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六十章 :闲子(书号:13651

第五百六十章 :闲子

作者:枪手1号
    几乎阴沉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天空终于收起了厚重的铅云,久违的阳光知蔚蓝如洗的天空一泻而下,照亮了整个天地,耳边传来的是淅淅沥沥的水滴掉落的声音,那是树枝上,屋檐下那根根五彩缤纷的冰凌正在阳光的照射之下融化。积雪在一分分变薄,有些地方,顽强的野草正从积雪之探出柔弱的小脑袋,在微风之摇曳着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花草树木的枝干之上,如果细看,便可以看到一点点弱嫩的绿点悄然出现。

    春天,终究是要来了。

    所有人心情都很好,扶风县里的人都动了起来,农家开始整理农具,商人开始擦拭车辕,准备货物,雪一化开,商队便又可以大规模地行动了,整整一个冬天,除了实力雄厚的四海商贸没有停下行商的脚步,其它的一些小商行都开始了猫冬,春天来了,他们的春天便也来了。街头上的行人陡然之间便多了数倍,经营农器以及一些远行必需品的店,生意立时便上升了好几成。

    周渊在离开扶风县城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周太尉,李云聪已死,想来此去,周太尉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天赐将一路陪同您一直到辽西与琅琊的边境,琅琊郡现在的守备将军是胡彦超,那是太尉的老部下,想来到了哪里,就完全安全了,高远还有要事缠身,就不能相陪了!”高远向着周渊一抱拳,微笑道。

    “多谢高将军一路相送。”周渊亦是抱拳还礼,放下手来,脸色却很是复杂,“我是真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到了需要一个被我视为敌人的家伙的保护才能留下一条命来。世事沧桑,奇异,莫过于此。高远,你的确让我刮目相看。”

    高远豪爽地笑了一声,“各自立场不同,看问题的方面也自然不同,周太尉,以前我们曾经做过敌人,但现在,虽然还谈不上朋友。但至少可以和平共处了,在未来,也许我们还可以有合作的机会,谁能想得到呢?放在一年前,我也绝不会想到,会绞尽脑汁想法设法也要护得你的安全呢?”

    “能和平共处,是因为我已经不够资格成为你的敌人了。”周渊叹了一口气,“落毛凤凰不如鸡,下山猛虎被犬欺啊。”

    “周太尉太妄自菲薄了。”高远摇头道。

    周渊长吁了一口气。“高远,我也知道你想法设法保住我的性命是为了什么,你是想让我能回到蓟城,再与檀锋他们斗上一场。你说不定便会渔翁得利,至少对你不会是什么坏事,但你恐怕要失望了,如今的局面。我即便回到蓟城,也做不了什么事情,更何况。我也不想再做什么事情。东胡之败,我周渊的确要承担罪责,如果不是我小瞧了敌人,如果不是我贪功心切,想建立不世之功,这一战,不敢说必赢,但绝不会输,该我担的,我绝不会退缩,哪怕燕王要将我明正典刑,我也不会逃。”

    高远大笑,“说实话,我还真希望您回到蓟城之后雄心勃勃地与檀周二人斗上一场,重新夺回大权,这对我的确有好处,至少在我与东胡决出胜负之前,蓟城没有闲暇顾上我。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就不作什么指望了。”

    “你对战胜东胡似乎有十分把握?”周渊有些奇怪地看了高远一眼,“在我看来,你在东胡人面前,依然是一个十足的弱者。”

    高远耸耸肩,“双方实力,有时候可不能从明面上能看出一个所以然来,五年之前,当我面对东胡人的时候,我与他们的实力之比,完全可以说是蚂蚁与大象的差别,但我用一次次胜利来证明,蚂蚁也是能击败大象的。五年过去了,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一头强壮的野狼,但东胡这只大象却虚弱了不少,可以说是百病缠身,索普虽然想当一个好医生,但沉疴在身的东胡,哪有这么容易便治好了的。周太尉,再过得几年,说不定我便成了一只猛虎,而东胡这头大象,已经轰然倒下,苟颜残喘了。”

    “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自己比作野狼。”周渊展颜一笑,“要知道,狼在世人心,可不是什么好物事。”

    “那是他们不了解狼!”高远摇头,“如果太尉在草原之上生活得再久一些,便知道一只狼为了生存下来,要付出多少艰辛。”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预祝你成功吧,抛开我们彼此的立场不说,东胡却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能击败他们。哪怕因此你掌控了辽东辽西的广袤区域,进而威胁到了大燕。能将华夏衣冠推广到蛮夷之所,将那白山黑水重新纳入华夏的掌控之下,那都是我乐于见到的。”

    “借您吉言,我也可以很自信地告诉您,用不了几年,你便能见到我的旗帜插进和林的城头。”高远豪气地道。“那时候,我再请您去和林转一转,看一看。”

    周渊大笑起来,“好,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应你之邀,却给我留下无尽耻辱的地方瞧上一瞧。高远,临别在际,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可能应否?”

    “太尉请讲,我尽力而为。”

    “替我杀一个人。”

    高远眉毛一挑,奇怪地问道:“杀一个人?”

    “对,杀一个人,他叫吕诗仁。燕翎卫驻东胡的最高负责人,大燕为了他的潜伏,多年以来,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遗余力地将他一步步推到了米兰达的身边,但最后,我们却输在这个人手。如果不是他配合米兰达,送出了至关重要的,让我产生误判的情报,也许,我们不会输得这样惨。”

    高远微微一笑,情报固然重要,但却不是最要命的,东胡之败,说到底,还是周渊太过于急切,史书留名,立下不世之功的念头占据了脑,以他的能力,是能作出正确的判断的。不过,对于周渊心的这一点执念,高远倒也不惮于满足他,或许,这是周渊唯一能给自己找出来的一点借口吧。

    “好吧,如果机会合适,我会让此人消失的。”他点点头。

    “多谢,言尽于此,高远,我们就此别过了,希望你有机会邀请我再去和林重游。”

    “你放心吧,这一天不会太远。”高远微笑。

    周渊点点头,转身向着自己的马车走去,一只脚踏上马车的时候,他忽地回过头来,“也许这一次我会很快就回到汾州故居去养老,你所说的那一件事,我想了想,倒是可以考虑,到时候,你让人来找我吧!”

    听闻周渊终于答应了此事,高远不由大喜,“多谢太尉,等太尉回到汾州,一切安顿好之后,我再遣人来找太尉,齐国欺人太甚,不但图谋我大燕国土,竟然还相助东胡,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必然会气焰更加嚣张。”

    周渊闻让晒然,“于你于大燕,都有利的事情,我自然会鼎力去做,但高远,建立一支水师,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功的事情,想要与齐人在水上作战,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什么事情,总得先做起来,才有成功的希望,如果因为困难和希望渺茫就不做,那永远也没有击败敌人的可能。”高远毫不在意周渊所说的种种困难。

    “难怪你能走到今天,也许这就是你成功的原因吧!”周渊深深地看了高远一眼,转身跨上了马车,御者马鞭一扬,马车缓缓启动。

    看着周渊马车渐行渐远,高远一振马缰,回顾左右道:“我们走,回积石城去。”

    与扶风一样,感受到春天已至的积石城,更加的忙碌,除开那些便是在隆冬季节也一直不曾停过火的无数工坊,积石城内外的的百姓也动了起来,春耕在即,一年之季在于春,接下来的农活可虽万万耽搁不得的。而远赴河套平原的孙晓的北方野战集团军所需的各类物资,也要加大运输力度,开边拓业最困难的时期,总是在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只要能在哪里站住脚,以后便会越来越好。孙晓与严鹏带着人马,在过了正月十五之后,就已经启程,算上日了,已经快要抵达目的了,而目前从东胡方面传来的消息是东胡人还没有什么大的动作,看来索普还在忙着理顺东胡内部的一系问题,要等到一切顺遂之后,才会将目光投向河套地区,高远深信,索普一定不会忽略这块地方。

    但他已经落后了。等他反应过来,想必孙晓已经在哪里做好了一些准备,接下来,就是两军的争夺了,如果孙晓能够在河套扎下根来,并击败那个方向上的东胡人,在接下来的日里,自己进攻东胡便又多了几分把握。

    积石城是一片欣欣向荣,欢天喜地的气氛,而在燕国的都城蓟城,气氛就难免有些压抑,李云聪失手身殒,周渊已经进入了琅琊郡,琅琊守备将军胡颜超已经派出一营士卒,护送周渊向着蓟城而来。

    如何处理活着回来的周渊,便成了蓟城的一个难题。(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