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四十六章:割袍断义(书号:13651

第六百四十六章:割袍断义

作者:枪手1号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le="font-size:15px">纯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center>

    欲取代郡郡城西陵,就必须拿下南彰,而想要拿下南彰,就必须先拿下鹤峰与建利,赵牧从知道赵拙死于邯郸之后,便知道赵王必然要趁此机会,一劳永逸地取了代郡,彻底抹去子兰这个让他不省心了几十年的同族王兄,赵牧别无选择,只能快速出兵,想要在子兰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先取了南彰。

    不得不说,赵牧对于赵王的了解,或许比赵王对自己的了解还要深,当赵王的王命送到赵牧手里的时候,他的军队已经到了代郡,最初几战,极为胜利,代郡显然没有如此神速的反应,但在赵牧连取数县,直逼南彰的时候,作为南彰门户之一的鹤峰,却将他牢牢地挡了半个月。

    速取南彰的计划已经破产,现在,南彰想必已经是重兵云集,想拿下比鹤峰不知难打了多少倍的南彰,赵军必须付出他们不想付出的代价。

    而且,鹤峰一战,让赵牧砰然心惊,他知道子兰在代郡的威望极高,但万万没有想到高到这种地步,举城军民,为了替子兰争取时间,竟然愿意为子兰去死。

    事后想来,这一切,难道不是赵王一手造就的吗?子兰受封于代郡,本来就是赵国最大的一个郡治,这么多年来,为了削弱子兰的力量,赵王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可以说,赵王一手促成了今日代郡只知有子兰,不知有赵王的局面。

    赵牧是了解赵王的,但他并没有猜到赵王对他隐藏的太深的疑忌之心,特别是在对于他与子兰的私交之上,就在赵尚兵发鹤峰的时候,他再一次收到了赵王的命令,这一次是让他回邯郸坐镇,讨伐代郡由赵杞全面负责,这等于是变相剥夺了赵牧的兵权,从此以后,赵国两支最大规模的军队,一支落到了赵杞手,一支落在了荆如风手,赵牧,成了一个空头太尉,回到朝堂,他能做的,仅仅是出谋划策而已。

    或者,他的出谋划策,不见得还被采用。要不是顾忌赵牧在军的威望以及对其它国家的震慑,赵王也许已经有了让他解甲归田的心思。

    孤灯凄影,赵牧寂寞地擦拭着他的宝剑,从此以后,宝剑归匣,明珠蒙尘,自己只怕再也难以上战场了。

    鹤峰一战,让赵牧明白,代郡不是那么好打的。如果自己能快刀斩乱麻,不给外界反应的时间,才是最好的结果,但现在,一个鹤峰便让赵军举步维艰,这也让赵牧意只到,从子兰解除相位回到代郡,恐怕他就在准备这一天了。

    赵杞,能是他的对手吗?

    秦国会眼看着子兰快速倒下么?不错,他们是想拿回山南郡,但他们更想看到赵国这场内乱长久地持续下去,最好是打成一窝乱仗才最符合他们的心意。

    子兰的盟友,高远,会眼睁睁地看着子兰倒下么?不,他也不会,虽然他正在征战东胡,但就算是从牙缝里挤,也会挤出一些兵力来帮助子兰。

    与燕国盟约,让燕国对高远施加压力?这只怕是个笑话,檀锋周玉,又何尝不想看到赵国再衰弱一读,好让他们能重夺五城?

    赵牧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或者,他只能寄希望于子兰能识大体,明大义,放弃抵抗,虽然不能在呆在赵国,但子兰总是可以流亡他国的。

    他放林森回去,就是要借助林森的嘴,告诉他鹤峰一战的惨状,告诉他满城军民尽皆为他死了的真相,子兰也是赵国人,他难道愿意看着赵国就此衰落下去吗?他与赵王,总必须要倒下一个。赵王既然在邯郸,那倒下去的就只能是他子兰了。

    呛的一声,赵牧还剑入鞘,头上的白发,似乎更多了一些。

    不论子兰选择走那条路,自己与他数十年来的友情,终归是走到了尽头。

    南彰,子兰卓立城头,作为代郡郡城西陵的门户,南彰地势险要,依山傍水,城池规模是鹤峰的数倍,城内有居民万户,近十数万人,从战事爆发起,子兰便坐镇在这里,开始撤离南彰的百姓,而一路路的代郡郡兵则从后方汇聚而来,融入了这座城市,更多的青壮自愿留了下来,编练成组,作为预备队,代郡现在虽然只有军五万,其二万人,还在山南郡,但现在守南彰的,便有了近三万人,虽然这其,只有正规军一万余人,其余的,都是从各地赶到南彰的民勇。

    子兰这数年来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采用了高远的建议,在编练新军的同时,让退役的老兵,军官在乡间编练义勇,闲遐之时操练行伍,原本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抵抗秦军,却没有想到,这些举措,现在竟是拿来抵抗赵国的常备军,抵抗自己的老朋友赵牧。

    林森虚弱之极,现在是躺在一块门板之上,他的伤不轻,赵牧放了他之后,他单人独骑,狂奔上百里到了南彰,见到子兰之时,只剩下了一口气。

    “举城皆死!”子兰仰天长吼,泪如雨下,“父老乡亲们,我对不起你们。”

    瘦弱的子兰站在城头,涕泪交流,号淘大哭,城内城外,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他们的郡主子兰,鹤峰举城赴死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整个南彰都沉浸在悲伤之。

    “郡主,此是赵牧之诡计,他想诱使郡主放弃抵抗,郡主万万不可上当!”身边,潘宏眼圈通红,扶着子兰,低声道。

    “我明白!”子兰擦干脸上的泪水,“十年之前,我饿死了一个儿子,另一个儿子在娘胎里就先天不足,至今身体羸弱,唯一健康长大有望承我衣钵的拙儿,又被杀死在了邯郸,赵无极,你害我代郡子民,害我子兰满门,我与你誓不两立。”

    哧拉一声,子兰拔出佩刀,割下一截衣袍,大声道:“来人!”

    一名亲兵应声而出。

    “你,拿着这个,去鹤锋,送给赵牧,告诉他,这便是我的回答。”子兰厉声道。

    割袍断义,这便是子兰给赵牧的回答,也是子兰向赵无极下的战书。

    听到子兰的决断,潘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几十年前,子兰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他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郡主,回西陵吧,秦雷将军经验丰富,而且,赵无极昏庸透乐,竟然招回了赵牧,换上了赵杞,那是一个心比天高,却志大才疏的家伙,您只需坐镇西陵,便足够了。”潘宏劝道:“而且,秦国的使者和征东府的使者都已经到了西陵,您也应当去见见他们。”

    “秦国人,嘿,他们这一次想必是高兴得很。”子兰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郡主,这一次,您绝不能再错过机会,秦人前来示好,正好加以利用,您回西陵,我却准备入赵了,我虽不能指挥千军万马,却能为您找来更多的支援,赵国治下,对赵无极不满的可不在少数,便是子章,现在也有些后悔了。我愿以三寸不乱之舌,去为郡主谋一个璀璨天下。”

    子兰回身,伸手,握住了潘宏冰冷的双手,看着那张与自己同样已经渐渐老去的面容,“先生,悔不该当初不听你之言,放落得如今这下场,当年,如果心狠一些,当机立断一些,何来今日赵国之乱象。”

    “悔之无益,亡羊补牢,未时为晚!”潘宏低声道。

    “此去吉凶难卜,你,你要当心。”子兰犹豫片刻,终于还是读了读头。

    “如果郡主这里能连战连胜,我自然是稳如山岳,即便是那些墙头草,在代郡不露败相之前,他们也不会拿我去向赵王请功请赏的,他们还想为自己留条后路呢!”潘宏微笑道。

    西陵城,白羽程百无聊赖地在城闲逛着,代郡最为繁华的城市,如今却是戒备森严,一切都进入了战时管制状态,城墙上,城门口,严阵以待的士卒对每一个进城的人都严加盘查,一队队的巡逻兵,不时从街道之上巡逻而过,而在城外,从各地汇集而来的民勇也越来越多,他们连最基本的帐蓬也没有,竟然只是草草在城外搭个窝棚便住了下来,白羽程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他们的许多人,带的武器居然是锄头,羊叉,铡刀等物,有的甚至只是提着一把菜刀。这些人有经受过一些最基本的军事训练,有的,纯粹就是农夫。

    这样的人组成一支军队去打仗,白羽程简直不敢想象上了战场之上的后果,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佩服子兰,能够让治下的子民不顾生死而为他战斗的郡主,的确是太难得了。

    那些受过基本军事训练的人,被优先挑走了,其余的人却是驻在城外,不肯离去,他们甚至自备了干粮,但在白羽程看来,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他们聚在这里不走,迟早会成为西陵城沉重的负担。

    白羽程自然不是孤身而来,这几年来,在高远的授意之下,他一直在训练一支特殊的部队,这支部队被高远称之为特种大队,高远的要求就是他们能在没有后援,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完成一些特殊的任务。

    数年时间,白羽程也只训练出了一千人,这一次,全都跟他来到了代郡,现在就驻扎在西陵城外。

    为了支撑住子兰,征东府这一次可算是出了血本,不仅是白羽程的这一支部队,央集团军叶真所部,也派出了一千骑兵由步兵统率将在随后赶到,当然,为了照顾代郡人的情绪,这一千骑兵当,没有一个匈奴人。

    漫步在西陵城的街头,白羽程不由想起了临行之前,蒋议政对他所说的让他震惊无比的话,打完东胡之后,代郡将是征东府的又一个目标。但现在看来,想要拿到代郡,恐怕得等子兰死了之后,才有可能得手。也许,在自己的报告之,要将这一条,做为重之重,汇报上去。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