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零五章:融雪(书号:13651

第六百零五章:融雪

作者:枪手1号
    从本质上来看,东胡骑兵与匈奴骑兵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都是依靠着骑兵们自小练到大的精妙骑术以及熟练的马上格斗技巧来克敌制胜,近几十年来,匈奴之所以被东胡死死压制着,并不是东胡骑兵比匈奴骑兵要强上多少,而是因为东胡出了一个杰出的统治者,米兰达,而匈奴王庭却无力统御那些势大的部落,因此两族每每起了冲突,东胡人始终能将力量聚集在一个拳头之上,而匈奴人却是力量分散,各自为战,这样下来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御。

    但即便如此,东胡人在匈奴未被秦人击灭之前,仍然无法染指河套平原,这从另一个层面来讲,也说明了秦人的强大。秦人能在击溃匈奴主力之后,仅凭两万骑兵便撵得匈奴王庭狼狈而逃,最终也没有保住,并不仅仅是步兵之威,他们的铁甲骑兵,号令统一,进退有度,虽然个人实力远不如匈奴和东胡,但集合起来的力量却尤为胜之,其实,这与贺兰燕与在正的着手训练的骑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高远的这支亲卫营,说起来与这些东胡骑兵的底子都是一样的,正是因为个体太过于强大,反而不能像贺兰燕那样将每一个实力平庸的骑兵都练得犹如一部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这些强大的个体,任何一个探出头来,都会破坏整体,所以亲卫营的进攻,便如同他们对面的东胡骑兵进攻一般,都是以个人为主。

    唯一不同的是,亲卫营是三人一组,一人主攻,两人协攻。

    两边合计四千余骑兵,完全舒展开来,铺天盖地的轰向对方,杨大傻自然并不是真的傻。只是他作战之时,从不后退,不绕路,一门心思向前,哪怕面对的是刀山火海,他也是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过去,但气运却是出气得好,身背创伤数十处,每次却都是能好端端地活下来。他这大傻的名头,便是这样叫出来的。到得现在,真名恐怕只有征东府的军官名册上才记录得有,其它人,便是他的上司,也都是叫他杨大傻。

    但这样一个在刀枪剑林之无数次都能活下来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傻子呢?

    咆哮声,杨大傻单手执陌刀,数十斤重的陌刀,竟然能被他单手举起。他恐怖的力量由此可见一斑,左手却是掏出了骑弩,扬手之间,前面的三名东胡骑兵已是一个倒栽葱落下马去。反手挂回骑弩,对面的一个东胡骑兵已是迎面冲来,雪亮的弯刀兜头劈来,杨大傻却在这一瞬间整个人都伏到了马背之上。弯刀掠过,却是劈了一个空,杨大傻已经一头钻进东胡骑兵群。紧跟在他身后的梅华狂吼一声。手的陌刀斜地里劈下,将这面东胡骑兵沿着脖子斜斜地劈成了两半,鲜血喷溅,一股腥气扑鼻而来,梅华只觉得脸上一热,眼睛一时都睁不开来,伸手一抹,两眼一片血红。

    “小心!”身边传来吴崖的大叫,眼光之,便见一道闪光掠过,梅华大惊失色,耳边传来当的一声响,却是身边吴崖纵马而上,手陌刀探出,替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刀。

    梅华终于抹开净了眼上的血水,抬手掏出骑弩,对着吴崖方向扬弩就射,吴崖吓得一缩脖子,“你丫失心疯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身后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刚刚替梅华解围的时候,身后也有东胡兵向自己举起了刀。

    “多谢!”

    “彼此彼此!”

    两人相视一笑,虽然是第一上战场,第一次杀人,但两人却丝毫没有那种传说第一次杀人的不适感,也许是两这这一个多月来,每天被揍,血腥气实在闻得太多,心里也憋曲得太厉害,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释放的口子罢。

    “快去追连长!”两人看向远处,原本与他们两个一组的杨大傻,现在只留给了他们一个背影,两人心都是一惊。

    “奶奶的,说好了要照顾我们呢,一个人不管不顾地杀到前边去了!”梅华不由破口大骂,跃马挺刀,向前冲去,吴崖赶紧跟上。

    高远此时早已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金玉良言忘到了宵云外,双手陌刀轮得风车一般,虎如羊圈地杀入东胡人丛之,在他身后,郭老蔫一手举着他的高字大旗,一手持着一柄狭长的弯刀,紧紧地追随着他,而另一侧,上官宏使得却不是亲卫营标配的陌刀,而是一根熟铜棍,别人是砍,是削,是节,他来来去去就只有两招,砸,扫!

    郭老蔫平时看着瘦瘦小小,蔫不拉叽,此时却如同一条蛟龙,手的高字大旗也常常被他当作武器使用,乐头的那寒光闪闪的旗矛,可不是为了好看的,只消看到这旗子一卷一放,那矛头之上必然会添上一些新鲜的血液。郭老蔫是一位江湖人出身的武功好手,杀人技巧极其精到,能割人三寸便致命,他绝不肯多使一分力,而上官宏却是身材魁梧,比高远还高了大半个头,用虎背熊腰来形容他,也丝毫不为过,这是一个从疆场之上,一棍一棍砸出前途来的家伙,死在他手下的人可就其惨无比了,根本就没有一个成人形的。

    他们两个,加再上一个高远,真正的就是一个屠杀小组。虽然因为这杆大旗,他们招惹来了更多的敌人,但三人不以为意,反而更加兴高采烈,杀得畅快无比。东胡人根本就无法近身。

    如果此时有人能飞到半空之,便能清晰地看到,一片红色的血云就如同烧沸的水泼入到一征雪原一般,东胡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融。

    宇明此时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被东胡骑兵包围着的高远那几个人身上,因为那面招展的大旗,从一开始便成为了宇明的目标,杀掉高远,奇功一件,此时的宇明,脑子里被这个念头塞得满满的,他带着自己最为精锐的亲兵,径直扑向了高远,甚至没有去看一眼整个战场的情形。

    也用不着看,因为宇明一开招就投入了全部的兵力,将所有的骑兵一下子全撒了出去,这样打下去的后果,要么灭了别人,要么自己被灭。

    一个成熟的将领绝不会将手里的底牌全都抛出去,问题是,宇明还很不成熟,看到高远的旗号,以足以让他兴奋得难以控制自己,而高远,手拢共也只有一个亲卫营,一千出头的骑兵,根本没有资本留预备队。

    高远相信自己亲卫营的实力,而宇明却认为自己三千强大的骑兵,岂有奈何不了一群燕国骑兵的道理?长久以来,东胡人认可的马上对手,就只有匈奴一家,现在匈奴已被灭得七七八八,一群燕国骑兵,他岂放在眼里?

    但高远手下亲卫营的骑兵,却有百分之十来自匈奴,是匈奴人。这些精挑细选的人无一不是军骁勇,配上了精巧的钢甲,使上了锋利无比的陌刀,腰挎骑弩,战斗力比其当年为匈奴作战之时不知强大了多少。

    宇明想冲到高远的身边去,用自己手里的弯刀,亲手了结了他对方的性命,但他首先碰到却是挥舞着大棍的上官宏。

    凌厉的风声迎头而来,宇明扬刀,弯刀轻巧地贴上了棍子的乐端,用力一搅,想将这一棍拨到一边,对手嘿了一声,两臂陡然一抖,宇明瞬息之间便觉得整条手臂都麻了。心顿时一惊,不可力敌,眼见对方铜棍又横扫过来,一缩脖子,纵马冲过,后头传来卟的一声,像是一颗西反被一棍砸得粉碎,却是一名亲卫不知死活,挺刀硬抗,立时便是刀折脑袋碎的下场。

    刚刚冲过了上官宏,迎面便是一面大旗卷来,宇明抖刀连斩,嘶嘶拉拉几声,已是将旗子剖成了条状,翻飞的布条之间,一缕寒光阴险之极的突刺而出,宇明大叫一声侧身闪臂,叮的一声响,肩头的兽头护肩已是不翼而飞。出手的自然是郭老蔫,看到宇明避过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不由暗叫可惜。双方纵马如飞,就这一次交手的瞬间,便已是交错而手,郭老蔫手里的旗子已不成模样,干脆将马刀插到了马鞍边的刀鞘之上,双手挥舞着旗杆,前刺横扫,将宇明的一众亲兵打得如落叶遇上秋风一般,纷纷坠马。

    宇明终究是没有碰上高远,只是与他身边两个护卫一前一后的交手,两条性命便险些交待了,看了一眼犹如魔神一般在东胡骑兵群搅起阵阵腥风血雨的高远,心里头莫名悸然。

    此时,他才稍稍清醒了一些,终于记起了自己身为主将的责任,扫眼看向战场,不看则已,这一看,却似是一盆雪水自头乐淋下,全身如坠冰窖,先前是东胡骑兵将红色的征东军四面包围着,但此刻,身着灰色服饰的东胡骑兵东一块,西一群,被红色切割得不成模样,正在苦苦支撑,而红色正像收割庄稼一般,灭了一块,便又转向另一块。

    “退,撤退!”宇明打马便逃,一边逃,一边疯狂地吼叫着。

    高远有些遗憾地将面前最后一个不知是不知死活,还是昏了头的居然跑到他面前的东胡骑兵斩于马下。此时部下已经完全掌控了战场,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割,他身为都督,总不好意思去抢部下的战功。这一战,比起当年他与阿伦岱指挥的铁岭部的战斗烈度尚不如,实在是不太过瘾,刚刚活动完筋骨,却发现已经没得打了。

    他摇摇头,策马向着那边山呼海啸的欢腾之处走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