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零四章:千均一发(书号:13651

第六百零四章:千均一发

作者:枪手1号
    宇明有些震惊,亦有些震怒,他原以为会看到狼奔鼠窜,惊恐万分的一副场景,但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他准备要屠杀的对象,居然在好整以遐地等着他,看那两百个人列成的一个小小的方阵,居然不知死活地在向着他的马队挺进,他们脸上的表情,不似是在赴死,倒像是准备收获庄稼一样。

    这是传闻的那些孱弱的燕国人?全民皆兵,对于游牧民族而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原国家之,却从来没有看到过。

    愤怒淹没了他的情绪,马鞭前指,对着那两百个悍然向前挺进的征东府士兵,他怒吼道:“杀光他们。”

    郭荃所立的那一段残墙之上,指挥床弩的一个民壮头领猛地扳动机插,巨大的床弩带着凄厉的啸声脱弦而出,在空划过一段长长的残影,射向远处那铺天盖地的东胡骑兵,三千骑兵散开来攻,所占据的面积实在太大,他根本就不用费习去瞄准,只用射出床弩就好了,随着他的动作,残墙之上,几十枚床弩几乎在同一时间呼啸而出。

    床弩越过了那小小的藏青色方阵,落在他们前方正狂奔而来的骑兵从,带起朵朵鲜红的花朵,但旋即被更多的骑兵浪潮所淹没。

    “快,上箭,上箭,再射!”头目挥舞着双手,大声吼道,刚刚他一直在追随着自己射出去的弩箭,亲眼看到好几个东胡骑兵被那弩箭击伤,兴奋溢于言表,

    “我射死了三个!”

    “我也射死了两个!”

    在他身旁,几个年青人亦是兴奋的又叫又跳。

    杀敌,就是这么简单。

    城墙上的人因为杀敌而兴奋着,手忙脚乱地替床弩上弦,可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想要快速地床弩绞弦上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人?越忙越乱,越乱越慢,这些威力巨大的城防武器,在射出一箭之后,竟是沉寂了下来,而接下来,奔来的骑兵淹没了那藏青色的方阵。

    “征东军!”唐锋举起手的长矛,厉声大喝。

    “万胜!”二百名士兵高声回应。

    “上步!杀!”唐锋站在方阵的正央,嘶声狂喝。

    随着呔的一声厉喝。数十柄长矛齐齐捅出,捅翻了正面的十几个敌人与战马。而骑兵的冲击,亦让这个方阵向内凹陷了一大块。

    “上步,杀!”看到第一个回合,自己的兄弟便有数十人倒下,唐锋怒极,亦是悲极,呼喝而出的声音尖厉而高亢,浑不似他平常的声音。

    骑兵团团围住了这个小小的方阵。从四个方向向着这个顽强的敌人发起攻击,一个个链锤飞起,落在方阵当,将征东军士兵砸翻。一根根大棍,狼牙棒横扫,将长矛打断,只是一次攻击。二百人的方阵,便被削薄了一大层。

    “上步,杀!”唐河再吼。

    四个方向上的征东军同时大吼着刺出他们手里的长枪。方阵在扩散,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缝隙,骑兵立即纵马而入,从这个缝隙里钻了进去。唐锋的这个方阵,没有弩箭手,没有刀盾兵,根本无法填补这样的漏洞。

    “各自为战,杀敌!”唐锋抬起了手长枪,咆哮着向前杀去。

    “兄弟,等等我!”那个自孙晓军而来的信使将手里执着的那面鲜红的征东府大旗重重地插在地上,反手拔出腰间的钢刀,紧紧地随着唐锋向前冲杀而去。

    两百人的军阵被彻底打散,一个又一个的征东军士兵被卷入到骑兵的旋涡之,顷刻之间,便没了身影。

    “射击!”残墙之上,民壮头目带着哭喊声,再一次射出了手的弩箭。

    城下,亦是传来一声同样的怒喝:“射击!”

    一片密密麻麻的弩箭从城下飞出,向着远处的东胡骑兵如飞蝗一般的扑去。最前方的东胡骑兵顿时纷纷跌落马下。

    郭荃双眼泪水长流,两百战士,顷刻之间,便化为墼粉,此刻大雁糊,已是危如累卵,拼拿舞动的鼓槌的双臂已经没有了力气,大张的嘴巴不停地在呐喊,却再也发不出声音,他的声音已经完全暗哑了。

    城下,数万人聚集在一起,虽然人人手都握了武器,但在宇明眼,仍然只是一些待宰的羔羊,瞧他们那弯弯曲曲的队形,高低不一的武器,以及愤怒,惶恐,害怕等汇聚的各式各样的神情,他就想开心的大笑。

    列阵而战?!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就能玩出来的。即便是原最精锐的士兵列阵而战,东胡勇士都能冲而破之,更何况是一些草民?

    他面带微笑,拔出了腰间的弯刀,正要下令出击,让士兵的刀锋染满鲜血,西方,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他霍地回头,看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霎时之间,目瞪口呆,一片艳红在第一时间完全塞满了他的眼眸。

    高远率领的亲卫营一千余骑兵,终于在最危险的关头,赶到了大雁湖城下。

    残墙之上,郭荃看到那火红的一片,先是呆若木鸡,接着是狂喜,短短的时间之内,与他而言却是悲喜两重天,竟是在天堂与地狱各走了遭,脑子里神经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猝然转变,竟然是两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倒是将他身边的两个卫兵给吓得不轻。

    高字大旗迎风飘扬,火红血云迅速地向这边飘扬,大雁湖畔,欢声雷动,高远一直都是他们的救星,现在,在他们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他们的救星又一次神兵天降了。

    宇明拔出去的变刀缓缓垂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远处那一片迅速接近的红云,侧耳听着残墙之下那数万百姓的欢呼之声。

    高远,征东军的最高首领,高远,居然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抬头,打量着远处正在迅速接近的骑兵,最多有一千骑,自己的部众是他的三倍,他的嘴角弯也一个浅浅的角度,一连串的命令便从他的嘴里涌出,东胡骑兵开始调整队形,迎向远处的红衣骑兵。

    高远名声远播,但对于宇明来说,却没有什么震慑感,相反,对于高远,他只有浓浓的不服气。宇明的年岁与高远相若,但两人的名气,以及地位,却根本无法相比,高远已是一方雄主,而他宇明,却还只是依附父亲,虽然在军也是以骁勇闻名,但离独掌一军,还差得太远。

    看到高远,宇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机会来了。对方只有千余骑,而自己的兵力是对方的三倍,自己的部队此时战意正旺,而对手却是一路狂奔而来,不论体力还是战意,自己都是占了绝对上风。如果一战而下高远,河套定矣,征东军将不战自溃,再也无法与东胡争夺河套平原。

    “杀了高远!”他一挟马腹,战马箭一般的向前窜出。

    高远手搭凉蓬,看着远处那一段残墙之下聚集着的密密麻麻的人影,听到那震天的欢呼之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总算是及时赶到了,如果让东胡骑兵屠杀了这几万来此建城,屯荒的百姓,对于征东府开发河套平原的战略计划,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哪怕自己将这些东胡人杀尽杀绝也无法挽回这个影响。

    所幸,一切都还在轨道之上,至于眼前正向自己扑来的气势汹汹的东胡骑兵,高远却是压根也没有在意,马上,他们就会体会到自己亲卫营的厉害。

    亲卫营的衣服为什么会特意选择成这种血红色,就是因为这里头的每一个老兵,都身经百战,他们的身上,都曾经被敌人的鲜血沾满。

    “打垮他们!”高远提起手里的陌刀,喜气洋洋地道,总算是又捞到亲自上阵的机会了,随着地位日高,亲自上阵杀敌的机会,竟是愈来愈少了,而像蒋家权等人,动则就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来教训自己。

    亲卫营的箭头,自然便是第一连。

    杨大傻回首看着两个一左一右跟在自己身侧的梅华与吴崖,“小子,牢牢地跟着老子,老子可不想你们第一次上阵杀敌,就翘了辫子,你们死了不打紧,但是折了老子第一连的名声,老子可是不依的,小心便是做了鬼,也被老子从阎罗殿里拖出来痛殴一顿!”

    梅华和吴涯显然没有听清楚杨大傻在对他们说什么,此时,第一战的紧张正笼罩着两人,两人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敌军,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护着他们一读!”杨大傻回头对身后的第一连的几个老兵吼了一声,看着两个新嫩的样子,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初踏上战场之时,便与梅华与吴崖两人差不多,全靠着几个老兵的照应才挺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关头。

    而现在,那些曾经关照过自己,救过自己的老兵,要么已经长眠于地下,要么已经因伤退役了。

    “杀光这些兔崽子!”杨大傻举起了雪亮的陌刀,一边想着往事,一边向着前方冲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