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最后的华丽之舞(书号:13651

第六百一十四章 最后的华丽之舞

作者:枪手1号
    宇垂率部作最后一击,自然其势汹汹,只是他们面对的是高远的亲卫营,这一千余人在数天之前,刚刚在正面作战之击溃了宇明率领的三千东胡骑兵,又哪里在乎这些虽然在作困兽犹斗但实则已是强弩之末的对手。<》

    以杨大傻的第一连作为锋矢的红衣卫如同一把烧红的大凿子,轻而易举地凿穿对方的阵形,将东胡兵切割成一片一片,然后,黑衣卫便来了。

    一个打散,一个收割,红衣卫与黑衣军虽然是第一次作战,但却配合的异常默契,与其说这是一场战争,倒不说一场屠杀,只不过被屠杀者仍在竭力反抗而已。

    宇垂手里的大刀已经被斩去了半截,刚刚红衣卫才击穿了他的军,他亲手训练出来的亲卫们,在对方摧枯拉朽的攻击之下,只是稍稍支撑了片刻,便被打散,他虽然亲手斩下了两个红衣卫的脑袋,但却无法保住自己的军,当红衣‘浪’‘潮’从他眼前掠过之后,他的身边,只剩下了十数名亲卫,孤零零的宇大旗仍在空飘扬,却显得那样的凄厉无助。

    “高远,可敢与我一战?”宇垂扔掉了手里断了半截的大刀,反手拔出腰间弯刀,猛摧战马向前狂奔,高远的帅旗,此刻距离他只有不到千米,快马冲刺,也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

    宇垂知道自己今天要死了,但他不想死在这些默默无闻的大头兵手,即便是要死,他也希望斩下自己脑袋的人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怎么死在贱民手?

    他冲向高远,他希望高远能够前来迎战,他希望高远能一刀斩下他的头颅。

    眼前陡地出现了一股黑‘色’的旋风,一排排身着黑衣的骑兵,排山倒海地向着他压了过来,那些举着长长的铁枪,脸上毫无表情的士兵,半俯着身子,眼睛虽然看着前方,但实则根本没有将焦距对准任何人,他们的作战信条之,任何挡在他们前方的,都是敌人。

    “杀!”宇垂厉声怒喝着,向着这些黑衣军人冲去,在他看来,他与高远之间,只剩下这些讨厌的黑‘色’了。

    最后的十数名亲卫簇拥着他,向着这片黑‘色’猛冲过去。

    长枪凌厉,迎面刺来,宇垂弯刀左击右挡,两柄长枪被‘荡’开,弯刀在空闪过亮丽的弧线,两名黑衣军人的‘胸’腹立即出现一条长长的血线,卟哧一声,鲜血喷出,与血一齐出来的还有无数的内脏,两个黑衣军人翻身栽倒在马来。

    弯刀还未收回,又是数柄长枪迎面而来,宇垂上身后仰,整个后背几乎都贴到了马股之上,几柄长枪从脸上刺过的同时,他已是侧身翻到了战马的一侧,再也现时,竟然在马脖子下面,一手挽着马脖子,一手挥刀,又是两名黑衣卫栽下马来。

    但这也是宇垂最后的华丽演出,两柄长枪贴着两个被杀死的黑衣卫的身体直刺过来,而此时,那两具尸体刚刚往马上落去,两柄长枪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从他们背手刺了过来。就好像这两枪,原本是要将这两个黑衣卫直接‘洞’穿一般。

    宇垂怪叫一声,一刀削断一根枪头,但另一柄枪,却哧的一声所进了他的‘胸’腹。此时,他的左手还挽在马脖子之上。宇垂听到卟的一声响,似乎是一个皮囊被刺破,装在里面的气体陡地喷了出来。

    他大叫一声,丢下了变刀,一手握住了那柄正在向回‘抽’的长枪,厉声吼叫着,他竟然是站到了马鞍之上,两手握住那柄长枪,用力一扳,将手握枪柄的黑衣卫从马上硬生生地挑了起来。

    “你们杀不死我!”他嘶声吼道。

    哧哧连声,又是两柄长枪,这一次毫无阻拦地刺入到了宇垂的‘胸’膛,战马向前,宇垂却在向后,他向高远所在之处奔行了不到十步,但此时,只是一眨眼工夫,他便被串在长枪之上,向后飞退了数十步。

    两名长枪手手腕一拧一抖,从宇垂‘胸’前拔出了长枪,失去支撑的宇垂从空飘落下来,眼神彩慢慢消失,却还死死地瞪着不远那在风猎猎作响的高远帅旗。

    他坠落在马阵之,无数的马蹄从他身上践踏而过,但黑衣卫冲过这片区域的时候,他与所有倒在地上的士兵,一齐化为了滋养这片土地的‘肥’料。他的部下,他的敌人,在这一刻,不分彼此。

    他想死在高远手,但最后,杀他的却是几个不知名的小兵,是真正的默默无闻,在征东军,这些人就是因为不出‘色’,才被集到了一齐,练习这种不需要什么出‘色’的武艺,过硬的骑术,只需要服从命令,无畏生死的马阵。

    骑兵败得快,步兵则根本是毫无斗志,许原与严鹏从两个方向之上,向着步兵阵地缓缓推进的时候,东胡步卒们不是像他们的骑兵一样,奋勇迎上去,而是在一阵哗‘乱’之后,一部分人转头奔向辽河,一部人虽然还拿着武器,但却茫然不知所措,最后一部人竟然是直接抱头蹲在了地上。

    想逃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好下场,公孙义摧动骑兵追了上去,一刀一个,直接了帐。

    最后的这一场决战,只用了不到区区一个时辰,宇垂与他的两千骑兵尽皆战死,而剩下的五千步卒,倒是死伤极少,几乎都成了俘虏。

    “此战过后,河套平原定矣。”孙晓喜形于‘色’,这一仗打得实在是有些惊险,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高远率兵赶到,那么大雁湖就完了,而大雁湖被敌人占领,则先知城,统万城便成了孤城,必然不能久守,从失败的边缘到最终的胜利,其实相差也就只有那么短短的几个时辰而已。

    “不,只能说,辽河以西已经基本安定!”高远摇摇头,“索普不会放弃河套平原,接下来,我们会碰到更难缠的对手。孙晓,让你手上所有的骑兵,加上上官宏,贺兰燕手的骑兵,过河,扫‘荡’两百里之内的所有东胡人,毁掉他们的大帐,杀掉他们的牛羊,砍光他们的战士,驱赶他们的‘妇’孺老弱不断向东。”

    “是,都督!”

    “抢在索普之前,让对岸两百里之内,再无一个东胡人。”高远冷冷地道。“索普即便想再与我战,没有半年以上,他就休想再在对岸站住脚跟。”

    远处马蹄声响,许原,严鹏带着他们麾下的将领,正向着这里奔来。

    “抓住那个指挥东胡步卒作战的齐国将领没有?”看着两人,高远问道。

    “没有!”许原摇摇头,“遍寻军,也没有找到这个人,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齐人,只是他的护卫,审问了一遍,才知道这个齐国将领将田宗敏,还是齐国国相田单的族人,不过在他们发起进攻之前,这个田宗敏便在自己的帐内自杀了,死前吩付这名卫兵纵火焚烧了他的大帐,本来田宗敏让他在完事之后也自裁的,不过这家伙怕死,‘混’在东胡兵当了俘虏。”

    “自杀了?”高远诧异地问道。

    “是,我们审部了这个卫兵,他说,田宗敏知道自己绝不能落在我们手,甚至连尸体也不能落在我们手。”

    “倒也是一条汉子!”高远沉默片刻。

    “这样的人,就该杀个七八遍才好。”一边的陈斌咬牙节齿地道。

    “国战无正义,内战无英雄!”高远缓缓摇头,“我们与东胡之战,谈不上谁是正义的一方,争夺生存之地,立基之地,你死我活而已,我们可以杀死他们,却不必唾弃对手。许原,厚葬了这个田宗敏的尸骨,至于哪个卫兵,也杀了吧,算我替这个田宗敏完成遗愿。”

    “遵命!”许原回头打了一个手势,身后的一名亲卫立即如飞而去。

    “都督,这些俘虏怎么办?他们当,东胡人不多,大部分人都是东胡控制下的一些蛮族,还有一些竟然是原人,不过在东胡住得太久,身上已经没有一读原人的味了。”严鹏看了一眼远处的战场,那里,数千名俘虏正在战战兢兢地等待着他们的命运被决断。

    “都送到大雁湖去吧,那里正在建的大雁城,缺乏大批的人手,多了这些人,想来郭荃一定喜出望外,等到大雁城建起,如果他们还没有死,就放他们一条生路。”高远挥挥手。

    大雁城是高远规划之控制河套平原的枢纽大城,比起内地任何一个郡城都不差,光是内城的建设,以现在数万民夫,只怕就要年余时间才能修好,而外城绵延十数里,将整个大雁湖都包裹在其,真要修好,没个三五年,那里有可能。这些俘虏押到哪里,郭荃自然会往死里使他们,能不能熬过这三五年,还真不好说。

    不过众人可没有同情这些人的意思,让这些人来建城,便可以解放出一些民夫来从事其它的工作,大大地缓解了人手,更何况,这些俘虏不要工钱,也不会挑剔饭食,每天只要喂饱就行。

    虽然听起来残酷了一些,但对于这些俘虏来说,未尝不是一条生路,三五年的苦役,还有盼头,总比现在被一刀砍了脑袋要好上太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