当到这个份上,我熊本的确是颇有成就感呢。”

    图鲁脸色难看,气哼哼地坐了下来,“熊本将军,我也不绕圈子了,正像你所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拜访你,自然是有事情的,我马上要启程去积石城,与那高远商讨和议的事情了。”

    熊本也是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你们这一次是被打痛了,打怕了,终于想要议和了?听你说出这话来,我可真是高兴得很。”

    “或计熊本将军会很高兴,但蓟城的燕王姬陵。太尉周玉以及上大夫檀锋,恐怕就很不高兴了吧?征东军高远已经势大难制,连我东胡军都吃了这样一个大败仗,你燕军连遭重创。实力更是远远不如我等,在征东军面前,恐怕更是不堪一击吧?我真是很难理解熊本将军怎么还高兴得起来?”图鲁冷笑。

    熊本沉默片刻,对于征东军高远与朝廷的矛盾。他这个级别的人物,自然也是清清楚楚,而后来燕国朝堂算计高远的一系列动作。他虽不十分清楚,但也是知晓的,征东军与燕军之前现在虽然说不上水火不相容,但的确也是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难以预测的后果。

    “不管怎么说,高远现在仍然是燕国的征东将军。”

    “忘了告诉熊本将军,在你安居和林的这两年里,高远早已是自立征东都督府,自任都督,征东府中,设六部,军队改组,麾下四大野战集团军,早已与你们燕军是两个体系了,辽西,河间在他控制之下,他的手甚至伸向了渔阳,就在年前,控制了渔阳的安陆铁矿,铜矿等,熊本将军,你还认为他是你们燕国的将军么?”

    听了图鲁的话,熊本不由得烦燥起来,“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的吗?我只是一个武将,带兵打仗是我的本职,如果有一天,高远当真扯旗造反了,我自然义不容辞,但他现在,仍然是燕国的将领,纵然跋扈嚣张了些。”

    图鲁大笑,“熊本将军可真是本事,此等掩耳盗铃之话亦能说出来,不错,我今天来找你,的确是有事。罗尉然,陈斌,这两个人,熊本将军应当是认识的吧?”

    熊本微微一怔,想了一会儿,点点头,道:“有点映象,应当是以前我麾下的低级将领,好像是牙将裨将之类的吧,我见得不多,映象不是太深。”

    “这两人,现在都是征东军的将官,我们征伐河套之战,可以说就是败在这两个人手中,陈斌率数千人在都播一带筑堡,生生地拖住了我军前进的部伐,在我军的后方插下了一颗要命的钉子,熊将军你的副将,便是在都播死在这个陈斌手中,而罗尉然,先是出奇师击败阿齐滋,后又在辽河之畔,与贺兰燕所统率的骑兵,击败了慕容昆,正是这两战,让我军陷入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而现在,陈斌更是率部直入腾格里,又开始了筑堡屯田,兵锋直逼我宁远静远地区。熊大将军麾下两个区区的牙将,便有如此本事,图鲁不得不佩服您麾下实在是人才济济。”

    熊本先是脸上一喜,罗尉然,陈斌两人都是出自他的麾下,两人在击败东胡河套行营中立下大功,他亦是与有荣焉,但随即便是脸色一变,“你跟我说这些想干什么?”

    “罗尉然,陈斌两人在这一战之中立下大功,接下来加官晋级,肯定是少不了的,我想,熊本将军,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你想我与你们合作,莫非是想让我替你们招降这二人?”熊本冷笑。

    “正有此意。”

    “想也别想!”(未完待续。。)

    ...(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