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八十章:同根相煎何太急(2)(书号:13651

第六百八十章:同根相煎何太急(2)

作者:枪手1号
    河套大捷,一举歼灭以颜乞为首的东胡大军数万,这意味着什么,没有谁比这间屋子里的人清楚了,所有人,即便是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蒋家权在这一刻,也是喜上眉梢,河套一定,意味着征东府不仅完全控制了肥腴的河套地区,更是在与东胡的争斗之中占据了绝对上风,歼敌数万,这可是直接打断了东胡人的一条胳膊啊。这还仅仅是军事上的胜利,如果再算上因为军事上的失利而将给东胡带来的政治震荡,蒋家权直想仰天长笑。

    数名重臣大步出屋,走到了叶菁儿的产房之间,在叶菁儿的嘶喊声中,蒋家权大声道:“恭喜夫人,都督河套大捷,灭敌数万,河套已尽归我征东军所有。”

    随着蒋家权的声音落地,屋里的嘶喊之声骤然停了一下,接着便是一声高亢之极的叫声,随着这叫声,一个婴儿的啼哭之声亦清脆地传了出来。

    “生了,生了!”外头的人都是不由喜出望外。

    产房之内,曹怜儿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向着众人弯腰行了一礼:“诸位大人,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一听说是一个大胖小子,众人更是欢喜,蒋家权放声大笑,“河套全歼来敌,都督后继有人,此乃双喜临门,来人,马上公告全城,将这两个大喜讯给我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征东府所辖区域,我们要普天同庆。”

    征东府,积石郡府两个政府机关,立即便开始忙碌了起来,整个积石城的军民,这一夜也是彻夜难眠,家家户户都在忙活着,等到天色大明之时,所有人都发现,积石城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白茫茫的一片积雪之上,到处都挂着喜庆的红绸,各个里坊里欢声笑语夹杂着锣鼓喧天,整个积石城都充斥在喜悦的海洋里。

    积石城百姓的喜悦注定还要持续很长时间,但对于住在积石城正中央那一片区域内的人来说,最初的欢喜过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将繁杂又无穷无尽的事务。当外面还在狂欢的时候,议政蒋家权已经召集了征东府所有的留守重臣,开始商讨下一步的事宜了。

    “首先摆在我们面前的事情,就是抚恤。”环视着堂内的众人,蒋家权的脸色已经看不到喜色,取而代之的是凝重,“这一次,我们虽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惊人的,当然,这些消息不会对外公布,但我们这里的人,心里要有数,此次我们在河套的兵马,前前后后一共超过了三万人,但现在只剩下了一万五千人,伤亡了一半。”

    此话一出,堂内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所以说,虽然胜了,但仍然是一场惨胜,我们在河套经营近两年,东胡仓促而来,尚且打成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不要以为东胡已经唾手可得。”

    “抚恤,便要银钱。”蒋家权的目光转向户部王武嫡。“户部能拿出多少钱来?”

    王武嫡一脸苦笑,“我们征东军战死受伤的抚恤数目较大,此次一次性伤亡了如此多的人,我便是将库房刮地三尺也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的,议政也知道,为了支应这一次作战,粮草,开器,民夫的征发,都需要大笔的银钱,我已经捉襟见肘了。曹大人,这一次,你能不能出来救一救急?”

    曹天成听着王武嫡一脚便将球踢到了自己的球下,也是连连摇头,“王尚书,你这可是为难我了,四海商贸摊子是大,但摊子大,开销也多,而且银钱都分散在各家商户,商队手中,几十万两银子我还是凑得出来的,但再多,就没办法了,可这一次伤良达到了一万五千余人,几十万两银子也远远不够啊。”

    “不用推来让去了!”蒋家权黑了脸,“户部就是挖地三尺,也得给我凑齐一百万两,四海商留再拿出五十万两来,不要以为这很多,分到每个死伤者名下,不过百十来两,但我们都应当知道,每一个士兵身后,都有一大家子人。征东府,都督,能得到军民的拥户,每次招兵,都是人满为患,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即便是战死在沙场,都督也不会让他们的家人居无所,食无粮,穿无衣,我们在做,百姓在看。除了银子之外,所有战死者的家属都能分得一份免征粮赋的永业田,严议政,这份永业田定为一百亩,其中二十亩为熟田,八十亩为生田,此事,便劳繁你去办。”

    严圣浩点点头:“蒋议政放心,此事我来主持,我们征东府别的没有,就是土地多,地盘大,虽然二十亩熟田有些困难,但分派到各县各村,也能挤出来,为了在沙场上捐躯的人,其它人牺牲一些也没什么。”

    “好,这个过程之中,还要严防有胥吏其中上下其手,如果有人敢打这笔银钱和田地的主意,征东府的刀子也是杀得人的,天赐,你们监察院要盯紧了。”

    曹天赐站了起来,“议政放心,易彬专主内事,此事我让他亲自负责,但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我便拿下这些人的人头来祭奠英烈的在天之灵。”

    看到众人都无二话,蒋家权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今日这些内容我会写进奏报里面,快马禀告都督,想来都督也是无有不允,所以虽然还没有都督的背书,但大家先将这些工作做起来,接下来河套应当有几年的平静,等到河套踏上了正轨,我们的财政将会得到极大的缓解。我已经行文辽西郑均,河间吴慈安,移民的工作要抓紧,天赐,你那边也要抓紧,在燕国其它地区动员百姓往我征东府区域里来,同时还要做好鉴别工作。河套既定,接下来,我们便要大量的丁口充实河套地区,有人,才有财富。”

    “各位!”蒋家权站了起来,“打下了河套,我等终于有了安身立命之所,积石城才真正做到了稳如泰山,但漫漫征途,我们只不过才踏出了第一步,大家一齐努力吧,都去吧,做好各息的事情。”

    厅内的官员起身,纷纷离去,这些工作于蒋家权只是一个议题,但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篇绝大的文章,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做,虽然很难,但每一个人却又都是难以按捺住兴奋,这一仗,打下的不仅是河套,打出来的更是征东府的威风,相信从今以后,再没有一股势力胆敢小觑征东府。

    厅中只剩下了蒋家权,严圣浩,吴凯,曹天成四人。

    “这一仗,虽然打胜了,但从财力上来说,短时间内,的的确确是一个亏本的买卖啊!”蒋家权揪着长须,“几乎将我们的家底都打空了。东胡人穷得叮当响,除了马,几乎就没有弄到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可我们偏偏不缺马啊。”

    “马可以卖!”曹天成突然道。

    “战马怎么能随便卖给别人?这可是战略物资。”王武嫡当即反对,“即便是穷得砸锅卖铁,也不能将马卖出去。”

    “卖给魏国!卖给子兰!”曹天成道:“魏国可以要高价,现在路超在韩国咄咄逼人,魏王寝室难安,如果我们肯将战马卖给他们,他们一定会喜出望外,子兰哪里,现在我们是盟友,不好意思要高价,但总是要出一点的,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反正现在,我是不嫌少的,能赚一个算一个。”

    “天成说的这也是一个办法,将战马卖给魏国,让他们能够更强的抵御秦国的侵袭,也能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都督可是一直将秦国当做最大的敌人,但凡能让敌人难过的事情,我们便是可以去做一做,至于子兰哪里,就算了,不要钱了,他也穷得叮当响,我们送马给他们。在他哪里,我们做得可是长线投资,要让代郡子民都知道我们征东府是他们的好朋友,这事,由征东府来做,我们要做得大张旗鼓,要弄得天下皆知。”

    听到蒋家权的话,大家都是笑了起来。

    “议政,是不能再发行一批国债以缓解当前财政危机?”王武嫡道。

    “不行!”蒋家权断然否决,“前一批还没有到期,还没有还,武嫡,都督曾说过一句话,人无信不立,国债这玩意儿,凭的就是一个信用,就算要发新的,我们也必须连本带息还了旧的,才能发新的,万万不可旧债未去,新债又添,可不能赚来了银钱,却失去了信用。”

    “是我孟浪了!”王武嫡面有赫色。

    蒋家权笑道:“无妨,国债这玩意儿,是新鲜东西,我也搞不太明白,一切等都督回来再说吧,河套既定,都督应该回来了,更何况都督喜添鳞儿,只怕现在都督的心已经飞回来了。”

    说到高远新得的儿子,大家的情绪又高了起来,大胖小子,足足八斤,难怪叶菁儿怀着孩子的时候,如此显怀。

    后院里,叶菁儿怀抱着儿子,一脸的满足,小家伙虽然才出生一两天,但一双眼睛却是灵动得很。

    “瞧这眉眼儿,像极了都督!”曹怜儿坐在床沿上,探首看着小家伙,眉开眼笑地道。“小姐,都督走的时候没有给公子起个名字吗?”

    “起了!”叶菁儿笑道:“说是生个女儿便叫高宁静,小名儿叫灵儿,生个儿子便叫高致远,小名叫兴儿,幸亏生得是个儿子。否则叫宁静,我心里可不舒服。”

    听着叶菁儿的话,曹怜儿吃吃的笑了起来,“小姐多心了,只是我们公子以后叫高兴,这可真是让人有点高兴了。”

    “总比宁静好!”叶菁儿翻了一个白眼儿。

    曹怜儿掩嘴偷笑,宁静,宁馨,看来夫人对这位叫宁馨的监察院副院长当真是很有戒心呢,不过那个宁馨真得很漂亮呀。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