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七十八章:风雪连天刀风寒(30)(书号:13651

第六百七十八章:风雪连天刀风寒(30)

作者:枪手1号
    双方残酷的绞杀在天明之时,因为陶家旺率领着数百骑兵的加入,而迅速明朗化,他们成了压垮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直支撑着东胡人的意志因为征东军援军的突然加入而迅速崩溃。

    第一支援军抵达,就说明会有第二支,第三支,这也代表着另一个战场之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东胡兵兵败如山倒,再也无法挽回颓势。

    陶家旺极其兴奋,一路猛赶,他终于在最后时刻赶上了这一仗,虽然他带来的骑兵来自十数位将领身边的亲兵,指挥起来不便,但眼下本来就是一场乱仗了,要的反而是个人的武勇,能在各级将领身边当亲兵的人,又有那一个不是厉害人物,这种最后关头的乱打,反而成了他们的强项了。

    东胡宫卫军天下无敌,但终究是被征挨批国最后一阵乱拳,给活生生地揍死了。

    天色大亮之时,大规模的战斗已经结束,征东军开始追杀那些逃出生天的东胡宫卫军,不过,这已经无关大局了。在战场的正央,颜乞坐于血泊之,左手拄刀于地,他的一条腿,已经被陌刀斩断。而在他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征东军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这是一个大人物,自然不能随便杀了。

    人群潮水一般的向两边分开,同样身上染满血迹的高远大步出现在颜乞的面前,看到老对手出现在眼前,颜乞本来惨白的脸色,涌上了一丝红晕。

    “高远,你赢了!”他低声道。

    “我当然会赢!”高远看着他,肯定地道,扫视了一眼颜乞腿上的伤口,摇头叹息道:“很抱歉,你的伤太重,救不了你了。”

    颜乞苦笑,“我本来就没有了右手,如果再没有了一条腿,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救我。”

    高远点点头,“我知道你情愿死在这里,所以,我也不多此一举了。颜乞,你还有什么未子之遗愿,我会将他传递给你们的东胡王。”

    颜乞摇摇头:“我辜负了大王的重托,毁了我东胡的大业,即便死后,也没有脸面去见老王,所以,也没有什么要想说的。”

    “对你的家人也没有吗?”高远凝视着他,“我可是知道,你有一大家子人,最小的儿子,还不到十岁。”

    听到高远提及家人,颜乞眼神稍稍闪烁了一下,“也不必了,将军难免阵前亡,我是统兵将领,只要领兵在外,他们就必须有我战死沙场的准备,至于儿子们,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如果有能力,自有一番天地,如果没有能力,那也是他们的命。”

    “你倒是豁达。”

    “不能不豁达!”颜乞摇头,“高远,我就要死了,我们可以好好地谈一谈吗?”

    高远沉默片刻,点头道:“自然!”转头看着贺兰燕等人道:“你们都下去等我吧,其它兄弟都去打扫战场,我送颜乞将军一程。”

    看着散到四周的东胡兵将,颜乞叹道:“你就不怕我刺杀你吗?”

    “你杀不了我!”高远笑道:“如果连这点自信也没有,我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身边,坐在你的身旁?你想与我说什么,我想你要抓紧时间了,你的血快要流干了!”

    “说几句话的时间总还是有的!”颜乞扔掉了手里的刀,“当初在辽西城初遇你,要是早知道你会成为东胡最大的敌人,我应当在那个时候就杀掉你。”

    “你试过了,你没有做到!”高远微笑道:“你的右手,便是那一次的念想。”

    “那是不同的!”颜乞摇头道:“那一次,是纯粹的武人之争,我艺不如人,输了便输了,如果要杀你,当时的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一个小小的兵曹,那时的你,可还上不得台盘,可是我颜乞却不屑为之,现在,我是真的后悔啊!”

    高远微微一怔,不得不承认颜乞说得有道理,如果颜乞那时真想利用其它的手段杀自己,办法的确很多。

    “高远,如果有一天,你当真击败了我们东胡,你会怎么对付东胡人,斩尽杀绝吗?”颜乞转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高远笑了起来,“颜乞,你也认为我有一天能击败你们东胡吗?”

    “我只是在与你讨论一种可能!”颜乞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像当初我万万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兵曹在数年的时间里,便拥有了征东军如此强大的势力,控制着如此大的地盘,成了我们东胡最大的敌人一样,你现在有了这个资格,所以我愿意与你讨论这个问题。”

    高远思索了片刻:“东胡王国不可能存在,但东胡作为一个民族,我将允许他们生活在我的治下,与其它人一样,享有同等的权利,如果他们愿意为我作战或者有其它的才能,他们甚至可以成为我征东府的官员。”

    “你不怕他们造反?”

    高远哈哈大笑:“这就是我与你们的不同,我不怕他们造反,因为我能给予他们更好的,更富足美满的生活,他们会比以前过得更好,你看,现在我的麾下有这么多的匈奴人,他们在积石城过得很好,如果匈奴王庭还在的话,我也敢肯定,他将再也无法指挥这些匈奴人了。”

    “你很自信。”

    “不自信,便不可能成功。”

    “如此说来,我倒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颜乞笑了笑,“王朝更迭,本就是这世间规律,东胡王朝或许会不存在,但只要东胡人还存在着,那也便是不幸之的万幸了。高远,最后求你一件事吧!”

    “你说!”

    “亲手杀了我吧!”颜乞道:“我不想死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斩去我这一腿的一刀,我竟然不知是谁,由你来补我一刀,能死在你这样的人手,我也算死而无憾了。”

    高远沉默片刻,站了起来,走到颜乞跟前,伸出一只手去,“好吧,我满足你这最后一个愿望,你的遗体我也会送还给你们的东胡王。包括你们这一次死在河套的所有高级将领的遗体,我都会送还给和林。”

    “多谢!”颜乞伸出左手,握住了高远的手,借高远的力道,腰腹一挺,单腿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高远的手指间多了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刀,悄无声息的没入颜乞的心脏。

    “多谢你让我站着死!”颜乞喃喃地说出这最后一句话,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战,虽然全歼了颜乞统率的五千宫卫军,但高远麾下,也只剩下了一千五百余人,黑衣卫全军皆殁于战,公孙义与洛雷两人所部都只剩下了五百余人,便连红衣卫,也整整折损了四百多人,本来就不足一千的红衣卫,现在只剩下了五百多人了。

    虽然胜了,但却的的确确是一场惨胜。在这种状态之下,宫卫军仍然能迸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不由让高远对于宫卫军更是提高了警戒心,东胡宫卫军号称天下无敌,盛名之下无虚士,如果在正常状态之下,高远不认为自己有可能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击败宫卫军,想到在和林城,索普至少还拥有两万宫卫军,高远不由得有些忧心忡忡。终有一天,自己还是要与这些人面对面的。

    回望着身后剩下的这一千五百余名将士,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们,在经历了这场血战之后,也会成为征东军的宫卫军。

    红衣卫,梅华与吴崖两人并辔而行,他们两人的战马被一张毡毯连在一起,毯子牢牢地拴在两人的马上,毯子间,血乎乎的杨大傻仰面朝天躺在那里,全身被包得像个粽子一般,却仍在放声狂笑,不时与经过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打着招呼,他的每一声大笑,都会让伤口再迸出一些血来,这让梅华不由有些担心:“连长,你不要说话了,再这样流血,你就要嗝屁了。”

    杨大傻大怒,“你个死小子就是不怀好意,是不是看上了老子的连长位子了,老子死了,你就可以上位了,告诉你,想也别想,老子命硬着呢,死不了。”随着他的咆哮,血渗得更多了一些。

    一边的吴崖脸上却是闪过一丝惨痛之色,“连长,我们连只剩下了三十几个兄弟了。几位排长,都没了。”

    杨大傻的笑声戛然而止,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仗,打得太惨,他的大笑,他的豪爽,只不过是用来掩饰内心的伤痛,但吴崖却血淋淋地揭开了这个伤口。

    “你们这两个菜鸟,都给我记住,第一连每一个战死的人的名字,你们都要牢牢记住,第一连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必须要给老子照顾好战死兄弟的家属。谁要是做不到这一点,我便让他在第一连连一天也呆不下去。”

    “我们记住了!”梅华与吴崖两人赶紧道:“连长,你还是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第一连可还指望着你呢!”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