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接仗(书号:13651

第五百七十三章 :接仗

作者:枪手1号
    辽河便像一条看不见的界限,征东军在西,东胡人在东,两边投入的兵力都不算太多,在乌苏密特看来,双方目前的动作,还只仅仅限于抢夺地盘,远远还没有到动刀兵的时候,于征东军而言,是实力不够,西岸就够大了。而于东胡而言,却是没有精力,索普不将整个东胡的改制彻底完成的话,也不会举起刀。

    作为索普的铁杆支持者,乌苏部上万骑兵现在基本集在和林周围以作为索普的坚强后盾。而索普回报给乌苏部的,则是燕军近一万名战俘以及第一个前往河套平原屯田开荒的权利。

    部族精锐骑兵现在要作为索普手的利刃,于是前往河套平原的便只能是留守的兵力了,上万俘虏被分成了数个部众,每一个俘虏群都有五百到八百不等的骑兵看守。

    乌苏密特并不担心燕军会作反,这些燕军战俘比较特殊,由于燕国与东胡的协议,最迟五年,这些人就会被遣返,而不会真正成为东胡一族的奴隶,有希望,就不会绝望,这些人自然是很安分的,战俘仍然按照燕军原有的编制在进行管理,哨长,兵曹,校尉一应俱全,只是高皆将领比被拘束在和林而已。

    管理他们的东胡人只需要做到了一点,别将这些燕军俘虏给逼急了就行,要让他们活着给东胡人完成在河套平原的开垦屯荒工作,而且不能生一点乱。

    所以这些人虽然是战俘,每日的工作也不清松,但由于能吃饱肚,能看到希望,到目前为止,一直都很平静,而在他们的努力下,乌苏部现在已经拥有了数万亩良田。最早开辟出来的已经播撒下种,今年秋天,便会得到第一季收获。

    看到那满眼绿油油的庄稼,乌苏密特就看到了东胡未来的希望。

    东岸发现了征东军的哨探,他们已经前进到了乌苏部的控制区域内,前些时日双方甚至发生了冲突,杀了五个,却逃了一个。这个情报早在第一时间就发到了乌苏密特这里。

    征东军是不是有意渡河东进?这个问题却困挠着乌苏密特,按说比照征东军现在在西岸的实力,他们应当没有这个能力。但发现征东军哨探的地方却是腾格里。这是乌苏部最早开拓的一个地方,却也是距离最远的一个方向。

    部落内意见也是不一,现在索普整合东胡各部的大业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容不得半点差错,乌苏部全军都严阵以待,实在是调不出多余的兵力前往腾格里。大家的意见还是这些征东哨骑最大的可能还是刺探情报,至于动武,征东军应当没有这个胆,说起来也很简单。他们就算拿下了,也吃不下,腾格里距离辽河两百余里,而距他们要更近一些。

    乌苏密特迟疑了数日。终于还是下了决定,不调动本部人马,而是从距离腾格里较近的另外几个屯荒部众之间各自抽调两百骑兵前往腾格里,如此一来。腾格里的军队数量便将越过一千骑兵,就算对方想有什么动作,也没有这个实力。

    乌苏密特想得很周全。但他想得时间未免太长了一些,等他作出决定,将命令发出去,那些驻军开始集结人手,向腾格里出发,一来二去,竟是已过去了小半个月的时间。而乌苏密特也想错了征东军许原的动机,许原根本就没有打算占了腾格里,正如乌苏密特所想,占了,也没有本事吞下去。

    许原想要的是那几千战俘。

    这些人本是上好的士卒,被他抢回去后,就算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但当一个农夫,替征东军屯田也是顶顶好的。

    在乌苏密特尚在犹豫的时候,许原带着的一千余骑兵已经无限接近了腾格里。

    而驻扎在腾格里的东胡乌苏部五百骑兵之首的阿伦,在这几天,却从空气之嗅到了不安的味道,自从发生了双方哨探接触厮杀的事情之后,他便立即上报给了部落,但却一直没有收到回信,而近几天,连接出现的哨骑出去巡逻而没有归来的事情之后,他的神经便无限崩紧了。

    哨骑不归,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们遇敌,已经被对手消灭了。

    但这到底是对手的刻意报复还是敌人大规模来袭,阿伦并不确定,不过作为一名沙场老将,他仍然做好了一切准备。他没有再派出哨骑,反而是带着麾下数百名骑兵向前迎了出去,在整个屯田营地,只留了数名看守者。

    他不担心这些燕军会造反,但他却有些担心,如果对方当真来袭,战斗在这里爆发的话,这些燕军会不会被鼓动起来,征东军可也是燕人的部队,与其冒这个险,还不如自己主动迎上前去。

    骑兵作战,阿伦没有想过自己会输,就算对手人比自己多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部落再慢,也应该作出决定,不管如何,也会有一部分援军向这里集结。

    不能不说,阿伦的决定没有错,唯有一点,他错误地估计了东胡与征东军战斗力量的对比,去岁东胡人一战击败了来势汹汹的燕军,胜利之余,也让东胡人滋生了极大的自信,更加相信东胡铁骑天下无敌。

    但自信太过,就会变成自大,战事结事后,上层有意掩盖了铁岭以胡克勒三部被征东军打得大败亏输的事情,当然是不想因为这个而掩盖了大胜的喜庆。

    当许原意外的得知他的目标竟然主动率军迎了上来的时候,半是惊愕,半是欣喜,就如同嗑睡的时候有人及时送上了枕头,未免也太贴心贴意了。

    一连串的战斗命令立刻下达,随着许原过河的一千骑兵瞬间分成了一左一右两股,向着前方的队伦部围了上去。

    对于自己部队的战斗力,许原同阿伦一样有信心,他所统带的一千骑兵,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匈奴骑兵,匈奴骑兵的能力,本身就不在东胡骑兵之下,而现在他们的装备更是远超东胡骑兵,而人数又是对方的一倍,这样的仗如果还打不赢,那他许原真可以找根绳去上吊了。

    公孙义也很急切,作为以前公孙部的一名将领,他此时在征东军的地位,已经不是公孙部以前的族长公孙阿蛮可比的了,阿蛮在东方集团军贺兰雄的麾下,并没有得到重用,倒像是征东军将他荣养了起来,不像他,手切切实实地掌握着实权,而且许原也说过,等到第一军编制齐整的时候,会奏请都督高远同意,在第一军设一个**的骑兵团,而团长人选,就在他与洛雷之间产生。

    **的骑兵团,直接受军部辖制,自然不在两个师的序列之,论起级别,虽是团长,但地位却不比一师之长差,而且因为全部是骑兵,野战能力,甚至要比一个师长更强。而一个团的规模,许原也告诉过他,最少会有三千骑兵,想想自己如果能指挥三千骑兵,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以前的公孙部倾尽全部力量,也不过只有四五百骑兵而已。

    他的心此时便是火烫火烫的。他加入征东军早,也更早地适应了征东军的体系,比起洛雷来,自然是占了上风,但公孙义也知道自己的劣势,如果说起个人武勇来,洛雷这个布依族的家伙,的确要比自己强。

    但统率部队作战,更需要的是脑以及人脉,公孙义自觉要比洛雷强上不少,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许原面前表现出来自己强对方一筹的能力。

    当前方出现东胡乌苏部特有的三头蛇旗帜之时,公孙议立马亢奋起来。

    征东军第一军骑兵看到了乌苏部,乌苏部阿伦自然也发觉了对方,起先他是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会遭遇到如此多的敌人,整整是己方的一倍,虽然有些震憾,但他却丝毫没有撤退的意思,特别是看到对方居然一左一右分成了两股之后,更是没有了丝毫担心,到底是不擅骑兵作战的原人,不知道骑兵作战,最好的办法就是集所有的力量来进行集团部锋,现在对方分成了两股,每一股的力量都与自己相当,这便给了自己各个击破的机会,骑兵作战,不像步兵作战那么拖拉,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能往来冲锋数次,以自己部下的能力,足以将对方的阵形找散打乱,掉过头来,再去对付另一方的敌人。对手分开之后,双方足有里许的间距,足够自己完成打击。

    阿伦只看了几眼,便决定攻击那支稍稍突前的征东军部队。

    公孙义看到对手选择了他,更是兴奋,嘴里大声吆喝,命令下达,一个个征东骑兵开始整顿队形,却不是冲锋的锥形阵,而是呈一个半月阵形。

    看到对方的阵形,阿伦错愕之余,不由狂喜。这样一个阵形,自己一个冲锋,便足以凿穿对方的军阵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