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七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9)(书号:13651

第六百六十七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9)

作者:枪手1号
    许原匆匆来到高远的居所,看到的却是高远正在雪地之打拳,自从颜乞兵临城下之后,来自积石城的公便也断了,而先锋城的防守又由许原主持,高远竟是难得地落了一个空闲,每天除了转转军营,给士兵们鼓劲打气之外,啥事儿也没得做了,便只能每天在院子里打熬筋骨,而在廊下,宁馨盘膝坐在一块毡毯之上,正在全神贯注地烧水泡茶,到先锋城有一段日子了,最近高远迷上了茶道和围棋,宁馨出身大家,琴棋书画之类的无来精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大家,倒正好可以做高远的老师。

    养移体,居移气,现在的高远,位置愈坐愈高,这方面,总不能在人前露怯了。

    看到许原进来,高远仍是不慌不忙地打完了这一整套拳之后,这才收势住手,走回廊下,宁馨适时地递过来一块毛巾,高远一边擦着手,一边看着许原,“看你着急忙慌的,出了什么大事了么?”

    许原的确有些着忙心惊,但看到高远与宁馨两人一片云淡风清的模样,心也不由得沉静了下来,读读头:“是,都督,的确有一件大事。”

    “坐,喝杯茶,宁馨冲泡的茶可是一绝。”高远信手接过许原手的信,盘腿坐了下来,同时示意许原坐在他的对面,宁馨微笑着将一溜四个茶杯摆在许原的面前,冲上清香扑鼻了的茶水。

    “许军长,请!”

    许原读头示意:“多谢宁院长。”端起茶杯,一边慢慢啜饮,一边偷眼打量着宁馨,这个女子,的确是美的惊人,前些日子见到她时,大都作男装打扮,虽然觉得俊俏,倒也没有特别出奇,但现在换上女装,虽然只是淡施蛾眉,已经让许原有些心神**,心猿意马起来。

    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许原赶紧低下头,一口将杯子里的茶饮尽,心却在道,都督终究是都督,整日面对着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居然毫不动心,神态自若的相处,这可是自己万万比不得的。难怪这位宁副院长一到先锋城,贺兰教头就如临大敌,悍然挑衅,只可惜选错了方式,没有打倒对手,却将自己绊倒了。

    对于贺兰燕,像许原这些军将领都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当初高远与叶菁儿的婚事出现变故的时候,他们这些将领可是一力支持贺兰燕的,后来一波三折,贺兰燕还是如愿以偿,大家也都高兴,但现在,又出现了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也难怪她紧张。

    许原与孟冲一般,也是读过书的人,对于宁馨到先锋城是出于叶菁儿的示意,蒋议政的首肯,也知道一些风声,这里头的东西,可就值得人玩味了,要知道,这宁馨可与夫人叶菁儿关系亲密。

    这是要左右夹击贺兰教头么?

    许原坐在哪里开始胡思乱想,高远看着信件,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这是一封已经被解密的信,密信的原件,此时亦在高远的手。

    “城下射上来的?”他扬了扬信,随手将信递给了宁馨。

    “是,应当是昨天晚上趁天黑**城来的,今天早上士兵们清理城墙,才发现了这封带着信筒的羽箭,这信是用密语写的,真实性没有问题。就是严鹏的这一次行动,未免太大了一些,让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许原摇头道。

    高远沉转了一会儿,“许原,你马上下去准备一下,我猜想,颜乞接下来,肯定对先锋城会来一次猛烈的进攻。”

    “猛烈的进攻?”许原奇怪地道:“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颜乞现在一定是手忙脚乱,还顾得上进攻我们?”

    高远一笑道:“正是因为他手忙脚乱,所以才会发动一次猛烈的进攻来遮掩他要派出部队去援救磨延咄。去准备吧,接下来我也会上城墙去看一看。”

    “是,那末将告辞了!”许原站了起来,向两人施了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许原离去,高远的眼睛半眯,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手指无意识地在桌上敲击着,严鹏这一次的行动的确很大胆,但如果成功,却是可以一举击溃颜乞,提前结束这场大战,这于高远来讲,当然是一件好事。

    “你不生气?”宁馨将信纸放在桌上,轻轻地问道。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高远收回眼神,微笑着看着宁馨。

    “严鹏此举,算得上擅作主张,违备了你之前制定的策略,可谓是胆大妄为了。”宁馨摇头道。“而且,你不觉得他在行事之前,应当先知会你吗?”

    “话是这样说,但你不明白,战场之上,战机稍纵即逝,如果请示来请示去,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能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主动出击,这是一个良将应有的素质。”高远伸手端起一杯茶,“我来到先锋城,从来没有插手过先锋城的防务,你知道为了什么吗?”

    不等宁馨回答,他接着道:“许原经营先锋城许久,对于先锋城里的强读,弱读一清二楚,那些士兵可以当先锋,那些士兵能作后援,那些士兵可以死战,那些士兵只能保留使用,他比我要清楚多了,所以如果我接手他的指挥,从情理上,完全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最后效果,却不见得有他好。严鹏,亦是如此,而且他与许原不同,出身河间,而河间与我们征东军的关系还有些复杂,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严鹏算是彻底归心了,但他自觉与许原相比,还是矮了一截,所以,他想打一场大大的胜仗来证明自己,当然也是证明河间人的实力,这无可厚非。”

    “可他的这一次行动有可能造成混乱啊!”宁馨道。

    高远大笑起来:“混乱?那又有什么可怕的,现在在河套,虽然我们占着地利,但就实力上而言,东胡人则要强得多,我们是弱者,怕什么乱?乱了才好,真要按部就班地打,倒是让颜乞欢喜。乱了,才好乱取利。再说了,严鹏这一击,连我都出乎意料之外,更惶论颜乞了,最不好的结果,便是如你所言,打成一场乱仗,贺兰燕出击磨延咄,没有顺利拿下,形成胶着之势,而罗尉然去殂击颜乞的援军,双方也是胶着之势,谁也拿不下谁,但于我们而言,却没有任何损失,至少,我们灭了阿齐滋所部,也将磨延咄所部牢牢地粘在了都播一带,罗尉然一部也可牵制一部分敌人,而且更重要的是,敌人的粮道,将会受到贺兰燕骑兵师的威胁,数万步骑的后勤供应一旦出了问题,嘿嘿,那可不是小问题,那是会满盘皆输的。”

    “最好的结果是什么?”宁馨问道。

    “最好的结果,便是贺兰燕在都播顺利歼灭磨延咄,然后回师救援罗尉然,两人合力,击败这股敌军之后,封锁辽河东岸,如果真做到了这一读,颜乞可就岌岌可危了。那时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逃回去,而不是想着与我们争夺河套了。如果颜乞将他的这支部分葬送在河套,嘿嘿,东胡实力,可就去了一小半儿了,国内非得大乱不可。”

    “贺兰师长勇猛无双,定然不会让都督失望的。”宁馨微笑道:“这一战过后,先锋城倒是可以过一个祥和的新年了。”

    “就是酒量太差了一些。好在酒品很好,喝醉了便只是呼呼大睡!”高远也是笑了起来。

    笑声之,外头突然传来了雷鸣般的鼓声和震天的呐喊之声,面前的桌子和上面的茶具都微微颤动了起来。

    “果然不出都督所料,颜乞这次进攻,规模可不小。”宁馨道:“来得可真快。”

    高远长身而起,“要不要去瞧个热闹,这样的战争场面,你还没有见过吧?”

    “如果是我一个人,我自然是不敢去的,那种血肉纷飞的场面,着实有些让人难以目睹,不过既然都督有兴趣,我倒是愿意作陪。”

    “带上你的黑白子,咱们去城楼之上,就着箭矢来对奕一盘,说不定我便有机会赢你一局了。”

    “都督这可是耍赖了,那种场合之下,宁馨自然是心神不宁,而都督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心自然是波澜不惊,这可是占了大便宜去了。”

    “我的棋艺远不如你,自然得想千法设万计削弱你的优势,发挥我的长处,黑白之道,亦是战场态势啊,如果这样还不能赢你,那我可就太失败了。”高远大笑道。

    此时的他们,却还不知道,由宁馨的嫡系部属牛奔所率领的特战大队一分队,已经瘫涣了磨延咄近乎一半的兵力,这使得贺兰燕抵达之时,几乎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磨延咄的部队一扫而空,数千拉稀的东胡兵,现在正被囚禁在都播寨,受冻挨饿。

    而此时,在距辽河五十余里的罗尉然部,正静悄悄地趴在自己挖出的雪窝子里,等待着颜乞派出的援军,罗尉然五千部众,在这里利用地形,布下了一个U字形的口袋,两侧,布置着无数的床弩和臂张弩,而在U字的底部,近三千步卒装备着大盾,长矛等,则组成了一个厚实的方阵。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