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宁馨的力量(书号:13651

第六百一十七章 宁馨的力量

作者:枪手1号
    接下来的路程,青年公子很是沉默,倒是何大友一直在兴高采烈的地说着,面对着一个俊俏公子,而且还是外地来的,何大友自然是要炫耀一番他现在的幸福生活,而这些,在几年之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想像的啊。<》

    他说着当年随都督一起征战,说着自己因伤退役,说着一群伤兵们建立起了白杨村,说着自己娶了一个匈奴‘女’人当媳‘妇’,说到自己已经当了爹,说着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青年公子有些失神,倒是他身后的两个小厮听得津津有味,便是两个伴当,听到后来,眼神也有些变了。

    直到看到不远处那积石城那巍峨的城墙,何大友才意犹未尽地闭上了嘴巴。

    “这位小哥,进城之后呢,你就去北城,那边有最好的客栈,看你样子,也不是缺钱的,看你是外地的,给你提个醒儿,西坊不要去,那里是我们积石城的工坊聚集地,外人是不许进去的,你误闯了过去,便会生不少麻烦。”

    “进城需要一些什么路引吗?”年伴当问道。

    “不需要,不需要,我们积石城,向来是敞开大‘门’迎客的。”何大友笑呵呵地道,“谁都可以进来,当然,敌人不行。敌人来了,只有头颅能进去,其它的,都留在外面作‘肥’料吧!”

    只有说到这里,何大友才‘露’出了当年当兵时的狰容。

    但这句话刚刚说完,何大友便怔住了,因为今天的城‘门’好像有些不太寻常,他居然看到了身着黑‘色’制服的监察院人员。

    平时‘门’口也有守‘门’的,但那是城里的卫兵,身着监察院黑‘色’制服的,在何大友眼,都是大人物,但今天这些大人物,不只是来了一个,而是来了一群,为首一个,极是年轻,正双手负手而立,脸‘色’冷峻,在年轻人的侧后方,还有一个身材较胖的,脸上却是笑‘吟’‘吟’的。

    何大友勒住了马缰,他突然有些害,因为他知道,来了这么多的监察院人手,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而怎么看,这些人的眼光,都是看着自己这些人的。

    他的目光转向那个年轻公子,“你…你是谁?”何大友也是军人,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也反应过来,跟自己一路同行的这几人有些蹊跷了。

    “放心吧大步,我们不是坏人!”青年公子笑意‘吟’‘吟’地道:“不过,那些黑衣人可能真是来找我的。”

    何大友结结巴巴地道:“那是监察院的人,你,你是谁?”

    青年公子微笑了一下,纵马向前,两个伴当与两个小厮紧紧地跟了上去。

    曹天赐的脸‘色’有些发青,心很是有些恼怒,他身后的那个胖子倒是看起来极开心。

    “宁小姐大驾光临积石城,曹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曹天赐双手抱拳,向马上的青年公子施了一礼。曹天赐当然有不开心的理由,这个宁馨儿一路从蓟城出发,一直到了积石城,还是一个开茶铺了的残废军人发现异常报上来,自己才警觉,监察院布置在各地的人手,竟是毫无所觉,看来,是要给下头的人提一个醒儿了。

    “曹院长,冒昧到访,还请恕罪!”

    张一向前跨了一步,“宁小姐终于是肯到我们积石城了,听翠儿说,夫人可是一直念叼着宁小姐呢,夫人马上就要生产了,这个时候宁小姐也到了积石城,夫人听说了,不知有多么开心呢!”

    “张一,你又胖了一些!”看着张一,青年公子,也就是宁则城的独‘女’宁馨,读头微笑。

    “心宽体胖嘛!”张一哈哈大笑着。

    “宁小姐,请,听闻宁小姐驾临,蒋议政也是不甚欢喜,正在府等候宁小姐呢!”曹天赐摆手请道。

    宁馨微微颔首,摧马向前。

    坠在后头的何大友,此时却是险些吓得掉下马来,那打头的一个,可不就是以前都督身边的那个小亲兵,后来的监察院长么?天啊,这个公子居然是个‘女’的,而且身份肯定不低,竟然让监察院的两个院长亲自到城‘门’来迎接。他身后几个年轻人,也是个个头昏目眩。

    积石城,征东府,蒋家权看着走进来的宁馨,微笑着道:“宁小姐大驾光临,积石城蓬荜生辉啊!”

    宁馨弯腰欠了欠身子,“落难之人前来积石城避难,还望蒋议政不要嫌弃。”

    蒋家权大笑着道:“积石城欢迎宁小姐,征东府也欢迎宁小姐,夫人更是翘首以盼啊。宁小姐,两个月以前,在蓟城可是有惊天大作啊,我们闻之,亦是心震憾。自那日之后,宁小姐便突然没了消息,想不到神龙见首不见尾,居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便到了我们积石城,当真是厉害之极,佩服,佩服。”

    听到蒋家权的话,曹天赐更是臊得满脸通红,倒是张一,仍然满脸笑容,似乎蒋家权话里讥刺他们两个的意思,他根本没有听出来。

    “哪有什么惊天之作,只不过吓了一下檀锋而已。小家子气的玩意儿,蒋议政夸奖了。”宁馨微笑着道。

    蒋家权摇头,“惊天一击,险些便要了那檀锋的命去,以前我们一直以为宁大人的真传是檀锋那小子,万万想不到,宁大人的真传竟然是宁小姐你啊。”

    宁馨淡然笑道:“我姓宁,父亲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儿。”

    “是啊是啊,以前宁大人虽然是我们的对手,但上至都督,下至我们,都是极佩服的。宁小姐,请坐,请上坐,我想,我们肯定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好好谈一谈的。”

    三个月前,燕国前御史大夫宁则诚被赐死于狱,两个月前,檀锋在蓟城遇刺,行刺者竟然将‘床’弩这等凶器布置到了离檀锋家不远的高处,相隔四百米远,三枚‘床’弩破空而击,直接击杀了檀锋数名护卫,虽然檀锋只受了轻伤,但这一次行动,却是震惊了整个天下,而主持这次行动的,竟然就是宁则诚的‘女’儿宁馨。

    一击不,宁馨就此消失,而燕翎卫在蓟城掘地三尺,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显然在行动之前,所有与之相关的人便已撤离了蓟城,燕翎卫在全国布下多重罗网,特别是在与与辽西郡,河间郡接壤地区,更是层层布防,但仍然没有发现丝毫线索,如此大的事件,监察院自然也是全力以赴,叶菁儿更是担心不已,多次要曹天赐找到宁馨,将她救到积石城来。

    曹天赐没有找到宁馨,宁馨却突然出现在了积石城外,这怎么能让曹天赐不恼火,而更让他心惊的是,在这两件事,宁馨突然展现出来的庞大的实力。

    曹天赐就是干这行的,当然知道要完成这样的两件事,需要多周密的安排,多‘精’密的计算,要动用多少人手,渠道,才能将事情做到如此完美。

    宁馨身上有大秘密。

    杯盏里的热气腾腾上升,隔着这层袅袅上升的气雾,蒋家权打量着面前那个从容不迫好整以遐地品着茶的‘女’子,心却是惊异无比,从夫人叶菁儿哪里,听到的都是这个‘女’子的另外一面,宁青,典雅,才艺双全,但她现在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另外的一面,宁则诚这几十年,究竟教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出来啊!

    幸好,这个‘女’子现在到了积石城。蒋家权决定开‘门’见山,面对如此一个聪慧而厉害的人物,任何的试探都是多余的,也显得自己落了下乘。

    叮当一声,他合上盖碗,抬目直视着眼前的‘女’子,却发现对方几乎与自己同时放下了手的茶碗。

    “宁小姐,这一次来,是长住呢,还是暂时歇脚?”蒋家权问道。

    “本来只是想来看一看!”宁馨微笑道:“但这些日子以来,看到了很多东西,也听说了很多东西,所以,准备长住了。”

    听到第一句话,蒋家权心本来一紧,但接下来宁馨的话,却是让他喜笑颜开。

    “都督如果能听到这句话,必然会欢喜雀跃。”蒋家权老怀大慰,连连读头。看到对面的宁馨陡然之间脸‘色’泛红,竟然微微偏转了目光,心不由大讶,脑子瞬间转了几转,想起一个可能,不由怔住,半晌才回过神来。

    “住是准备长住的,不过蒋议政也知道,檀锋,周‘玉’都是我的仇人,我不亲手报了此仇,终是不甘心,所以,我不想呆在积石城当一个看客,而是想亲自参与进来,不知这个要求,蒋议政能答应吗?”

    蒋家权读读头,“这件事情,我虽然不能作主,但想来都督也会乐见其成。宁小姐既然来了,先请安住,我会马上修书往河套,也不瞒宁小姐,您身份特殊,现在又是蓟城的要犯,我们虽然不怕,但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总经维护住双方彼此的面皮。”

    宁馨笑道:“这个自然,我只要能做事即可,可不在乎什么名份,蒋议政,我还带了一些手下。”

    “既然是宁小姐的手下,自然都是自己人了。”蒋家权笑道:“只是不知有多少人,有个数目,我心里也好数。”

    宁馨微微一笑,“不多,跟着我一起逃出来的,也就数百人而已,现在分散在各处。”

    “李云聪死前,曾说过宁大人手有一支暗卫?”蒋家权试探地道。“是这些人吗?”

    宁馨道,“他们只是其的一部分,剩下的,都分布在各个国家之。”

    “能否…….”蒋家权捻着胡须,‘欲’言又止。

    “东西,其实早就到了积石城了!”宁馨笑‘吟’‘吟’地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