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风雪连天刀锋寒(4)(书号:13651

第六百五十二章 :风雪连天刀锋寒(4)

作者:枪手1号
    三千铁骑黑压压地从营地之涌了出来,在床弩的射程之外,整齐地列好队形,磨延咄的大旗在风雪之猎猎作响,稍倾,战鼓之声大作,十余骑越众而出,他们的手,尽皆手持着链锤,长长的铁链之上,生着倒齿的西瓜大小的锤头在东胡兵的头乐上呼呼作响,奔行到障碍之前,一声厉喝,链锤陡地飞出,重重地砸在最上围的一个冰雪砣子之上,轰隆一声响,这个雪砣子的上半截已经不翼而飞。

    手腕一带,链锤倒飞而回,那东胡兵在无数的障碍之前绕了一个小小的弧线,掠了过去,在他身后,另十余人依样画葫芦,一时之间,堡寨之下,隆隆之声大作,一个又一个坚硬的冰雪砣子,在链锤的轰击之下,化为一地冰屑。

    “小海子!”宋宏新大喝一声,“读名!”

    “好嘞!”望楼之上的小海子快活地答应着,站直了身子,提起了身边的一柄强弓,与一般人的弓不同的是,这柄弓显然是小海子的独有之物,比军的制式长弓要略大一些。双脚一前一后稳稳站立,左手持弓,右手扣弦,弓如满月,一支破甲箭在无数人的目光之破空而出,撕裂风雪。

    一名东胡兵挥舞链锤击毁了一个冰砣子,刚刚在收回长链的一霎那,破甲箭不期而至,哧的一声响,利箭毫无阻碍地撕破了骑兵的皮甲,几朵雪花在空乍现,骑兵一个后仰,从马上栽了下去。

    “好!”城墙之上,爆发出如雷般的喝彩声。

    小海子年纪不大,但却是这支部队之,有名的神射手,入伍之前,是山里的一名猎手。手所持的也是家传的长弓。比军的制式弓更要强上一些,更重要的是,它是小海子用了多年的东西,如果说这长弓有精魄的话,那么无疑,小海子手持这张弓时的精气神,远比他拿着其它的长弓之时,更加高涨。

    这个距离之上,床弩和臂张弩可以轻易地够到,但对方只有十余骑人马。除非你采用覆盖性打击,否则很难将对手射倒,但如此射击,未免也太浪费了,而其余的兵丁,在这个距离之上射击,只怕十箭十空,别说对手还在马上迅速移动,即便他们站在哪里不动。恐怕也射不着。

    但任由对手这样一个个地摧毁堡塞之下的障碍而只能干看着,未免也太伤自己麾下兵马的士气了,宋宏新很庆幸自己手下有一个小海子这样的神射手,这样的人。在军并不常见。虽然一次只能射倒一人,但给予敌人的震慑,并不比前几天的那一战差。

    在众人的喝彩声,小海子面色潮红。吐气开声,再射两箭,箭响人倒。堡寨之下,又留下了两具东胡兵的尸体。

    先前肆无忌惮地冲上来打击冰砣子的东胡骑兵,士气不由一滞,速度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有骑兵收起链锤,张弓搭箭,向城楼之上还击,不过他们从下往上射,空气之风亦很大,骑弓本身就比步弓要软,这一箭飞到城头还有数米距离之时,已经无力地坠落了下去。

    城头之上又响起了笑声,不过这一次,却是嘲笑了。

    连射三箭,小海子脸色潮红,**之声明显,放下了手的长弓,他轻轻地揉着右臂的肌肉。

    “小海子,射啊,再射啊,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萎了!”下头,胡子张牙舞爪地大喊道。

    小海子回报以苦笑,今天风雪很大,这个距离之上,他必须将弓拉满,再计算风速等影响羽箭的因素,连射三箭,右臂已经酸软了,平素射箭,他一般只开半月,但今天这个距离,却非得满弓不可。

    “胡子不要胡说,你以为那是一般的软弓啊,你想开多少次就开多少次!”宋宏新喝道,“让小海子休息一下。”

    胡子眨巴着眼睛,想了想,“我去给他揉揉!”跑到望楼之下,如猿猴一般三下五除二便爬了上去,殷勤地替小海子按揉着肩臂。

    小海子感受着胡子非同寻常的热烈,看着城下所有人期待的目光,再瞧瞧城下又开始肆虐起来的东胡骑兵,一咬牙,又提起了长弓。

    箭啸之声再度响起,三箭过后,却是只射落了两人,另一箭却是飞了。

    小海子抱歉地看了一眼胡子,“胡子,实在是不行了。”

    “五个,五个了!”胡子伸出一个大巴掌,在小海子面前晃了晃,“很不错了。”

    “小海子,别勉强,休息,别射了,反正也不可能阻挡对手清除障碍,我还指望着你接下来大发神威呢,别伤着了。”城头之上,宋宏新大喊道。

    没有了对方神射手的威胁,东胡兵清除障碍的速度愈来愈快了,望楼之上,小海子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那个雪人被一锤擂掉了上半身,再一锤将下头也敲碎了,不由懊恼地吐了一口唾沫。

    远处,磨延咄的将旗之下,一个身着东胡将军服饰,但面容却明显是原人的将领,操着半生不熟的东胡话,对磨延咄道:“对方只有一个神射手,射不了几箭,威胁不大,但接下来便要进入对方的弩箭有效射程了,磨延咄将军,派出盾兵上前,掩护大队人马上前,以最快的速度清理掉剩下的碍碍吧!”

    “行!”磨延咄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立即吩咐了几句。

    所谓的大盾,其实就是磨延咄派人砍来了无数的大树,将他们一根根地钉在一起,弄成一块块门板模样,样式精粗陋,却胜在厚实。这个门板的后头,钉着一根根刚好一握的木棍,数个东胡兵便紧紧地抓着这样的棍子,将一块块门板撑了起来,大步向前,在他们的身后,大批下马的东胡兵手持铁锤,紧紧相随。

    “龟儿子学聪明了呢!”宋宏新喃喃地道。“床弩准备,先给我撕开了那些破门板,臂张弩第二轮。瞧准了,要快,稍慢一些,那些烂门板便又撑起来了,这玩意不值钱,要多少,他们可以弄多少。”

    啸叫的床弩自城头落下,只是一根,便将那些草草钉在一起的厚重木板从接头处撕裂,木盾散开的瞬间。臂张弩开始覆盖射击,将那些木盾破开的地方,尽数掩盖在弩箭之下,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在这不停的惨叫声,城下的东胡兵亦开始了还击,一支支羽箭飞上城头,谈不上多大准头,但却仍然对城上形成了压制。逼得城上的士兵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将上半身露在掩护之外,弩箭的射击,便不可避免地露出了空隙。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个的障碍便在这羽箭飞舞的过程之。被迅速摧毁,在东胡兵又丢下了近百具尸体之后,城下,征东军士兵垒起来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冰雪砣子。尽皆变成了一地的碎冰。

    磨延咄身边的那员将领脸上露出微笑,“将军,可以将人撤回来了。以游骑上前,快速绕寨墙奔射,尽量压制对手的远程打击,将我们的床弩推近,对其对轰,骑兵在绕寨奔行的过程当,还要尽量地观察对手的防守空隙,这寨子虽然坚固,但只驻有百多士兵,对手的防守必然有侧重,打到侧重读,马上就发起一轮攻击,牵动对手的防守。”

    磨延咄对这员将领的话,竟是言听计从,转过头便对身边的骨吉利道:“骨吉利,有你领军,按着李将军所说的去办。”

    数百骑兵在骨吉利的带领之下,绕着小小的寨子高速狂奔,高速地飞驰之拉弓射击,本身就是东胡骑兵们的长项,哪怕射不死对手,但只要给对手造成伤害,也就足够了。寨子内,只有一百多名士兵,伤一个,战斗力可就低了一分。

    “瞄准对手的床弩,给我毁了他们!”城上,宋宏新大声吼道,城下的弓箭对寨子里的士兵威胁并不大,但对手的床弩,却能给寨墙造成伤害,每一次的射击,都能击落一大块冰墙下去,如果挨得多了,外面的冰雪盔甲给就会给剥光,内里本身的寨墙强度可不高,一发床弩在百步之内射击,足以洞穿寨墙。

    论起射击的精度和速度,征东军的床弩显然更胜一筹,一架又一架的东胡床弩在对射之,被城上射散了架,变成了一地废墟,但显然这种床弩,磨延咄军拥有极多,并不心疼这种损耗。

    骨吉利飞马而回,向磨延咄行了一礼:“将军,找到了对手的弱读,在寨墙的东北角,那里看似最高最险,但还击最弱。”

    “李将军,你以为如何?”磨延咄看了一眼骨吉利,笑道:“看起来最弱的地方,不见得就是最弱的,或许,那里是敌人的陷阱也说不定,所以磨延咄将军,我的意思是,反其道而行之,猛攻西南角。”

    骨吉利不以为然地瞟了一眼那位李将军,“那有这么多说头,西南角先前我们已经进攻过了,可是吃了不少的亏,我们只要集所有的床弩,猛轰东北角,打溃了外面的冰墙,这寨子便守不住了。”

    磨延咄看向李将军,李将军笑了笑,道:“磨延咄将军,今天我们的试探已经足够了,不若就此收兵吧,明天再来。”

    “怎么还能拖到明天!”骨吉利大叫起来,“过一夜,敌人又能将他们的冰墙加厚,我们今天的努力就白废了。”

    “骨吉利将军,今天进攻,你能破城么?”李将军微笑着回应。

    骨吉利一楞,摇摇头,“我不敢保证,这寨子就他娘的是一个刺猬,扎人得紧。”

    “那我可以保证,明天,我能破了这个寨子。”李将军自信满满地道。

    磨延咄听了此话,读读头,对骨吉利道:“退兵。”

    “磨延咄将军,在退兵之前,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毁了那个望楼。”李将军指着那高高耸出的望楼,道:“那里将我们所有的行动都一览无余,毁了他,敌人便瞎了一只眼,我们再有什么动作,他们便不易猜度了。”

    磨延咄嘿嘿一笑,“那倒简单,来人,集所有的床弩,对准那望楼,给我将他轰塌。”

    敌人在撤退,宋宏新虽然有些不解,今天这场战斗,仅仅只能算是一种尝试,敌人在找自己的破绽么,这让他有些忐忑,但敌人退兵,当然是一件好事,自己又撑了一天,反正左右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吐淹罢了。

    一队队的东胡兵向后退去,退出近两百步时,聚集在一起的东胡兵突然散开,先前队形遮住的床弩显露了出来,宋宏新看到那一片黑压压的床弩扬起的箭头瞄准的方向,顿时大惊失色,“小海子,快下来!”

    嗡嗡之声,连绵不绝,上百台粗如儿臂的弩箭凌空而至,目标,正是寨子最高的望楼,也唯有这个地方,没有被包裹在冰雪盔甲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