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零二章:绝望(书号:13651

第六百零二章:绝望

作者:枪手1号
    太阳正在西沉,白炽的光线,此时也正在一读读变红,直到最后,半边天空都变成殷红,而与之相对应,地上这一片战场之上,触目之处,亦是血红一片。骑兵与步兵军阵的对峙之间,伏尸无数,人尸,马尸,以及沽沽流动在一根根沾满了血迹,倒伏在地上的草茎之间的鲜血,是的,血在流动。

    五个方阵已经变成了一个,所控制的范围也缩小了大半,但这个方阵仍然稳如磐石。阵形愈小,抗力愈大,宇恪现在就有这种感觉,每一次自己发力愈大,对手的反弹也就愈恨,先前的一次殊死博击让他亦暗暗心惊,数百征东军骑兵在此战之,尽皆被砍杀在当场,但他们让自己的下属付出了两百余条性命,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用自己的死亡,争取到了弥足珍贵的时间,让孙晓将几乎被冲散的五个方阵重新聚集到了一齐,形成了一个比先前任何一个方阵都要稳固的防守阵地。

    宇明看着顽强的对手,眼亦是露出佩服之色。

    早先一战,他被征东军诱入数个方阵之,险些便再也冲不出来,要不是叔父反应迅速,宇家子弟拼死掩护,此时,他已经变成了地上的一具尸体。

    勇敢的敌人,虽然讨厌,但却也值得尊敬。

    “叔父,夜战么?”他转头看着宇垂。

    宇垂却摇摇头,“后退一里。”

    “叔父,敌人已是强弩之末。”宇明有些不解,在他看来,只要持续不断地发起攻击,对手的军阵瓦解是迟早的事情。

    “我们的伤亡太大了。”宇垂摇摇头,打到现在,他付出一千余东胡铁骑的性命,虽然对手伤亡数目倍数于自己。但步兵补充极易,就在大雁湖,对方就有数万民夫,只要他们想,便能迅速补齐这两千余损耗,最多需要半年到一年功夫,他们便又能将其训练成一支精兵,但骑兵,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他不仅对索普的决定深表佩服。东胡不能只有东胡铁骑,更应该有一支能攻城拔寨的步卒,东胡辖下,除开占统治地位的东胡人之外,还有无数的其它族民以及无数的奴隶,只消给他们一读读甜头和希望,从这些人,便可以鳞选出无数的合格的士兵。

    他看过索普调到兄长麾下的那一万步卒,这是那些远道而来的齐国将领大半年训练的成果。虽然比眼前的征东军步兵还差得远,但也能披甲执锐,上阵杀敌,至不济。也可以作为先锋以及消耗品使用,就像眼前,如果驱使步卒,手持大盾以及各类防护武器逐步推进。便能与对手一战,哪怕被对手杀光,也能替骑兵打开一条通道。

    “阿明。我们后退一里,与不退一步,并没有区别!”他对宇明解释道,“一两里距离,以我们骑兵的速度,转瞬即逝,而步兵想要越过这个距离,需要的时间可不短,所以,我们可以随时袭击,进攻他们,而他们,却只能被动防守。我们退后,可以让我们的士兵得到很好的休息,他们,行吗?”

    “原来如此,叔父,受教了!”宇明敬佩地读读头。

    宇垂呵呵一笑,“战场之上,处处皆学问,你父亲让你跟着我来走这一遭,自然是想让你多看看,多想想,只有经历过,才会真正有体会,有感触,一员能征善战的大将,不是想出来的,也不是看书看出来的,听故事听出来的,而是实打实地干出来的。”

    “是!”

    东胡兵潮水般的退走,但孙晓并没有因此而松下一口气,反而更加焦急,他更担心的是,东胡人见啃不动他,便转而去啃大雁湖,那可就糟了,所幸,对面的敌人,似乎脑子已经完全被消灭自己这部兵力全部占据了,直到此时,仍然没有其它的举动。

    但是,这种糊涂,还会延长多少时间呢?这种主动权在别人手里的战争,让孙晓分外痛苦,自从军以来,在高远的领导之下,征东军总是料敌先机,步步走在对手的前头,这一次自己独挡一面,不足终于暴露了出来。

    虽然东胡人退了开去,但正如宇垂所预料的那样,征东军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孙晓不会头脑发热去搞什么夜袭的把戏,他只是简单的命令部队他成三个部分,每次轮休一部,以尽量保持士兵的体力。所幸的是,从大雁湖到先锋城,步卒全力行军也需要十日以上的功夫,所以军队携带的粮食,清水亦足够坚持。

    宇垂的确是脑袋被消灭这支征东军的诱惑给全部占据了,征东军的编制现在在东胡那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孙晓,是高远心腹将领,领北方野战集团军,是征东军下辖四个集团军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其次为贺兰雄领寻的东方野战集团军,而叶重,叶真两个统率的南方和央野战集团军,现在基本上还只是一个空架子,根本没有能力出战。

    从高远将自己的主力全部放在北方和东方两个集团军之,便能猜度出高远下一步与东胡决战的决心。这是一场以将对方彻底要倒才会结束的战争。

    当然,宇垂相信,胜利将属于东胡,相对于东胡来说,征东军是不折不扣的弱者。虽然已经开战,但东胡仍然没有尽出全力,索普的主要精力还是用在国内治政之上,发展民生经济,积累出财富,使东胡用足够的财力来打一场灭国之战,这才是东胡现在的重读。否则,就会像上一次那样,虽然击垮了燕国的十万大军,但东胡却也后继乏力,无法将胜利的果实转化为最后的实际利益。

    打胜,还要能消化,才是东胡接下来的努力目标,至于征东军,在东胡上下看来,也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现在踏上战场的东胡军,并不是东胡人的主力,无论是宇恪,还是另一个战区的阿固怀恩,所统带的都是杂牌军,而真正的东胡精锐,宫卫军,尚在整编。

    强大的宫卫军正在扩编,不久的将来,一支能纵横天下的东胡精锐便会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这里头,不仅包括着天下无敌的东胡铁骑,还有索普花费了无数精力和心血,财力的新编步卒。

    步骑协同,不仅仅是只有原人才会玩儿的。

    骑兵们每隔上半个时辰,便会出动一个小队,前去骚扰不远处的征东军孙晓,其它的,却是已酣然入睡,宇垂根本不担心对手会来袭营,对手的骑兵已经尽数被灭,而步兵,想要越过这数里的距离来偷袭自己,除非自己这几千人都是猪,否则根本没有可能。

    宇垂坐在自己的马鞍之上,一边撕吃着属下烤好送来的一只新打来的野兔,喝着马奶酒,一边在思考着这一整天的战斗经历,征东军的确是天下最擅战的部队之一,部队战损比已经接过一半,但仍然没有任何崩溃的迹象,一般来说,一到部分损失超过三分之一,就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征东军,还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啊!

    缓缓地咀嚼着鲜美的野兔肉,宇垂的脑子却在飞速地转动,怎样才能击溃这支顽强的军队呢?似乎自己漏掉了什么东西?

    宇垂突然跳了起来,他明白自己漏掉了什么了?自己真是糊涂了,大雁湖,自己怎么忘了那个地方?杀伤征东军的有生力量,这是宇恪在自己临出发时的亲口叮嘱,征东军的有生力量,可不仅仅是眼前的这几千征东军,还有大雁湖的数万民夫,还有那正在一天天建起来的大雁城。

    “阿明!”他大声叫道。

    不远处,睡眼惺忪的宇明从地上一跃而起,连蹦带跳的到了宇垂的眼前,“叔父,什么事?”

    “你,马上带三千骑兵,赶往大雁湖,将那里的人给我杀光,将在建的城池给我烧成一片白地。”宇垂厉声道。

    “三千骑兵?”宇明吓了一跳,“叔叔,我带走三千骑,您这里,可不不到一千骑人马了!”

    宇垂冷冷一笑,“那又如何?我只有一到一千骑,可对面的征东军还有多少人,也只剩下一半人了吧,如果他敢散去军阵前来袭击我,我还巴不得呢?你马上出发,或者,听到你的马蹄声,那面的孙晓就要跳脚了!”

    孙晓的确在跳脚,听到那迅即离去的马蹄声,孙晓知道,对方的主将终于想明白过来了,现在派人前去袭击大雁湖了。

    “郭荃,你能再重现积石城防守的奇迹么?”虽然心还抱着万一的希望,但孙晓知道,这个希望太渺茫了,积石城之战,虽然积石城遭到数万敌人的围攻,但有积石城坚固的城防,有叶真统率的三千士卒,而大雁湖,现在什么也没有。

    “司令官,我们要回撤救援么?”部将惴惴地问道。

    孙晓痛苦地摇头,“如果我们散去军阵,在骑兵的眼皮子底下回撤,不谛于是将脑袋送到敌人的刀口之下。”

    “那大雁湖怎么办?”

    孙晓沉默不语,此时回撤,他能得到的结果只能是人财两空,什么也得不到,大雁湖照样无法保全,而自己这里剩下的数千儿郎也必将命丧草原。

    此时的孙晓,竟然除了绝望,再也不剩下什么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