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二十三章:较力(书号:13651

第六百二十三章:较力

作者:枪手1号
    曾宪一是渔阳郡的老人,也是姜家的老臣,不但资格老,功劳也无人能比,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姜大维的亲卫统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给了姜大维致命一击,如果不是他,姜新亮是很难成功地从父亲手里夺来渔阳郡的大权的,不得不说,姜新亮已经去世的母亲所结下的善缘,给他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助力。{乐+读}小说

    现在的曾宪一驻扎在安击,手下三千精锐,是渔阳郡兵之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与对面新会征东军的交易,使得安陆堆集了大量的各种军用器械以及战马,近水楼台先得月,曾宪一的部队,当然会第一个得到这些武器并装备部队,从而使战斗力更上一层楼。

    但近五天来,曾宪一却察觉到了事情很不正常,来自新会的商人越来越少,到今天为止,更是一个也没有了,往日川流不息的驿道,突然之间便清冷了下来。

    渔阳与征东军不是朋友,充其量也只是一个相互利用的关系,互通有无,让自己不断地强壮,这便是双方交易的实质,而不冲突,也是不想让一些在一边观望的人渔翁得利。

    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却让曾宪一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战争。

    战争的味道是那样的浓烈,曾宪一却是有些迷惑,征东军难道嗅出了什么味道了么?姜新亮与赵人的密谋,曾宪一不是不知道,虽然不以为然,但他既然奉姜新亮为主,倒也无所谓,燕国也好,赵国也好,只要姜新亮得保大位,于他而言。都是一样的。可现在看起来,征东军显然已经探知到了什么,现在的架式,是准备要阻上少爷的谋算么?

    可是不应该呀!曾宪一有些不解,征东军与燕国朝廷的恩怨,众人皆知,眼下燕国没有对征东军下手,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忍让几分,只是因为征东军现在正与东胡交战,东胡也好。征东军也好,都是燕国朝廷的大敌,两个在燕国朝廷看来都是恶狗的家伙互咬,他们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插一脚,在他们看来,双方都咬得遍体鳞伤才是最好的。

    如果渔阳郡脱离燕国,对于燕国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而这种事情的发生。对于高远来说,应当是乐见其成,他应当很清楚,如果任由燕国慢慢地将力量终新积蓄起来。当他与东胡的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胜败,燕国都会对他下手的。

    虽然觉得不解,但曾宪一仍然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这件事情。一边将新会发生的事情飞报给渔阳郡的姜新亮。一边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应付不时之虞。

    第三天上,曾宪一担心的事情终于到了。

    这一天。在新会驻扎的征东军一部骑兵突然插出安陆侧后方,一战击溃了渔阳郡兵驻扎在七星台的一哨人马,战据了七星台,与此同时,另一股步卒也翻过蒙山,自小道突然袭击,一举拿下了马家店,两股人马,一左一右,钳死了安陆曾宪一部的后路。

    两部征东军行动神速,在曾宪一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堵死了他的后路,又惊又怒的曾宪一,正准备安排人手反击夺回七星台与马家店,在他的正前方,一股多达五千人的征东军突然现身,兵锋直逼安陆。而指挥者,竟然是征东军驻河间郡的最高指挥官叶真。

    曾宪一到了此时,终于完全明白过来,少爷的所有谋算已经落在了对方的眼睛之,不管征东军是出于什么考虑,显然他们是不同意少爷的这个举动的,大军压境,或许会真打,也许是一种威迫。

    将所有撒在外头的兵力统统撤回安陆城,封闭城门,准备应战,一便派出多拨信使回渔阳郡城向少爷示警,既然征东军已经知道了少爷的谋算,那燕国朝廷,也应当知道了,此事必须要提前发动,否则肯定要出大事了。

    征东军抵近到安陆城附近,扎下营来,却丝毫没有进攻的迹象,曾宪一甚至没有看到对方的营有有大型的攻城器械,虽然安陆只是一个县城,城墙既不高也不险,更不固,但自从曾宪一到这里驻扎之后,仍然竭尽全力地对城墙进行了改造,城墙的本体无法改变,但却可以在防守的布置上下大功夫,现在的安陆城,不说是固若金汤,但也绝对是一只能扎人的刺猬,更何况自己统领的这三千渔阳郡兵,可是精锐的精锐,这三千人,几乎每一个人都参加过数年之间,燕国与赵国之间的那一场大战。

    上过战场的士兵,杀过人见过血的士兵,与一般的士兵那是截然不同的。

    但让曾宪一无法释怀的是,征东军就这样驻扎在哪里,将自己困在了安陆城,却没有任何攻击的打算。

    也不知道派出去的信使能不能安全抵达,能不能提醒公子谋划已经出了大问题,征东军既然发动了,那肯定便是有源源不绝的后手,虽然看不透对方为什么要将自己困在这里,但很显然,他们是不让自己有机会插手接下来的事情。

    曾宪一恐怕想不到,征东军没有后手,征东军的目标,就是安陆和他曾宪一麾下的这三千精锐,而所谓的后手,却是檀锋在渔阳郡城的所有布置。姜新亮如果不与赵人勾结,檀锋还不会这么快地发动,但当檀锋察觉到赵人插手渔阳郡之后,便不得不提前来收割他已经养了两年的庄稼,虽然还不是特别成熟。

    “你是说,檀锋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情,马上就要对我动手了?”看着坐在对面,一脸疲惫之色的赵国使者,姜新亮脸色很不好看。

    “不是要动手了,而是已经开始动手了。”赵国使者沉重地道:“太尉可以确认这一读,所以姜郡守,必须马上动作起来,再拖延不得了。”

    “可是曾宪一的部队还在安陆,没有将他调回来之前,此事,还有风险啊!”姜新亮迟疑地道。

    “没有时间了。”使者断然摇头,“曾宪一在安陆,对面是征东军,他们肯定也嗅出了味道,他们会轻易地让曾宪一脱身么?没了这三千军队也算不得什么,只要能顺利地掌控渔阳郡,对于姜郡守来说,便是胜利了。”

    “太尉为什么走了?”

    “邯郸出了一件大事,太尉必须要回去!”使者模糊其词,赵拙遇刺,赵国内乱迫在眉睫,使者可不想让姜新亮知道了这件事后,而心生二意,从而使这件事横行波折。“周长寿将军是太尉的老部下,太尉临走之时面授机谊,周将军已经调集大军自全城出发,准备与将军联手应付有可能出现的差错,郡守尽管放心,檀锋能调的部队,也只有驻扎在原郡的五千常备军和一万原郡兵,所以姜郡守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马上将麾下部将控制起来,不管他们是不是愿意或者是协迫他们,都要将他们一齐拉上船,只要渔阳郡兵上下一心,檀锋即便来了,也无法可施,等到周将军大军一到,檀锋再不甘心,也只能退走。”

    姜新亮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也只能如此了。只是这样一来,渔阳郡,只怕会乱上一阵子。”

    “乱不怕,有姜郡守与我家周将军通力协作,乱了也能平定下来,或者正好借这个机会,清除一批对郡守不满有敌意的家伙,使郡守能够将渔阳郡牢牢地控制在手。”使者看到已经说动了姜新亮,不由面露喜色。

    一名名亲卫从郡守府内飞马而出,奔向驻守在渔阳郡四周的军营,姜新亮的亲卫营,将整个郡守府团团围了起来,戒备森严,郡城内的驻防部队,亦从军营之开了出来,走上了城墙,渔阳郡城的所有城门,都在第一时间被关闭,整个渔阳郡城,从郡守府的命令下达开始,便全城戒严,所有商铺关门,所有百姓,都被勒令呆在家,不得外出,一时之间,偌大的渔阳郡城内,除了行色匆匆的军人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个闲人。

    一夜的惊惧之后,驻守在郡城四边的将领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城,每一个进城,都让姜新亮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这些回来的将领,最多也只带着自己的随身亲兵,这便代表着他们根本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而知道这内里缘由的,也只有自己的亲卫统领与渔阳郡的城门守备。

    自己的亲卫有一千余人,城门守备统带着五千人,有了这千余人控制渔阳郡城,足够了。

    渔阳郡城之内,檀锋所隐藏的那幢房屋之,也是人满为患,除了檀锋统率下的燕翎卫外,还有不少身着渔阳郡郡兵服饰的将领,看着这些人,檀锋脸上露出了微笑。

    “通知下去,开始行动吧,先让渔阳郡城乱一乱,让姜新亮忙活一阵子吧。”檀锋站了起来,“等檀锋的亲卫营动起来之后,咱们便去郡守府吧!”他站了起来,笑盈盈地道:“渔阳,该回来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