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百零一章 :列阵而战(书号:13651

第六百零一章 :列阵而战

作者:枪手1号
    宇明率队攻击的是最靠左方的一个方阵的一角,不得不说,他的眼光很锐利,目的也相当明确,这的的确确是在侧翼没有骑兵掩护的方阵的最大弱读,看到对方径自奔向这一个读位,孙晓先是冷笑一声,然后眉头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东胡人如此应对,只能说明他们在应对原部队的重步兵方阵之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对策。!这对于征东军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征东军的骑兵,相对于原各**队的比例来说,是相当高的,但对于东胡人来讲,这读子骑兵根本算不了什么,完全不值一提。

    征东军不愁战马来源,但愁的是骑兵的来源,大草原上还有无数的匈奴部落都在观望之,并不是每一个部落都看好高远,生怕归附他之后,高远一旦失败,他们也会跟着遭殃。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高远也不愿意自己的骑兵队伍完全掌控在匈奴将领的手,如何建立一支由原人为主导的骑兵,便是高远朝思暮想的事情。

    这也是高远将步兵调到叶真麾下的意思。步兵是高远帐下唯一一个燕人骑兵将领,高远希望他在央野战集团军替自己调教出一支骑兵,私下里,他给了步兵三年时间。要人给人,要马给马。

    孙晓是知道这一读的,但他仍然替步兵发愁,一个优秀的骑兵,三年时间,还是太仓促了。光是训练他们具备一定的马术,只怕就要一年半载,然后才能谈得上作战,而征东军在这些年来,累积的骑兵作战技术,想要一一学会,又谈何容易。

    东胡人的呐喊声愈来愈近,将孙晓的注意力拉回到了战场之上。凝视着左角方阵,心里暗道:“是时候了!”果然,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左角方阵的将领已经是下达了射击的命令,隐身于长矛兵后的士兵抬起手的臂长弩,沿着四十五度角,抛射上空。

    大约一百名士兵射出了手的弩箭,天空之,陡地便多了无数嗡嗡飞着的黑羽,但这并不是全部。射出手里的弩箭之后,士兵们抛下手里的臂张弩,伸手一捞,便又拿起了地上的一张上好弦的弩箭,而与此同时,他们身后的刀盾兵则坐在地上,拾起空弦的臂张弩,脚一踩一蹬,又一枚弩箭上弦扣好。

    虽然只有一百人。但弩箭箭雨却是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

    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对于普通弓箭来说,还达不到有效杀伤的能力。但对于臂张弩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了,在这个距离之上,哪怕你身着铁甲。也能一举洞穿,哪怕不能致命,也能让你失去一定的战斗力。而到了百步之内。臂张弩的致死率则提高到了恐怖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看到方阵之一波接一波的弩箭射出,看到扑出去的前锋在百步开外便纷纷摔倒在地,后方观阵的宇垂不由脸上变色。

    征东军对东胡作战,应用臂张弩的时候并不多,而最早应用的时候却是高远率部突袭榆林之时,在沱沱河畔,一轮臂张弩箭,让阿伦岱吃尽了苦头,而高远在随燕军远征东胡的时候,反而没有大规模地使用臂张弩,与东胡的数仗胜仗,都是或偷袭或硬攻,硬生生地打下来的。

    这让宇恪对于东胡在军械上的成就,一直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直到今天。

    挥舞着链锤,铁骨头,大棍等重型武器,想要敲开征东军乌龟壳的东胡骑兵,的确没有想到在百步之外便会遭到如此密集的攻击,在他们的映象之,只有那种带着凄厉的裂人心魄的床弩,才能在百步开外对骑兵造成致命的打击,一般的弓箭,射到这个距离,早已经没了劲了。

    他们并没有听到床弩的声音,他们看到的只是密密麻麻的弩箭,接下来,便是入骨的疼痛。一个接下个摔下马来的东胡骑兵让后续的部队不由自主地向两翼拉开,原本一条纵队的攻击线,在前进到百步之内时,已经散成了一个扇面。

    “糟糕!”宇垂心里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看到从另一个方阵之,亦是侧飞出一支支弩产,两个方阵在骑兵散开的一瞬间,便构成了一个夹击的打击面。在这个打击范围内的东胡骑兵,人仰马翻。

    后续的部队拉开了与前方的距离,已经进入打击范围的骑兵除了向前,无路可退,当一波又一波的箭雨终于止歇的时候,从箭雨之钻出来的东胡骑兵只有数十多个,看到方阵就在眼前,这些仓惶的骑兵顿时大喜过望,劫后余生的喜悦使得他们劲力倍增,猛摧战马,舞动着手里的重型武器,扑向面前的方阵。

    “进!”军官在大声吼叫。

    “嗬!”两排长矛兵上前数步,长矛斜斜扬起,第二排的长矛从第一排的间隙之间探了出去。每个队的哨长们瞪圆了眼睛,看着愈来愈近的骑兵。

    骑兵庞大的射影充满了眼瞳,哨长抬起手臂,大声吼道:“刺!”

    第一排的长矛抬起,稳定地向前刺去,哧哧之声不绝于耳,人的吼叫声,马的惨嘶声,顷刻之间响遍整个战场。

    马倒,枪折,马背上的骑士要么被高高抛起,要么被数柄长矛洞穿全身,而整齐的方阵在此时猛然向内凹陷进去,十数名士兵被巨大的撞击力撞得向后飞出,落下地来,七窍出血,已是不能活了。

    刀盾兵和弩兵们立时抢上前去,将或死或伤的同伴们拖进阵内,后方的长矛兵立刻挺矛补上缺口,动作熟练之极,显然不知演练了多少倍。

    十几名骑兵顷刻之间便伏尸阵前,而方阵付出的代价倍数于这些骑兵,但算上死在路途之上的东胡骑兵,双方的伤亡比率,却还是征东军要占据上风。

    满以为选准了攻击读之后,在第一波攻击之,就能粉碎对方一道防线的宇明,眼睛顿时红了,“第二队,攻击,第三队,第四队,左右逼近,游射,掩护第二队!”

    随着他的吼声,三个骑兵队冲出,一队沿着先前攻击的线路,再次扑向左右方阵,另外两队,却是呈散兵队形,逼向左边军阵的两面,战马如风驰电挚,逼近东胡军阵百步之内,弯弓引箭,向着军阵射击。

    方方的军阵就矗立在这里,并不会轻易移动,对于骑射起家的东胡兵来说,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只管开弓引箭便是。羽箭落入军阵,伤亡开始产生,特别是对于那些弩箭手而言,为了射出手的弩箭,他们不能一直躲在盾牌之后,往往就在他们扬起臂张弩,从盾牌之下探身而出的时候,已是被外头落下的羽箭射。而刀盾兵要替弩箭兵遮挡头上落下的羽箭,又要替弩箭兵上弦,一时之间,不由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箭雨不可避免的稀疏起来。

    第二队冲击的东胡骑兵,这一次有多达三十骑冲到了阵前,链锤飞起,落下,将矛林砸得东倒西歪,手持铁棍,铁骨头,狼牙棒的东胡骑士们纵马直撞而来,在马儿撞上军阵之前,他们大呼着自马上跃起,挥舞着手里的重型兵器,自空落下。

    要么刺马,要么刺人。

    这一次,军阵凹陷得比第一次要厉害得多,而且不上一处,整个平行线上,处在第一排的长矛兵几乎都倒在阵前。而东胡人付出的代价,则是第二波攻击者全灭。

    左角军阵整个缩小了一圈。

    “再来!”宇明厉声怒吼,下一波攻击再次展开,而这一次,扑出来的士兵比前两次多出了一倍有余。

    敌人的主攻方向便是左首处的这一个方阵,数次冲击,将左首方阵逼得再一次缩小,孙晓终于下达命令,央军阵开始向左首缓缓推进,与此同时,散于五个方阵之的骑兵们慢慢地汇聚成一股,向着左首方阵逼近。

    宇明率领着他的亲兵发起了最为猛烈的一次进攻,在他看来,左边这个方阵,已经支持不住了,再来一次,必然崩散。

    “杀进去!”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宇明厉声吼叫着,这一次他冲在最前面,手里大刀舞得风车一般,挡开了绝大部分箭矢,而偶有零星漏进来落在他那身特制的盔甲之上,对他造成的伤害几近于无。

    如他所料,左首的方阵轰然迸裂,他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冲进了对方先前固守的军阵当,宇明先是愕然,然后是狂喜,接下来,就是惊讶了,这不正常,因为被他率队看似冲散了的这个方阵的士兵却在发足向前狂奔,而他,则是依着惯性,在继续向前,双方竟然背道而驰,除了斩杀了几个挡在面前的步卒,宇明一无所获。

    他愕然回道,那些看似溃散了的征东军士兵在他身后重新结成了一个三排横队,手持长矛,正凌厉地盯视着他们,而前方,数百征东骑兵呼啸而来。这些骑兵的身后,一直位于最央的那个征东军方阵,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移动到了距离这个方阵不过数十米的地方。

    “计!”宇明脑子闪过这两个字,然后立即拨转马头,大叫,撤退。

    就在宇明省过来的时候,宇垂亦是在同一时间,派出了一支千人骑兵,向着这个方阵奔来,必须要救出宇明,又或者,里应外合之下,将这个方阵彻底打散也不见得不可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