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投名状以及钩子(书号:13651

第五百七十六章 :投名状以及钩子

作者:枪手1号
    看着鲜血飞溅以及滚落的人头,许原大笑着看向陈斌,心道这家伙倒也是一个决断的家伙,看那个东胡人临死之前的神色,显然与这个陈斌也是相熟的。 章节更新最快

    陈斌弯腰,在死去的东胡人身上拭干净刀身上的鲜血,双手捧刀,走到许原面前,将刀高高举起,大声道:“陈斌愿意跟随将军,杀东胡蛮,复我辽东大地。”

    “好!”许原点头笑道:“这刀嘛,就送给你了,就用他来斩杀更多的东胡头颅。”

    “谢将军赐刀。”许原单膝跪倒,刀尖拄地,大声道。

    许原指着坡下那近两千名燕军战俘,道:“这下面的人,你能说动多少人跟着你干,他们就会是你的下属,有一百人加入,你便是连长,一千人加入,你便是营长,如果都加入了,你就是团长。给你一个时辰,办好这件事情。”

    陈斌抬起头来,“将军。”

    “叫我军长!”许原打断他。

    “是,军长,如果不愿意加入者怎么处置?”他问道。

    许原脸上带着些微的冷意,“这个你就不必问了,总之,道路都由他们自己选择,我们征东军,从来都不强迫别人。”

    “末将明白了!”陈斌道。“军长,能不能将这些东胡战俘都交给我来处理?”

    “当然可以!”许原满意地点点头,这是个聪明人,一点即透。马头一带,转过身来,对着公孙义与洛雷道:“我们走!”

    一行人纵马驰下山坡,随即,包围着这些燕军战俘的征东骑兵们也随着三名将领驰离,距离他们里许地之时,才停了下来。许原下达命令,骑兵们一部分开始警戒。绝大部分却是席地而座,掏出自带的干粮与饮水,开始吃饭。

    “军长,这小能说动多少人?”洛雷与公孙义盘坐在许原的身侧,一边啃着**的羊肉干,一边喝着凉水。

    “全部!”一哽脖,吞下并没有嚼乱的羊肉干,许原简洁地道。

    “全部?”公孙义有些惊讶。

    “这小聪明,决断,是个有能力的。”许原淡淡地笑道:“公孙义。洛雷,你们两个,是预定的一师和二师的副师长,你们两个谁想要他?”

    洛雷还没有反应过来,公孙义已是举起了手,“我们一师要他。”

    许原哈的一声笑,斜了公孙义一眼,“你倒是嘴快,我想你倒不是眼馋陈斌这个人。而是看了他那二千个士兵吧,这个我可跟你说清楚,即便陈斌过来,他那两千人。也得均分,倪华宗与陶家旺两人各分一千,可别打着一口独吞的主意,这是我们军一齐行动弄来的人手。可不是你与倪华宗两人弄来的。”

    公孙义被瞧破了心意,嘻嘻一笑,“均分就均分。但是陈斌这个人得归我们一师。”

    “洛雷你呢,有什么要说的?”许原转头看向刚刚醒过神来的洛雷,原本洛雷正自后悔嘴慢了,让公孙义抢了先,此时听得许原说两家各分一半,先前的那些懊恼却是不翼而飞。笑着道:“如此甚好。”

    “你同意便好!”许原一本正经的点头答应,心里头却是哧的一声笑,公孙义倒底比洛雷要狡滑多了,要是陶宗旺知道这件事后,定要将洛雷骂个狗血喷头。

    陈斌,可是很值钱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这块地方。

    三人嚼着羊肉干,眼光却转向里许外的那块人群聚集的地方,此时,那里,一个个的燕军战俘,正排着队走到陈斌的身前,也不知在干什么。

    “他们在干什么,向陈斌宣誓效忠么?”公孙义不解地道。

    “投名状!”许原笑道。

    “投名状?”公孙义与洛雷两人不是太懂这个词,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陈斌的确是一个办事干净利索的人,还不到一个时辰,他已经向着许原等人的临时驻扎地点而来,在他身后,近两千燕军排成了四路纵队,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这些人原本就是燕国常备军,燕军之的精锐,当他们重新认定自己是一名军人,而不是一个战俘的时候,那固有的一些东西自然也就回来了。

    “办妥了?”许原问道。

    “妥了!”陈斌点头道:“一千八百十人,尽皆愿意加入征东军,再次征讨东胡,一雪前耻,不灭东胡,誓不还家!”

    听着陈斌掷地有声的话,许原眉毛挑了挑,“他们都是自愿的?”

    “自愿的!”陈斌道:“他们也知道,腾格里五百东胡人尽皆死了,他们留下来,不但等不到回去的时候,还会遭到东胡人的凌厉报复,更何况,此时他们的手上都已沾上了东胡人的鲜血。”

    “你不是你们手上都沾了东胡人的血么,多了这几个,又算得了什么?”许原笑道。

    “哪不一样,以前两军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们也好,东胡人也好,都没有什么可说的,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陈斌转头看了一眼那坡地,“一千八百十人,每人都砍了一刀。”

    一边的公孙义与洛雷都是一愕,几十个东胡人挨了近两千刀,怕此时早就变成肉酱了。

    “都杀了?”

    “不,放了两个走了!”陈斌道。

    “嗯,想得周到。哪边有我们刚刚缴获的东胡人的马匹以及武器,盔甲,但不够你们这两千人用,你挑一批人,将他们先武装起来,我们也该撤退了,想来东胡人的援军,也在路上了。“许原道。

    “明白了!”陈斌大声道。

    两个时辰之后,当许原踏上归程的时候,队伍之多了数百匹马,以及数十两马车,以及二千新附士卒,而这两千新附士卒之,有近四百名士兵已经是全副武装起来了。

    来是如风如火,去时却是不紧不慢,看着许原一路闲撤退的架式,陈斌不由疑惑起来,不是说东胡人的援军快要到了么,怎么撤退还这样不紧不慢?再打量一下同样神态轻松的公孙义与洛雷,陈斌脑灵光一闪,忽地明白过来,只怕这位许军长,心还有谋算,并不是仅仅就敲掉了这五百骑兵就罢休的。

    既然是有准备的,那自然就用不着自己操心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快将这支重新成为军人的队伍的士气带起来,看着到现在还有些垂头丧气的队伍,陈斌心不由有些伤心,想当初,他们从辽西出发之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朝气蓬勃啊!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绞尽脑汁,也得让他们重新恢复信心,这些人,可是以后自己在征东军的立身之资。陈斌并不知道这两千人已经被瓜分掉,他仍然认为到了征东军之后,这些人仍然会由自己来统带。许军长亲口承诺的话,自然是不会言而无信的,如果他不想承诺,当时根本就不必对自己这样一个身份的人开口,既然说了,那自然是要办到的。

    军长,师长,团长……从对方嘴里蹦出来的官职,陈斌一窍不通,但从对方的话语之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陈斌还是判断出了军长所统带的人军队数量,以此类推下来,也大约明白自己如果当了团长的话,在燕军军队体系之,大抵相当于一个什么样的职位。

    看来自己是升官了!

    陈斌没有想到的一点是,许原的确承诺了如果这批人全部加入征东军,就给他团长一职,但却没有说,会让他统带这两千人,征东军带兵的将领,基本上都是拆分开来的,互相制约,互相监督,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像许原这样的读书人,看得更是清楚,征东军麾下,各个势力的人马,却是互相拆分,打散整合在一起,这是上位者的统治手法,众人并不以为意。

    三天,行了百余里,哪怕是带上了两千步兵,这速度对于军队来说,也慢得令人发指,直到拖在后方的哨骑快马加鞭地赶上来通报东胡援军已经追上来之后,行军速度才陡然加快。

    “后头追来了一千多乌苏部的骑兵!”许原笑顾公孙义,洛雷与陈斌,“陈团长放回去的那两个家伙定然起了大作用。”

    陈斌摇摇头,“我放那两人回去,只不过是想让这些人都断了念想,倒没有想过对后续的战事有何影响,想来定然都在军长的谋算当。”

    许原大笑,“援兵只有一千多人,如果不知我们底细,定然不敢随意追来,只不过晓得了我们只有千把骑兵,再加上你们这些人,那千余骑东胡人定然要追来报仇。”

    “我们能战斗!”陈斌挺起了胸膛。

    许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这一仗,你们还是当看客吧,如果真有心的话,那就等战后来痛打落水狗。我们走,传令全军,全速前进!”(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