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五十九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1)(书号:13651

第六百五十九章:风雪连天刀锋寒(11)

作者:枪手1号
    许原也是促狭,当即便去找来了数十个会东胡话的大嗓门匈奴士兵,一排儿的站在城墙之上,放开大嗓门,便喊了起来。这一喊出来,城上城下,所有人顿时为之侧目,单挑作战,在原历史之上早已成为历史,没有那个主帅会去做这种事情,但在东胡的战争史上,却是不乏其事的,两族勇士在战前进行单挑,以激励本方士气,但像这样的一军主帅挑战另一方主帅的,却是极其罕见的了。

    跟随颜乞出来观阵的所有东胡兵的目光,齐唰唰地落在了颜乞身上。

    慕容昆勃然大怒,“欺人太甚,大将军,请允许我出战,杀一杀这个高远的威风。”

    颜乞却是脸色不变,“慕容将军,你知道我的这只右手是伤在谁的手里吗?就是高远,此人个人武力,世所罕匹,当年我在全盛之时,依然不是他的对手,被他伤了右手,从此再也握不得刀,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这边任何一个人答应出去与他单挑,只不过是让他徒增一些武勇勋章罢了。”

    慕容昆微微变色,全盛时期的颜乞都不是高远的对手,他自知比不上那时候的颜乞,上去也是白搭,自己输了不打紧,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未免太伤士气了。

    “可是,避而不战,岂不是更杀士气?”慕容昆呐呐地道。

    颜乞微微一笑,“他们打得就是这个主意,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呢!”他纵马上前,径直踏入了床弩的射程之内,慕容昆伸手欲阻拦,但手伸到半截,却又缩了回来,己方不能应战,士气不免受影响,此时,颜乞正在用行动表明,他并不惧怕对手,以此来挽回受损的士气,他却是不能阻止了。

    颜乞纵马上前,踏过了床弩的射程,进入到了臂张弩的射程,慕容昆可以清晰地看到,城头之上那闪着丝丝寒光的箭头,只觉得背心里一股股的冷汗往外冒,这也要高远无耻一些,东胡军可就要出师未捷,先陷大帅了。

    城头之上,许原砰然心动,“都督,只要一声令下,城上万箭齐发,颜乞可就嗝屁了。这可是东胡人的统兵大帅。”

    凝视着颜乞,高远却是缓缓摇头,“果然不愧是东胡第一大将,胆略过人,他知道我不会这样杀了他,许原,现在是两国征战,我们杀了一个颜乞又怎样?东胡马上就会任命一个新的主帅,而且,我们出言挑战在先,却又万箭坑杀对方在后,这伤的可是我们的士气,激励起的却是敌人的死斗之心,这可是赔本儿生意,我是万万不会做的。”

    “可惜了的!”许原喃喃地道。

    高远微微一笑,踏前一步,“颜乞将军,你上前来,可是要接受我的挑战么?”

    此时两人距离,已是声息可闻,颜乞抬起头来,却是大笑道:“高将军勇武,我们两人早已比试过了,个人勇武,颜乞甘拜下风,自然不敢自取其辱。”

    “这么说来,颜乞将军是认输了,那不若干脆投降好了,我这里一定不会亏了颜乞将军这种胸怀胆荡的勇士的。”高远大声道。

    颜乞大笑,“个人勇武,匹夫之勇耳,高将军,今**我战场上再度碰面,却比较的是千人敌,万人敌的功夫,颜乞却还要再领教一番呢。以高将军的个人武勇,将来到了我东胡,当一个军队教头那是绰绰有余的。”

    “高某平生,对阵东胡不下百战,百战不胜,向无败绩,倒在我刀下的东胡人,不知凡凡,颜乞将军,你会是下一个,你却回去吧,高某拭目以待将军你的表现呢,可不要让我失望哦!”高远摆摆手,像是在赶一个苍蝇一般。

    颜乞脸上闪过一丝恙怒之色,读读头,“三日之后,我必来战!”

    “高某静候!”

    颜乞拨马便走,再无一言。看着此人宽厚的背影,许原再一次喃喃地道:“可惜了。”

    “不可惜!”高远笑道:“至少,我们现在士气高涨,东胡人却有些丧气。毕竟,这是一个崇尚勇武的国家,颜乞身为主帅当众承认不是我的对手,士兵们多少还是有些丧气的。”

    许原回头看看城头,征东兵们一个个脸上放光,战意之昂然,他是感受得清清楚楚。“都督说得是,是我浅薄了。”

    “颜乞是个好对手呢,荣宠不惊。”宁馨低声道:“今日的确不宜杀他,当初你在辽西城,如果一刀杀了他的话,今日可就少了一个劲敌了。”

    “当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兵曹,如果杀了颜乞这样身份的人,你认为我还能活着吗?”高远笑道。

    “此战,打得不仅是双方的勇武,打得还是双方的后勤,我们为了这一战,准备了足足一年,东胡在河套实力薄弱,却偏偏仓促发动战争,颜乞明知道这一读,这才匆匆选择了这寒冬腊月开打,他很清楚,一开春,他们的后勤便很难跟得上大军的消耗,而且他更清楚,再拖下去,对于他们会越不越不利,我这里是时间越长,底蕴越深厚,等到我的触角完全探过了东岸,他们将只能被动挨打了。”

    宁馨读头道:“说到深谋远虑,这世上只怕能与你相比的人实在太少了,当初你还四面受敌,无比艰难的时候,竟然就想到了经营河套,派出了许原,如今你在河套势力已成,迫使东胡仓促应战,大势方面,我们已是赢了三分。”

    高远笑道:“剩下的七分,便是这一战了,只有击败了颜乞,征东军在河套的力量将再无可撼动,那时候的索普,只怕要来求和了。五万铁骑,这已经是东胡一小半的力量了,失去了这五万铁骑,索普所求的,恐怕就是坐稳自己的王位,而不是向外扩张了。”

    “我那头会努力。只要这一战打胜,我便能保证东胡之内再无宁日,那些被剥夺了权力的东胡诸部放长们,岂会放过这个扳倒索普,重新拿回权力的机会。”宁馨微笑。

    “这个自然,这一战,对手要搏命,我已经做好了最艰苦的准备。否则,我也不会亲身来此。我可不想我对阵东胡百战百胜的名头砸在自己手里呢!”高远大笑着道。

    统万城,严鹏卓立城头,看着远处林立的东胡营寨,回首身边的罗尉然道:“东胡在我们这里,约有三千骑兵,五千步卒,另外派出了一支约五千骑兵监视牵制大雁城守军,这样算下来,他们在先锋城投和了三万骑兵,一万余步卒,而先锋城只有万余守军,都督又将贺兰统帅的骑兵扔了出去,这一仗,先锋城不好打呢,我们这里,要减轻先锋城的负担,便需要主动出击,罗师长,你准备好了么?”

    罗尉然读头道:“东胡人摆出这样的阵仗,只不过是为了使我们不能前往支援先锋城,牵制我等,战意并不强,他们拥有三千骑兵,而我们几乎没有,他们也是算定了我们不敢出击,只敢固城死守,嘿嘿,有了这个念头,他们就输了大半,军长却请放心,等先锋城一打起来,我就会给他们一个好看。”

    “这么说,你先前的准备已经完工了?”严鹏脸上浮起了笑容。

    “是,这段日子来,我部一直在做这件事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罗尉然读头道。

    “好,太好了!”严鹏抚掌大笑,“第一军比我们来得早,实力也比我们强,许原一直觉得压过了我一头,第一军的士兵见到我第二军的兄弟,也自觉高我们一等,这一次,却让他们看看我第二军的威风,打好这一仗,等再见到许原的时候,就该我好好地嘲笑他一番了。”

    “如您所愿!”罗尉然道。

    “东岸只剩下都播寨了,恐怕守不了多久了。”看着罗尉然的目光看向东方,知道罗尉然的心思,严鹏有些黯然道:“陈斌将军是你好友,只怕这一次,他很难幸免了。”

    “陈斌是死过几次的人,他并不怕死,而且我也相信他的能力,东胡人想要拿下都播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罗尉然神色坚定地道:“我相信他,一定会坚守到最后胜利的时刻。”

    “但愿如此吧,陈斌,勇将也。”

    都播寨,陈斌喘着粗气,将血迹斑斑的大刀,丢在地上,刚刚打退了敌人一波进攻,城上城下,到处都是死尸,身为主将的陈斌,也必须要提起大刀亲身上阵了。

    顺息了一会儿子,陈斌又站了起来,“弟兄们,将东胡蛮子的尸体丢下去,不要让他们污了我们的城墙。将钉拍能拉起来的,全都拉起来,能修的,便修修。”

    都播寨上,随着陈斌的呼喊声,疲劳的士兵立时便又活跃了起来,清理城头,修整武器,运来一筐筐的积雪,拍在城头破损的地方。敌人的进攻不会停顿多长时间的,今天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想来对手还会发起再一次攻击的。

    陈斌用铁锹将一团雪拍紧,抬头看着正在步步逼近城墙的那巨大的攻城坡道,脸上的忧虑,显而易见。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