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一十八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书号:13651

第六百一十八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作者:枪手1号
    东西早就到了积石城!宁馨一句话,立时让屋里几人都傻了眼,半晌,张一才霍然站了起来,“那张琴,是那张琴,你送给夫人的那一张瑶琴。”

    众人面面相觑之际,翠儿却是适时走了进来,向着蒋家权行了一礼,道:“蒋议政,夫人听说宁小姐到了这里,欣喜万分,本来是要出来迎宁小姐的,只是现在夫人身子不便,让我来请宁小姐去后头相见。”

    蒋家权还未做声,宁馨已是站了起来,向诸人抱拳行了一礼,“那我便先去见见倩儿,诸位大人,少陪了。瑶儿,你随我进去,琴儿,你去告诉牛奔牛腾他们两个,先在城里觅一家客栈住下来。”

    张一却是摆摆手,“宁小姐既然来了积石城,那有让您的从人住客栈的道理,我这便下去安排,宁小姐只管去吧,不用操心其它事情。”

    宁馨微笑道:“张大掌柜还是跟在蓟城是一模一样,善解人意,安排周到,那就谢过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曹天赐看着蒋家权,苦笑一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可真会骗人。”

    蒋家权拈须微笑,“宁大人只有这个独女,这一身本事,只怕全让这女子学了去,现在想起宁大人当初的种种手段,仍是背心发凉啊,幸好这宁馨到了我们这里。”

    “蒋议政,能不能把那名单拿到手里?”曹天赐道。

    “天赐,你以为光拿到了名单就行了么?”蒋家权摇摇头,“宁馨当初将暗卫的名单藏在瑶琴之托张一带到积石城来,恐怕也是担心自己落到了檀锋手,不能保存这张名单,这张名单到了檀锋手,檀锋只会做一件事,杀光。但到了我们手。我们却是想将这些人收归己用,但你想想,这些人是宁则诚留给燕国的么?不,他是留给自己的,所以这些人,忠于的是宁氏,就算我们拿到了这名单,没有宁馨这个人,也没啥用。”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蒋家权笑道:“宁馨来投奔咱们了,她的人。不就是我们的人么,看来你监察院要多一个人了。”

    听到蒋家权如是说,曹天赐便有些痛苦地揉揉脑袋。

    看着曹天赐的模样,蒋家权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好了,这是后话,先放一放,都督在河套大捷,我们这边可就有一大摊子事要做了。先将这捷报发给征东府治下所有区域,让大家都欢喜欢喜,接下来么,我们

    后堂。叶菁儿已经非常显怀了,挺着大肚子站在卧房门口,看到一身男装的宁馨缓步而来,先是瞪大了眼睛。接着便笑了起来,“宁姐姐,你穿这一身。可真是俊俏。”

    宁馨停下脚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如今的叶菁儿,再看了看自己,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道:“菁儿,你可是变多了。”

    “宁姐姐也跟以前不大一样了,眉宇之前,竟是多了几分煞气呢!”

    宁馨摇摇头,“怎能不变?如何不变,菁儿,你有一个高远可以依靠,我却是只能靠自己啊,如果还不为,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叶菁儿步履蹒跚地走了过去,牵起宁馨的手,道:“是啊,我还有一个高远可以依靠,姐姐却是孤身一人,我一直邀请姐姐过来,便也是想让你有个依靠啊,我知道姐姐要强,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必竟是女人啊!”

    听着叶菁儿的话,宁馨不由面红过耳,“菁儿,你胡说些什么?”

    叶菁儿抿嘴一笑,“姐姐,屋里说话吧。”

    两人手牵着手进到屋内,首先入目的竟然放置在窗前的那一台瑶琴。

    看到宁馨盯着那台琴,叶菁儿不由微笑起来,“自从姐姐送来了这台琴,菁儿可是每天都是练习的,也只有这一个来月,裘大夫说不能劳心劳神,方才罢了。”

    宁馨叹了一口气,“菁儿,你身子重,先坐下吧。”

    翠儿扶着叶菁儿坐下,宁馨却是走到琴前,青葱五指抚过琴弦,叮叮咚咚的琴声立时便如流水般地在房内响起。宁馨回过头来,看着叶菁儿,“菁儿,说起来,我父亲与你父亲,你夫君,都算得上仇人,你父亲的死,与我爹也脱不了干系,你却为什么对我如此好?”

    听到宁馨提起往事,叶菁儿脸色不由一黯,“上一辈的恩怨,自是他们的事,又何必纠缠到我们这一辈儿上,我只知道,我初入京时,姐姐对我好,那是真的好。再说了,两位老人家,现在都已经倒下去了,再深的仇怨,也就到他们为止了,如果他们还不甘心,在黄泉地府扯旗子再去斗吧。”

    宁馨苦笑了一声,“菁儿,你倒真是纯水一般,与你比起来,我可真是惭愧到了极至了,你可知道,当初我接近你,与你好,可都是带着目的的。”

    “或许最初是带了目的,可最后,我知道姐姐是真的对我好了,你的眼睛,骗不了人的。”叶菁儿摇头道。“这一辈了,对我好的人,当真是不多的。所以有一个,我便能记得牢牢的。”

    宁馨呆了片刻,手突然在瑶琴上一按,卡卡数声响过,瑶琴乐端的木盖忽地弹开,一阵机括声格格的响起,从琴内倏忽弹出一个盒子,宁馨再按了几下,那盒子乐端地的盖子弹了起来。

    看着这具伴随了自己近一年的瑶琴内里还藏了这个机关,叶菁儿不由呆了。

    宁馨从盒子里拿出一叠纸来,“菁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叶菁儿摇摇头。

    “我爹执掌燕国燕翎卫数十年,从他还不是御史大夫的时候,便开始执掌燕翎卫,这许多年来,他在燕翎卫之,建立了一支单独的队伍,如果把燕翎卫比做一个人的话,那这只暗卫便是燕翎卫的心脏。只不过,这颗心脏不是为了燕国准备的,而是为了我爹他自己准备的。檀锋他太心急了一些,在我爹还没有将这个交给他的时候,他便下手了,李云聪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却也是不知详情,恐怕很多人想不到,这颗心脏真正的掌控者,却是我。从我十岁之后,我爹便把这些东西交给我,然后让我开始学习着如何掌控他们。”

    叶菁儿的眼睛越瞪越大。

    “所以菁儿,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有时候,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呢?我,可没有你所想的那般好。”宁馨默然片刻,道:“我爹也好,我也好,犯的最大一个错误,便是信了檀锋,而檀锋犯的最大错误,便是下手太早了。他失去了最好的东西,现在他所掌控下的燕翎卫,徒有其形而无其实,早就没有了以前的威势,他想要重新打造一个属于他的燕翎卫,可不是三五年之功能完成的。”

    “姐姐竟是将这么秘密的东西,送到了妹妹身边?”叶菁儿呆了半晌,突然笑了起来,“我就说,姐姐对我是极好的。”

    宁馨摇摇头,有些无奈地笑道。“因为当时我要做一件大事情,我知道救不出我爹来,但我想我能给他报仇。将这东西送到你这里来,只是以防万一而已,只不过檀锋命大,我的致命一击,竟然只是伤了他。以后,可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姐姐既然先送了这个东西来,现在自己也来了,那自然是要来帮高远的,刚刚听姐姐说话的语气,那肯定是极厉害的人物,嗯,姐姐你知道吗,在征东军,有一个贺兰燕的匈奴女将军?”

    宁馨摇摇头,“那倒是没有听说过。”

    “她呀,真正是极厉害的,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还有一声厉害的功夫,征东军里的骑兵,十有**,倒是她训练出来的。”

    “哦,征东军的铁骑厉害我是知道的,竟然是一个女子训练出来的,这样的人物,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见她。”宁馨有些讶异。

    “她呀,现在也是高远的妻子呢,半年前,他们刚刚订了婚,还是妹妹亲自牵的线。”叶菁儿凝视着宁馨,悠悠地道。

    宁馨一呆,脑子一转,“这个贺兰燕,身份有些不大一般?我想,她不仅仅是一个厉害的骑兵教头吧?”

    “她姓贺兰,是贺兰族的公主,贺兰雄的妹妹。”叶菁儿道:“姐姐一听便知道这内里的缘由,果然心思玲珑。”

    “你不高兴?”宁馨问道,旋即又读读头,“这样的事情,换谁都会不高兴的。”

    “不高兴倒也没有。”叶菁儿突然笑了起来,“贺兰燕身份贵重,高大哥娶了她,便能更有效地将匈奴人聚集起来,于大哥的大业是有极大帮助的,你这一路行来,也应当看到了不少吧?”

    “是啊,我是看到了不少,我一直很惊讶咱们燕人与匈奴人居然能如此和平共处,甚至还互相通婚了。”宁馨读头道。

    “贺兰燕是极聪明的。”叶菁儿轻轻地道:“所以,我一直想宁姐姐过来,有了宁姐姐,她再聪明,又如何斗得过我们两个人,我想,宁姐姐肯定也是极愿意的。”

    宁馨先是一呆,接着便明白了叶菁儿的意思,一张脸渐渐地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