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四十四章:拼酒(书号:13651

第六百四十四章:拼酒

作者:枪手1号
    晚上的酒宴的确如高远所说的那样,席上没有山珍海味,每个人面前放着四个大碗,二荤一素一汤,有份赴宴的官员们对于羊肉早已吃得没了感觉,但那一碗新鲜的大白菜却着实难得,除了这碗大白菜让人食欲大开之外,让众人馋涎欲滴的就是高远特意拿出来的好酒了,不是一般的大路货,而是吴氏珍酿。《乐〈读《小说 .23.co

    先锋城的基本上都是武将,对于宁馨的到来,大家更多的都是好奇,宁馨的底细在场的人知晓的不多,但监察院副院长的身份,却足以让人敬畏,监察院是监察部门,对征东府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进行监察,院长曹天赐和副院长易彬,天生两长木头脸,见谁都像别人欠他们钱一般,而他们麾下驻各部的军法司官员们,一脉相承,都是一个德性,在座的官员们,那一个没有被他们拿到过错处?现在居然多了一个女娇娘,大家都不由得暗自称奇。

    等得晚上见到了一身男装的宁馨,大多数人更是眼睛都直了,虽然女扮男装,不施粉黛,但天生娇颜难自弃,纵是隔帘观花,亦让众人砰然心动。

    宁馨话不多,这倒是监察院官员的风格,但却极会说话,每一句话都能搔到各人的痒处,显然来之前,她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对于在场的每一位将领的底细都摸了个门儿清,三言两语,便让对方心生好感,大有引为平生知己的意思。

    漂亮的女人果然都是大杀器。看着这一切的高远不由摇头叹息,他酒量不佳,座下将领们也都知道,倒也没有人来找他敬酒,三碗倒的名声,这些人也是知道的。宁馨是女的,自然也便没有人去找她,在场的官最大的不擅饮酒。而主客又是女人不好去劝酒,好在将领们之间倒还可以互拼一番,一时之间,厅内虽然热闹非凡,但高远和宁馨二人倒是门前冷落鞍马稀。

    坐在高远另一侧的贺兰燕,今天看起来心情不是特别好,坐在哪里闷闷不乐,一碗别人三两下便被扒进嘴里的新鲜大白菜被她拿筷子戳得稀乱,眼光不时地在宁馨脸上瞟来瞟去,隔一会儿又转到了高远身上。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溜哒,宁馨微笑以对,高远却给看得不自在起来,探过头去,低声道:“咋得啦,是不是今天吹了寒风,冻着了没食欲,瞧这碗别人都稀罕的大白菜,快被你戳成糊糊了。”

    贺兰燕看着高远。突然狡缬的一笑,压低了声音道:“好一个美滴滴的小娇娘,当真是我见犹怜,尤其这女扮男装。更是别有一番风情呢,菁儿姐姐好手段,连这样的美女都能给你拐来。”

    “瞎说什么!”高远板着面孔,心里却在道。这女人的直觉还真可怕,贺兰燕还是第一次见宁馨,但直觉地便将宁馨与叶菁儿连在了一起。进而想到了某种可能。“宁副院长可是我征东府的重臣,你也知道安陆的事情,安陆铁矿对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她手里掌握的力量,更是我们急需的,有了她手上的那股黑暗的力量,我们监察院至少要少奋斗十年。”

    “所以说啊,一箭又雕,人财两得,你不就是打着这注意嘛!”贺兰燕一手端了酒碗,说完这句话,人便站了起来,笑吟吟地便向着宁馨走去。

    高远一惊,手伸出去却又僵在了半路上,他知道贺兰燕的性子,只怕自己越拦,她越起劲,可她的酒量比自己还不如,自己是三碗倒,她则是一碗就倒,就她手里那酒碗,怕不有半斤酒,这一碗下去,必然当场翻倒。

    她这是要两败俱伤啊,宁馨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如何喝下去这一大碗酒,下场必然是今天席间的两个女人要同时醉倒在这酒宴上了。

    正在互相捉队厮杀的将领们看到了贺兰燕的动作,霎那之间,便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目光全都转向了她们二人,贺兰燕的一碗倒之名,比高远三碗倒的名声更甚,高远是老大,是头头,众人言谈之间都还有所避讳,可贺兰燕以前与他们一样,不但亦是部将,还是一个女人,自然是众人的谈资,也就是与高远订婚之后,众人才收敛了几分。

    贺兰将军要挑战新来的女监察院长了!只是看那酒碗,怎么也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意思。

    宁馨站了起来,看着端着一大碗酒站在自己面前的贺兰燕,正想开口,贺兰燕却是抢在了头里:“宁副院长,咱两个都是女人,就不说那些套话虚话了,喝了这碗酒,咱们就是兄弟了!”

    高远瞪着眼睛看着两人,听了这话,不由一晒,两个女人,说什么兄弟,姐们儿,闺蜜还差不多,不过看两个人的性子,这是没什么指望的,现在他唯一指望的就是宁馨能够知难而退,给贺兰燕这个面子,让这个要强的女人小小的满足一下。他可不想一场欢迎宴,最后一帮汉子们昂首挺胸走出去,两个女人却趴下了,更何况这其一个还是自己的女人,醉后丑态百出,可是便宜了这帮家伙看了笑话出去。

    贺兰燕在军人缘极佳,这不仅因为她是女人的关系,也更是因为她的性子着实豪爽,与这些军汉子对脾气,而且贺兰燕也有足够的实力得到众人的尊重,而宁馨初来乍到,又是监察院的高级官员,监察院与这些将领们,天生便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自然有一层隔膜在里头,纵然宁馨刚刚给了们的映象不错,但现在贺兰燕一跳出来,马上众人便都来捧场了。

    率先出头的是公孙义,或许是为了拍拍他乐头上司的马屁,先是大叫一声好,接着便端起了自己的酒碗,大叫道:“宁副院长,我相陪一碗。”弄得高远恶狠狠地瞧着他,狠不得在他身上剜几个洞洞出来,不过此时的公孙义,却已是喝得有些高了,匈奴汉子的蛮劲一发作。那里还看得出高远眼的意思。

    公孙义一挑头,一大群将领们都是轰然叫好,纷纷端起酒碗,个个大叫,“我也相陪一碗。”

    高远只觉得头痛不已,扫眼看到宁馨身侧的牛奔,见他只是含笑不语,心突然一动,没等他完全回过味儿来,宁馨已是微笑着端起了酒碗。“贺兰将军好意,我怎敢拒绝,先干为敬!”

    殷殷红唇凑上酒碗,一口气也没有换,一大碗酒便进了肚,脸上瞬息之间,便泛起一层红晕,翻转酒碗,先是向贺兰燕示意。接着团团一转,让厅内众将都直了眼。

    贺兰燕也是傻了,宁馨一个大家小姐出身的人,怎么有如此酒量。先前贺兰燕不过是要为难一下这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出于女人直觉,宁馨一出现,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头。再想想远在积石城的叶菁儿,心里头便有了些计较,本想宁馨定然是不敢接招。自己先压她一头再说,不成想,一脚踢到了铁板之上。看到宁馨一饮而尽,贺兰燕不由心头发慌,自家人知自家事,这一碗酒下肚,只怕自己便不成了.

    “如果贺兰将军不擅饮酒,不饮也罢!”偏偏此时,宁馨樱唇微张,语音虽然不大,但却能够让此时安静的大厅内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贺兰性的性子,哪里受得这般气,也不言语,一端酒碗,凑到唇边,咕咚咕咚便将这碗酒喝了下去.高远一看,不由心叫一声苦也.

    见贺兰燕一饮而尽,厅内的将领们也都不再犹豫,一饮而尽.

    贺兰燕一碗酒下肚,便只觉得从小腹到喉咙,无不是一股火热在跳动,一阵昏眩立马袭来,身了晃了晃,不过要强的性子竟然使她强自撑着,面上还露出一丝微笑,自己酒量见涨啊!

    不过这微笑却在霎那之间便凝固了,因为她看到宁馨微笑着弯下腰去,两手抱起酒坛,往两个酒碗里注满了酒,端了起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贺兰将军说了,喝了这碗酒,我们两人便是兄弟了,做兄弟的这便回敬一碗,还请贺兰将军不要推辞.诸位将军,亦要作陪哟!”宁馨眼波流转,横扫过厅内所有将领,众人瞠目结舌.

    不似宁馨先前酒水只是略一沾唇便罢,他们一直可是实打实的硬仗,这时节,本已经喝得二五八万了,贺兰燕挑战新来的女院长,他们实则是想着捧一捧贺兰燕的臭脚,不想一起踢在了铁板上,此时看着宁馨的眼神都是已经变了.

    贺兰燕此时已经酒打头了,人也变得晃晃悠悠,手里一紧,却是酒碗被宁馨塞进了自己手里,宁馨身子前探,低低地道:”贺兰将军如果认输,便也不用喝了.”

    认输?在贺兰燕的脑子里,从来都没有过认输这两个字,虽然感到天旋地转,但被宁馨一激,仍然将酒碗端到了嘴边,咕咚咕咚往下喝去,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喝了一半,洒了一半,看得高远双手捧住了脑袋,”快去叫苏拉乌拉进来.”

    上官宏笑嘻嘻地退了出去,贺兰燕这碗酒下肚之后,果然如同她一碗倒的名声,整个人便向地下出溜而去,高远是早有准备,站了起来,抢前一步,将贺兰燕给扶住.也亏得贺兰燕虽然酒量不佳,但酒品甚好,喝醉了便是大睡,从不胡言乱语,要是她此时乱说起来,高远的脸可就没地儿搁了.

    一边的宁馨再一次滴酒不漏地喝完,以空碗示向厅内众将,众将无不苦着脸再陪一碗.许原眼尖,看到宁馨身边的那个牛奔,又提起酒坛子往宁馨碗里倒酒,不由一个激凌,马上身手矫健地跳了出来,向着高远行了一礼,”都督,末将突然想起军尚有一事未曾处理完毕,先行告退,先行告退.”

    一句话说完,风一般地便跑了,许原这一走,倪华宗,陶家旺便紧跟着找借口开溜,倪华宗临走时还拽走了勿自喋喋不休的公孙义.厅内众人转瞬之间便走得只剩下了杨大傻,左右看看,杨大傻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冲着宁馨竖起了大拇指,”宁副院长好酒量.”赞了一声,大步离去,看他的样子,倒是犹自行有余力.

    两碗酒吓跑了所有人,宁馨此时却也是面如桃花,转过头来,看见高远正将贺兰燕交给闻讯而来的苏拉乌拉.

    “都督,得罪了!”宁馨气定神闲.

    “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宁馨,你当真是好酒量啊!”高远摇头叹息,”今儿这事后,只怕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你面前喝酒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