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抢人(书号:13651

第五百七十八章 :抢人

作者:枪手1号
    被围在间的东胡士兵已经成强弩之末,几乎个个带伤,许多人连在马上坐着也困难,此时让陈斌带着他的那些战俘兵们上阵杀敌,与其说是给他们一个立功的机会,还不如说是让敌人的鲜血,来激起这些士兵原本的血性气息。这些赵国常备军,从辽西出发,一路打到和林城下,虽说是东胡人有意放水,但却也是迭经血战,特别是熊本的手下,在最后的关头仍然在猛攻和林,直到周渊下达全体投降的命令。

    这些大兵本没有错,错的是上面的那些高官显贵。

    血性褪去之后,怯懦以及求生的**自然就大涨,人有七**,并不是冷血的怪物,所以许原并没有半丝瞧不起他们,现在他所想的,就是让这些人重新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陈斌带着他已经武装起来的几百名士兵,长矛如林,大盾为墙,刀手间夹,弓弩居后,排着整齐的步伐向着间的这些东胡人逼去。

    自知今日绝无幸理的东胡人齐齐嘶声悲呼,死命鞭打着胯下战马,举着弯刀,向着面前的对手作出最后一次冲击。这些人,曾经是他们看不起的战俘,懦弱者,但现在,他们却将死在他们看不起的人的刀下。

    这让他们感到屈辱,他们情愿死在包围着他们的征东军手,最好是死在外围的那些匈奴骑兵手,许原统率下的骑兵,百分之八十都是匈奴人。

    弓弩骤起,啸叫连连。

    大盾立地,固如城墙,长枪自大盾的上方探出,枪尾触地。

    刀兵双手握刀目不转睛地盯着扑上来的东胡骑兵,当他们的冲锋势头被遏止的那一霎那间,就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

    轰降一声巨响。战马撞在大盾之上,刺穿在长枪之上,一排排的刀兵在接下来骑兵停顿的一霎时,一个个飞身跃起,从大盾之上跳了出去,双手握刀,狠狠劈下,血光迸现之间,下一刻,他们已经落在骑兵丛。大刀飞气,下削马腿,上砍骑兵。

    后方,许原脸上浮起一丝微笑,燕国常备军与赵国你来我往,打了这么多年,没吃多大亏,还真不是,当真不是盖的。果然强悍,只可惜,这些强悍的士兵碰上了一个无能的统帅,落得这个下场。不过现在他们到了征东军么。可就到了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也不枉了自己为了他们费了这么多的心血。

    在更外围的地方,还没有武装起来的一千余燕国战俘,看着激烈战斗的战场,脸色从先前的木然。慢慢地变得亢奋起来,涨红了脸,紧紧地握着拳头。不知是谁,率先大声喊了出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了进来,汇集成一声声震天的呐喊。

    “大燕,万胜!”

    许原身边的倪华宗听着远处这些士兵的呐喊,冷哼了一声,不满地对许原说:“军长,咱们费心巴力地将他们救了出来,他们居然还在喊着大燕万胜,那些大燕的高官显贵,现在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呢,谁还记得他们。真是些喂不熟的狼崽。”

    许原打了一个哈哈,“倪师长,别忘了,咱们征东军也是大燕军队,咱们也还挂着大燕的旗帜呢,他们自然也认为,即便加入了征东军,还不是大燕人,还不是大燕军队,叫一声大燕万胜又怎么啦?”

    “我听着心里不舒服!”倪华宗哼了一声,“军长,你心里舒服?”

    “既然不舒服,那就等他们到了你的麾下之后,你想法让他们将大燕万胜,换成征东军万胜,当然,得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自动改口,而不是以命令的方式来强迫他们。”许原收起了笑容,盯着倪华宗,“你可能做到?”

    倪华宗傲然一笑,“军长,只要他们到了我们征东军,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只会知道征东军,知道高都督,而不会知道燕王为何许人也了。”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许原欣慰的一笑,马鞭扬起,指着前方已经进入尾声的战斗,“瞧见了吗?他们都是极不错的战士,如果将他们完全的收复己用,我们能极快的在河套形成战斗力,如果是招收没有基础的新兵,我们需要半年到一年才能将他们训练出来,又还需要几场战争,以流血的方式,将新兵练成老兵,而他们,没有这个过程,所以,他们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可惜只有两千人,都不够我们分的!”另一侧的陶家旺遗憾地道,“的确是不错的兵,要不是这半年多在东胡吃不饱穿不暖,饿得皮包骨头了,今天这一仗,根本就不需要费任何力气。”

    “不够分?”许原嘿嘿一笑,“眼下是只有两千人,但是别忘了,在河套平原,在辽河以东,还有好几个这样的屯垦点呢!”

    倪华宗眼睛一亮,“军长,你是说,咱们还能干几票?妙啊,这事儿干得啊,再来几下,我这个师就差不多齐装满员了。”

    “你当我不存在呢?”另一边的陶家旺马鞭在手里敲得啪啪作响,斜着眼睛瞄着倪华宗,“还齐装满员呢?咱第一军有三万人的编制,咱们两个师作战部队有一万二千人,河套平原拢共只有这么几个屯垦点,全都拿下,也就万把人,咱两个分一分,也就各五千人,算上原来的,不过七八千人,哪来的齐装满员。”

    “闭嘴吧你们!”许原冷哼一声:“小算盘都打得啪啪作响,哦,万把多战俘你们两个平分了,我军部的直属部队呢?我可先告诉你们罗,等都张罗齐了,老得先挑,挑完才轮到你们。”

    倪华宗与陶家旺顿时哑然,互看一眼,都是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得这么得意?有什么可笑的?”许原道。

    倪华宗笑道:“我在想等第二军来的时候,看到咱们第一军有了一万多人,定然是大吃一惊,严鹏哪小手有四千河间郡兵,那可是他的弟兵,他一定以为到了河套,可以压我们第一军一头,等他到了这里一瞧,哈哈,老母鸡变鸭,他得当小弟罗!”

    “胡咧咧什么!什么他的北兵,河间郡兵现在已经全部是征东军了,严副议政也好,还是严鹏军长也罢,只怕现在最忌诲的就是别人说这些军队是他们的弟兵,等严军长到了之后,这话,可不能再说,否则传到他的耳朵了,兄弟也成仇人了。”许原斥道。“这不利于以后我们的合作。”

    “如果真有这些担心的话,那他们为什么不主动提出将河间郡兵按照我们征东军的编军惯例调散开来而仍然聚拢在一起呢?既然忌讳,何不主动解开这个心结。”陶家旺冷冷地道。

    “严副议政有他的考量,而都督也有他的考虑,河间新附,总得有个过程,慢慢地等吴慈安完全掌控了河间郡,而河间郡官绅也好,百姓也好,尝到了甜头,一切自然便水到渠成。”许原淡淡地道。

    “吴慈安有这个本事?严副议政可在河间呆了这么多年,这河间郡就是他的家天下。”

    许原冷笑,“你以为吴慈安是个好相与的,手段老辣着呢,你便等着瞧好吧。用不了多长时间,严副议政父便会主动提出来这件事的。”

    陶家旺不耐地挥挥鞭,“许军长,咱们这不是杞人忧天么,管他们哪么我干什么?还是说先头的事情吧,这事儿啊,我看等快下手,不然等第二军来了,那严军长可是个精猴儿似的人物,只要一看我们这两千人,便全都露馅了,那时候定然要跟我们去抢,手快有时有慢无。”

    一语惊醒梦人,倪华宗顿时便收起了八卦的心事,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对,抢,得快抢才行。”

    “这事儿有什么难的?”许原笑道:“这地方的东胡人屯垦点被我们前前后后干掉了一千多骑,还能剩下多少,让公孙义与洛雷两人各率一股骑兵,分头去打劫。速度越快越好,能抢多少抢多少,等东胡人回过气儿来,可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好,不过这个陈斌我第一师要了。”倪华宗摸着下巴,故意不看陶华宗。

    “想得美,这个陈斌熟悉屯垦点,对战俘兵的情况也熟悉,凭什么就被你要了?归我。”陶家旺立时疵毛了。

    “要不咱们两个先打一架,谁赢了归谁?”

    “打就打,难不成我还怕了你不成!”

    “住嘴吧,都是高级将领了,还当你们是小兵呢,动不动就卷袖亮胳膊拳头儿,多动动脑!”许原喝斥道,“陈斌不管跟那个队出去,所有抢回来的战俘,最后都得归拢到一起由军部统一分配。谁也甭想占便宜。有老作主,你们谁也吃不了亏,但也别想多占便宜。”

    倪华宗与陶家旺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耸耸肩。既然这样,那也就没有什么话说了。

    “回禀许军长,陈斌前来复命!”一个响亮的声音在三人耳边响起,身上血糊糊的陈斌大踏步走到了他们跟前。(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