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九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6)(书号:13651

第六百九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6)

作者:枪手1号
    赵广阳郡,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之中,潘宏坐在小酒肆之中,手里紧紧地端着粗糙的酒碗,耳朵却是支楞着,用心地听着小酒肆里各种各样的议论。

    这个小镇属于皮县,位与广阳与代郡的边境,这一段时间以来,最大的新闻便莫过于赵国常备军对于代郡的进攻了。

    也正是因为这场战事,潘宏走到这里,却是无法再前行了,军方已经封锁了前往代郡的道路,而他,潘宏,子兰身边的第一谋士,自然也是赵军要捕捉的要犯之一。

    想到这里,潘宏不由笑了起来,虽然在这里滞留了好几天了,但每天在这家小酒肆里听到的消息,却足以让他感到振奋。代郡士兵连接大胜,连赵杞都被困在了西陵城下,自己这一行奔波了不少地方,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大赵之内,不少实力强大的贵族,已经是确表示了对赵无极的不满,如果能挟此次大捷之势,或许大事可期。

    只需要最后说服赵牧即可。他在广元逗留不去,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在这里堵住赵牧,但奇怪的是,赵牧被赵杞替换,但却一直没有回去。

    酒肆外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潘宏循声看去,只见一匹快马正迅速由远及近,马上骑士显然也是疲惫之极,就在酒肆之外勒住马匹,“掌柜的,给我将皮囊里的酒灌满,这该死的天气,真是冻死人了。”

    “来嘞,军爷!”小二飞快地奔跑出去,接过了骑士手中的皮囊。那骑士背上背着一个长长的信筒,分明便是一个信使。

    “军爷,这仗还要打多久啊?咱们能胜吗?”酒肆里,一个客人大声问道。

    潘宏的耳朵也立刻竖了起来。信使来自前线,知道的自然都是第一时间的最新消息。

    “打多久?谁知道呢?也许马上就会结束,也许还要旷日持久。”骑士叹了一口气。

    “听说咱们的常备军被人围在了西陵城下了。那咱们还能胜吗?”又有人问道。

    “那就别想了,这三万人。肯定是送给代郡人了。”信使一撇嘴。

    有人开始惊慌起来,“军爷,这么说来,我们不是大败了,代郡人会打过来吗?您这是去搬救兵的吗?“

    “这倒不是,我是去报捷的。”骑士笑了起来,“告诉你们一个大消息吧,赵太尉在我军绝境之时。巧施妙计,计诱代郡郡守子兰,现在子兰已经被我军杀死了,虽然咱们损失了几万大军,但杀了子兰,代郡群龙无首,这一仗,咱们究终是要赢的。”

    “真的吗?”酒肆内欢呼起来,子兰虽然在赵国之内,名望极隆。但赵王仍然是高居在上,在一般百姓看来,王上要讨伐的人。自然是有问题的,而子兰没有束手就擒,而是举兵对抗朝廷,那自然也是大逆不道。

    战争没有人会喜欢,现在子兰死了,战争肯定就要结束了。

    子兰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听到酒肆内的欢呼,他又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耳朵里只觉得嗡嗡作响。子兰死了,这是真得么?如果子兰真的死了。自己所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不,这一定是假的,子兰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了。

    他死死的攥住拳头,身子在微微颤抖。

    “先生!”身边的护卫也是震惊万分,看着潘宏突然变得有些惨白的脸色,十分担心地看着他,他们现在可是身在敌境,如果露出了破绽,便是长出翅膀也难以飞出去。

    “我没事,我没事!”潘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三天之后,蜗居于小镇之上一间小客栈内的潘宏,终于确定了那天听到的消息是真的,因为,他看到了赵杞,看到了赵军之中,那副简单的临时用木板钉在一起的棺木。看到赵杞出现,潘宏便肯定子兰当真是已经不在了。

    关上窗户,潘宏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无声地哭了起来,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意义?自己的奔波,取得了那么多人的支持,但子兰一事,便前功尽弃,子兰后继无人,赵拙死了,赵勇因为身体的原因,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代郡,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赵勇这么一个人,他怎么可能撑得起代郡?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潘宏就这样蜷缩在墙角里,直到天黑,代郡的前途,便如同外面的黑夜一般,让他看不到丝毫光亮。

    门轻轻的被推开,护卫幽灵一般地从外面闪身而进,转身关上房门,走到了潘宏身边,“先生,我回来了。”

    潘宏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打探到什么消息了没有?”

    “打探到了,只是消息太有些骇人了。”护卫低声道:“我花了五十两银子,从那些退回来的士卒哪里打探到,相公的确已经过世了,但是,赵牧也已经死了,遗体便隐藏在军中,赵杞担心赵牧的死会影响到朝中大势,所以一直秘而不宣。”

    “赵牧也死了?”潘宏大吃一惊,隐隐地觉得,这里头恐怕极不简单,必然隐藏着一篇极大的文章。

    “你详细说说。”

    “自从赵杞被困于西陵城下之后,赵牧便在回邯郸的途中赶了回去,并邀约子兰相公在马鞍山商谈,但马鞍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没有人知道,只知道最后子兰和赵牧都死了,那士兵也是听人说,是赵牧设计了子兰相公,在马鞍山事先埋伏下了军队,杀死了相公,他们虽然杀死了相公,但在代郡随后的反击之中,赵牧也死了,听说为了将子兰相公的遗体带回来,赵军还付出了两千士兵的代价。”护卫所说的消息断断续续,很多东西都让潘宏觉得匪夷所思。

    “既然是在马鞍山约谈,那里距离鹤峰极近,想必是赵牧为了表示和谈的诚意,那安保工作必然是由我军负责,赵牧怎么可能事先埋伏下军队,而且赵杞既然被困在西陵城下,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马鞍山的防守是谁在负责?”

    “先生,那士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哨长,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多。”护卫摇头道。“能打听出这些,还是因为现在便连赵军之中,也是传言多多。大家都在议论此事。”

    潘宏在屋里转了几圈,突然道:“收拾东西,我们连夜离开,回代郡。”

    “先生,现在相公已经走了,我们怎么办?”护卫有些遑恐不安。

    “相公虽然走了,但相公还有儿子,我们回去,不管怎么样,我要替相公守住这份基业。”

    “可是小公子他?”

    “小公子身体是不好,可是小公子已经成婚了,只要有了后嗣,便还有希望,现在,只怕有不少的势力都在对代郡虎视眈眈,我们要赶回去,帮公子一把。”潘宏毅然道。

    数天之后,潘宏出现在了马鞍山之上,赵牧与子兰约谈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潘宏细心地在灰烬之中扒着,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空旷的山上,除去呜咽的寒风,丝毫看不到生命的踪迹。身边的护卫已经去打听鹤锋的相关情况,在潘宏的心中,这件事情里透露出太多的蹊跷,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那里面就一定有问题。

    手在灰烬之中碰触到了一件硬物,潘宏伸手握住他,将东西抽了出来。那是一枚弩箭,握着这支弩箭举到眼前,潘宏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弩箭是征东军的,不是臂张弩,而是即便在征东军中,也装备不多的骑弩弩箭,潘宏见过这种弩箭,一次可以装弩三发连射,近战威力无比。

    征东军的武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潘宏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先生。”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粗重的**之声,潘宏回头,看到自己的护卫正奔跑过来。

    “都打听到了什么?”他问道。

    “打听到了不少东西。”护卫咽了一口唾沫,“出事那段时间,鹤峰的驻军,正是征东军将领步兵所率领的一支骑兵队伍,因为我们在鹤峰的力量已经被赵军扫空了,当时,负责马鞍山防务的也是征东军另一部,不过听说这一支部队在与赵军的冲突之中,全军战殁了。”

    “征东军,又是征东军!”潘宏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还有什么?”

    “公子已经在西陵城正式宣布继承代郡郡守一职,但还有另外一件事,却是征东军大将叶真率五千骑兵进入代郡,现在已经离西陵城不远了。”护卫咽了一口唾沫,“听说是应公子之请前来代郡,为的就是防备赵军再次的反扑。”

    “五千骑兵!”潘宏倒抽了一口凉气,“征东军从哪里来的五千骑兵,他们在河套作战,在盘山也在与东胡人对峙,从哪里来的五千骑兵?”

    他瞪视着眼前的废墟,突然反应过来,征东军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事情,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抽调军队来应对眼前的事情,否则,以征东军现在面临的局势,怎么可能如此快的就调集了五千重兵及时地出现在代郡。

    如果一切都是征东军在其中谋划,那他们的用心便不言而喻。潘宏只觉得身上凉嗖嗖的。代郡,这是前门拒狼,后门迎虎么?(未完待续)R655(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