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渔阳之变(上)(书号:13651

第五百八十二章 :渔阳之变(上)

作者:枪手1号
    三月里,除了草长茑飞,春暖花开之外,一件震惊整个大陆的战事,使得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转向了平静了三年的函谷关,当世公认两个最强大的国家,赵与秦再一次爆发了战争。

    秦将王逍率军攻入赵国河东郡,却为赵国大败于河东郡内,秦军败退,赵军趁势反击,一直打到函谷关下,磨刀霍霍,意图再攻函谷关。

    秦赵交战经年,互有胜败,秦国打胜的次数更多一些,但这一次,却实在太过于瞩目,因为赵军的统帅的身份过于敏感,他叫荆如风,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秦人,数十年前,秦武烈王上位时,在赢腾的支持下,清洗了一批反对者,荆如风就是其之一。家破人亡的荆如风孑然一人逃到了赵国,销声匿迹数十年,却在世人已经淡忘他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且一出现就惊天动地。

    河东郡一战,秦人伤亡过万,函谷关在赵军的威逼之下,岌岌可危。

    秦人的这场失败影响极为深远,正在韩国整军准备进逼魏国的李信,不得不放弃了进攻魏国的打算,除了留下一支精锐在韩魏边境进行威慑之外,自己则率主力回归秦国,驰援函谷关,风声鹤唳的魏国,则是大大地喘了一口气,一直崩紧的神经松驰了下来。

    而南方的楚怀王似乎看到了契机,十万楚军在楚国大将薛无锋的率领之下,向秦将蒙恬镇守的汉郡发起了攻击,蒙恬猝不及防,麾下兵力远逊于薛无锋,一时之间,竟然被打得节节败退。

    曾经当世第一大国,巨无霸秦国,竟然在这个三月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数个战场之上,同时遭受败绩,不得不收缩防守。

    从高远率部突袭,拿下山南郡开始,便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般,一直笼罩在秦人身上的那种不可战胜的神话,突然之间消失无踪,无论是赵,魏,还是一直明哲保身的楚国。都想从秦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而在这其,最为热心,最为激动的便是魏国,李信率主力撤走,在韩国境内,只留下了一万余人的镇守部队,既要对付韩国此起彼伏的反秦战争,又要应付魏国迫在眉睫的反攻倒算,竟是手忙脚乱。

    魏王瞧准了这个时机。韩国已被灭,秦人此时却无力镇守,如果此时出兵,夺下韩国。那么魏国的版图将陡增一半有余,实力必然大增,魏国也将不再是一个人人眼馋的大肉包,而是有机会成为当世大国之一。不必再仰人鼻息了。

    一支五万人的魏国常备军在魏军大将周一夫的率领之下,攻入了韩国,向驻守的秦军发起了攻击。

    赵王赵无极意气风发。一扫前一段时间的颓势,荆如风在河东的巨大胜利,不仅将兰获得山南郡的阶段性胜利掩盖无踪,更是引发了连锁反应,原本一直很难达成的多国联盟应对秦国的攻击,在不经意间已经形成,赵牧从魏国抽出手来,不断加强在函谷关的兵力优势,摆出了一副再次强攻函谷关的架式,使得李信所部不得不日夜兼程,赶往函谷关布防,援助吃了败伏的王逍。

    年过旬的荆如风一战封候。

    赵无极要抬出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来抗衡赵牧在国内的独揽军权这势,而荆如风不负他之所望,河东一战,奠定了他的赵**方的至关重要的地位,河东郡守,赵国重臣赵晋对他是推崇备至。

    而赵杞也因为推荐荆如风出山有功,也获得了封赏,数年之前,被燕军击败,丧师失地的罪行,也被人有意识地遗忘,重回朝堂的他,再次身居高位。

    稳定了外部环境的赵王赵无极,将目光对准了国内,准确地说,是瞄向了兰。第一封要求兰送入邯郸的命令还没有得到回复,第二封措词更为严利的命令已经随着信使出了邯郸。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也是一个变化剧烈的时代。没有那个地方是世外桃源,燕国虽然没有卷入这场波及数国的战争当,但国内的局势仍是紧张之极。

    周玉赴燕齐边境,与田单对峙,而在燕国渔阳郡,一场政变也已经悄然展开。

    渔阳郡郡守姜大维,是燕国最强的郡治之一,因为与赵国濒临,渔阳郡的军事实力,在燕国也是排得上号的,隔三岔五地与赵国发生的武装冲突,也使得渔阳郡兵的实力远超一般郡治,郡守姜大维更是雄心勃勃。

    数年之前,姜大给准备求娶燕国首辅天南之女菁儿,沦为天下笑柄,也正是因为这一桩事情,使得曾经的渔阳郡谋士蒋家权离开了渔阳郡,远赴辽西,成为了高远的首席谋主,就此名扬天下,而另一个受到这件事影响最大的却不是这件事的主角姜大维,而是他的儿姜新亮。

    曾经的纫绔弟姜新亮,在经历了这一事件,又被临去的蒋家权指点了一翻,竟是幡然醒悟,从内到外,恍如换了一个人一般,借着燕赵之战,他成功地获取了一部分军队的指挥权之后,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在老爹的眼皮底下,大肆活动,收买,策反渔阳郡的实权人物,三年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掌握了渔阳郡的实权,而可笑的是,一郡之守姜大维,居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已经从一头病猫长成了一只老虎,正在他的卧榻之旁虎视眈眈。

    一年之前,姜大维续弦,女方却是原郡郡守之女,年方十八的娇女嫁给已过四十的鳏夫姜大维,自然是有所图而来,姜大维不喜儿姜新亮,在燕国并不是什么秘密,原郡守嫁女,自然亦是有所图而来。

    姜大维喜得二娇妻,自然是乐不可支,终日留恋后宅,这也给姜新亮上下其手,创造了极大的便利空间,年前周玉的渔阳之行,更是帮姜新亮收获了不少的支持。

    今年刚过年,姜大维喜得一,欢喜的却不仅仅是他,还有原郡守,小儿百日,自然是要大肆庆祝一番,却不知此时的渔阳郡,表面上看似与往日并不同,其实早已改天换天,虽然还是姓姜,但却不是姜大维的,而成了姜新亮的了。

    三月二十八,姜大维幼百日,郡守府焕然一新,张灯结彩,四方宾客来贺,府内大摆宴席,一派喜庆色彩。

    姜大维喜气洋洋,一手捉杯,一手提壶,往来周旋于各路宾客之间,接受着众人的热情道贺,竟是浑然没有注意到,在这个重要的日里,他的大儿姜新亮,居然没有露面。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儿是个没用的东西,不肖父,如果将来渔阳郡落到他的手,只怕是保不住这片基业,现在用了幼,而自己又正当壮年,自当从小好好教养这个孩儿,以便能继承他的家业。

    渔阳,原联手,便可以有与朝廷相抗的本钱,燕国国内政局,姜大维自然是看得清楚,周玉檀锋一心想要实行郡县制,各个封建领主一个又一个地被找到错处,拉下马来,他身在渔阳重地,这股歪风尚没有吹到他这片地界来,但原郡却已是岌岌可危,这也是对方愿意嫁女的缘由之一。或者,借着这股歪风,自己能一口吞并了原郡也说不定。

    自己不是周渊,没有征东之败,也不是宁则诚,有谋害张守约之嫌,自己镇守渔阳,为燕国守住边境,不说功劳,苦劳也是大大的,这些年,自己也算是老实本份,没有什么痛脚捉在朝廷手,想要对付自己,周玉与檀锋也得好好思量思量,逼争了自己,带着渔阳一股脑地投了赵国,权位必然不低于今日。

    这是姜大维有恃无恐的原因。

    他能想到的,燕王姬陵,太尉周玉,以及御史大夫檀锋又如何想不到?姜大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的逼近,乐观地认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

    在院里敬了一圈酒,姜大给回到了大厅之内,相比于院的客人,大厅之内,才是他的贵客,其一人,更是他的岳父,原郡守方辉平。

    方辉平借着外孙百日之机,特地来到渔阳,就是为了与姜大维商量,如何应对姬陵与檀锋咄咄逼人的势头。来自朝廷的使者在原郡软硬兼施,话里话外的意思,自然是要方辉平识相一些,主动献出领地,尚能安全终老,否则,必然身败名裂,下场不妙。

    方辉平自然是不甘就范的,而他现在,指望的就是姜大维,只要姜大维出面,至少他还能勉力维持下去。

    两人凑在一起,窍窍私语,商量着要如何应对眼前之局,却浑然没有注意到,刚刚外面还喧闹无比的院里,此时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砰的一声,大厅的门被毫无礼貌的一推而开,一身戎装的姜新亮手扶着腰间的刀柄,微笑着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