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急援(书号:13651

第五百九十九章 :急援

作者:枪手1号
    小小地捉弄了一下贺兰燕,高远满心得意,这丫头一向自诩敢爱敢恨,真要动真格的,还是极害羞的嘛!带着小小的满足,高远爬到了行军床上,摊开四肢,好不容易才抚平了心头的燥意。贺兰燕苦恋自己数年,自己岂会随意地便占了她的便宜去,总得热热闹闹的娶进门去,这不仅是对贺兰燕的尊重,更是对她的爱护。

    军营之响起了一声声的军号之声,随着这声军号,刚刚喧嚣的营帐骤然之间便安静了下来,只偶尔有巡逻的脚步声走过。

    高远睡得很香。

    但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他便被急骤的马蹄之声惊醒。高远一跃而起,身在大营之,他并不担心会有敌人偷袭,事实上,从来只有征东军偷别人的营盘,而没有人能走到征东军大营之前还不被发觉的。此时听到如此清晰的马蹄之声,还越来越近于军大帐,只能说明,有紧急军情。

    马蹄声戛然而止,帐外传来一阵喧嚣,大帐帘子被挑起时,高远已经坐在了大案之后,正轻轻地挑着油灯的灯捻。

    “都督,孙司令官派出使者抵达。”上官宏全身戎装,手扶腰刀,跨了进来,在他身后,一人侧跨一步,右手捶胸,向高远行了一个军礼。

    “北方野战集团军司令官孙晓孙将军帐下裨将陈季珍见过都督!”来人声音洪亮,大声道。

    “陈季珍,听孙晓说起过你。当年你随孙将军一起修建牛栏山大营的时候,遇到东胡部族偷袭,你一人一马一根狼牙棒,冲进东胡骑兵队,左冲右突,一战击毙数十东胡骑兵,使得东胡人大骇而退。真勇士也!”高远大笑道。

    听到高远将自己平生最得意的一战随口道来。陈季珍不由满面红光,漏夜狂奔而来的疲备也不翼而飞,躬身谦虚地道:“那只不过是一些杂牌子东胡人,算不得真正精锐,也是孙将军指挥有方,领军吸引了敌人的主力,末将才侥幸建功。”

    高远摇头:“战场毙敌,只有实力,没有侥幸。陈将军,东胡人打过来了么?”

    “是。都督,十天之前,宇恪指挥下的东胡部队分两路渡河,分攻统万城与先锋城,许军长与郑军长引部在城下与敌周旋,伺机歼敌,目前战局暂陷胶着,司令官命末将前来寻找都督,汇报军情。”

    “你在路上走了几天了?”高远问道。

    “末将和两名卫兵一共带了匹马。歇马不歇人,每天只休息两个时辰,在路上奔行了两天两夜,今日早些时候。碰上了亲卫营的哨骑,才知道了都督的准确路线。”陈季珍道。

    “也就是说,在你出发之前,东胡人进攻先锋城。统万城的兵马,已经打了七八天了时吧?战局如何?”高远问道。

    “回都督,根据先锋城与统万城的军情奏报。东胡人的进攻意识并不强烈,虽然每天都在攻打城池,但只要稍受挫折,便会偃旗息鼓。”陈季珍道:“孙司令官率大雁积已经枕戈待旦,随时可以出击。”

    停了一停,又道:“据前锋城和统万城的信使讲,东胡人并没有想象的难打,这些号称东胡大部族的精锐,甚至还不如以前碰到的一些小部落勇悍,至于那些步卒,就更不值一提了。”

    听了陈季珍的话,高远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笑容,眉头反而皱了起来,宇恪,是东胡有名的人物,自从他被索普派到河套平原之后,监察院便一直在竭尽所能地搜集有关他的情报,关于这个人的生平的报告,在高远的书柜里,便有厚厚的一叠。总之,此人不仅是一员沙场宿将,更是一个狡滑如狐的家伙。生平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听陈季珍的说法,这种打法,不像想要攻克先锋,统万两城,倒像是在敷衍其事。

    上官宏听了高远的疑惑,道:“都督,根据情报显示,这个宇恪并不是索普的嫡系,在东胡内乱之,立场也模糊不清,是不是他并不支持索普,而只是想做出一个姿态?”

    “孙司官也作如此想法!”陈季珍连连读头,“我走之前,司令官已经在整顿兵马,说要给这个首鼠两端的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从此不敢再地辽河。”

    高远摇摇头,河套平原,是征东军与东胡人争夺的重读,谁占据了这片地方,便会在今后的争夺之占得上风,索普不是一个昏匮无能的家伙,而是相当精明的一个领袖,否则也不会在东胡内乱之胜出,更不会被米兰达看,对于米兰达这样一个传奇性的人物,高远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此人在病重弥留之际,尚能从容布局,将东胡内敌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此人看的继承人,岂是易于之辈?他绝不会派一个与他心思不一的人来河套。

    “打开地图。”他回头吩咐上官宏。

    “回都督,我带来了河套平原最新的地图,这是根据哨探最新的探测而绘制出的新地图,比以前的地图准确度和精确度都要好得多!”陈季珍赶紧道。

    “拿来,打开!”高远立刻道。

    一张凝聚着无数征东军士兵鲜血的图纸展现在高远的面前。

    盯着眼前的这张地图,高远的眉头越皱越紧,半晌,他抬起头来,脸色已是无比凝重,“只怕宇恪的用意不是先锋城,统万城,而是大雁湖。”

    陈季珍与上官宏身子都是一震。

    “都督,您的意思是说,先锋城和统万城的进攻,只不过是为了牵制这两地的兵马不能回援,这宇恪已经暗令一军,绕过了这两城,直奔大雁湖?”上官宏有些不可思议。“孙晓将军一向谨慎,许将军和严将军也都是善战之辈,哨骑必然会覆盖整个战场,想要进攻大雁湖,不可能从容地从两位将军眼前溜走。”

    “所以,这仗才打得不紧不慢。”高远断言道:“东胡骑兵,机动能力极强,他们绕道而行,而且这个圈子还绕得极大。超出了前线我军哨骑控制的范围。如果我判断的不错,宇恪只要确定他的兵马已经接近大雁湖,对于先锋城,统万城的攻击必然便会骤然加强。”

    陈季珍听到此时,不由脸上变色,“司令官正准备整军前往先锋城,如果在行军途遭遇到了强大的敌人骑兵,这可如何是好?”

    高远沉默片刻,“我更担心这支敌军最大的目标是正在建造的大雁城,要知道,那里可是汇集了正在建城的数万民夫,如果孙晓引兵而去,大雁湖便毫无防备之力,民夫虽然,却是东胡人眼待宰的羔羊,那里,可没有坚固的城池供他们抵抗和躲藏。”

    陈季珍与上官宏对视一眼,眼都是露出骇然之色。

    “去请贺兰将军过来。”高远道。“同时命令亲卫营,立即整装准备出发。”

    片刻之后,贺兰燕已是如飞一般地赶来,听高远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她立即道:“红衣卫只有一千余骑,而宇恪麾下至少有万骑,就算是只分出一半人马来攻击大雁湖,也多达五千,我带黑衣卫与你同去。”

    “不行!”高远断然拒绝。

    “你不相我,也不相信黑衣卫的战斗力!”贺兰燕怒道。

    “与这无关!”高远道:“如果我们两部尽皆离去,这里的大队人马必然会人心浮动,就是傻子也知道定然是了事情了,你必须要留下来主持大局,安定人心。”

    “安定人心这事,你要比我强得太多,那我率黑衣卫去。”

    “五百黑衣卫,去了能够对敌人战而胜之吗?”高远问道。

    贺兰燕顿时语塞,黑衣卫的战斗力,长处与短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所以,只能我带红衣卫去,所幸这些天,你一直拉着黑衣卫在外练兵,明天,你便说我带着红衣卫出外演练去了,这样,可以瞒过几天,而几天时间,已经足以让所有事情明朗化了!”高远道:“事情紧急,我也不与你多说,照顾整个大队,缓缓前行,甚至还要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延缓前进的步伐,等待前线传来的消息。”

    贺兰燕不再争论,她知道,高远说得是正确的,如果当真如他所猜的那样,这样的长途奔袭再与精锐的东胡骑兵作战,的确不是她手下这帮新嫩能完成的,也只有红衣卫里那些百折不挠的老兵才有这个意志完成。

    亲卫营的红衣卫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已经集齐,每人双马,个个战意盎然,上官宏已经晓喻军官,接下来有一场苦战在等着他们,而对于红衣卫的士兵来说,越是有挑战性的战斗,他们便越是兴奋,此时已是迫不及待,恨不得身插双翅,一下子飞到敌人身边,好让手的陌刀,痛饮仇敌鲜血。

    夜色之,高远带领着一千余红衣卫悄然离开了大营,向着大雁湖方向急驰而去是。(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