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五章:冰雪连天刀锋寒(17)(书号:13651

第六百六十五章:冰雪连天刀锋寒(17)

作者:枪手1号
    天色渐明,陈斌替城下最后一名战士擦干了脸上的血迹,替对方盖上了厚厚的毡毯,直起身子,整了整军容,深深地向这些勇士鞠了一躬,转身,决然地沿着斜梯走上城墙,再也没有回头,在城墙之上,他仅剩下的二百余兄弟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在陈斌的面前,站成了一个方阵。

    看着这些兄弟,陈斌微微读头,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大声吼道:“弟兄们,来吧,让我们追随先去兄弟的脚步,用敌人的鲜血染红我们前往黄泉的道路,黄泉之路,绝不寂寞。征东国,万胜!”

    “征东军,万胜!”如雷般的呐喊声响起,二百余人走向墙垛,拿起臂张弩,替床弩换上最新的弓弦,扣上仅剩的弩箭,所有人的身子挺得笔直,睁大眼睛看着东胡大营的方向。

    他们的敌人,将从哪个方向出现。

    风渐起,雪渐大,飘飞的雪花铺天盖地,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看不清前方的景致,但却能听见远处,战鼓之声陡起。

    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磨延咄心里憋着火,自从他奉命进击,为了扫平都播寨周围那些小堡垒,他付出死伤两千余人的代价,狂攻都播寨数天,亦是损失惨重,虽然颜乞给他补充了三千步卒,但昨晚的一场莫名其妙的集体毒,现在他手头能动用的兵力,算上所有的骑兵,竟然只有五千余人,竟然损失了泰半人马,就算今天打下了都播寨,三五天内,也休想过河去支援颜乞,他能想象得出颜乞的怒火。

    “拿下都播之后,我要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他咬牙切齿地道。

    “只怕我们抓不到一个活人。”边上的贺天举有些阴阳怪气。

    “就算是死人,我也要鞭他们的尸!”磨延咄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呛啷一声拔出了腰间弯刀,怒火道:“所有人,下马,四面攻击,一通鼓罢,我要看到我们的军旗插在都播寨上。”

    五千骑兵齐声呐喊,大部分人下了战马,抬着云梯,冲向都播寨,而另一部分骑兵则开始策马小跑,向着那三个攻城坡道冲去。

    城墙之上,陈斌毫无惧色,手高举着征东军大旗,傲然立于墙头,“准备战斗!”他拼命地舞动大旗,声音早就嘶哑了,却仍在竭力呐喊着给士兵们打着气。

    地面震颤,马蹄如雷。呐喊声响彻天地,陈斌看不见远处的场景,所能看到的,只是城墙之前数十米远的距离,他看到一匹战马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

    磨延咄,骨吉利,贺天举也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如雷的马蹄之声,贺天举疑惑地看向磨延咄,“颜乞大将军派了援军过来了么?”

    磨延咄同样也正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身后,风雪遮挡了视线,即便他的眼睛睁得再大,也看不到远处的详情:“没有,颜乞大将军手头已经没有更多的兵力了,再说都播这样一个小寨子,也不可能再派军队到这里来。”

    贺天举脸色大变:“不是我们的援军,那会是谁?”他陡地想起前几天接到的军报,征东军有一支骑兵师一直游荡在外。

    “敌袭!”贺天举尖着嗓子喊了出来,这些天,他一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此时,他的脸色扭曲的不成样子,看着磨延咄,大吼道:“马上停上攻城,所有骑兵立即回来,上马,准备迎敌,那是贺兰燕的骑兵。”

    听到贺天举变了声音的尖叫,磨延咄在难以置信之余,也是变了颜色,但马上,他的怀疑就变成了现实,因为从风雪之,传来了清晰的征东军万胜的口号声。

    “停止攻城,上马,准备迎敌!”他大吼着。

    但他手头能用的所有兵力,已经全部投了出去,除了大约千余骑兵准备自坡道攻城之外,剩下的四千余人全都下了马,作为步兵投入到攻城之,此时风雪交加,视力不过数十米,兵力投出去容易,但想收回来,又谈何容易。

    收兵的号角之声凄厉而急切的响起,冲出去的东胡兵刚刚发动进攻,便听到了收兵的命令,一时之间,竟然是无所适从,有的还在向前冲,有的却又转过身来,准备收拢,战场之上,竟然在这一瞬间混乱了起来。

    将令,最怕的就是朝令夕改,令下头的人无所适从,而现在,东胡人就暂时性地陷入到了这种境地里。

    这是极其致命的一个混乱,因为就在这个混乱之,磨延咄的视线之,突然出现了一道鲜红的人影。

    首先从风雪之跃马而出的是杨大傻,那一身大红的战袍,此时在飘飞的白雪之,显得是那些的刺眼,在他的身侧,梅花,吴崖一左一右相伴而行,三人都是手执着清一色的陌刀,如同从地狱之跃出来的死神,一冲便扎进了东胡人的队列之。

    “红衣卫,高远的红衣卫!”与宇恪一战,红衣卫的威名已经传遍了整个东胡,所有东胡骑兵都知道,这是一支绝不输于东胡宫卫军的骑兵战队。

    杨大傻的身后,更多的红衣卫跃马而出,大红的披风,红色的头套,红色的旗帜,冲斥着所有东胡兵的视线。

    “杀,杀,杀!”杨大傻兴奋的大叫着,每一声杀字出口,都有一名东胡兵倒在他的刀下,他一门心思向前,一左一右自有梅花和吴崖两人卫护,两个菜鸟如今已经非常老辣了,伴随在杨大傻的左右,他们的责任不是杀敌的多少,而是卫护冲锋的杨大傻的左右两翼。

    千人不到的红衣卫一出场,便将本来就混乱的东胡队伍搅得更加不成模样。

    在红衣卫身后出场的,是贺兰燕与她的四百黑衣卫,与红衣卫每三人一组冲杀不同,四百黑衣卫却是组成了一个大的方阵,如同一瓢滚水泼在了雪上,迅速无比的融化在东胡雪块。大的黑色方阵之,贺兰燕居指挥,而在她的左右,却有十几个红色的身影伴随左右,那是高远专门调去保护贺兰燕的郭老蔫等人。

    郭老蔫身处黑衣卫的正间,他们这些人,不熟悉黑衣卫的战术,唯一的作用,便是不让贺兰燕冲杀在前,看着不远处的红衣卫正在大杀四方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他们的任务是保护贺兰燕,虽然这让贺兰燕极试不爽,称呼他们为大米之的老鼠屎,但郭老蔫却仍是发挥了他蔫了巴叽的本性,不言不语,不理不睬,让贺兰燕也没有脾气。

    贺天举脸色惨白,游目四顾,已经打算逃跑了,在他看来,这场战事已经没有获胜的一丁读可能了,磨延咄却还在拼命地命令身边的亲兵吹起聚兵号角,想将更多的骑兵聚集在身边来,作殊死一搏。

    事实上,磨延咄的确成功地聚集志了近两千左右的骑兵,但当公孙义与洛雷两人各率本部人马从两胁插入这支骑兵队伍之后,战事已经基本成了一面倒的局势。好不容易举集起来的这两千东胡骑兵还没有回过神来,并被这两支一左一右插进来的队伍再一次切割开来,陷入到了各自为战的境地。

    上官宏很是兴奋,手里的熟铜大棍舞得如风车一般,挡在他前面的人,死得都很惨,大部分是一棍碎头,少部分则是被棍子扫筋断骨折,跌下马去,被纷乱的马蹄砸得不成模样.

    上官宏身为红衣卫的统领,一身武功自然是出类拔萃,难有人相比,奋力冲杀之间,他猛然抬头,便看见了磨延咄那面醒目的大旗,看到了旗下,有些惊慌失措的磨延咄.

    上官宏心头大喜,嗷的一声怪叫,纵马便冲向了磨延咄.

    贺天举见势不妙,拨马转身便跑,磨延咄却是嘶吼着挺马迎了上来,弯刀插回了腰间,手挺长枪,哧的一声便刺向了上官宏.

    棍至,枪到,棍枪相交,上官宏一声闷哼,两臂肌肉鼓起,棍开,枪折,两马都是齐齐后退一步,上官宏被崩开的长棍再次落下,磨延咄两臂举着断了矛头的矛杆,奋力迎上,喀的一声响,矛杆再一次折断,重棍却是依然落下,砰的一声响,正正地击在了磨延咄的脑门上,如同一棍砸开了一个西瓜一般,红的白的迸溅而出.尸体栽倒在马下,上官宏得意地哈哈大笑,丝毫不顾两臂酸麻的已经有些失去知觉,横棍一扫,将磨延咄的军大旗打断在地.

    城头之上,抱着必死之心的陈斌和他的士兵们,绝路逢生,一个个扑在城墙之上,努力地睁大眼睛,看着城下,红色的红衣卫,黑色的黑衣卫,还有身着藏青色的征东军骑兵,在城下纵横来去,扑杀着混乱不堪的东胡骑兵,不时爆发出阵阵的喝彩声.

    陈斌却在这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浑身的力气,瘫倒在城墙之上,张大嘴巴,拼命地喘着粗气.

    小莫子拄着长矛,一蹦一跳地到了他的身边,”团长,援兵来了,我们的援兵,我们赢了,我们不用死了,哈哈哈!”

    是啊,不用死了!陈斌终于吸进去了一口新鲜的口气,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空气居然是如嘴的新鲜,如此的甜蜜.

    活着,真好!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