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六百二十六章:走投无路(书号:13651

六百二十六章:走投无路

作者:枪手1号
    士兵们将从韩定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一一摆在曾宪一的面前,看到其的一面铁牌,曾宪一眼瞳微缩,这牌子他自然是认得的,每个燕翎卫都会有一块。+乐+读+小说++23x+伸手拿起牌子,曾宪一走到韩定的面前,“说,姜郡守现在怎么样了?”

    韩定头被士兵向后反拽着,只能仰着头看着曾宪一,“姜郡守没事儿,他只是被软禁了。”

    “你可以说谎话,但我相信,跟你来的人,肯定也都是你燕翎卫的人,他们不见得每个人都是硬骨头,韩定,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实话,我让你痛快地去死。听说你们燕翎卫在蓟城有一个刑室,但凡进去的人,无不闻风丧胆,从来没有人在哪里能咬紧牙关,我不是你们燕翎卫的人,也不会那些花样翻新的刑法,但我是一个军人,我可以名不改色地用小刀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削下来,当着你的面,沾上佐料烤来吃罗。”看着韩定微微变色的脸庞,曾宪一冷笑,“我是一个老兵,我知道怎样削光你的肉却仍然让你保持清醒,我能让你看到自己的心脏还在有力的跳动,你信不信?所以,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你怎么知道我跟你所说的不是实话?”韩定看着曾宪一,苍白的脸庞和闪烁的眼神,暴露出他此时的心思。

    “因为在你来之前,有人告诉我的事情,与你所说的不一样。”曾宪一道。“你现在就可以决定了,是老老实实的说真话,还是继续蒙骗我,现在,你带来的人,已经在分开受审了,所以,你的时间是有限的。”

    韩定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你保证给我一个痛快?”

    “当然,我是一个军人,向来言出如山!”曾宪一挥了挥手,按住韩定的士兵松手,后退了几步,韩定咳漱了几声,盘膝坐在了地上。

    “你说得不错,姜新亮已经死了。”韩定冷冷地道:“这样的人,居然想将渔阳献给赵国来保证自己的权位,着实该死。曾宪一。你与这样的人同谋,即便今日得脱,他日也不会有好下场。”

    曾宪一的拳头握得卡卡作响,“我他日会有什么下场就不劳你关心了,反正你也看不到了,我只想知道,檀锋就算再有神通,可在渔阳郡城之,郡守他有上千的亲卫营。有上万的守备部队,檀锋是怎么得手的?”

    韩定哈哈一笑,“像姜新亮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檀大人一进城,守备部队将领陈宫将军,亲卫营统领寇寒枫将军,便弃暗投明。有此二人相助,姜新亮能往哪里跑?可笑姜新亮这头蠢猪,居然还将二人引为心腹。”

    曾宪一听到此时。已是五内俱焚,当初姜新亮起事之时,陈宫,寇寒枫二人是最为积极的人物,为姜新亮上下奔走,联系各路将领,官员,为姜新亮扳倒他父亲立下汗马功劳,若非如此,事后论功行赏,陈宫,寇寒枫也断然坐不到这个位置。

    “此二人只怕不是弃暗投明,而一直便是你们燕翎卫的人吧?”曾宪一怒道:“檀锋想要谋夺渔阳郡,定然是早早就开始谋划,老郡守不倒,陈宫,寇寒枫这样的人就不能掌握大权,不能身居要冲,所以,扳倒老郡守那一役,暗也有你们燕翎卫的推手吧?”

    韩定哈哈大笑,“曾将军果然七窍玲珑,不错,就是这样,说起来,还得感谢你曾将军的大力相助啊,如果没有你,当初哪有那么顺利就将姜大维扳倒,姜大维不倒,又哪里有今天能顺利将渔阳郡收回朝廷,曾将军,你是大功臣啊!啊……”

    大怒欲狂的曾宪一抽刀,一刀便刺入了韩定的胸膛,韩定努力地抬起头来,看着曾宪一,却仍在嘿嘿的笑着,“姜家完了,渔阳郡回归朝廷,想占我大燕便宜的赵人,这一次也要偷鸡不着蚀把米,曾宪一,你还能挺几天,嘿嘿,嘿嘿!”

    曾宪一猛地抽刀,韩定侧身歪倒在地上,身子弹动了几下,就此毙命,不过他脸上仍然带着的笑容,却让曾宪一极端地不舒服。

    “来人,拖下去,与他同来的那几个,都砍了!”他大声喝道。

    安陆城外,征东军大营,叶真正与步兵,牛奔两人对酌小饮。

    “已经过了二天了,曾宪一还没有动静儿,我们是不是该有所动作了?”步兵问道。

    叶真却是笑着摇头,“不必,曾宪一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哪怕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他也会反复地想一想,投靠我们是不是他最佳的选择。我想,现在他应当想清楚了,也许他马上就要来了。”

    叶真话音未落,帐外,一名亲兵已是跨步走了进来,“司令官,哨骑回报,安陆守将曾宪一,带着两个随从,已经出了城门,正向着我们这里而来。”

    叶真大笑着:“瞧,这不是就来了么?这两天,曾宪一应当是想清楚了,他算得上是姜家这两代人的亲信,与姜新亮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所以,他即便是想反水投檀锋,檀锋也不敢要他,就算是现在收了他,最后也会找机会除掉他的,而去投赵人,哈,赵人马上就会在檀锋手上吃一个大亏,而他们内乱将起,不将内乱先平定下来,哪里还有心思来吞并渔阳郡,更别说曾宪一了,曾宪一渔阳或者是个人物,但在大局之,他又算得了什么?没了姜新亮,没了渔阳郡,即便他去投赵人,难道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步兵将杯酒一饮而尽,“更重要的是,现在他如果想要动作的话,得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曾宪一如果真想去找檀锋的麻烦,我倒是不吝于给他让出路来,反正我最看重的是安陆这块地方,他与他的三千兵属于锦上添花。当然,他能来,最好,以后我们进兵渔阳的时候,倒是有个现在的大旗可以扯起来。”

    “为姜新亮报仇!”一边的牛奔突然道。

    三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步兵瞧着牛奔,“我说牛将军,你是半天不说一句话,但凡蹦出一句话来,总是让人笑痛了肚子。”

    “我家小姐说,我这叫幽默!”牛奔脸色严肃地道。“小姐说,这是不可多得的才质。”

    叶真与步兵被他逗得笑弯了腰。

    “走吧走吧,咱们去迎迎曾宪一,这人也算是个有本事的,既然要礼贤下士,自然便要做到位。”

    三人起身出帐,向着辕门走去。

    步兵歪着头,看着叶真,问道:“司令官,您说说,这一次赵国内乱,子兰能挺多久?”

    叶真想了想,“这个可真说不准。其一,赵国这一次对子兰用兵,秦国肯定是乐见其成,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在边境上找赵国的麻烦,反而在山南郡会加大攻势,使得山南郡的冯发勇无法抽兵回援。其二,这一战可是赵牧指挥呢,此人天下名将啊。不过子兰也不是好对付的,当年匈奴入侵,赵王借刀杀人,代郡对他可是恨之入骨,这几年在子兰有意无意的推动之下,代郡早已是成了他的私产,而且子兰威望极高,赵王想动,但朝同情或者暗助子兰的人,也绝不会在少数。更何况,都督也不会容许子兰垮得太快啊!”

    “也就是说,我们征东军有可能去帮助子兰罗?”步兵眼露出兴奋的光芒。

    “我说步兵,你是不是捞不着仗打,心里极端不爽啊,眼见着代郡马上要战火纷飞,便心痒难骚了?”叶真打趣道。

    “那是自然!”步兵毫不掩饰,“孙晓,贺兰雄他们两个现在与东胡人打得热火朝天,我却闷在这里练兵,自然是难耐寂寞,司令官,如果我们征东军真要去支援代郡的话,肯定是从我们央集团军抽兵,您是不可能去的,那到时候,这个领兵人选,一定得是我。我得先跟你预定下来。”

    “好,如果到时候我们真要出兵的话,我就让你去,不过步兵,你也要清楚,即便我们出兵,数量也不会太多,我们央集团军现在还只是一个空加子,拢共加起来也只有万余人。不可能给你多少的。”

    “用不了多少!”步兵笑了笑:“我们去,只是要帮助子兰不那么快被赵牧打垮嘛,又不是助子兰击败对手。”

    叶真读头笑道:“你一语道破真谛,这一战,对我们来说,是打得愈久愈好啊,最好是打到将军将东胡人击败之后才好。”

    说话间,三人已是走到了辕门,而此时,曾宪一与他的两个随从,也恰好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

    看着叶真三人立于辕门,曾宪一先是微微吃了一惊,接着便翻身下马,大步走到叶真面前,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向着叶真道:“曾某现在走投无路,愿意带着麾下三千儿郎以及安陆来投征东军,不知叶将军能纳否?”

    叶真大笑着上前,双手扶起曾宪一,“曾将军,为了能与你成为袍泽,我可是绞尽脑汁呢,姜郡守我们无法救,但可不愿意看着你眼睁睁地被那檀锋坑了,先前事态紧急,我们生怕将军你得到消息便率军回去,便只能抢先占了将军的后路,将军不怪罪我等方好。”

    “曾某现在神无主,哪里敢怪罪将军!”曾宪一苦笑,“如果将军能给我与三千儿郎一个好的前程,曾某便感激不尽。”

    “这个自然!”叶真大笑着挽起曾宪一的手,转身便向着大帐走去,“檀锋整日计算着阴人,这一次我们却也得想法阴他一把,也算为姜郡守先小小的报一下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