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嫩的遭遇(书号:13651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嫩的遭遇

作者:枪手1号
    现在的积石城,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驻防军队,征东军现在能动用的军队其本上都以调到了东方和北方两个野战集团军,积石城又处于征东府控制的心区域,各个方向上有可能来的敌人都被赌在外头,草原上的匈奴人亦奉征东府为主,这也是高远敢以将所有驻防军队尽数调到前线应付东胡人的原因。。

    积石城,除了捕快衙役,便只有隶属于高远的亲卫营,亲卫营没动弹的时候,便以临时充当积石城驻军,分驻在积石城各处。亲卫营一旦要动弹,吴凯便会得到征东府授权,可以征调积石山军事大学的学员以及训练营士兵以应付不时之需。

    梅华与吴崖要去的第一连第二排第三队,驻扎在南城门附近的一处军营之,距将军府却还很有一段距离。

    校尉大步走在前头,一脸的坏笑,却是看也不看跟在后头的两个新嫩,两人跟在校尉的身后,虽然有些忐忑,但见那校尉收了银,倒也不怎么害怕。

    “杨大傻,杨大傻!”跨进兵营的大门,那校尉便扬声叫了出来。兵营前的校场之上,一百多个正在各自训练的汉目光齐唰唰地便看了过来。那眼神,让梅华与吴涯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二人不由担心下一刻这些汉便会扑上来将他们撕碎。更让二人胆战心惊的是,这里一百多条汉,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条条纵横来去的伤疤。

    呼的一声,从窗户里飞出一陀黑乎首的东西,径自便冲着校尉的面门而来,梅华反应倒是快,一个闪身便抢到了校尉的身侧,手一伸,便接住了飞来的东西,一股恶臭顿时扑面而来。转过头来。顿时吓了一跳,校尉的手扬在空,手握着的却是一柄寒光闪闪的佩刀,刀锋凝在自己的手臂上侧。

    “校尉!”梅华脸上浮起笑容,“挡住了!”

    校尉脸上似笑非笑,“身手倒是不错,不过你不觉得太臭么?”说完这句话,他已是连退几步,呛的一声,还刀入鞘。

    梅华回过头来。自己紧紧抓在手里的是一只马靴,直到此刻,他才闻到那奇臭无比的味道,胃里顿时翻江倒海,手一松,啪的掉在地上。

    咣当一声,面前的门被拉开,一个赤着上身的大汉阴沉着脸走了出来,看到出现的这个人。梅华与吴崖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赤着的上身上,几乎看不到一块好肉,尽数被一条条刀疤覆盖着。便是脸上,也有一条刀疤从左额一直拉到右下巴下,整整个个破了相,那凶恶与狰狞。简直不敢让人直视。

    “郭老蔫,你又皮痒痒了吧,不要以为你现在调到了将军府。惹恼我,照样揍你。”狰狞汉一步跨了出来,两个拳头一捏,身上的肌肉顿时鼓了起来,连带着身上的一条条伤疤也不停地抖动。

    “还怕了你不成?”被称做郭老蔫的校尉也是两个鼻孔朝天,“不过今天我可不是为了跟你打架来的,是给你送人来的。”

    一回手,将梅华与吴崖两个人扯到了身前,直到此刻,梅华与吴崖两个人才发现,带着自己两人过来的这个瘦瘦小小一点都不起眼的校尉力气惊人,一手提了一个,毫不费力地就将两人拄在了那汉面前。

    “郭老蔫,你又整我是不是,这两个小家伙一看就是新嫩,说不定还是刚刚从训练营出来的,哪里有资格进亲卫营。这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杨大傻只瞟了一眼梅华与吴崖,便一口道破了两人的来历,“老扔了东西出来,这小家伙连什么东西都没搞明白,便伸手去接,操你奶奶的,这要是在战场上,一下便送了性命,哪里来的,送到哪里去,老不要。”

    “这两个人的确是新人,但你却不能赶走,因为他们是都督点名要到亲卫营来的。”郭老蔫嘿嘿笑着。

    “都督点名要来的?”杨大傻围着两人转了两个圈,摇头道:“有什么特别的技能?不像啊!我一闻他们身上这味,便晓得是两个菜得不能再菜的鸟,随便从哪个野战部队里抓两个兵来,都比他们要强。”

    郭老蔫哈哈一笑,“他们有没有别的技能我不知道,不过他们有这个!”手一上一下地抛着银,“今天一见面,便送了我五两银,怎么样,不错吧?”

    杨大傻瞪眼看了那银半晌,“难怪送到我这里来,小,刚进亲卫营便想着行贿,这路数不对啊!”

    梅华与吴涯汗如雨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郭老蔫如此不上道,你收了银,那能这样公然地摆出来,现在只所这杨大傻要给自己好看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两人直接傻了眼。杨大傻直接向他们两人伸出了手,“既然给了郭老蔫,哪我的呢?”

    梅华咽了一口唾沫,我擦,这是公然索贿呢,看着周围那一百多个抱着膀看热闹的大汉,梅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幸好老早有准备,伸手入怀,又掏出一个五两的元宝,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杨大傻伸出来的手里。

    杨大傻哼了一声,却不由回手掌,“郭老蔫不过是一个专门招新人的家伙,你都给了五两,老可是你接下来长官的长官的长官,你他妈居然给我的与他一样?”

    梅华又擦了一把汗,还真是直接啊,不过现官不如现管,当下老老实实的又伸手入怀,再掏了一个,入在对方的手里。

    杨大傻似乎是满意了,收回手掌,“十两,再加上你五两,十五两,差不多了。”

    不等两人明白什么叫差不多了,杨大傻已是收回了手掌,对两人道:“既然是都督点名让你们来的,那收下你们是没问题的,不过要进我这个连,却还是有讲究的。”

    梅华明白了,这个杨大傻是个连长。当下恭恭敬敬地道:“杨连长,不知有什么讲究?”

    “这个讲究很简单,那就是新进的菜鸟,要连续单挑全连所有人,只有与每个人打了一架之后,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我这个连,小,你可晓得,亲卫营每个连的编制是三百人,就老这个连只有不到两百人,为什么差了一百多,因为那些分来的人很多都没有过个坎。但老这个连虽然人最少,但在整个亲卫营,却是最强的。你们想要留下来,就先与这一百多兄弟一人干上一架再说。”

    围在周围的一百多条汉顿时轰笑起来,梅华刚刚擦干的冷汗又唰唰地冒了出来,心道坏了,这个郭老蔫在整自己,不然亲卫营四个连,他干嘛将自己分到这个连来,吴崖也回过味来,“梅花,你个王八蛋,你送银送出祸事了。这下我们两个可要遭殃了。”

    杨大傻却没有理会两个新嫩,一振手臂,道:“留两个与两个新嫩先干一场,其它的人,跟我喝酒去,十五两银,今天咱们可以尝尝吴氏出产的最好的酒。”一伸手勾了郭老蔫,刚刚还恶语相向的两个人,居然勾肩搭背的便向外走去,而身后,轰的一声,其它的士兵三下五除二地套上军服,一个还提着一件,便跟着二人往外走去,边走边喊,“老大,你的军服,这个样出去,被军法司逮到,要挨板的。”

    “郭老蔫,你存心要整治这两个小啊?”出了门,一边往身上套衣服,杨大傻一边问道。

    “那是,上官营长的意思本来是要将这两个小就安置在将军府,哪晓得这朵梅花一见我面居然就递银,这样的人,不整治一下怎么行?”

    “都督亲自点名,应当来头不小吧?”

    “管他呢?先整治了再说,让这样的家伙进了亲卫营,岂不是要坏了我们亲卫营的名声,丢到你这里,要是他挺不过你的规纪,自己跑了,那可不怪我们亲卫营不要他,便是都督也不能说我们什么吧?都督可是知道你这个连队的土规纪的。”郭老蔫嘿嘿地笑着。

    “这个老蔫,当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杨大傻哈哈笑道。

    校场之上,两个大汉嘿嘿笑着冲着梅华与吴崖勾勾小指头,“小,快一点,揍趴下了你们,老还要赶去喝酒呢,去得稍晚一点,酒就举被那帮小喝光了。”

    梅华与吴崖两人都是大怒,两人在训练营都是姣姣者,何曾受过如此亲视,吴崖一挺身便站了出来,“刚刚连长不是说要与每个人打一架么,他们怎么都走了,今日一并干了,岂不是便当?”

    一个大汉哈哈大笑,“小,你以为与老打过一架之后,今天你还爬得起来吗?”

    另一个大汉手指捏得卡卡作响,“跟他们废话干什么,赶紧干活儿,干完了出去喝酒。”

    校场之上,四个人立时分作两堆,斗到了一起。

    不到十息时间,两个汉已是身着整齐的军服,从军营内走了出来,一溜烟地追着前头的大部队而去,而院里,却留下了两个新嫩,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除了喘气,竟是动弹不得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