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八十八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0)(书号:13651

第六百八十八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0)

作者:枪手1号
    赵杞独坐于大帐之中,数日之间,竟然已是急白了无数发丝,帐内冷冷清清,并没有生火,似有股股阴风在其中游荡,军中的粮食从明天起,就将断绝,即便是今天,有些部队已经开始宰杀牲畜,营中不安的气息正在一点点漫延,上面主要的将领,基本上都换成了赵杞的心腹,但下面的基层军官,却是无法清洗的,这些不满的气氛正是来自这些最底层的军官。*

    自己太心急了,或者,按照当初赵牧的设想,稳打稳扎,虽然慢一些,但必然不会落到今天这样一个地步,为了以自己的正确来证明赵牧的不正确,最终,确让自己坠入到了无底的深渊之中。

    帐帘被掀起,刺骨的寒风随之而入,赵杞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抬头正欲发怒,却看见儿子赵希烈带着满脸的惊惧走了进来。

    “爹!”赵希烈垂手而立。

    “瞧你这副惊慌的样子,成何体统?”赵杞冷冷地道:“将领不安,自军心不在,即便身临绝境,为将者也应当给士卒以信心。”

    “爹,我不是为了这个!”赵希烈抬起头,看着赵杞,低声道:“征东军有人来找到了我,,他们给我带来了一个人,一封信。”

    赵杞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个人?一封信?”

    “是,人是赵尚,信,却是赵牧写给王上的奏章!”赵希烈声音有些颤抖。

    “赵尚竟然还没有死?”赵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人在哪里,信呢?”

    赵希烈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信,放在赵杞的面前,“赵尚虽然发配到了死士营,但毕竟以前是大将,覃春华并没有让他披坚披锐冲锋在前,所以还活着。”

    赵杞眉毛一跳。展开了信纸,粗粗浏览一遍,已是浑身颤抖起来,“赵牧老匹夫,欺人太甚。他这是要置我于死地,不,这是置我赵某人一族于死地啊!”

    “现在我们怎么办?爹?这人,这信可以拦截一次,二次,但那里能次次拦截?王上那个性子您也不是不知道。到了这个份儿上,恐怕王上必然会将爹作为弃子抛出来以平息国内的怒火。以我赵氏一族的性命,来换取这数万将士的性命。”

    赵杞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那个征东军的人呢,把他带进来。还有,你马上回去,将赵尚处理了,注意,你亲自动手。不要让任何人知晓这件事情,还有,知道这个征东军的人进了营的人,也都处理掉。”

    “我明白。爹!”

    曹天赐去掉了自己的蒙面巾,站在赵杞的面前,年轻的面容让赵杞感到嫉妒不已,他很难相信。拦截下赵尚和这封要命的信的居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

    但当曹天赐很是随意的一拱手,报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赵杞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作为掌控着虎豹骑的他,自然对于曹天赐这样一个名字毫不陌生,只不过此人神秘之极,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征东军之外的人,于他的样貌并不熟悉。

    曹天赐,征东军监察院院长,今年虚岁不过刚好二十而已。

    虽然年轻得不像话,但在征东军中,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征东军为什么在帮助自己?赵杞在心中反复地转着这个念头。

    “你我为敌人,我很难想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我?”扬了扬手中的信,赵杞重新坐了下来,看着曹天赐,问道。

    “很简单!”曹天赐微笑道:“因为赵国的这场内乱已经结束了,我们当然不是白白地帮助子兰守住代郡的,我们想要得到报酬,可是很明显,子兰给我们的报酬,远远达不到我们的要求。”

    “你们是盟友,我很难相信你所说的话。”赵杞咽了一口唾沫,他大致已经猜到了对方的用意。

    “我们都督说过一句至理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刻,我们与子兰的利益一致,我们可以为他出兵,为他送来大量的战马,武器,但当我们的利益再不一致的时候,反目成仇,也不是没有可能。”

    “高远想要的是代郡,是不是?”赵杞单刀直入。

    “赵大人说错了,我们的胃口没有这么大,现在一口将代郡吞下去,会撑坏我们的。”曹天赐微笑道。

    “那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曹天赐两手一摊,“我们想要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还是代郡,我不可能答应你们的条件,代郡是赵国的领土,绝不可能划出去一丝一毫。”赵杞断然否认。

    曹天赐哈哈一笑,“就是您答应将代郡给我们,赵国就会将他划给我们吗,赵大人,你应当知道,现在的代郡可是子兰作主。便是赵王,只怕也置喙不得,我们要的,是子兰的性命。我想在这一点上,您与我们是一致的。”

    赵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拿什么要子兰的性命?现在恐怕是子兰迫不及待地要拿了我的性命去,这封信想必你也看了,赵牧已经决定要牺牲我了,而王上,肯定会答应的。你们能拦截一次,还能拦截第二次吗?”

    “我们拦截了第一次,便给了你极其宝贵的时间,现在,您的性命掌控在您自己的手上,当然,如果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便当我没有来过,您也可以一刀砍了我,这是您的大营,我不是神仙,肯定是跑不了的。不过您也明白,如果真如这封信上所说,死的将不是你一个人,而您的整个家族,还有您的身后名,您不但会死,还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曹天赐淡淡地道。

    赵杞沉默半晌,“我想要子兰死,因为只有他死了,王上就会满意,这场大败仗,便可以掩盖下来,而你们要子兰死,是因为你们在图谋代郡,子兰一死,后继无人,子兰的继承者赵拙死于邯郸,仅存的一子羸弱多病,在代郡也没有什么人望,你们会联络代郡文武百官立他为郡主,然后在背后操纵他,最终将代郡纳入囊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代郡之中,你们已经有了不少的代言人吧?”

    “赵大人明鉴。”曹天赐微笑道:“这是温水煮青蛙,慢慢来的事情。”

    “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桩交易?”

    “没了一个代郡,赵国还是赵国,赵大人也还将是权倾赵国的赵大人,但子兰若存,赵牧安在,赵大人就会成为一缕冤魂,不知死后事会瞑目?”曹天赐讥讽道:“我相信,赵大人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你们为何坚信我一定有能力杀掉子兰?”赵杞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他很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条路,杀掉子兰,才有一线生机。

    “现在的你,当然没有这个机会,但我们会为你创造这一个机会!”曹天赐笑道:“如果赵大人答应了我们,我们将协助大人秘密离开这里,抵达马鬃岭,覃春华也好,胡亮也罢,可都是大人你的亲信,只要您抵达了马鬃岭,重新控制这支部队丝毫没有问题,而且脱离了这里,您还可以重新掌控指挥虎豹骑,彻底架空赵牧。”

    “这是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赵牧已经派了覃春华携带他的亲笔信抵达了西陵城,要求与子兰见面详谈如何体面地结束这一场争端,当然,这件事的牺牲品无疑便是大人您了,只有抛出了您,赵王才会成为被蒙敝的王上,代郡百姓才会原谅邯郸,不过大人您却要千夫所指了。所以,他们的会面,便是您的机会。”

    “子兰即便答应与赵牧会面,也会带足兵马,我就算重新控制了覃春华与胡亮所部,也没有机会下手。”

    “赵牧与子兰两人的会面地点定在距离鹤峰不远的马鞍山,山上有一座道观,两人约定,各带一百卫兵在哪里会面。大人您既然能脱身而去,我相信在这里提前埋伏下人手,应当不成问题吧,而现在驻扎在鹤峰之外协助防守的,是我征东军步兵将军统带的一千骑兵。而那两百名卫士嘛,我们会帮助你解决掉。您的人,只需要杀掉子兰就可以了,事后,我们的人也将掩护你们顺利离去。”

    听着对方有条不紊地替自己计划着这一桩惊天大事,赵杞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你们为这件事筹划了多久,竟然连方方面面都想得如此周全?”

    “赵大人就不必关心我们了,您只需要知道,这一次,我们的的确确是在尽心尽力地帮助大人您保住自己的权位,名望那就够了。”

    “那是因为你们的野心。”赵杞愤然道。

    “各取所需而已。”曹天赐哈哈一笑,“各有所得,岂不是两全其美。”

    赵希烈,候希逸两人在一个时辰之后,被秘密招到了赵杞的大帐,当听到赵杞将要密秘离营,离开的这段时间之内,他们两人必须要牢牢地把控住大营之时,两人的嘴巴都张大得足以塞进去好几个鸡蛋。

    “记住,这件事情不但关乎着我们所有人的性命,也关乎着我们举族的性命,但凡有一点差池,我们就都不用活了!”赵杞将赵牧的那一封密信拍在了两人的面前。(未完待续。。)R7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