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四十三章:谁说女子不如男(书号:13651

第六百四十三章:谁说女子不如男

作者:枪手1号
    征东军连长付晓在与心怀无限希望的战俘董壮展望未来的时候,高远也见到了此行的主角,原御史大夫,自己的死敌宁则诚的独生闺女,现任监察院副院长的宁馨。,乐,读,小说 .乐读.当年与檀锋一齐入宁府,宁馨留给高远的映象,只是那一段幽远的琴声和惊鸿一瞥的身影,对于这位叶菁儿称赞的国色天香的女儿家,的确没有太多的映象,倒是后来宁则诚出事之后,这位看似孤苦无依的女子在檀锋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刮目相看,今年以来,这位女子更是连二接三地做下两桩惊天动地的大事,一则便是在蓟城刺杀檀锋,虽然没有得手,但却也让知情人啧啧称奇,二来,便是到了积石城之后,协助蒋家权,在渔阳之变,混水摸鱼,硬生生的从燕赵两国的夹缝里,谋夺了对征东府至关重要的安陆铁矿,捎带着又将檀锋打得夹着尾巴逃跑了。

    这几件事,让高远对宁馨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个宁馨,厉害得很啊!

    带着先入为主映象的高远,在见到宁馨之后,不由又是一怔,这位身着男装,举手投足之前,俨然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的人,当真是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宁大小姐么?

    心惊讶,眼睛着落在宁馨的身上,便不由自主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虽然身着男装,但那秀色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高远自动脑补了一下宁馨身着女装的模样,与当年在宁府那个模糊的影象重叠起来,不由心暗道,果如菁儿所言,国色天香啊。

    单论姿色,便是菁儿与贺兰燕也得甘拜下风,菁儿柔情似水。贺兰燕热烈泼辣,两人春兰秋菊,各自擅长,而这宁馨却似乎二者兼尔有之,身上所独有的那种雍容气质,却又是独一无二,终究是名门大家养出来的儿女,那种渗透在骨子里的东西,的确不是菁儿与贺兰燕能比拟的。

    看到高远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宁馨不由微微有些脸红。弯腰欠身,低声道:“宁馨见过都督!”

    声音入耳,高远这才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借以掩饰自己刚刚的无礼,就算宁馨身着男装,但终是女儿,自己这样盯着人家一个大闺女看。终是不太讲究的,这大概便是男人的本心吧,见到漂亮的女人,便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好意思。看到宁姑娘,便不由得想起了宁大夫,故人已去,心不胜嗟叹啊!”高远指了指边上的椅子。“宁姑娘请坐。”

    宁馨听了高远这话,俏脸上红晕敛去,却是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家父在时,对都督多有得罪,宁馨不敢请都督原谅,但求能在都督麾下效力,稍稍能赎家父的罪过。”

    高远摇头道:“你会错我的意思了,坐吧,坐着说!”伸手拉过一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我与宁大夫之争,其实私人恩怨并不多吧,又或者说,我那个时候,根本入不得宁大夫的眼,充其量不过是宁大夫手的一把刀,一件工具,到得最后,却又是政见不同而针锋相对,说句不客气的话,宁大夫眼毒似刀,看出我这个人的野心,想要提前剪除了我,也无可厚非。当然,如果有可能,我能亲手击败宁大夫并让他毙命在我手下,那亦是快哉,只可惜,宁大夫英明一世,最后却失算于心腹亲信。逝者已矣,人死恩怨消,何况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也是胜利者,所以说,宁大夫于我而言,已是过去,宁小姐能来我积石城,我是甚感欣慰,宁小姐的能力现在在征东府是交口称赞,我征东府开疆拓土,但却底蕴薄弱,能得宁小姐这个的人来投,我是求之不得啊,何来赎罪一说?”

    “都督胸怀宽,宁馨佩服。”宁馨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虽然都督不追究,但宁馨终究是心不安,所以这一次来到河套,必然竭尽全力,助都督得竟全功。不灭东胡,誓不回还。”

    高远哈哈一笑,“宁小姐……”

    “都督,还请不要叫我宁小姐,我现在在征东府,亦是身有军职,被蒋议政任命为监察院副院长,如果都督不驳回蒋议政的任命的话,便请称各宁馨的职位或者直接称呼宁馨之名便可。”宁馨打断了高远的话头。

    高远又被干呛了一口,心道这女子怎地这等厉害,在她面前,一不小心就要露怯。

    “好吧,宁副院长,算了,这样叫起来特生分,再说我也从来没有如此称呼过自己的下属,实是有些不习惯,干脆便叫你名字吧,宁馨啊,你其实不用来河套,蒋议政他们让你来,或者是还想借此来考验你一番,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必要,我是相信你的,不说别的,单是替我征东府弄到了安陆铁矿,这便是一件极大的功劳,要不是这个时机抓得好,如果让燕国或赵国控制了这个地方,那我可就真要抓瞎了。现在河套马上就要开战了,你一个女孩子,留在这里,的确是不太方便,也太凶险了一些,所以呢,你尽快地启程回积石城吧,监察院给我的报告我都看过了,你回去能够帮助天赐把监察院完善起来,把各条网络建立起来,把你手头的力量与原监察院的力量融合起来,那才是我最需要的,你既然已经入了监察院,应当清楚,相对于征东府的军政两方面,我们在情报工作上,实在是弱了一些,对内还好说,特别是对外,除了在燕国朝堂之布下了一些耳目之外,其它国家,完全是一片空白,这对于以后的征东府,极端不利。”高远长篇大论,想着赶紧将这位宁大小姐送走最好。

    听了高远这番话,宁馨心却是没来由的一松,说句实话,自己家遭难之后不久,叶菁儿托人三番五次地请自己到积石城去,一直以来,自己心都有一个想法。是不是高远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这才让叶菁儿找自己,对于自己的容貌,宁馨还是极自信的,现在看起来,倒是自己自做多情了,一念及其,心又是没来由的一酸,对于高远,她也不是没有念想。

    像她这样的人。眼高过乐,世上男子大多都是浊物,当初便如檀锋,在她眼也不过如是,比那些浊特也好不了多少,而高远从传入她耳之时,便极具神奇色彩,在后来,她几乎是眼看着高远一步一步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走到了今天成为一方霸主。这样的英雄人物,方才能让她宁馨倾心。

    只可惜,名花有主了。想到这里,宁馨不由耳根子有些发热。心又不免嫉妒叶菁儿的运气真好,流落在边境小城,居然也能碰上如此的真命天子,倒是自己。名门贵媛,却是想得一知己而不能。

    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宁馨收回了思绪。看着高远,微笑道:“都督此话差了。蒋议政也好,菁儿也好,对我都是无比信任,否则也不会让我来河套面见都督,既然我的事情都督也都知道,当清楚我宁馨并不是一个只具有皮囊的花瓶,蒋议政让我来河套,是来助都督拿下东胡的。”

    高远苦笑,正想说话,宁馨却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刚刚都督说,河套要开战,女子不适宜呆在这个地方,可据我所知,都督麾下可有女将军,今天我一来可便听说了第一师的贺兰燕师长了,她不也是女儿身吗?”

    “你们不同,贺兰燕是武将,从小便是在战争这长大的,而你,手无缚鸡之力。”高远总算找到了反驳的理由。

    “我虽然从小便锦衣玉食,却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有的人杀敌需要用刀,有的人杀敌却是用心思。”宁馨微笑着反驳,“我不是第一种,但我确信,我能做到第二种。都督所说,加强监察院的情报工作,宁馨临走之时,便已经安排下去,我手在各国的力量,都已经交给了曹院长,暗司的易彬副院长现在正在着手两方融合的事情,我也留下了人手配合这件事情,所以,那里有我无我,都是一个样。而我来河套,便大不一样了。”

    她看着高远,道:“都督与东胡人明刀明枪,而在情报工作和暗战上,据我所知,将军在东胡控制区内,只怕亦是空白一片吧!”

    高远看着胸有成竹的宁馨,眼前一亮,“莫非你在东胡还有暗子?”

    “当然有。”宁馨读头道:“家父与前太尉周渊一直都有一个leduo,那便是征服东胡,家父掌权数十载,岂有没有提前布置的道理,家父做事,一向是一明一暗两条线,明面上的,早已经不在了。”

    宁馨摇摇头,“吕诗仁的背叛,使得我大燕在东胡的谍报力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明面上的力量被清扫一空,可谓是损失惨重,但吕诗仁怎么也想不到,暗底下,我们还有另一条线,只不过这条线上的人力,不及吕诗仁的地位之高,大都隐藏于市井平民之,他们所担负的任务也与吕诗仁不同,吕诗仁背叛之后,这些人便都完全沉淀了下去,虽然人手不多,但只要运用得当,却能起到意想不以的作用。”

    “另外,我已经调派了手上的一批行动人员,分批潜入到了东胡之内,战事打响之后,他们的作用便会显现。”

    “原来你在来此之前,便已经开始布局了!”高远惊叹道。

    “要助都督平灭东胡,宁馨自当竭心尽力。”宁馨微笑道:“只不过决战终究还是在疆场,我所能做的,也只是略有助益罢了。”

    高远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走动了几圈,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你便留下来主持这些事情吧,监察院在河套也派驻了负责人员,叫唐河,你认识他吧?”

    “唐河临出发前,来见过我,他知道我也会来。”

    “好,那就省事多了,由你来主持,唐河扶助,不过唐河以前专注于内事,这外事,便由你自决。”

    “多谢都督信任!”宁馨站起来,盈盈笑着向高远拜了一拜,“如此,我便告辞了。”

    “你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以后又要在河套长驻,今晚我设宴,介绍你与河套的一些重要将领认识,也方便以后勾通交流。”高远笑道,“只不过这里是战区,一切从简,向来是大碗肉大碗酒,也不知你习不习惯?”

    “入乡随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