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四十一章:先锋城头论短长(书号:13651

第六百四十一章:先锋城头论短长

作者:枪手1号
    相比起原内地的诸多城池,先锋城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不是应对战争,他的每一个设计,每一处建设,无不是以战争的有效性为目的,这样的城池,自然谈不上什么舒适性,但作为一个应付战争而生的城池,却是高效,快捷,把一切有可能影响到战争效果的东西,都摒弃到了最低。

    “这座先锋城,是许原督造的。他只是高远诸多部将之,一个名声不显的人,想不到也有这样的真材实学。”宁馨叹了一口气,看着身边的牛奔牛腾,“反观我大燕那些将领,当真是从井观天,一个个谈起兵法来口若悬河,可是落实到实际之,却是纸上谈兵。”

    牛奔微笑道:“小姐,我们现在已经加入了征东府,高都督麾下的将领越厉害,大燕的将领越平庸,我们应当越高兴才是。这样,将来我们的复仇才会更顺利一些。”

    宁馨展颜一笑,“是啊,我是应当高兴,可是做燕人做得这么久了,心里总是会在有意无意之间,仍然无法丢掉这层桎梏,”

    “小姐,我有些不明白。”一向沉默寡言的牛腾看着城下被小姐称许的那个许原,正在挑牲口一般地挑选着战俘,那个叫罗尉然的将领一脸无奈地跟着他,直到许原挑完了一队,他便大手一挥,将剩下的人归拢到另一堆去。

    “有什么不明白的?”宁馨看了他一眼。

    “小姐为什么非得到这先锋来?”牛腾迟疑了一下,接着道:“小姐,不是我说丧气话,这场征东府与东胡的战事,高都督着实落在下风,胜利与失败,只在两可之间,小姐到此,是将自己置与险境,而且,也没有个这必要。那个高夫人与蒋议政,为什么一定要求小姐到前线来,是怀疑我们的加入抱有其它的目的么?”

    牛腾心有些怨愤,“要知道,小姐刚刚帮助他们在渔阳击败了檀锋,为他们夺得了至关重要的安陆铁矿,下头这些俘虏,可就是那一战的战利品呢!”

    听到牛腾的话,宁馨的脸上掠过一丝红晕,叶菁儿的目的很明确,只是这一条,她却无法向下属们明说,便是自己,也觉得有些难为情。

    “牛腾,你说得不错,这一场仗,征东府不仅不占上风,甚至可以说是危机重重,但唯有如此,才能显现我们的价值啊!”宁馨微微仰起头,“与东胡一战,可以说是高远真正踏出燕国,争霸天下的第一步,这一战,如果胜了,高远必将脱胎换骨,如果败了,下场自然不言而喻,我们也只有在这场对他生死悠关的战争之,投入自己的力量,才能在胜利之后换取丰厚的回报,牛腾,你仔细想想,如果等到高远击败了东胡,大势已定的情况之下,我们,还能有这样体现自己力量的机会吗?”

    “这便是投注,只有在对方本钱还微薄的时候,帮助他助入大量的赌本,最后才能得到的回报更多,锦上添花,哪里比得上雪送炭呢!”

    “我现在所要的复仇,已经不仅仅是要了檀锋的命那么简单了,我要摧毁整个燕国,颠覆姬氏家族对燕国长达数百年的统治,让这片土地上的王朝换一个名字。高远,便是我最佳的选择,当然,如果我选择加入赵国或者秦国,或许也能达到目标,可是,我却不想自己被人唾骂,想想荆如风现在的名声吧,可谓是乐风臭三里了。换作高远,可就不一样了,一个燕国的大将,平灭东胡的英雄,由他来替代暴虐的现在大燕朝堂,那是再合适不过了,民间的抵触情绪不会有那么浓厚。只消善加疏导,必然水到渠成。”

    牛腾恍然大悟,“是属下愚笨了。小姐亲自到此助高远成功,高远必然会在事后难予小姐足够的回报,小姐需要更重要的权利,更高的地位,来实现自己的报负。”

    “报负?!”宁馨脸上显出一片苦涩,如果有的选择,我当真愿意当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呢!相夫教子,弹琴烹茶,那才是得意人生,可是那一切,都在檀锋挥兵冲入宁府的那一刻,统统不复存在了。宁氏被连根拔起,仅仅剩下了自己这个女人来撑起局面,所幸的是,爹爹一生的经营,最终没有落到檀锋的手。

    “牛腾,我让你做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回过头来,宁馨注视着牛腾。

    “小姐,我已经调集了我们所有能调动的人手,现在正通过各种渠道向东胡境风集,可是小姐,这是我们所有的行动人手,行动一旦展开,就再无收手的余地,只怕他们最后能活下来的会很少,此战过后,不论胜败,我们用于行动的人手就几乎没有了,仅仅只剩下那些暗钉和网络了。”

    “我先前就说过,这是关键一战。征东府在东胡境内的情报网几乎是空白,这是征东军的危机,却也是我们的机遇,所以,即便是投入所有的力量进去,也是值得的,该是他们体现自己的价值了。牛腾,你是这一次敌后行动的总指挥,我与你所讲的一切,你都要牢牢记着。”

    “小姐放心吧,哪怕牛腾死在东胡,也会将小姐的吩咐一一完成。”牛腾读头道。

    “尽量活着回来吧,我身边的老人儿已经越来越少了。”宁馨叹气道。

    远处有闷雷一般的声音响起,这是冬天,自然不会电闪雷鸣,这是大规模的骑兵抵近的响动,眼前还没有骑兵的踪影便传来如此的震动,显然这股骑兵不少于数千骑,几乎在地面震动的一霎那之间,城头便响起了凄厉的军号之声。

    军号,亦是征东军的一大特色。除开征东军,几乎所有国家的军队,都是擂鼓进军,鸣金收兵,也只有征东军,采用的是一种铁喇叭,不同的曲调代表着不同的含义,起床吹喇叭,集合吹喇叭,吃饭吹喇叭,进攻吹喇叭,撤退也是吹喇叭,这些不同的曲调,让初入征东军者,往往被弄得头昏脑涨,不明所以。

    到了征东府,特别是加入监察院之后,宁馨包括牛奔牛腾,都接触到了不少以前根本都没有想过的新生事物,这些喇叭声便是其最浅显的一种,只要每日听得几遍,自然都熟悉了,虽然曲调都特别古怪,这一读,精通音律的宁馨更为清楚。而像监察院着用以传递密信的密语,更加让她觉得匪夷所思。密信,她很清楚,因为她与她的属下,也经常采用密语传信,但征东军所使用的是一些数字,这种曲里拐弯的数字写起来简单至极,代表着的意思也是她所熟悉的壹贰掺四伍等意思,但更简洁,每一个字,都有四个这样的数字组成,一封密信,外人打开来看,完全不明所以,倒更像是鬼画符一般,只有内行人,才能通过些数字的组合将其翻译成具体的内容,这些东西,宁馨等人虽然已经知道,但却还没有在自己的部下采用,因为要培养这样一个精通这些密语的人,所需的时间并不短。

    不过宁馨也知道,这种加密方式,显然比起燕翎卫,虎豹骑包括黑冰台所使用的要更加安全有效。

    收回有些飘远的思绪,宁馨注视着示警号音之后,瞬间便沸腾起来的先锋城,一队队的士兵从城内各个方向向着城头汇聚而来,每一队都有军官带领,虽然事发突然,但却井然有序,从这些战士脸上,看不到任何慌乱的情绪。上得城来,士兵们立即便奔向自己的岗位,显然,事先都已经划分了各自的职责。

    而与城内的有条不紊相比,城外头却显得乱了一些,那些正在被挑选的战俘们,虽然听不懂喇叭声响的意义,但他们却也能感受到大规模骑兵抵达的震动,再一看城上士兵的忙乱,那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顿时便慌乱了起来,周围警戒的那些士兵则挥舞着鞭子,劈头盖脸地鞭打着那些着了慌四处奔走没头苍蝇的家伙,一边鞭打一边大声地喝骂着,指挥着这些人,向着城内撤退。

    从警号开始响起,宁馨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时间,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先前一片详和的先锋城,陡然之间,便变得戒备森严,城上,士兵林立,弓弩齐备,无数台床弩都上好了弩箭,一排排巨盾被推上了城头,士兵伏于大盾之后,在他们的脚下,放着一柄柄上好弩箭的臂张弩。而在城内,所有的非战斗人员,都回到了家,关门闭户,先前还川流不息的街道,瞬息之间便变得安静了下来。

    什么是高效,这就是!

    许原急步走上了城楼,向宁馨躬身行了一礼:“宁副院长,可能有敌来袭,请副院长先去将军府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宁馨却是抿嘴一笑,“许军长,不必了,我就在这里等着。”

    “等着?”许原有些不解,“宁副院长,东胡人弓箭厉害,城上着实有些不安全啊。”

    宁馨笑着摇摇头,“我猜,来的不是敌人,或者是都督回来了,估计他是想检阅一下你们应变的能力吧。”

    许原眨巴着眼睛看着宁馨,也就在这个时候,城楼最乐处,又响起了喇叭的声音,这一次,却是解除警报,也就在这个时刻,一片红衣占据了众人的视线,这片红色在一片雪白之格外显眼,外加上那面在风猎猎作响的大旗,一下子就让城头之上所有人明白了来者是谁。

    “果然是都督回来了,这玩笑可开得有些大!”许原低声道,有些敬佩地看了一眼宁馨,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这个刚来先锋城一天的宁副院长怎么就看得这么清楚。

    “这不是玩笑!”宁馨摇头道:“这是检阅先锋城战斗力的一种方式,我想,都督会很满意,许军长,你要被褒奖了。”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