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零四章:雏凤清鸣震天下(7)(书号:13651

第七百零四章:雏凤清鸣震天下(7)

作者:枪手1号
    马蹄踏碎黎明的黑暗,一丝曙光自东方泛起,沉寂了一夜的和林,在这一刻陡地活了过来,雄鸡高鸣,千犬狂吠,拉粪的牛车准备出现在一条条街道之上,声声吆喝,紧闭的门户一家接着一家敞开,刚刚踏出门来,就看见不远处队队骑士狂奔而来,立时便缩了回去。

    吕诗仁很急,作为曾经的燕翎卫的资深谍探,他自然知道燕翎卫的手段,在这个方面,东胡完完全全还是一个学生,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此时此刻,他要争的就是时间,早那么一点点,就能人赃并获,晚上那么一丝丝,也许连一根鸡毛也捞不到。

    所以在意外的抓到那个燕翎卫的联络人之后,他立即在第一时间亲自提审,在他阴狠的独特手段之下,没有人能保守密秘,吕诗仁觉得自己够快了,对方应当还来不及作出反应。

    前面就是这一次的目标,洪氏杂货铺。看着仍然寂静的街道,吕诗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立时凝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团火焰腾地从杂火铺内窜出,看着并不大,但却犹如落在油脂上一般,顷刻之间,便将整间房子完全吞噬进了火焰之中,明亮的火光,照亮了半条街道。

    “走水啦!”凄厉的吼叫声响彻街道,一户户因为这些骑士的到来而重新关上的大门砰地被拉开,无数的人提着水桶,端着水盆,向着这边扑过来,和林的房屋,大都是木制,一旦走水,往往一条街道都难以幸免,历史之上,和林便曾经因为火灾而损失惨重,所以每条街道,都有专门的水龙队用以灭火,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会备上一口储水缸,内里水必须装满,每隔一段时间,里坊的坊长都会上门查看,如果没有按照规定储满,便会受到处罚。一旦走水,家家户户都必须要出来帮着灭火。

    短短的时间内之内,街道之上,金锣齐鸣,无数的人从街道两旁扑了出来,向着洪氏杂货铺狂奔而去。

    吕诗仁猛拉战马,此时,他距离他的目标,只不过百步之遥,看着那处腾起的火焰,他心中惊疑不定,对手好快的手脚,既然火起,只怕这一次,自己要扑空了。

    “大人,要不要我们上去,或者人还在里头。”身后一名骑士低声道。

    吕诗仁摇摇头,“不,看着。”盯着那腾起的火焰,心里蓦地生起一股警兆,对手纵火,仅仅是因为要掩护自己逃走吗?瞧这火头,燃烧的如此迅速,倒像是早有布置,可有这个布置的时间,难道不能逃得更远么?

    轻勒马缰,他缓缓向后退去,一直退入到骑士的中心,额头上冒起密密麻麻的汗珠,对手只怕针对的是自己,他看着洪水一般涌来的密密麻麻的赶来扑火的百姓,这许多人中,那一个才是要杀自己的人。

    人越来越多,密农麻麻的人群将这群骑士挤得东倒西歪,在人群之中,战马完全无法腾挪开来,骑在马上的人,高出众人太多,反而成了最显眼的目标。

    “有人要杀我!”吕诗仁突然大叫起来,身子紧紧地蜷缩起来,在马上缩成一团,他是老牌谍探,但却手无缚鸡之力,他用刑无人能敌,但利用的却是自己的专业知识,如果将他放在街头上,一个寻常的壮汉,便能轻易地将他击倒。

    听到吕诗仁的大叫,随他而来的骑士顿时都紧张起来,唰唰声中,一把把弯刀出鞘,这些人都是来自宫卫军,吕诗仁是他们的王上异常重视之人,如果吕诗仁死了,他们也都活不了。几名骑士将吕诗仁完全夹在其中,外围的骑士一手持刀,一手挥舞着马鞭,抽打着他们周围的百姓。

    “滚开,滚远一些!”他们厉声怒喝着。

    但是人是那样的多,所有的人都在拼命向前跑,一鞭子打了前面的人,那人还没有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后边的人推着向前狂奔而去,不能让火漫延,否则这条街上所有的人身家性命都将葬于这熊熊火海之中。

    吕诗仁原本是个不怕死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来到东胡,费尽心机,方才隐藏到了米兰达身边,但是当他被揭穿身份,背叛燕翎卫之后,他却异常的怕死起来,当宁则诚倒台,燕翎卫剧变之后,他曾长出了一口气,他最害怕的人已经死了,连专门管着他们这些人的李云聪也在随后不久死了,他曾经认为自己已经安全了,但今天这一刻,他突然发现,那团罩在自己头上的阴云从来都没有散过。

    “有人要杀我!”他的身子蜷缩得更紧,手里握着一柄短刀,全身都在发抖。这一刻,他想起了燕翎卫清除叛徒之时,手段的毒辣。

    涌挤的人群之中,火焰的毕剥声中,人群的呐喊声中,弩箭的凄厉响起陡地响起,这声音对于此刻的民众来说,也许并不清晰,但对于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士来说,却是那样的显眼,寒光一闪,有骑士挥刀格飞弩箭,飞身下马,刀光直劈人群之中的一名中年汉子,那人衣衫不整,手里提着一个水桶,看起来与这街上的大多数人并无不同,但当那骑士飞身扑来的时候,他却劈手丢出了手中的弩箭,再一伸手,已经是桶里掏出了一柄短刀,当的一声响,将骑士的弯刀格开。骑士落地,欺身而上,刀光再闪,那汉子大声惨叫起来,持刀的手已是被弯刀斩落,那汉子惨呼声中却是双手箕长,狠狠地向前扑了过来。骑士无法后退,他已经落到了地上,前后左右,都是人,怒喝声中,弯刀反转,贴于肘上,挥肘向前,刀光闪动之中,已是将汉子的头颅平平切了下来,一腔鲜血冲天而起,但汉子却也在这一瞬是,竟是将他搂在了怀中。

    骑士在这一刻感到了左胁一阵剧痛,他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到这人嘴角的狞笑,看到此人在下一刻大呼小叫着提着水桶随着人群向前涌去,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人却是被裹协着继续向前。

    “杀人啦!”

    刚刚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袭击者人头掉落,血光冲天,骑士随即便一刀自胁下刺入要害,鲜血自空中洒落,人群之中这才发现,顿时大乱起来,有人在继续向前,有人却是转身向后。

    弩箭连续自人群之中响起,两名骑士护着吕诗仁向着一边的墙角退去,其他的人,却是一个个翻身下马,追寻着刚刚弩箭飞出的地方追去。

    “有人要杀我!”吕诗仁似乎已经掉了魂,不停地喃喃低语,两名骑士也是惊疑不定,两人用身体死死地挡着吕诗仁,此时他们已经退到了墙角,人群自他们身前汹涌而过,他们的同伴在这一刻,也早已找不到人影了。

    墙角处,还停着一辆粪车,拉车的老汉两眼直楞楞地看着街道,似乎被惊呆了。

    “滚开!”一名骑士冲着老汉挥了挥手中的弯刀。

    老汉身子地震,似乎被闪动的刀光将魂终于吓了回来,两手拖起粪车,“小老儿马上滚,马上滚!”

    此时,街道之上的人流已经稀疏了一些,依稀可以看见躺倒在街道之上的那具无头的尸体。那汉低着头,拖着粪车便向前走,似乎是用力过猛,老汉猛地一拉之下,一个车把手竟是从粪车之上脱落下来。

    车把脱落的一瞬间,佝偻着身体的老汉的身体陡地挺得笔直,两手紧紧地握着车把,大喝一声,向着他面前的骑士重重劈落,那车把的另一头,寒光闪动,竟然是一把砍刀。

    骑士猝不及防,风声疾落之下,他身子一歪,从马上直接栽了下来,险之又险劈过了这致命一刀,那老汉似毫没有留力,手中刀仍然重重劈落,一声闷响,骑士的战马马鞍断裂,大刀深深地嵌进刀背,战马狂嘶着向前猛窜。

    骑士落地,身了前探,手中弯刀已是深深地扎进了老汉的身体,惨叫声中,粪车之上,两个粪桶的盖子猛地被顶开,带着冲天的臭气,哧哧的箭啸声再度响起,另一名骑士此刻也刚刚将自己的弯刀切进了老汉的颈部,致命的袭击却猝然而至,仍在马上的骑士惨叫着跌下马来。

    两条人影自桶中一跃而起,两柄刀一左一右,同时插进了吕诗仁的腹部,手腕翻转,横向切动,吕诗仁惨嗥着死死地用手握住了两柄刀,绝望地看着两个面无表情的杀手。

    杀死拉粪老汉的骑士转过身来,看到的便是吕诗仁身中两刀的场景,惊怒之下的他,猛地挥刀,一刀便扎进了其中一人的后背,那人身子一僵,手一松,放开了插进吕诗仁腹部的刀,大吼声中向后猛退,撞入到骑士的怀中,两手反过去扭住了骑士的头颅,用力一扳,喀嚓声中,那骑士脑袋一歪,两人竟然几乎在同时死去。

    剩下的一名杀手,看了一眼倒下的同伴,眼中闪过一丝伤感,松手放刀后退,看着倒下去的吕诗仁,冷冷地道:“吕诗仁,小姐让我问候你。”

    最后一名杀手已经无影无踪之中,倒在地上的吕诗仁眼前的景象亦是渐渐模糊,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远离他而去。

    “小姐,那个小姐?”带着无穷的疑问,吕诗仁脑袋一歪,死在了满地的粪水之中。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