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悦(书号:13651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悦

作者:枪手1号
    公孙义看着对手丝毫没有防范,心不由窍喜,第一军作为征东军的前锋,所有士兵的装备,高远可算是下了血本,比起征东军其它部众来说,他们是绝对领先的,像他们这些骑兵,不能像步兵那样身披重甲,那样太重,不利于骑兵奔驰,作战也不够灵活,所以只能穿皮甲,但这些皮甲与一般的又有些不同,在身体的关键部位,易于致命的所在,都镶嵌了铁片,不要小看这小小的一点改动,在战场之上,却是能救命的。值得您收藏。。

    这样做,成本倒不大,但麻烦的是制作,工序要繁琐的多。

    如果说这种特制的皮甲能救命的话,那在征东军手已经成为制式武器的骑弩就是要人命的玩意儿,这种东胡小巧,射程并不远,但胜在能连发,射不透步卒的重甲,但对于骑兵所穿的一般皮甲,却是能一击致命。

    公孙义欺负乌苏部没有与征东军交过手,并不太知道征东军的底细,故意摆出了这样一个阵势,引诱对手毫不留手地冲杀过来。

    事实证明,公孙义的这点打算完全算准了对手的反应。

    半月形展开,间最深,对方的锥形进攻阵形便会奔着这最深的一处而去,整个进攻队形便会深陷进半月形的区域之内,凿穿倒是很容易,但问题是,他们要承受的打击面,便也太大了。

    阿伦不知对手故意设下圈套。看着对方的阵形,兴奋得嗷嗷直叫。一马当先。深深地扎进了最深处,向着那一处凹陷直杀过去。

    也就在这一时刻,连绵不绝的啉啉之声陡地响了起来。乌苏部的锥形阵两翼完全暴露在了征东军的箭雨之下。

    三支连发,公孙义一次性的就将麾下数百骑兵手的三发连弩射了一个干干净净。

    完全的倾泻自然带来了丰硕的成果,毫无防备的阿伦部众在第一时间便损失惨重。

    这是阿伦第一次见识到征东军骑弩,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因为公孙义出现在他的正前方。而且一共有近十把骑弩对准了阿伦。

    将军带头冲锋。就要做好第一个死的准备。

    骑弩的啉啉之声响起的时候,阿伦看到的是如同飞蝗一般的短短的弩箭扑面而来,此时,他距离对方不到二十步远。手弯刀挥舞,格飞了大部分的弩箭,但自己身上,战马身上,还是被密集的弩箭扎了数十根,血葫芦一般的栽下马来。

    只是一轮攻击,东胡骑兵便倒下了一百余人,整齐的攻击队形被扫得七零八落,外围的骑兵几乎被一扫而空。

    甫一交战,对自己野战能力信心满满的东胡骑兵便发现,对方的能力完全不逊色于自己,即便是面对面交锋,他们也占不到丝毫便宜。而他们的面前,只不过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所有敌人的一半,而在另一侧,还有数百敌骑正怒吼着扑了上来。

    出来的东胡骑兵被征东军包了饺,一个也没有跑脱,侥幸冲出包围的人也被追上,一一射杀。

    战斗仅仅持续了盏茶功夫便告结束,公孙义满脸笑容,瞅着一边失落不忆的洛雷,高兴不已,没喝上头道汤的洛雷,即便在后来的战斗之再拼命,也已经无关大局。

    “做得不错!”许原策马走到公孙义面前,毫不吝啬地给予夸奖。虽然说这一场仗在许原的眼看起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事,但公孙义能做得如此干净利落,只是一个小小的花招,便将战事变得容易了不少,仍然让许原高兴不已。

    能少伤亡自家的兄弟那自是最好的,跟着高远久了,征东军的将领们都染上了同样的毛病,珍惜手上的士兵,特别是老兵,那可是军队的脊梁。

    征东军改制之后,除开军官之外,便是普通的士兵,也分成了不同的等次,每个不同的等次对应着不同的饷银,而许原麾下这支,可没有新兵,最差的也是二等兵,也就是说,是打过一次仗,拿过敌人首级的。

    “收拾战场,特别是战马,收拢好了,等会儿可是需要的。”许原道。

    陈斌从今天早上一起来,右眼皮都跳个不停,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心里头便一直烦燥得紧。后来看到阿伦带着这里几乎所有的骑兵倾巢而出,这股不安更是上升到了顶点。

    陈斌是燕军常备军的一员裨将,他在这里,倒不需要同一般的士兵一样下地劳作,而是需要管理在这里劳作的燕军士兵。燕军虽然缴了械,但不同于一般的战俘,是需要交还给燕人的,所以在每个屯垦地,安插一名原燕军低阶将领协助管理,也是缓和燕军战俘与东胡人之间的矛盾的意思,如此一来,这些战俘即便受了欺负和委屈,感到不平,也有一个可以投诉的地方,以免得他们觉得投诉无门,心生绝望,反而做出一些破釜沉舟的事情来。

    不得不说,索普的这一招是很管用的,看到还有自家将领在这里,战俘们的心倒是安了不少。开春以后,这些战俘安安分分地替乌苏部开垦出了数万亩良田出来,到了秋上,就可以收获粮食了。

    整个营地里,现在可以说是极度的空虚,只剩下十数个东胡骑兵在这里晃荡,陈斌站在一块高地之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正挥汗如雨地垦荒的士兵,心里烦燥更甚,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农闲农忙之分的,那边已经种下庄稼的土地,是他们在去年冬天垦荒而出的,现在已经长出了幼苗,而现在,他们需要开垦出新田来。

    陈斌觉得这是一种极度羞辱的事情,他出身寒门,从一个最底层的士兵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升到了裨将的位置,他也知道,像他这种虽然有些本事,但却没有门路的裨将,便已经是他能走到的最高位置了。本来征伐东胡一战,让他看到了希望,这种灭国之战,是最容易立下功勋的,如果他能表现得好的话,更进一步,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必竟在战场之上,他这种人,是最能发挥本领的时候。

    随着大将军熊本一路打到了和林城下,许多战友都倒下了,他侥幸活了下来,但此时的他,却恨不得死在和林城下,也许心里更好受一些。哪里像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要不是熊本将军也留了下来,而且亲自选拔他们出来到各屯垦点负责安抚士兵,他早就不干了。

    被俘的高级将领几乎在第一批被释放的战俘便都走了,在国内那些人眼,这些人自然要金贵一些,像自己这样没门路的,只怕要在这个鬼地方呆足五年,五年过后,也许自己还活着,但下头的这些士兵,却不知还有多少人能活着。

    看着挥汗如雨的下头士卒,陈斌不无黯然,虽然也能吃饱,但必竟身在异乡,水土不服,最怕的就是生病,那些东胡人医生少得可怜,一旦生病,他们最简单的处理方法,就是将人远远地丢出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因为他们担心传染。

    来这里近半年时间,已经有上百个士兵这样消失了。

    死在这里也好,这个样回到国内,当真是没脸见人。陈斌苦笑着想道。

    地面微微震颤,那是骑兵正在逼近的讯号,陈斌转过身,看向远方,那些东胡人一大早便全军拉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现在回来了,倒是要看个明白。对于他这员裨将,东胡人倒也没有刻意留难,相反还客气得很,想来他们也明白,这几千战俘需要自己来安抚。

    转过身的陈斌看到了远处逼近的骑兵,但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他便僵住了。

    那不是东胡人的骑兵,那是燕**队,那是征东军的大旗。

    去年与东胡作战,陈斌一直便在战斗的最前沿,周渊为了掩护周玉的撤退,下令熊本所在的部队不顾一切狂攻和林,熊部损失惨重,后来又一道命令下来全军投降,他们完全被隔绝了对外面的消息,根本不知道后来燕军与征东军之前的纠葛,对他来说,征东军是在他们左翼的一支友军,与他们一齐进攻东胡。后来整支路军大败亏输,但左右两路军却了无音信,被严加管束的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消息来源,即便后来像他这样的低阶将领有了一定的自由,但也没有看到一个左右两路军的士兵,原本他以为,路军如此雄厚的实力都被迫投降,实力单薄的左右两路军,定然是全军覆灭了。

    但他今天居然看到了征东军的旗帜。

    只怔神的那一瞬间,那些骑兵便离得他近了一些,陈斌也看得格外清楚,这些征东军全副武装,更让他震惊的是,他们的身上,飘扬的旗帜上,那些溅上去的鲜血是如此的显眼。他们不久之前刚刚战斗过,而且获得了胜利。

    他们的对手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一霎那,陈斌完全被巨大的喜悦震得浑身僵硬,便像泥塑木雕一般,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