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零八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书号:13651

第六百零八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作者:枪手1号
    “你说什么?”像被一条踩了尾巴的猫,宇恪一下子跳了起来,劈手揪住报信军官的脖令子,怒喝道:“你在胡说什么?”

    军官的声音发颤,“大将军,宇垂将军兵败,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信使已经到了大营,我担心走露消息,影响军心,所以将他藏起来来了。”

    “怎么会败?怎么可能会败?”宇恪颓然松开了军官,后退一步,不敢置信地摇头着,“这一定是征东军的诡计,大雁湖只有五千步卒,而且孙晓已经被我调动起来了,阿垂带着五千骑兵,怎么可能败?”

    “大将军,信使说,宇垂将军本来就要成功了,可在最后关头,高远率领他的红衣卫突然赶到了。”想起那个信使所描述的红衣卫的残烈,军官不由激凌凌打了一个冷战。“宇垂将军说,要大将军赶紧拿主意,现在高远正在后面穷追不舍,而据他估计,高远应当还有援军在后头。”

    宇恪脸色苍白,短短的时间内,倒是仿佛老了十数岁一般,先前的意气风发此时荡然无存,人似乎也在瞬息之间佝偻了下来,“这样也会败?怎么可能败?”

    看着宇恪有些神不守舍的模样,军官有些发急,“大将军,现在先锋城的许原,统万城的严鹏,像两个疯子一样,投入了所有的兵力,现在我们两条战线之上都告急,赶紧出动骑兵吧,否则几条浮桥万一有失,等高远赶到,我们可就没了退路。”

    “对,浮桥,一定要守住浮桥。”宇恪一下子跳了起来,“传令给田宗敏。不惜代价,守住浮桥。”

    “将军,田将军已经守了三天,兵力损失较大,如果不出动骑兵,只怕他难以守住了。”

    “骑兵?”宇恪摇头道:“许原手里还有二千骑兵一直没有动,严鹏手里至少有一千,这三千骑兵从开战以来,一直没有出动,他们肯定在瞄着我们的骑兵。如果让他们缠住。只怕便难以脱身,要是让高远再赶到,可就麻烦了。”

    “大将军,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让步卒掩护骑兵先过河。”宇恪断然道。

    陈斌挥刀砍翻了面前的又一个敌人,眼前突然一空,发现自己的前方不远处,已经是奔腾不息的辽河河面,前方竟是再也没有一个敌人,这一轮冲杀。他终于杀透了东胡人的阵形。只是抬头瞄了一眼河水,一个转身他立即转向另一个方向,冲杀过去,而在他身后。是源源不绝的征东军士卒从这个缺口之涌入。

    守卫这座浮桥的东胡人立时便切成了左右两段,而更多的地方,亦正在被从击穿。

    田宗敏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没有挡住。但更让他疑惑的是,宇恪手下的骑兵为什么没有出动,假如此时又骑兵来掩杀。守住这座浮桥,应当是没有可能的。

    “退!”他亦是决断之人,一见事不可违,立时便决定放弃身后的这座浮桥,退向军方向,哪里还有一座最大的浮桥,在过河之时,这座浮桥可是承担着宇恪骑兵渡河的重任。

    先锋城,许原看到了浑身浴血的陈斌。

    “好样的!”他大力地拍着陈斌的肩头,“这才是我征东军的将领。”

    陈斌龇牙咧嘴,这一仗打下来,即便身上穿着最好的盔甲,但这些盔甲也只不过是护住了身上的要害之处,其它地方,也不知受了多少伤,先前恶战之不觉得如何,此时一停下来,顿时觉得浑身处处疼痛。

    “军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火脂等物,只要你一声令下,便可以将这座浮桥化为飞灰。”陈斌道。

    “烧了他么?”许原顿了一下,“不,不,不!”他连连摇头:“陈斌,情况有变,这座桥我有大用。你还能战否?”

    陈斌一挺胸脯,“当然能战!”

    “好,你的师长倪华宗与二师陶家旺现一正挥军逼迫宇恪军,你率队跟上,作为预备队,一来好好地休息一下,另外嘛,在必要的时候,就要冲上去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明白!”陈斌转身欲行,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军长,我们的骑兵,是不是要过河?”

    许原怔了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陈斌,有你的,居然能猜到这一读,不错,我们的骑兵要过河,刚刚传来消息,都督已到,在大雁湖大破宇垂宇明率领的骑兵,现在都督在前,孙司令官在后,大军正向这里奔来,如果我所料不错,宇恪这老小子肯定要跑了。”

    陈斌顿时狂喜,“我军援兵已至,如果能断了宇恪后路,可就将他包了饺子,要是这一战将宇恪留在了这里,河套平原之争,我军可就大占上风了。”

    “那是自然,宇恪心比天高,可是命比纸薄,本来通盘计划没有什么破绽,但偏偏撞上了我家都督向来算无遗策,这一下子撞在了铁板之上,将一条小命可也要送在这里了!”许原纵身狂笑。

    陈斌兴冲冲地跑了出去,此时身上那无数的伤口,竟也不感到那么疼痛了。

    “公孙义,洛雷,严孝和!”许原转过头来,看着左右三名开战以来,一直在作壁上观的三名骑兵将领,其公孙义和洛雷是他麾下骑将,而严孝和则是严鹏的第二军将领,开战之后,两人部下骑兵,都不足以与东胡人抗衡,干脆便合兵一处,以求在关键的时候能起到大作用,现在看起来,当初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

    “陈斌已经控制了一座浮桥,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过河,拿下宇恪在对岸的留守人员,然后封住他们的退路,记住,这几天来,步卒们已经流了足够多的鲜血,你们刚刚也看到了陈斌浑身上下都看不到多少好肉了,不要让他们的血白流,这一战,我们要的是一场完美的胜利。”

    “遵命!”三人齐齐躬身。

    “公孙义,此战由你指挥。如果出了漏子,你知道后果!”许原冷然道。

    “明白!”公孙义顿时精神大振,这可是一支超过三千人的骑兵,是第一军和第二军所有的骑兵都集合在一起,也是他公孙义指挥的最大规模的一支骑兵:“要是让宇恪跑过了河去,我公孙义提头来见。”

    “提头倒也不必,只不过这骑兵师长的位置,可就与你无关了。”许原哈哈大笑。“赶紧的,宇恪现在一定要跳墙了。”

    宇恪现在的确气败坏,因为田宗敏正在冲着他咆哮。

    “你的骑兵呢?骑兵呢,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投入骑兵作殊死一搏,现在征东军肯定在调集兵马,奔着你的军来了,等他们到了这里,列开阵式,你的骑兵还能啃得动吗?趁着他们现在还在调集之,立即布署骑兵,半道而击,将他们隔离开来,我们就还有机会。”田宗敏挥舞着手臂,毫不顾忌帐内大大小小的东胡将领。

    “本将指挥作战,用不着你指手划脚,自有统筹安排。”宇恪怒道:“你丢了浮桥,还敢在这里指手划脚,道本将不敢动用军法吗?”

    田宗敏狂怒,“宇将军,你说这话不怕亏心么?一万多步卒,守卫三座浮桥,每一道桥只能分得三千余人,面对着倍数于我的征东军,我足足守了三天,如你肯出动骑兵策应,怎么会是现在这个结果。现在你派出去的奇兵已经被击溃,敌人正趁势反攻,如果不将正面之敌先行打退,我们想退也退不了。让对方纠缠住,便只有死路一条。此时你竟然只想着让骑兵撤退,你是想将所有步卒都丢给征东军么?”

    “骑兵才是我东胡根本!”宇恪傲然道:“只要我东胡铁骑还在,征东军就不敢放肆,步兵,嘿嘿,训练容易,田将军,我东胡辖下人丁众多,就算这一战,将怕有骑兵都葬送在这里,但只要掩护骑兵顺利撤走,最多半年,便又能给你组成一支万人甚至更多的步卒来,此事不容再议。”

    田宗敏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地,瞪着宇恪,喘着粗气,竟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宇恪,嘴唇蠕动:“宇恪,你这样子是要吃大亏的,到时候步兵不保,骑兵也走不脱,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左路浮桥已经丢了,对方将领只要脑子正常,必然会派兵直渡浮桥,去堵你后路,此时退是退不了的,孤独一掷,全军出击,至少要打退对方的反攻,才能赢得充足的时间后退。骑兵,只有骑兵,才能扼制对手的反扑。”

    “田将军!”宇恪拍案而起,“你只是我东胡的客卿,不是我的上司,来人啊,请田将军先过河,宇浩,由你接手指挥步卒抵挡敌人,所有骑兵,准备过河。”

    两个东胡卫兵扑上来,一左一右挟住田国敏,便向外拖去,田国敏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宇恪,你会后悔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