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给你一个机会(书号:13651

第五百七十五章 :给你一个机会

作者:枪手1号
    征东骑兵呼啸而至,一排排正在田间挥汗如雨劳作的燕军战俘呆若木鸡,一个个骑兵从他们的身边掠过,纵马直向远处那一排排的营房奔去。。。

    一名征东军将领纵马上了陈斌所在的高坡,手腕一振,飘扬的大旗夺的一声,深深的插入地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面大旗所插下的位置,离着陈斌只有一步远。

    陈斌本来注视着下面的情况,大旗插在他身旁,旗帜竟然扫着了他的脑袋,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着他面带不善的看着他的征东军将领,眉头一皱,愕然道:“匈奴人?”

    那将领冷冷一笑,“某家是匈奴人,可也是征东军北方野战集团军第一军麾下将领,某叫公孙义,你又是哪个?”

    扫了一眼下头那些或衣裳褴缕,或赤着上身,满身污渍的大头兵,公孙义不屑地道:“原来是个当官的,难怪能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

    看着对方满脸的轻鄙之色,陈斌不由大怒,“你什么意思?就算你是征东军将领,也用不着看不起人,老可也是在战场上百战余生的人。”

    公孙义哈哈大笑:“百战余生?举了白旗投降的家伙,居然还如此强项,当真不知羞耻!”

    陈斌满脸通红,屈辱地垂下头去,不管怎么样,自己的确投降了,但对方的不屑仍是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脏,垂头半晌。却又昂起头来,“我是熊本将军麾下裨将陈斌。我部二万余人。死在和林城下的便有五千人,算是我们从辽西一路出发的损伤,我们这支先锋军伤亡过半,我身为裨将,统率一千人,最后还能活着的只不过一百余人而已。我们。那个没有砍过东胡人的头颅,的是,我们最后是投降了,但那是当官的下的命令。我们能怎么办,能怎么办?”

    最后几句话,他几乎是嘶声吼了起来。

    看着陈斌有些歇斯底里的模样,公孙义倒是一怔,身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司有令,作为一个裨将,的确没有反对的资格和余地。“听起来倒是颇有血性的一条汉,可是你在这里,带着数千人,看守你们的只不过区区五百东胡人,居然也不敢反抗,嘿,你所说的,我可有些怀疑,多半是虚言堆砌,哄骗于我!”

    “哪个哄骗于你,不错,这里的确有两千人,但你也看到了,他们手只有农具,而且大多数还是木头制的,守军只有五百人,但却是全副武装,反抗?找死吗?现在虽然辛苦,但他们最多只要熬五年便可以回家,那为什么要白白送死?而且在东胡,现在有数万这样的人,如果一处出了乱,就会牵连到其它地方的兄弟。”陈斌道,其实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如果下头的反抗,只怕仍然呆在和林的熊本大将军日就不好过了,陈斌别的人不大服气,对于这个打仗一直冲在最前头的熊大将军,却一直是敬佩有加,他们出来的时候,熊本可是淳淳叮嘱他们不要生事,以便能在数年之后,活着返家。

    “为了活着,就要当五年的狗啊!”公孙义不屑地摇头,“哪还不如死了算了,而且,就你们这些降兵,就算回到燕国去,只怕也是被人唾弃的对象,有脸去见爹娘么?有脸去见妻儿么?只怕连你们的家人在家乡都抬不起头吧!”

    陈斌喉头蠕动,想要反驳,却是说不出话来,只憋得满脸通红。

    看着对方的模样,公孙义嘿嘿笑了一声,指了指下头,“去招呼你的兄弟吧,集合起来,呆在哪里,最好不要动。不然老们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丢下这句话,公孙义摧动战马,向着坡下驰去,丢下了失魂落魄般的陈斌。

    整个腾格里营里,只有数十名东胡骑兵,连个小小的浪花也没有翻起来一个,便被征东军尽数生擒活捉。

    近两千名燕军战俘从最初的震惊过渡了惊慌与担心,他们向着陈斌所在的方向汇集而来,拥济在一起,有的丢了手里的农具,有的却是紧紧地抓着,似乎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刀。陈斌虽然被公孙义呛了一顿,有些失魂落魄,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心知现在这些人可是一点也乱不得,否则那些征东军,可不会有什么顾忌,如果没有死在东胡人手,反而倒在了征东军的刀下,那可就冤死了。

    他大声地招呼着士兵之的领头者,用最快的速度,将士兵的情绪安抚了下来,按照原本的编制,列成了一个个的分队,蹲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他回过头来,看到大营的方向,战事早已结束,征东军从腾格里大营内里,牵出了上百匹战马,那是东胡人留在哪里备用的,现在都成了征东军的战利品。

    陈斌心充满了屈辱,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一个蛮夷狠狠地奚落了一顿,却无法还嘴,只能生受着。

    马蹄声响,征东军上千骑兵回转,却是将这些蹲在地上的战俘围在了间,一个个面色不善,手雪亮的马刀,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看着自己被围在了间,蹲坐在地上的燕军战俘们又是一阵慌乱。

    “安静,安静。”陈斌大声喊道:“他们不是敌人,他们是征东军,也是大燕军队!”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的这些手下,其实心里也在打鼓,因为此时他也看得很清楚了,这支军队,虽然打着征东军的旗帜,但其绝大部分人,却都是匈奴人。

    许原策马上了陈斌所在的坡地,冷眼扫了一下下面抱头蹲坐的地燕军战俘,眼闪过一丝恙怒。

    “军长,这个人是他们的头儿,叫陈斌。”公孙义指着有些惶恐的陈斌,介绍道。

    “熊本将军麾下裨将陈斌见过将军!”陈斌不知道军长是个什么官儿,总之叫将军是不会错的。

    “看你也是个有能力的,奈何当了降卒!”许原没有下马,眼带着不屑。

    陈斌咬着牙,大声道:“末将投降,也不是甘心情愿的,不过上峰有令,不敢有违罢了,许将军也不必埋汰人,我陈斌却也手刃过十数个东胡人,不过上头不争气,我们能怎样,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上头无能,将军却来责怪我们这些底下人么?都是一条汉,哪个想当个人人瞧不起的降人!”

    “大胆!”公孙义纵马上前,挥鞭便欲击下去,“竟敢顶撞许军长。”

    “罢了!”许原厉声喝止,看着陈斌的眼睛,却是带了笑意“倒也是个胆大的,你说你也杀过东胡人?”

    “当然,我是熊本将军麾下裨将,一路从辽西打过来,一直都是先锋,尸山血海拼杀出来的。”

    “那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还会去杀东胡人么?”

    “当然,为什么不杀,我麾下一千弟兄,只剩下百余人,此仇焉能不报!”陈斌大声道。

    许原大笑,“好,我给你这个机会。洛雷,将那些杂种都给我拖了上来。”

    “好嘞!”后头的洛雷大声应着,将几十个东胡战俘尽数拖到了坡上,按着跪倒在地。

    陈斌看着这些战俘,不明所以,不知道许原想干什么。许原却是直接抽出了自己的佩刀,振腕一掷,刀嗖的一声,插在了陈斌身前。

    “去,杀一个东胡人与我瞧瞧!”许原看着陈斌,“证明给我看。”

    “他们?”陈斌指着那些被按在地上,满脸恐惧的东胡人,这些人,与他都是面熟的,作为这二千燕军战俘的燕方管理者,陈斌是唯一一个有资格与东胡人打交道的人。

    “对,就是他们!”许原玩味地看着陈斌,“杀一个给我看看,用敌人的鲜血来证明你自己的确曾是一个勇士,如果是勇士,我们征东军从不吝啬。”

    陈斌听出了许原话里头那隐约的招揽意思,他本身就是一个聪明人,要不然虽有勇力,也不可能从一介小兵,爬到裨将的位置,虽然这已是他进步的极限了,但于绝大多数的寒门弟来说,他仍然是一个成功者。

    征东军血洗了这里,五百东乌苏骑兵,将不会有一个生还者,这便也绝了自己这些人的后路,即便征东军愿意放他们回去,等待他们的也将是东胡人凌厉的报复,虽然东胡人答应要放他们回去,但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也许,去征东军亦是一条出路。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刀,没有多少犹豫,伸出手去,拔出了那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刃,大踏步向前走去。

    他站在一个东胡人面前,那人仰起脸,看着他的眼露出乞求的神色,这张脸很熟,陈斌记得,自己甚至还和他在一张桌上喝过酒,年纪并不大,最多只有十八岁,平素对他,也还算和颜悦色,对这些燕军战俘也不像其它东胡人那样如看牲口一般。

    他闭上了眼睛,在心里说了一声对不起,猛地扬起刀来,寒光一闪,一股温热扑在脸上,旋即血腥气冲来,有东西流进了嘴里,竟然带着丝丝甜意。(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