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三十八章:城头对话(书号:13651

第六百三十八章:城头对话

作者:枪手1号
    东胡大军隆隆开拔而去,城头之上,武百官已几乎散尽,索普却仍然卓立在城头,目不转睛天际的尽头,那里,除了空无的白色之外,再无任何其它颜色。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索普微微偏转头,“熊本,看我东胡儿郎,如何?”

    一身布衣的熊本读读头道:“不错,当得起虎狼之师的称号。”

    “比你燕军如何?”

    “各自擅长,各有千秋。”

    索普哈哈大笑,“熊本,时至今日,你竟然还是如此骄傲,嗯,正如你们燕人所说,猪头煮熟了,牙巴骨还是硬的,如果你燕军真有我东胡儿郎如此勇猛,怎么被我的儿郎们杀得大败,连你也滞留于我东胡?”

    熊本神色一黯然,沉默半晌,方道:“具体战役具体说法,这一战,非是我燕军不勇,而是另有缘故。如果你东胡军人当真天下无敌,这么多年下来,也不至于连辽西也无法进入,一个张守约便挡了你们几十年。”

    索普冷然道:“你说得不错,非战士不勇,我东胡儿郎不能进入辽西,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打不下,东有铁骑天下无敌,但也有他的短板,我东胡不论在政制之上,还是在军制之上,都有着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短板,但是现在我们认识到了,所以我们在改变,熊本,你瞧着吧,用不了几年,我就会带着你去辽西瞧一瞧。”

    熊本哈的一声笑,“大言不惭,你难道忘了,在河套,宇恪丢了上万条性命,而在辽西方向。阿固怀恩被贺兰雄压得抬不起头来,一个高远,便让你举步维艰。居然还想侵我大燕,你在做梦吧!”

    打人不打脸。熊本这一军将得索普有些尴尬,哼了一声,“颜乞此次出征,定将那高远的人头带回来,到时候,我必将请你一起来饮酒庆祝。”

    熊本大笑,“拭目以待。不过我在想,如果颜乞这一次再输了。连你的王旗也被留在了河套,到时候,你怎么压制东胡国内的反对之声,怎么应对你的政敌?再次举起屠刀,再杀,你东胡的根基就要被杀光了。”

    “你认为颜乞会输么?”索普反问道。

    熊本一怔,抬头仰看沉沉的天空,脑子里在瞬息之间,已经想了无数种可能,但却没有一种能够有效地击败颜乞。在河套那种地形之下,怎么看也是颜乞的这五万骑兵占据着绝对的上风,高远能依仗的。或许就是那条辽河,可是颜乞选在这个时节出兵,明显就是要利用这个季节的严寒。

    辽河,要封冻了啊!熊本叹了一口气,以这里的严寒,封冻的河面,别说是走人,便是奔马其上,也毫无问题。也不知高远注意到这个问题没有。

    看着熊本迟疑。索普得意地道:“瞧,连熊本大将军也想不出高远有任何击败颜乞的可能。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颜乞的确占着较大的胜面,但是你也不要忘了。高远自起之日,每一战无不是以弱打强,以小敌大,但这些年下来,他不但好好地活着,而且越来越壮大,当你以为他必败无疑的时候,他往往会给你极大的惊喜,这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虽然我想不出什么击败颜乞的招数,但是不代表他也不能。索普,我只不过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家伙,而高远,却是朝气蓬勃。“熊本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大笑起来,”说起来,这个高远还真是你们东胡人的苦主呢,从一介兵曹开始,他便拿你们东胡人开刀,每一次壮大,都是你们东胡人给他当垫脚石,这一次,我还真是拭目以待,期待奇迹呢!”

    索普心恙怒,冷哼一声,“那你便等着吧,等高远的人头被提了回来,我会请你来瞧的。”

    两人不再言语,立于城头,却是各自想着各息的心事。

    半晌,索普斜睨熊本,虽然已年过五十,但这员老将站在哪里,却仍如一棵挺拔的苍松,在东胡为俘,却从不失却一位将军的尊严,再想想昔日和林城下一战,此人凭借着他残缺的先锋军,一次次向和林城发起决死冲击,哪怕是面对着最后出击的宫卫军,也是悍然不惧,此人统领的两万余先锋军,几乎都战死在和林城下。即便索普对燕军不屑一顾,但对于熊本却还是保持着尊敬,这也是熊本自愿滞留于东胡,又不愿向东胡人低头之后,仍然能在和林过得不错的原因。

    “熊本将军,燕国朝堂之上的一些事情,图鲁也经常说与你听吧?”索普摇摇头,转换了一个话题。“如今檀锋,周玉二人把持大权,宁则成已死,周渊被斥,随同周渊一起回去的那些老将老臣,几乎都遭罢黜,如今的燕国,新人把持朝政,你即便回去,也淌有了你的位置,最好的结局就是归老田园,你才刚刚过了五十,就甘心如此一蹶一振?”

    熊本冷笑,“你还想招降于我,怎么还不死心,那图鲁经常在我耳边聒噪也便罢了,你堂堂东胡王者,怎么也屡次三番来自取其辱,我熊本即便以后只是做一个终日劳作的田园汉,也不会为你们东胡人效力的。”

    索普脸色一变,几欲发作,看着熊本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正等着他动手,一肚子气不由也消了,哈哈一笑,“也好,熊本将军,却等我打垮了你心的大燕,东胡铁骑席卷天下,将什么秦赵齐楚统统踩在脚下之后,我倒想看看你愿不愿意为我效力?”

    熊本一怔之下,忽然狂笑起来,笑得腰都弯了下去,一边笑一边摇着头,手指着索普,“狂妄,狂妄之极,我倒是愿意等,但恐怕等到我老死了,你也不见得能踏入原一步。”

    看着笑得不可遏制的熊本,索普冷冷地道:“你们原人有一句话,叫有志者,事竟成,我有这个耐心,熊本,也许这个过程会很长,你可能真看不到,不过我有这个决心,有这个耐心,等我马踏天下之日,我会叫人去找你的儿子,孙子,给他们封官加爵,让他们为我效力,然后我带着他们来给你的坟前上一柱香,却要看看最后是你赢了,还是我赢了!”

    盯着一脸严肃的索普,熊本脸上的笑意渐渐冻结,这是一个疯子,他在心里道。

    看着僵住的熊本,索普得意地笑道:“现在我的治下,已经招了不少你们原人那些失意的才子,他们正在替我完成法制,礼制等一系列的浩瀚工程,我清楚我们东胡人的短板,但你们原的那些皇帝,可清楚自己的短板么?熊本,你不愿为我效力,但别的大燕人能像你一样么!”

    他大笑着,回头对身后的亲卫道:“来人啊,将那些人都领来,让熊本将军看一看。”

    熊本有些诧异,然后,他便看到一排数十人鱼贯出现在他与索普的面前,向着索普行过大礼之后,直起身来,眼光扫过熊本,都是脸露惭色,低头不语。

    熊本的眉毛渐渐地竖了起来,这些人,他认识的只有极少数几个,但都是燕军常备军的将领。但现在,他们都穿着东胡人的宫卫军军服。

    索普看着熊本,笑道:“你不愿为我东胡效力,但他们愿意,现在,他们已经是我宫卫军的军官了。这些人,在你们常备军的职位并不高,最高的也不过是郎将而已,但我可是仔细察访过,这些人可都是有才能的,只是因为你们燕国的那些所谓潜规则,他们最高也就现在这样了,但在我们东胡,我可以给他们更高的位置,让他们一展所长。”

    熊本的眼光凌厉的从众人脸上扫过,慢慢地变得不屑起来,“数典忘祖,天必诛之。”

    这数十名将领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索普却比毫不在首地道:“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立,你们用心为本王办事,本王也不会亏待了你们,我已经派出人去向燕王索要你们的家属,量他燕王也不敢扣留,估摸着时间,在你们原人过新年的时候,你们的家人就会来东胡与你们团聚了,以后就好好为我东胡训练士卒,上阵杀敌吧。”

    “多谢王上!”数十名降将脸上都是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如果说这些人投降了东胡,对原还有什么牵挂的话,那便只有他们的家人了。

    索普得意地转头看着熊本,“熊本将军,现在你也应当想到,他们在为本王做些什么了吧?”

    熊本冷哼一声,“还能做什么,不过是训练步卒吧了,你东胡自耕农不多,除了牧民,便是奴隶,指望着这些奴隶能成为一支强军么?笑话,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战场之上的送死之徒罢了。”

    “你错了!”索普冷笑,“步卒的主体,的确是来自奴隶,但你知道奴隶最渴望的是什么吗,自由。这些步卒的主体,都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奴隶,本王已经许诺了他们,只要他们在战场上立下战功,便可以取消他们父辈的奴隶身份,让他们转为自耕农,并赐予他们土地,所以,他们的战意高昂得很啊!秦人的策勋之策妙极,我亦准备在东胡施行,熊本将军,你以为如何?”

    熊本看着索普,脸色也终于显得沉重了起来。(未完待续)R58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