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重逢(书号:13651

第五百八十四章 :重逢

作者:枪手1号
    事情果然不出高远所料,姜新亮同意见面,而且将见面的地点,定在了吕梁山。当信使带回这个消息的时候,高远先是一愕,接着便是大笑,“这个姜新亮,果然有点意思。”

    吕梁山对于高远来说,或许只是一段征途之的一个普通之极的地方,但对于姜新亮来说,就大不一样了,严格来说,吕梁山是姜新亮新生的,他将会面的地点定在这里,自然是有他的意思。

    “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他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也好,就让我们去会会这个涅磐凤凰吧!”高远笑道。

    “比起以前的姜新亮,说他涅磐重生也不为过,他现在可以坐在都督的对面,与都督锣对锣,鼓对鼓地谈判,数年之前,都督能想到他有今日的成就吗?”蒋家权道。

    “恐怕这里头还有先生的点化之功吧?”高远打趣道。

    “他要是块顽石,便是神仙点化也无用,我在他那里混吃等死这么多年,临走之时,为他指点一条明路也算报答他一向对我的礼敬,不过我倒也没有想到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姜大维一辈啄雁,可临到末了,却被雁啄瞎了眼睛,这一跤可是跌倒再也爬不出来了。”蒋家权摇头道。

    “都督,带多少人去?要不要我将麾下都带出去?”真在一边道:“也正好借此让那些新兵蛋拉练一番?”

    “带什么兵?又不是去打仗。”高远笑道:“天赐早已布下了眼线,会监视那姜新亮的一举一动,如果姜新亮包藏祸心,还能逃得过他的眼去,我带上几十个亲卫也就够了。这一次是谈合作,不是搞对抗!”

    十数天后,吕梁山上,姜新亮站在早已破败不堪的山寨内。指着幢屋顶破了一个大洞的偏房,对身边的曾宪一道:“曾叔,那一年,我就是在间屋里,被高远的手下生擒活捉了的,说出来不怕曾叔笑话,当时我可真是吓坏了,是从床底下被揪出来的,当时顶在前头替我打掩护想蒙混过头的,却是蒋先生。想来也真是羞愧的很。”

    曾宪一笑道:“那时候。大公不还是没有长大么?”

    姜新亮自嘲的一笑,“那时候我二十一,比高远还要大,不过曾叔也说得是,我那时,还的确是一个小孩。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开始真正的长大了,可惜了蒋先生,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样大的来头,我放走了一个可以辅佐我成就大业的先生。”

    “那是他没福气。”曾宪一安慰道:“想必他看到现在的公,一定后悔得很。”

    姜新亮大笑起来,“曾叔倒是会安慰人。不过我有自知之明,高远与我比起来,的确要比我强,至少他一看到蒋先生。便立即让蒋先生成了他的第一谋主,言听计从,而蒋先生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多年。我就是错将珍珠当鱼眼,光是这识人之明,他就比我高了不知多少。”

    曾宪一默然,高远从一介小兵,数年之内,名震天下,现在坐拥二郡之地,麾下精兵数万,便是连他麾下将领,如今也是广为人知,论起来,姜新亮还当真是无法与其相比。

    “那这一次公答应与他见面,是决定与他联合吗?”曾宪一问道。

    姜新亮摇摇头,“渔阳郡的实力就摆在哪里,父亲还妄想与朝廷抗衡,他自以为联合原郡方辉平,便可以与周玉檀锋一较高下么?想想周渊与宁则诚的下场,我就不寒而栗,他们所推行的政改,肯定会进行下去,谁挡在他们前面,谁就会灭亡,我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一点,才主动投过去,渔阳郡可以给他们,他们爱怎么改就怎么改,但这三万渔阳郡兵,我们一定要紧紧地抓在手,有了兵,就有一切。”

    “那您的意思?”

    “我们渔阳郡实力有限,而我,也不是高远那种雄才大略的,所以,我们要活下去,要活得好,就不得不去抱大腿。”

    “高远的腿还不够粗壮!”曾宪一点头道。

    “不是不够粗壮,而是脆弱得很,别看高远现在风光得很,等东胡这口气喘过来,便有他的好瞧,周玉上一次来,便跟我谈了这件事,为了让东胡人尽快进攻辽西,消灭高远,朝廷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姜新亮道。

    曾宪一骇然道:“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吗?高远有再多的不是,那也是燕人。岂能与东胡人勾结起来暗算燕人的道理?”

    姜新亮冷笑,“高远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周玉他们打得算盘便是让东胡人与高远在辽西打个天昏地暗,要不然,周玉檀锋那么好心,就这么轻易地将辽西河间送给了高远?想要人上赌桌,总得给人赌本吧。”

    曾宪一摇头叹道:“赌本倒是给了,可与东胡这个财大气粗的比起来,仍然不够瞧啊!”

    “给得太多,不免会让高远坐大,所以这点赌本要能赌,却又不可能赌赢,他们要的结果是高远会输,但又会给东胡造成极大的损害,等他们一个被打得奄奄一息,一个被打得元气大伤的时候,就是他们来收拾残局的时候了。”

    “盘算得倒是挺好,但世事难料,哪里有事事都如意的道理?难道他们就不怕高远当真灭了东胡,尾大不掉?”曾宪一道:“到了那个时候,高远坐拥辽西,河间,还有辽东大地,还有广袤的草原……”

    曾宪一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眼里闪过一丝惊恐……

    “所以说,我要与他谈。”姜新亮眼里闪过一丝狡缬的目光,“虽然我不看好高远,但也范不着得罪他是不是,明面上抱着朝廷的大腿,暗地里,却与高远暗通款曲,到时候,真有你说和那种可能,就算是万一有可能,我们也可以换一条大腿抱。”

    “公英明!”曾宪一连连点头。

    “把这里拾掇拾掇吧,收拾干净了我们好待客!”姜新亮挥挥手,“我出去转一转,故地重游啊,想来当真如一场梦一般。”

    一天之后,高远出现在吕梁山下,曹天赐如同幽灵一般地出现在高远的面前。

    “怎么样?”高远抬了抬下颏,问道。

    “一切正常,姜新亮就带了一百多名亲卫上了吕梁山,这里往渔阳数十里之内,我都放了明岗暗哨,但凡渔阳郡兵有什么异动,我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曹天赐道:“看来这小没玩什么花招。”

    “果然是长进了!”高远一笑,回顾蒋家权,“蒋先生,故地重游,有何感想?”这话里打趣的意味可就浓得很了。

    蒋家权呵呵大笑,“这让我想起来当初被颜海波那小抬野猪一般从山上抬下来的样,往事如烟啊,一晃就是好几年过去了。”

    高远大笑,“颜海波现在还在担心,蒋先生你什么时候会给他一个小鞋穿呢!”

    “哦,他是这么想得么?”蒋家权拈着下巴上的长须,呵呵笑道:“那倒是提醒了我,回头找个机会,收拾他一下。”

    四周人闻听,都是笑了起来。

    “走,上山,让我们去见见渔阳郡的新贵。”

    破旧的山寨,曾经让姜新亮遭受人生屈辱的厢房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屋顶之上的那个破洞,阳光从破洞里倾泄而下,照出一个偌大一个光圈,光圈之,放着一张小桌和几把椅,人在屋内,却又能沐浴着阳光,倒也算是别具一格。

    姜新亮站在门口,看着高远与蒋家权行来,严肃的脸上,立时浮起了笑容,抢上几步,一揖到地,不是对着高远,却是对着落后高远一步的蒋家权。

    “先生,数年未见,不知先生身体还一直安好?辽西苦寒之地,先生受苦了!”

    高远微微一笑,身往边上一闪,让开了位置。

    蒋家权笑吟吟的侧身避让,“多谢郡守挂念,蒋某在辽西一切都好。”

    姜新亮脸上略显遗憾:“先生太见外了,什么郡守不郡守,如果不是先生的指点,只怕今日新亮还是那个浑浑噩噩的纫绔大少呢,新亮能有今日,全靠先生一语惊醒梦人啊!”

    蒋家权摇头,“这个蒋某可不敢居功,一语能惊醒的,自然不是梦人,而是有心人。姜郡守,这是征东府高都督,与郡守也是旧识,就不用介绍了吧!”

    姜新亮这才转过身来,向着高远拱手道:“高将军,久违了!”

    姜新亮与蒋家权对话之际,高远便在观察着这位渔阳新贵,数年之前的姜新亮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映象,只不过此时重新看到他,旧时的那模糊的影才渐渐的清晰起来,与那时的清涩相比,眼前的这位蓄上了小胡,眼神深遂的年轻人,倒是当真不可小瞧了他。

    “姜郡守,久违!”高远笑着拱手还礼,“冒昧请见,姜郡守能如约而来,高远不甚之喜。”

    姜新亮大笑,“不能不来,不得不来。请,高将军,屋里谈。”(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