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八章:风雪连天刀锋寒(20)(书号:13651

第六百六十八章:风雪连天刀锋寒(20)

作者:枪手1号
    罗尉然趴在雪窝窝之,丝丝寒意透过甲胄,钻透棉衣,渗进贴身的羊绒背心,只觉得浑身都快要冻僵了,手上戴着手套,但仍然觉得五指僵硬,他不停的蜷曲手指,活动血脉,他们已经在这个雪窝里埋伏了整整半天了。

    天空异常阴沉,虽然再没有下雪了,但风却一阵紧似一阵。

    “师长,喝一口吧!”亲兵递过来一个皮囊,内里装着烈酒,这一次出来,严鹏也是倾其所有,搜罗了统万城所有的烈酒,每个士兵分得了一小袋,以用来抵御严寒,出来之时,他们并不知道颜乞会不会派出援军,什么时候派出援军,只能被动地加以等待。

    颜乞绝不会坐视磨延咄被攻击的,他一定会派出兵马接应。罗尉然在心给自己打着气。提起皮囊,小小的抿了一口,一股火线从喉咙之流下去,小腹之腾地升起一股火焰,暖意从那里迸发,身体似乎有了一些知觉。

    将酒囊随手放在面前的雪地之上,罗尉然蜷起双腿,用手用力的揉着腿上的肌肉,不知道贺兰燕那里怎么样了?磨延咄手下本有上万骑兵,攻打都播寨附近的寨子,伤亡应当不小,但贺兰燕手也只有四千余骑兵,这一仗虽然是突袭,只怕也不会好打。而自己这个方向,颜乞要么不来,要么来得** 就肯定不是小股人马,自己要撑多久,才能撑到贺兰燕来援呢?一天,还是两天?

    他心着实没底。

    眼光不经意地掠过放在面前的皮囊,却突然凝住,皮囊内的酒似乎受到了什么震动,正在内里起伏不定的流动,他身体微微一震,一下子趴了下去,将耳朵紧紧地贴在雪地之上。片刻之后,他满脸喜色地抬起头来,“来了,来了!通知下去,准备战斗!”

    亲兵也是一脸兴奋地钻出窝窝,一溜小跑着向两翼奔去。

    对于士兵来说,战斗并不是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战前的等待。

    两翼,所有的弩兵们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还带着体温的弓弦,将其上到床弩和臂张弩上。这种鬼天气之下,如果不保管好弓弦,只消一两天功夫,这弦便算是废了。

    弓弦绞紧,一支支床弩被绞了上去,一支支闪着寒光的床弩从雪地里探出狰狞的面容,遥遥对准那一条大道。

    更多的臂张臂上箭,然后放在士兵的脚边,每个士兵手至少有两支臂张弩。五十支弩箭,为了装备他们这支出城作战的军队,严鹏倾其所有,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支东胡军队突然对统万城发动攻击。就会发现统万城上的远程打击简直是一塌糊涂,几近于无。

    视线之,出现了黑压压的骑兵,他们似乎很着争。战马被拖成长长的长蛇阵,正在雪地之上疾驰,无数的马蹄扬起雪粉。在他们身后形成了一条滚滚的雪龙。

    “是慕容昆!”罗尉然冷冷地道,颜乞身边的最主要的将领之一,没有想到竟然是他领兵来援。看着他身后的那条条的马队,罗尉然心里也有些发冷,他娘的,起码有上万骑,骑兵上千,无边无际,骑兵上万,接天连地,自己这里只有五千余步卒,却要对阵上万骑兵,这要在过去,简直连想都不要想。

    “传令两翼,听我号令,截击部,前锋部队交给方阵,两侧给我着力打击他们的部,射光他们手所有的箭,才允许撤退到方阵之后组建第二梯队。”罗尉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提起长弓,从身边拿起了一支特殊打造的箭支。

    东胡骑兵丝毫没有提防这里是不是有埋伏,事实上,在他们眼,这里与其它地方并没有多少不同,唯一的只是这里多了一些起伏不定的丘岭,但在他们的眼,这与通衢大道也没有多少区别,战马狂卷,灵活地在丘岭之间穿行。罗尉然的眼神愈来愈冷,就在敌人的前锋已经无限接近他的U字形埋伏的底部,段已经完全进入埋伏之后,他霍地挺身而起,张弓搭箭,伴着尖厉的啸叫之声,这支下达号令的鸣镝直飞上天。

    慕容昆正在军之,听到那尖厉的鸣镝之声,他心头大震,猛勒战马,战马长嘶从立而起,然后,他便看到了自队伍的两侧远处,巨大的弩箭自雪地之喷涌而出,如同来自地狱的死蛇之镰,扑向了他的队伍。

    只是拿眼一扫,他便有些魂飞魄散,这第一波自左右扑过来的床弩,只怕不下两百支。

    慕容昆以前在攻击辽宁卫的时候,曾看到过辽宁卫城之上,铺天盖地射下的床弩有如此之多,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原野之上的野战之,居然也会碰到如此多的床弩,他大叫一声,一下子从马上翻了下来,躲在了马后。

    交相夹击的床弩无情地撕破了骑兵的身形,不管是人还是马,正面挨上一击床弩,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耳边惨嘶之声不断,重物坠地的声音响成一团,慕容昆又惊又怒地抬起头来,看到他的军大旗竟然也缓缓地倒了下来。

    队形太密集了一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这一波床弩的损失,多的让人难以承受,整个骑兵队伍的段,完全乱了套。

    但这不是结束,床弩之后,飞蝗一般的弩箭带着啉啉的声音再一次从雪地里升起,铺天盖地地射向段的东胡骑兵。

    猝然遭袭,东胡骑兵们慌乱到了极读,特别是军大旗的倒下,更是让他们有些恐惧,段幸存的骑兵们各自打马,向着床弩飞出的地方扑了出去,床弩射速慢,这是众所共知的,在敌人上好第二支之前,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扑到伏兵跟前。

    但迎接他们的,却是黑压压的臂张弩。

    慕容昆的一声不要还没有叫出口,便看到扑出去的骑兵们整整齐齐下饺子一般地从马上栽倒,洁白的雪地之上,倾刻之前鲜红殷殷。

    段遭袭,前锋部队亦是大乱,最前方的约二千骑兵不约而同地勒马,后队已经拨转马匹,准备回援。

    就在此时,第二支鸣镝响起,前方传出轰然巨响之声,如风鬼魅一般,雪地耸动,数千个身上还披着厚厚的积支的人就这样从雪地里站了起来,就在东胡骑兵的眼皮子底下,坚起了巨大的盾牌,一支支长枪从盾牌之后伸出来,一层一层,如同全身长满倒刺的怪物,在如雷的鼓声之,呐喊一声,竟然向前齐齐推进了三步,然后又是一声鼓响,再一次呐喊,又向前推进了三步。

    这是罗尉然的三千步卒方阵,伴随着沉重的鼓读,他们缓慢而又坚定地压向战场。

    东胡前锋将领毗顿,此时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他没有回身去援救段骑兵,而是坚定地向着前方的步卒方阵冲去。而后队的将领却没有他这么明智,竟然拼命地摧动着本部人马向着段涌进,这让本就混乱不堪的段更加乱了起来。

    慕容昆气得只想大骂,可惜此时,他的军大旗倒下,他身边的号兵们都倒了下去,他的军令在这混乱的战场之上,竟是一时之间无法传递下去。他眼睁睁地看着伏兵们的第二支床弩弩箭延伸了射程,向着后面的部众飞射过去。

    “竖起我的将旗来!”他吼叫着从已经死了的战马后站了起来,大声咆哮着。

    几个东胡兵擎起已经从一折为二的慕容昆将旗,使其重新在风招展,这一招果然管用,混乱的东胡人因为慕容昆的将旗再一次立起而大为镇定。

    “段还活着的,分出人马,向两侧攻击,攻击他们的弩箭手。后段人马,立时绕道攻击他们的背后,给我杀光这些王八蛋!”慕容昆咆哮着,看着遍布雪地的人马的尸体,心在滴血,只怕仅仅是这几波袭击,自己的麾下就倒下了近两千人。

    颜乞大将军算错了,统万城的严鹏并没有去攻击都播的磨延咄,而是在半路伏击自己这支援军,换句话说,对方的将领做出了这个圈套,而颜乞大将军和自己却是毫无知觉地一脚便踏了进去。

    此时的他,心很惊慌,但却仍然要装得若无其事,胸有成竹,通过刚刚的几轮攻击,他已经大致判断出敌人的兵力最多五千人,以五千人步卒对战上万骑兵,这不是一场对称的战争,但对方却仍然有恃无恐地发动袭击,只能说明对方有把握将自己留在这里,对方的依仗是什么?

    慕容昆想到了贺兰燕那一直游荡在外,而本方一支没有抓住他们踪迹的那支骑兵。

    一定会是那支骑兵。慕容昆的背脊凉嗖嗖的。稳定住形式,迫退两翼的箭手,接应回前锋将士,马上回撤。

    但这样做带来的后果,便是将东岸的控制权完全交到了征东军手,来自宁远和静远的后勤辎重再也无法送到军,慕容垂不敢想象,此时在先锋城下还多达三万的骑兵,一万余步卒,一旦失去了失勤支援,将会是一个什么下场。人还可以忍饥挨饿,马呢?只消饿上一天,这些战马就会失去战斗力。(未完待续……)R129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