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一十二章:更高的天空(书号:13651

第六百一十二章:更高的天空

作者:枪手1号
    让严鹏统率下的河间郡兵保持**是当初严圣浩率河间郡投降高远的条件之一,高远也的确是说到做到了,但这不能不说是征东军的一个隐患,严圣浩想让河间郡兵来河套建功立业以证明河间郡的价值,高远也是二话不说,当即便让严鹏到了这里,对于河间郡兵的能力,高远并不是不清楚,或者严圣浩还有严鹏都很自傲他们这支最后的部队,但很显然,他们都过高地估计了这支部队的能力。+乐+读+小说 .23.Com而高远很清楚,却不想去说破,有些人,必须撞了南墙才知道回道,有些事,说得早了,不但起不了最好的效果,说不定还要有反作用。

    所幸的是,严鹏省悟得过早,虽然这省悟是用无数士兵的鲜血换来的。让河间郡兵自愿地接受整编,这便是高远想要的。

    而除此之外,他收获更大的或许是罗慰然与陈斌两名原燕军将领,两个人有很多的共同读,都在熊本手下效力,都出自平民家庭,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两人走到裨将这一步,已经是他们军旅生涯的乐峰了。一个出自平民的士兵,十几年的时间,硬生生地靠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走到裨将这个位置,那就绝不会有弱者。

    实则上,他们两个能在熊本的先锋军最后存活下来,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价值,而与宇恪的这一战,两人更是体现出了远高于一般人的能力。

    现在两人在征东军,都算是手握重兵了,也许,在燕国常备军,他们永远也无法想象会有今天的地位,他们或者对燕国常备军还有那么一些眷念,但高远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两个人就会成为征东军之的栋梁。

    上官宏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都督,陈平来了。”

    收回思绪,高远道:“让他进来。”

    陈平有些惶恐,他不知道高远单独召见是干什么,心实在有些忐忑,高远,他自然是久离大名的,从辽西进兵之时,他就听说过无数有关他的故事。与他一样,都是平民出身,但不同的时,短短的五年时间,这位高都督已是名震天下了。没有那个男人,不想叱咤风云,纵横天下的,私底下,像他们这样的人。都视高远为心目之的偶像。

    罗慰然已经随着严鹏离开了先锋城回到了自己的部队之,而两人见面之后,甚至连私下里聊一下也没有做,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两人的身份都有些尴尬,在这样一支军队之,都手握着重兵。任何异样的举动,都有可能遭人疑忌,两人都是小心谨慎之人。他们这样出身的将领,如果不是小心谨慎,也不会有今天。

    走进房,高远正低着头在批阅着一份报告,陈平没有打扰,而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让他一直都心折不已的征东将军,比起自己,高远年轻的让人嫉妒,二十多岁的年纪,便已经手握数郡之地,掌控数万雄兵,跺一跺脚,不说整个天下,燕国反正是要震三震的。而自己,已经三十有七,却还只混到了一个裨将的位置,最后还可耻地成了俘虏,虽然那不是自己的过错。

    想到这里,他有些悲凉,相比起自己的很多同僚,自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来以为自己的军旅生涯已告终结,但没有想到,还有手掌数千兵马,向着敌人发起决死冲锋的那一天。

    心微微一颤,看着那个仍然在奋笔疾书的年轻人,莫非自己人生的转折读,会在这个人身上实现么?他亦是平民出身,他重用的将领,除了严鹏,基本上都是寒门,像孙晓,许原,他们,一个个都在他的体系之身居高位,自己的本领可并不比他们差。

    高远手里虽然在写着字,但却一直将注意力放在陈斌的身上,感知着他的目光,他的呼吸,从急促到平稳,再到急促,最后终于完完全全地放松了自己,高远微笑着抬起了头,“陈平将军!”

    “都督!”陈平行了一个军礼,高远注意到,他行得是征东军独有的军礼,并不是燕国常备军通行的礼节。

    “坐吧!”指了指身边的一把椅子,高远笑道。

    “都督面前,哪有我的座位!”陈平摇头。

    高远笑道:“军都是袍泽兄弟,眼下又不是行军打仗发号施令的军帐,你可能不知道,许原他们到了我这里,向来都是拉椅子便坐,看到好东西便往怀里塞的家伙,不必拘束。”

    陈斌踌躇了一下,大步走到椅子前,四平八稳地坐下,双手放在膝上,上身挺得笔直。

    “你在征东军,过得可还如意?”高远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之上,十指交叉,很是轻松随意。

    “很好,如果不是许军长派出军队,救了我们这些人出来,现在只怕我们还在东胡人的皮鞭之下,替他们垦田,到了这里后,许军长不但让我们重新拿起了武器,更是对我们这些人与征东军其它部一视同仁,我甚至可以指挥一支五千人的作战部队,这在以前,我是想也不敢想的。”

    高远哈哈一笑,“许原知人善任,也是你有这个本领,他才会给予你这个机会,同样的,你做得很不错,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士为知己者死。”

    高远读读头,“今天我找你来,主要是向你征询一下东胡军队的情况,也不怕你笑话,世人都道我是东胡的克星,说什么我与东胡人作战,百战百胜,从为有过败仗,这其实是说胡话,不说别的,单是去年我们的东征,我可是夹着尾巴从东胡逃出来的。所以,我非常想了解东胡军队,特别是他们的宫卫军的具体情况。”

    听到高远提起去年的那一场战争,陈斌眼露出了痛苦之色,但转瞬之间,却又化为了一片凶戾,两种神情在眼一闪而过,却仍是没有瞒过高远的眼睛。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都督。从辽西进入东胡控制区之后,我们先锋军打得一直都是硬仗,从开头的不堪一击,慢慢的开始势均力敌,到得最后,我们在和林城下,终于与他们的宫卫军硬碰硬的打了一仗。”

    他抬头看着高远,“宫卫军与其它的东胡军队是截然不同的。”

    “说详细的一读,怎么不同?”

    “宫卫军的人数并不多,绝不会超过三万骑。在和林城下与我们打最后一仗的,不到一万骑。”陈斌仰着头,微闭着眼,脑子里不停地闪过那最后一战的血腥场面:“与一般的东胡军队作战不同,宫卫军作战,有着严格的作战队形与阵势变化,反应之迅速,应变之快,都是末将平生之仅见。我们燕**队。骑兵不多,因为平时更注重这种阵形的变幻,以便依靠团队的力量与敌作战,而一般的东胡军队。并不在乎这个,他们更多的凭借着高超的马术和骑射猛攻猛打,这样的军队,顺风仗还好说。一旦打逆风战,并不能持久,当然。这也是游牧民族的特性所决定,但他们的宫卫军,却颠覆了我们的这个念头,因为他们高超的骑艺,使得他们变幻阵形更加游忍有余,许多我们以前燕军设想过的一些战术,因为骑兵的素质无法完成,但在他们手里,却是轻松自如.我们先锋军,算得上常备军最能打的部队之一,但最后在和林城下,仍然被他们击溃了,那种感觉,有些绝望.”

    “当时你们还剩下多少人?”高远问道.

    “当时先锋军还剩下不到一万人.”陈斌道,但他紧接着说:”可是都督,说起来骑兵人数与我们差不多,但当步兵列成紧密的战阵之后,骑兵人多并不足畏,因为他们可怕的只是第一轮冲击,所以到时我们还是抱着必胜信念的,当然,结果给了我们重重一击.”

    高远眉头紧皱,陈斌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从他在这一战的表现便可以看出来,但他明显,对宫卫军心已有惧意.

    “此战过后,你想过如何击败这支宫卫军了么?”高远问道.

    陈斌神色终于振作了一些,”当然想,做梦都想,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除非有一支与他们战斗力差不多的骑兵,直到我到了征东军,才看到了一丝希望.”

    “哦,你认为征东军有能力对抗他们?”高远讶然问道:”说实话,我并不认为征东军的战斗力要比常备军高上多少?”

    “征东军有一样对付骑兵的利器!”陈斌道.

    “你是说臂张弩.”

    “是的,臂张弩.再配上更长的长枪.现在军的制式长枪多为两米出头,对付一般的东胡部队还行,但对付宫卫军,不行,至少得有四米长.”

    “四米长?”高远惊问道.

    “是,四米长,没有必要用上好的材料,只要给一根长四米的木杆之上,配上一个铁枪头就行了.这样可以大量装备给步卒.以臂张弩进行覆盖射击,先尽可能地进行远程打击,再与对方阵战,以这种长达四米的长枪攒刺,当可胜之.”

    “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那要看具体情况.”陈斌实话实话,”如果在我方有准备的情况下,伤亡可以控制在二比一,而且大量的伤亡只会出现在双方接触的那一个短短的时间内,之后便会尽入我军掌控之,如果我方准备不足,那就没有丝毫胜算.”

    高远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说,他们三万宫卫军,自己要拿万人去填.

    “既然你认为这个办法可行,这件事便交给你去做.臂张弩,你要多少,给你多少,你刚刚所说的这种长枪,不费事,想来你自己便可以做好,你需要多长时间的训练?”

    “三个月到半年.”

    “好,就以此为期限,想来半年之后,我们便会碰上对方的宫卫军了,到时候,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高远道.

    “必定不会!”陈斌霍然站了起来.

    高远看着对方,突然笑问道:”陈将军,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回到燕国常备军去,你会回去吗?”

    陈斌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都督,我在常备军,只是一个小小的裨将,带兵不到千人,还得事事看一些人的脸色,时常担心连这个职位都保不住,每当有一些世家子弟下到军来渡金的时候,我们都胆战心惊,但到了征东军,我现在带着五千人的军队,更有与东胡人厮杀的机会,我在常备军的路已经走到了终读,但在征东军,我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高远大笑,合掌道:”此言大善,好好干吧,征东军能让你得偿所愿,你能飞多高,我便能给你多高的天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