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八十九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1)(书号:13651

第六百八十九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1)

作者:枪手1号
    河套大战连连,一举全歼颜乞所部五万余骑,丰硕的战功震惊了整个大陆,也让另一个方向上的某一个人嫉妒不已。拿着手里的一封来自积石城的命令,贺兰雄气愤愤地道:“蒋议政这倒底是想干什么?竟是一口气将我们东方集团军的五千骑兵全都调回积石城,而且做什么也透个底儿。”

    孟冲笑吟吟地道:“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难不成你还怕蒋议政造反不成?别忘了,这份命令之上,可也有夫人的鉴押,说明夫人是过了目的。”

    “他造反?”贺兰雄哧的笑了起来,“那个小老头一定是在玩什么阴谋,但却不想让我们知道,孟冲,你说到了我们这个位置,他有什么可瞒得,还怕我们泄密不成吗?”

    “小心无大错!”孟冲淡淡地道。“我的贺兰司令官,其实你大概也猜到了他要干什么,你心中不平,是因为孙晓许原严鹏他们在河套立下偌大的功劳,而我们这里却只捞了一些残羹冷炙吃吧?”

    贺兰雄嘿嘿地笑着,将脸凑到了孟冲跟前,“怎么啦,孟老弟,你没有这个想法?该死的阿固怀恩,不过小小的吃了一个亏而已,就将爪子缩回去,死活也不露头了。叫咱们想立功劳也无从立起啊!”

    孟冲哧的一笑,“只是小小的一个亏吗?阿固怀恩把一半人马都丢给咱们了,盘山现在全都是我们的地盘,他缩回了辽宁卫,那里城防太坚固了,当初胡颜超可是凭着数千士兵和一些民夫,便让数万东胡精锐望墙兴叹,我们这点人马,可啃不动辽宁卫,等着吧!再说了,辽宁卫周围郡山环绕,骑兵的作用大减,这个时候,府里突然调骑兵回去,自然是有用处的。”

    “让颜海波带这五千骑兵回去吧!另外,让叶枫也跟着回去,他姐姐生了大胖小子,他这个舅舅总得去看一看。”贺兰雄扬了扬手中的命令。

    孟冲笑了起来,“你果然还是有些担心,不然你不会让颜海波和叶枫两人回去,真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嘿嘿,高远现在怎么说也是我妹夫,我替他多想一点,也是没有错的。”贺兰雄哈哈大笑起来。孟冲看着仰天长笑的贺兰雄,忽然有一种错位的感觉。

    贺兰雄与孟冲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支多达五千人的骑兵,并没有在积石城作任何停留,沿途早已布置好了各个补给点,这支军队一路风驰电挚,直奔代郡而去。叶枫终是没有看到自己刚出生的小外甥。

    “海波,叶真已经等在代郡边境,这一次在代郡的所有行动将由叶真统一指挥,中央集团军的步兵,那霸已经先期进入了代郡并且与代郡郡兵并肩作战,接下来,如果我们所谋无差错的话,代郡将迎来一场大动乱,子兰会死,而子兰死后,赵国肯定会再次派出进攻代郡,那么,我们便要在第一时间里联合代郡之中已经与我们有联系的文武官员,迎立子兰的儿子赵勇为郡守,并且击退赵军的进攻,稳定住代郡的形式。”大帐之内,颜海波看到蒋家权竟然亲自出现在一个供应点里等着自己,便知道这一次事情关联重大。

    “这一次的事情,叶真的中央集团军,天赐的监察院已经跟了很久了,现在是最后的一击,我希望不要出任何差错,都督不来及赶回来了,这一次,便要看我们自己的,只要顺利的立起赵勇,并打退赵国的进攻,代郡便等于是从赵国**出来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是我征东府的辖地。”蒋家权挥舞着双手。

    “我们这一次去的任务,就是支援代郡郡兵应对赵国的再一次进攻吗?”颜海波问道。

    “是的。你们将是决定性的力量。”蒋家权呵呵笑道,“估摸着赵国怎么也想不到,我们征东府会抽调出如此多的军队进入代郡帮助代郡作战。”

    “我们一下子走了这么多人,是瞒不了东胡人的,盘山那里如果遇险怎么办?”叶枫在一边问道,现在的他,已经是东方野战集团军下的一名团长,指挥着三千人的一个步兵团,这一次本来是跟着回积石城看一看刚出生的外甥,却没有想到居然捡着了如此大的一次机会,不由又惊又喜却有些担心。

    “放心吧!”蒋家权呵呵笑了起来,“现东胡人现在暂时是打不起来了,东胡人是打不起,打不动了,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需要时间消化河套,巩固实力,所以,接下来,东胡的使者应当便会出现在积石城了,谈判桌上讨价还价将是主题,小摩擦或许会有,大战,怎么也得等上两三年吧。我们都需要时间积蓄力量。”

    就在征东军的大规模骑兵悄无声息地开始向着代郡进军的时候,子兰带着一百亲卫已经上了马鞍山,那个道观坐落在山顶,站在道观之前的台阶之上,放眼望去,却是一览众山下,可以远远地眺见鹤峰县城的轮廓,不得不说,赵牧将会面的地点定在这里,是有着极大勇气,或者说,他是相当信任子兰的。

    这个地方,距离鹤峰极近,声息相闻,但距离赵军驻扎的马鬃岭却是有着数十里之遥。白羽程笑吟吟地迎上了踏进了道观的子兰,拱手道:“郡守大人,这马鞍山上上下下,我军都已仔细搜查过了,完全无虞,郡守大人尽管放心入住。”

    “多谢白将军!”子兰还礼道:“既然如此,便请白将军下山去吧,我与赵牧相约,两人都只带一百卫士上山,你们呆在这里,不免让人误会。”

    白羽程冷笑道:“如今是他求着咱们,还讲什么对等?郡守大人,您信不信,要是现在赵牧来了,我在山下拦着他,只许他一人上来,他也不得不从。”

    “你说得不错,可那又何必!”子兰摇头道:“我与他,是想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激化矛盾的,你是征东军的人,不了解赵牧在赵国的地位,如果能取得他的首肯,那么,此事就算成了一半。”

    “只怕他是来劝您放了那三万赵军的!”白羽程道。

    “他想说服我,我又何尝不想劝服他,各呈口舌吧,就算最终不成,却也不必恶语相向。”子兰微笑道。

    白羽程看着子兰谦谦君子的模样,心中叹了一口气,难怪你当初会输给赵无极,恐怕赵牧也正是看不上你这一点,当初才会选择在你与赵无极相争之时沉默不语,坐看你败北吧。当一个君王,光是仁厚德高有什么用,有什么心黑脸皮厚也是必须的。

    “既是如此,我便告辞了,郡守大人,我就驻在山下,步兵将军的骑兵也从鹤峰开了出来,随时等候命令,如果那赵牧别有用心的话,我们瞬息即至。”

    “有劳了!”子兰深深施礼。

    白羽程双手抱拳,一揖到地,转身,带着他的特种大队,大步下山。

    “可惜!”走到半途,白羽程突然迸出了一句。

    “队长您说什么?”身边的横刀没有听清。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白羽程摇摇头,无声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而在马鬃岭赵军大营之中,覃春华与胡亮两人正相对而坐,愁肠百结,覃春华从西陵城中归来,带回来了子兰愿意与赵牧谈判的回话,两人都明白,如果子兰与赵牧最终达成协议,那么赵杞就绝对是被抛弃的一方,将作为弃子成为赵王抛出来平息百姓怒火的牺牲品,而赵杞一旦倒台,作为赵杞一系的干将,他们绝对也讨不了好去.

    “怎么办?”胡亮看着覃春华.

    “还能怎么办,凉拌!”覃春华没好气地道,”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不起咱们脱了这身盔甲,回家种田去,还能杀了我们不成.”

    “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胡亮愁眉苦脸.

    “赵太尉不是赶紧杀绝的人,咱们两人虽然是赵杞赵大人一系,但也跟着赵太尉打过不少仗,赵太尉重情面,不会太过于为难咱们.”覃春华低声道:”现在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打起精神来吧,协助太尉办好这差,也算是一种表态吧!”

    “你说得也是!”胡亮点点头.

    帐门突然打开,胡亮的一名亲兵几步跨到了他的身边,附耳低声说了几句,胡亮立时瞪大了眼表,”你没看错,怎么可能?”

    “怎么啦?”覃春华问道.

    胡亮转过头,看着覃春华,压低声音,”他说,赵杞赵大人来了.”

    “怎么可能?”覃春华也腾地站了起来.

    “两位将军,赵杞赵大人我见过不止一次,怎么可能认错,更何况,还有他的贴身亲兵与我也是相识的,这次也来了.”那亲兵虽然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但仍是很确定地道.”赵大人说不方便来两位将军的大帐,请两位将军过去议事.”

    “赵大人现在在哪里?”

    “在小人的营帐.”那亲兵道.

    覃春华瞪着那亲兵,突然问道:”你是虎豹骑?”

    那亲兵一怔,看了一眼胡亮,半晌才无奈地道:”覃将军法眼无炬,我的确是虎豹骑的人.”

    胡亮一下子眯起了眼睛.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