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三十七章:出征与立威(书号:13651

第六百三十七章:出征与立威

作者:枪手1号
    征东军在辽河西岸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一年之内,除却军队,竟然移民不下万户,如此大的移民力度,再加上宇恪的兵败,终于让索普从整肃内政之,抽出时间来正视这个原本在他眼,便不如何强大的势力的咄咄逼人之势。@乐@读@小说 .23.Com

    索普很恼火。东胡内部的整肃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将这件事情看得有些简单了,便像大燕现在正在实现的郡县制,依然是在伤筋动骨的情况下才被推动,更遑论东胡比起大燕来,在制度上,要落后更多,骤然之间,跨出这样一大步,自然会有许多反弹的声音。要不是米兰达在世之时,手腕凌厉如雷霆,以梨庭扫**之势,清洗了一大批守旧势力,只怕索普现在还举步维艰,可即便如此,索普也只能说是勉强驾驭住了朝纲,那些不满的势力,只是暂时消沉下去,只要给他们机会,恐怕便会立时跳将出来。

    宇恪已经兵败了,数千骑兵,上万步卒葬身在辽河西岸,索普必须马上作出反应,以免这次失利被有心人利用,就是在这个状况之下,索普拜颜乞为大将军,筹建河套大营,允准颜气统五万骑兵出征河套,而这五万骑兵之,索普特地调来了五千宫卫军。

    宫卫军,已经是东胡王庭压箱底的宝贝了,仅仅只有三万余人,二万供卫和林,五千镇守黑山白水之间的祭祀之地,另外五千,便给了颜乞。

    颜乞,在米兰达时代,便是名重一时的大将,统领着宫卫军的一部,被外界称为东胡第一大将,但在数年之前。他出使燕国,回程途在辽西与当时还是一介兵曹的高远发生冲突,两人在公平较技的情况下,颜乞使刀的右手被废,从此再也握不得刀。

    返回东胡之后,颜乞几乎就此消失在公众的面前,连宫卫军将领的职位也辞去,几年下来,就在众人以为颜乞已经不再受米兰达宠幸,已经泯然众人的时候。颜乞再一次露出了他锋利的獠牙。

    和林之变,在颜乞的带领之下,宫卫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洗了大王子索克的部族,数万人被颜乞率军几乎斩尽杀绝,而像阿固部这样赫赫有名的大部落,也在颜乞的威逼之下,阿固怀恩不得不斩杀了老族长,清洗了老族长一系人马,然后率阿固部投诚。这一役也使得阿固部从一个一流的大部族一举跌落到了二流部族之。

    众人这才警觉,颜乞此人,虽然右手再也握不得弯刀,但在他心。却另有一把更为锋利的弯刀已经磨得锃亮。在颜乞的屠刀之下,即便心再有不服之气,众人也只得俯首贴耳,谁也不想成为一下个索克。也不想成为下一个阿固部。

    十一月的和林,已经飘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整个和林都已经覆盖在皑皑的白雪当。放眼望向远方,尽是银装素裹,而在和林城下,昔日熊本率部流下无数鲜血的地方,数万骑兵分成数十个方阵,默然矗立。

    城头之上,身着王冠的索普端坐在椅子上,在他的左右,东胡的武百官肃然而立,都是脸色肃穆,今天,是颜乞誓师出征的日子。

    城头之上,数百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抬起一具具沉重的大号,用力吹响,随着号声响起,数百面大鼓同时敲响,鼓号声,城下的空地之上,一头黑牛,一头黑羊被牵了出来,执刀的力士一声吆喝,刀光闪动,硕大的牛头羊头瞬间落地,旋即,牛头羊头被供奉到了正对着城门的香案之上,全身甲胄的颜乞上前,在香案之前上香,先叩天地,再叩君王,三拜全军将士。

    颜乞的每一拜,数万东胡骑兵都是振臂高呼,声震云天。

    三拜已毕,城头之上,索普霍然起立,走到城墙边上,大声喝道:“授旗!”

    城门之,一名宫卫军将领高举着索普的金黄大旗,疾驰而出,身后,两队甲胄卫士紧紧相随。颜乞出征,索普却授王旗,这便意味着颜乞是代王出征,如果胜了,自然是好,但如果败了,颜乞只怕也回不来了。看到颜乞躬身接过王旗,数万将士激动地高声呐喊,城头之上,也不知有多少人心五味杂陈。

    怎么看,这一仗,颜乞也不会败,如果颜乞胜了,也就代表着索普的王位就此稳固如山。

    索普双手高抬,数万将士立时鸦雀无声,所有目光,在这一瞬间,都集到了城头索普的身上。

    “东胡的勇士们!”索普高举着双手,用力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

    “呼啦!”数万将士抱以热烈的呼喊。这些士兵们来自各个不同的部族,或许他们的首领,他们的将领,对东胡王并没有多少崇敬,有的只是畏惧,但对这些普通的士兵来说,东胡王,就是他们这些人的神灵。

    “有凶恶的狼群从西方而来,他们已经谋夺了我们自古以来的领土,抢走了本属于我们的牧场,我们应当怎么办?”索普喊道。

    “抢回来!”数万人一齐高呼。

    “他们杀了我们的同袍,上万去讨伐敌人的东胡儿郎长眠在辽河西岸,我们应当怎么办?”

    “杀光敌人。”数万个声音怒吼。

    “说得好,勇士们,在我的王旗的指引之下,去杀光那些入侵者,用他们的血浸润我们的草场,把他们的尸体当成我们牧草的肥料,拎回他们的头颅来装扮我们的城墙,我,索普,你们的王,在和林城,注视着你们去杀敌!”

    “呼拉!”

    “杀敌!”

    “杀敌!”

    看着群情沸腾的士兵,索普满意地笑了,有些虎贲儿郎,何愁外敌不平,何愁不能争霸天下。他目视城下的颜乞,微微读头。

    颜乞飞身上马,左手高举王旗,用力舞动。随着王旗在大风之招展,呐喊的军队在下一刻又恢复了安静。

    “祭旗!”颜乞的声音低沉地响起。

    祭旗,便意味着要流血,数万士兵顿时凛然,以往祭旗,都是杀奴隶,少则数十上百,多则上千,不知道这一次,又要杀多少人。

    城内响起甲叶碰撞的声响,上百名士兵每两人一个,夹着数十人走了出来,在城下排成整齐的一排,按着这些人跪倒在地。

    看到这些被拖出来按倒在地上的人,最前面的军阵当,都是一阵阵哗然,因为这一次被拖出来的,不是奴隶,而是东胡人,不仅是东胡人,而且都是各部族的将领,最低的百夫长,最高的竟然有统领千人以上的将军。这些人面如死灰,被按着跪在地上,全身不住地在颤抖。

    看到军阵哗然,颜乞勃然大怒,伸手将王旗递给自己的亲卫,厉声喝道:“持王旗巡示,但凡再有喧哗者,立斩!”

    亲卫大声应喏,持王旗策马飞奔,往来各个军阵之间,大声宣示着颜乞的军令,随着亲卫的奔行,哗然的军阵再一次肃立如初。

    “军法官,宣布军法!”

    “喏!”一名军官大步向前,在他身后,数十名大汉紧紧相随。

    “不遵号令者,杀!”军法官大声念道。

    “不遵号令者,杀!”军法官身后数十名大汉,齐声将命令重复一遍,几十人齐声高呼,立时便将这条军令晓喻到了全军,即便是最后方的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临阵脱逃者,杀!”

    “救援不力者,杀!”

    ……

    随着一条条军令的颁布,和林城下,已经是死一般的寂静,这一次颁布军令,竟是格外的长,居然有数十条的杀令,此令一下,人人凛然。

    “宣布这些人的罪状!”军令宣读已毕,颜乞一挥手,大声对军法官道。

    军法官走到第一个被按倒在地上的军官面前,大声宣布他的罪状及处罚,随着军法官的一声杀字出口,一名士兵旋即抽出腰间弯刀,刀光一闪,已是将此人的人头斩落在地。

    军法官一个个依次行来,一条条的宣读罪状,每一个杀字出口,便是一颗人头落地,顷刻之间,便是连杀数十人,鲜血染红了城下白雪,也震慑了数万骄兵悍将。这些人的罪状,在所有士兵看来,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当然,应当是在之前算不得什么,大多都是读卯不到,乐撞主将,训练不力,克扣军饷等。但现在,却都是被一也斩了。

    随着这批人被杀,城内又走出来一批人,这一次,城下军阵再一次发出了惊呼之声,但这一次,一声惊呼之后,便迅速地安静下来,毕竟,那数十条杀字令刚刚宣讲完毕,其便有一条,军喧哗者,斩。

    但无数人粗重的呼吸之声,仍然充斥着这片天地,因为这一次走出来的人,身份过于尊贵,基本上都是各部之主,有原来拥有上万骑的部族之主,也有数千骑,千余骑的小部落之主。而其身份最高贵的,却是乌苏部的少族长乌苏索坦。

    这些人走到城下,一个个默然地脱下上衣,然后跪倒在满地的鲜血之,在他们身后,一名手持马鞭的士兵挺立。

    军法官再次高呼宣布他们的罪状,却是管教不力,使得部将肆无忌惮,横行不法,违犯军纪,每人当受鞭五十。

    随着呼啸的马鞭落在脊背之上,片片血珠飞溅,所有士兵都有些头昏目弦,似乎都感到,如今的东胡,与以前的似乎不大一样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