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喜讯(书号:13651

第五百六十二章 :喜讯

作者:枪手1号
    时光荏冉,日月如梭,对于忙碌的人来说,时间总是溜走得哪么快,感觉到还没有做多少事呢,哗啦一下,便没有了。

    高远便有这种感觉,从送走周渊到回到积石城,感到还没有过去多少时间,但恍然之间,已经便是阳春三月了,城内城外,曾经厚厚的积雪,如今都化成了沽沽的春水,顺着无数蛛网一般延伸出去的沟渠,滋润着无边无际的开垦出来的田地。

    沿着石籽铺出压实的大道,可以看到道路两边黑色的土地之,一层绿油油的幼苗长势喜人,去年冬季的一场大雪,不仅保证了今春丰沣的水资源,也冻死了绝大部分的害虫,这为今天的丰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如今的积石城,每天都在增加人口,看似蒸蒸而上,成就喜人,但所有征东府的高层都很清楚,现在的征东府,只能吃补药,却是万万受不起泻药的,一季粮食的欠收,一场军事上的败仗,都有可能将前期好不容易挣来的这份成绩付诸东流。

    究其根本,还是高远的基础太弱,像大燕,在东胡吃了偌大一场败仗,可谓是伤筋动骨,但转眼之间,便又生龙活虎起来。

    数月的时间,还看不出姬陵主导的央集权的郡县制所体现出来的优势,但数万装备精良的士兵却已经组建起来,通过在蓟城的孤狼传回来的情报,周玉所用的练兵法,竟然还是自己亲自撰写的。

    为这事,蒋家权把自己好生一顿埋怨,高远无可辩驳,也知道在这一点上,无法跟这个时代的人讲清楚说明白,在他那个时代,所有人都知道要怎样才能练出一支精兵。但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拥有一支精兵的。

    对于自己的练兵之法为周玉所采用,高远并不惊讶,但对于他们对士兵的薪饷能与征东军持平,倒真让高远吃了一惊。

    这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大手笔,大气魄。

    自己与燕国不同,燕国的确家大业大,但正因为如此,张嘴吃饭的人也多啊,自己呆在这个地方,以自己现在拥用的人丁数量。土地可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老天爷给面,春天种下去,到了秋天,便铁定是一场场大丰收,而这些粮食,基本上都会回到征东府那一个个大仓里,而燕国就不一样了。

    看来燕王倒真是铁了心要励精图治了。听说燕王姬陵甚至在蓟城闲云楼里拍卖王室用品经筹集资金建军,高远就不由得耸了耸肩头。

    姬陵此举,倒是一举两得,一来可以赚得民心。二来,他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即便一不值,恐怕也会拍出一个好价钱吧。这几个月来。檀锋出手凶狠,被抄家灭族的贵族不在少数,想要凑上去向王室表示自己的诚意的人绝对不在少数。想来姬陵现在又筹集了不少的资金。

    想到这里,高远便不由得有些嫉妒,这就是高富帅与矮挫穷的差别啊,前一世,曾经有一个叫马云的家伙,画了一个不知所云的煎饼果,卖了足足二百多万啊,只怕一个学了数十年美术的专业画家,沤心沥血画出一副画来,连两万元也卖不出来,倒是像极了现在的姬陵和自己,自己的每赚一分钱,都得绞尽脑汁呢!

    也许,自己也来一次拍卖,看看能不能赚点钱!

    高远摸了摸鼻,或者自己的名声也能值几个钱呢!但再深想一层,又不由摇摇头,积石城最有钱的人都有谁?绝大部分都是四海商贸的商人,但这些商人都是替自己赚钱的家伙,去坑他们,貌似也太不厚道了。

    将周渊一路礼送回去,原本是想周渊能回到蓟城,去与姬陵檀锋他们打打擂台,将蓟城的形式搅得乱一些,不想周渊这一败,却是败得有些心灰意冷,居然失去了再度争雄之心,当周玉天河郡城拦住他,两人谈了一夜之后,周渊直接从天河郡打道返回汾州去了。而随即从蓟城传来了对周渊的处置意见。

    剥夺所有官职,爵位,封地,遣回原藉安置。原本希望周渊能够回来带着他们再抗争一番的燕国大小贵族们,看到周渊一言不发直接灰溜溜地回到了汾州,顿时全都噤若寒蝉,老实了下来。

    周渊此人虽然有些好大喜功,但毫无疑问,此人也还真正算得上一个忠于燕国的人了,他的退出,让高远的打算顿时落在了空处。

    不过高远倒也不是太失望,原本也没有作多大指望,纯粹就是一步闲棋,只要周渊还活着,某此人心便还有指望,另外一些人心亦有一根刺,也许时机合适,这根刺就会生根发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一个死掉的周渊,远远没有一个活着的周渊对高远更有用处,更何况,高远还收获了意外之喜,周渊既然同意在对付齐国水师的问题上与自己接触,那么,自己便也开始布置另外一手棋,无论是将来对付东胡人,抑或是更远的未来对付齐国人,都有莫大的好处。

    或者这更是一道缝隙,将来还会有更进一步利用的空间也说不定呢!

    想到得意处,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好不容易陪我出来一趟,又自顾自地去想心事了,也不理会人家!”身边,传来一个娇嗔的声音,将高远从沉思之惊醒,转过头,便看见菁儿正瞪着眼睛,嘟着嘴巴,小手掐着高远的胳膊,本想用力的拧一转出出气,不过高远胳膊上的肌肉坚硬似铁,凭她的手劲,哪里拧得动,倒是白瞎了力气,却只是给高远挠了挠痒痒。

    “想到了一些公事,一时出神了,对不起对不起。”高远嘿嘿一笑,伸手揽住了菁儿,“不想了,一心一意陪你踏青去。”

    “是么?想公事想得笑出了声?”菁儿怀疑地看着高远,突然道:“该不会是想贺兰妹妹了吧?”

    “哪里有?”高远大声叫起冤来,“真得是在想公事,只不过想到了一些得意之处,便笑了起来。”

    “想想也没事!”看到高远的模样,菁儿却安慰起他来,“这段时间贺兰妹妹帮着筹建军事大学堂,忙得脚不沾地,倒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你了,找个时间,将她请到府里来,一起吃个饭。”

    高远盯着菁儿,有些摸不准对方这话的用意,“军事大学堂要设专门的骑兵教学部,她一直便是征东军的骑兵教官,这事儿自然便由她负责了,不过现在她忙得很,还是算了吧。”

    菁儿叹了一口气:“哎,积石城内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的,就是我一个人闲着没事做,瞧人家贺兰妹妹,人长得漂亮,还武功高强,更是你征东府的骑兵教官,才貌双全,立功无数……”

    “等一等,等一等!”高远越听越不是味,“我的好菁儿呢,你听你这话里头,便像是打翻了一坛醋一样酸,幸得这里只有你我两人,要是让别人听去了,可有损你夫人的形象,再说了,燕与你,哪里有可比性呢,她就是那样的人,而你,却是另一种类型,完全不搭界嘛,说到立功,燕的确立了不少功劳,但比起你现在的立的这一功,那可是完全逊色了。”

    直接打断了菁儿的话,高远笑嘻嘻的岔开,手在菁儿的小腹之上摩挲着,“你没看见蒋家权,吴凯,曹天成这些家伙一听到你有了喜的消息之后,都乐得合不拢嘴的样么?我再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老蒋那天回家去,可是喝醉了。就是乐得。”

    自从菁儿知道了高远与贺兰燕之间的那点小秘密,而菁儿又大度地接受了贺兰燕,并一力作主,让高远与贺兰燕定下了婚约,高远对菁儿便十分的歉疚,那一段时间,自然是十分的小意与用心,半个月前,菁儿身体不适,泛酸呕吐,积石城里最好的大夫裘得宝诊脉之后,给所有人带来的却是轰动性的喜讯,积石城上下人等,自然都是喜不自胜,菁儿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贺兰妹妹将来还不能是给你生孩!”心高兴,嘴上却不肯放过高远。

    高远张口结舌,终于举手投降,“菁儿,咱不说这个呢,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陪你踏青,你呀,老是说这些事,也不怕这些酸气影响了孩,将来生下孩变成个小心眼儿,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尽瞎说!”菁儿卟哧一声:“我哪里小心眼儿了。”

    “当然,我的夫人,是天下最大度的夫人,也是最美丽的女人,将来,还是最漂亮的母亲!”高远哈哈大笑起来,一扬鞭,马车微微加速,向前奔去。

    为了照顾菁儿,高远特地选了两匹温顺的马儿,套上了一辆平板车,车上铺上厚厚的软垫,自己亲自驾车,陪着菁儿出来踏青,怀孕的女人,自然要出来多走走,呼吸一些新鲜空气。(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